話說小明的父親去作健康檢查,結果很多指數都不合格,醫生與醫院的營養師深入研究的結果,認為小明的父親吃太多脂肪類的食物,估計每天飲食中有33%都是動物性脂肪,而且其中絕大部份都是飽合性脂肪酸,對健康很不好。醫師與營養師建議「脂肪是人體健康飲食所必需,但是不宜過量,特別是要注意攝取油脂的種類,儘量不要全是飽合脂肪酸,目前脂肪攝取過量的情況可能是導致問題的原因,建議要適度管控飲食,並降低脂肪攝取量到營養師的建議值。」

那試問,小明回家後應該如何改善父親的飲食??請作答:
(A) 禁止父親再吃任何含脂肪的食物,讓脂肪攝取量降到零。
(B) 適度控制父親的飲食,讓脂肪攝取量降到醫師與營養師的建議值。
(C) 因為父親與脂肪類食物依存度已深,所以更要加大加快父親攝取脂肪類食物的比例。

相信腦袋發育正常的人,也沒有想要謀殺父親繼承遺產的人,都會選(B)這個答案。但是有趣的是,只要談到台灣與中國經貿的問題,任何提出質疑與警告,認為要適度管控與分散風險的人,都馬上會被指控是要主張完全斷絕與中國的任何貿易往來,是要選(A)來害死台灣,就算你的文章從來沒有出現過「台灣應該要全面斷絕與中國的經貿往來」這樣的字眼也一樣。而且他們認為要解決目前經濟問題的方法就是選(C),因為目前的依存度已經很大,所以更要加快加大前進中國,並積極開放LCD與晶圓代工兩大產業到中國。講真的,這實在讓人無法理解這些人的思考邏輯,他們似乎不知道還有(B)這個正常人都會選的選項。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任何敢主張檢討對中國投資政策者,就被妖魔化為「鎖國」、「要全面斷絕與中國的經貿往來」。事實上,長期以來主張檢討對中國投資政策的學者,其發表的論文或論述,都是主張積極管理,並且認同將台灣傳統夕陽工業、高污染產業、勞力密集且低技術的代工產業,積極輔導轉型或外移,以維持競爭力。這樣的論文與研究唾手可得,當然如果一個人只看三中媒體,聽「世界謅報」談「天下遠見」,那這個人的視野注定狹小,並且邏輯混亂,最後慢慢的喪失正常判斷事務的能力,連白紙黑字的文章都看不懂,當正常人都會選(B)這個答案時,這些邏輯混亂的人自己被說服要選(C),還亂指控別人都要選(A)。

事實上個人的親戚就有經營木製玩具外銷廠的,由於台灣人力成本飛漲,在多年前就將工廠移到中國,個人到中國遊歷時,就曾在他們工廠宿舍白吃白喝了幾個月,為了感謝他們的盛情款待,還免費幫他們架設了區域網路與一些電腦軟硬設備,以作為回報,對於台灣夕陽工業與勞力密集產業被迫出走的窘境,其實也不是一無所知。但是這難道就代表台灣就應該把台灣好不容易以國家之力,花大錢扶植起來的高科技產業也一起外移嗎??這其中是有非常大的討論空間。「積極佈局」好擴大競爭力,不代表答案就是簡單的「產業外移」。事實上,很多產業為了更低廉的人力成本而外移後,反而永遠在追逐更沒有利潤的代工訂單,因為當技術外流,別人也能開始複製一樣的生產模式時,那就是比低價、比搶單手段的惡劣競爭。不信的話可以去問問郭董,為什麼富士康被比亞迪用惡質手段修理的那麼慘,而他連到中國法院去提告都不敢。很多發展中的國家在國內生產人力成本大增時,就開始有遠見的扶植獎勵企業自創品牌,而台灣的風氣卻是鼓勵台灣企業出走去追求更便宜的人工,好降低成本更低價的搶單。然後每次才在反省說為什麼台灣企業沒有品牌意識,永遠只能是別人的代工廠。而其實答案就在這些政策中。

