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說最近中國內部討論的最熱烈的國際新聞,大概就是李光耀的挺美反中言論了。李光耀在美國接受某一個獎項時,演講時公開呼籲美國應該積極壓制中國在經濟與軍事上的影響力,以繼續坐穩亞洲領導者的寶座,否則美國一但失去亞洲的領導權,亦將失去世界霸主的地位。中國輿論對於這位過去十數年間,動輒以「中國的老朋友」自居的新加坡王,今天會有這樣的言論,感到不解與反彈。當然,若要將李光耀的這次發言,視為要平衡新加坡在美中角力間的中間地位,亦無不可。畢竟李光耀也是在美國的地盤上領獎時講了這些話,政客在人家家裡作客,講些人家愛聽的話,那也無可厚非。但是若要從另一方面來看,精於政治算計的李光耀會在這個時刻丟出這樣的言論,其實也頗耐人尋味。畢竟不論你喜不喜歡李光耀這個人與他所建立的新加坡王朝,都無法否認這個人非常懂得看清時勢,順應潮流,而這亦是新加坡這個小國,能屢屢以小博大的關鍵生存術。

新加坡能掘起,其實關鍵還是在於在冷戰中,站對了邊。美國在二戰後意圖獨佔整個太平洋的利益,非常明白其關鍵將不在美國西岸家門口的東太平洋,戰略重心應該是要擺在西太平洋上。除了積極建立第一島鍊的海洋圍堵線外,最重要的兩個戰略目標就是,在西太平洋的北方阻止前蘇聯的勢力南下染指太平洋,並在西太平洋的南方控制麻六甲海峽。前者的戰略目標讓美國決定重新武裝日本,並協助日本建立海軍,同時並將一個航母艦隊長駐在日本,成為唯一一個母港不在美國國土境內的航母戰鬥群。而後者就是扶植位於麻六甲海峽出口位置的新加坡為己用,因為控制新加坡就等於控制麻六甲海峽,控制麻六甲海峽就等於控制了東北亞諸國的海上能源生命線(註一)。特別是第一