同樣的,我再舉一個例子講台灣與中國貿易依存度的問題。這家公司是個人目前的客戶,因為手上還有不少他們的案子,因此辜隱其名,且稱他們為「台灣甲公司」。「甲公司」生產某種電子產品,十年前也因為台灣的人力成功越來越高,而將工廠外移,只在台灣留下業務部門、會計部門與設計部門。原因很簡單,管錢很重要,要信得過的自己人來處理,而業務與客戶是生存的命脈,要自己時時抓在手裡,也要自己親自指揮。至於設計部門因為只有小貓兩三隻,有沒有外移不重要。而外移到中國的廠房則因為各種原因,另外申請了新的公司名稱,就叫「中國乙公司」吧,但是其實股東都是同一批人。而這種電子產品最重要的關鍵零組件才不到半公分大,在過去是日本廠商的天下,都靠進口。在幾年前甲公司為了穩定零件供應源,遂與某日商合作,在台灣設立了一個合資公司以生產這種關鍵零組件,就叫這家公司為「日資丙公司」,由於生產這種關鍵零組件幾乎是全自動化生產,因此所需人力不多,加上零組件很小,直接快遞到中國去組裝即可,因此一直沒有把該公司外移的打算,就還待在台灣。於是他們的貿易生產模式就變的很有趣。

首先甲公司向歐美公司接單,在接到了訂單以後,由於甲公司在台灣沒有生產廠房,所以他們是向乙公司訂貨,等於就是右手向左手下訂單。乙公司在接到了甲公司的訂單以後,再向在台灣的丙公司訂購關鍵零組件。等到丙公司的關鍵零組件快遞到中國的乙公司後,乙公司組裝好後直接裝船出貨到歐美。至於收款的問題,由於原始訂單是甲公司接的,所以是甲公司去收錢,收到了錢,扣除了所有利潤後,再與乙公司結清這批貨的貨款,而這個貨款還要再扣掉給丙公司的錢,由甲公司直接匯交丙公司,但是在帳面上,還是由乙公司收了貨款後,再支付給丙公司關鍵零組件的價錢。而由於乙公司就是甲公司在中國的工廠,兩者的老闆就是同一人,所以乙公司是永遠不會對甲公司採購的價格有所不滿的。那這樣子的分工模式,讓甲公司所出產的每一個產品,一來一往都對兩岸貿易額貢獻了兩筆數字。問題是這樣就算「台灣對中國貿易的依存度」很高嗎??相信對兩岸台商分工模式有瞭解的人,看到這裡可能都會會心一笑,因為多數的情況就是這樣,甚至比這個還要複雜更多。而在中國的乙公司向在台灣的丙公司支付該關鍵零組件的價款,那就算台灣賺了中國的錢嗎??

相信台灣許多人憂心的是產業外移的問題,而為什麼會出現「因為台灣與中國貿易依存度已經很高,所以要加快加大投資中國」的謬論,實在也令人感到匪夷所思。而台灣與中國的貿易依存度裡的實質內容,恐怕也不是這些人所想的那麼單純,說的好像就是台灣在賺中國的錢,一但減低了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度,台灣就會損失很多賺錢的機會。偷偷告訴你,這個公司的老闆因為種種原因,有在計畫將工廠遷到越南,並在越南成立「丁公司」以取代「乙公司」,由於該老闆最近評估越南人工更便宜,更沒有中國在施行勞動合同法後的種種問題,可以讓甲公司更省事,也賺更多。如果該公司的計畫真的成真,中國與台灣的貿易依存度會略為下降一小小部份,但是事實上對於台灣並沒有實質的傷害,而我也說不定就有機會免錢去越南出差順便玩玩。

個人並非經濟領域出身,本部落格也較少談到經濟的問題,畢竟人要懂得藏拙。但是只要是正常人都應該可以看出小明應該作什麼樣的決定。偏偏有許多人一直鼓吹選(C),而對這種決定有質疑的人又被某些媒體妖魔化為打算要選(A)。事實上,如果某人想要謀殺小明的父親,好趁機奪取小明父親的財產,那不斷鼓吹小明選(C)那就有道理了。偏偏目前看來小明好像還挺上當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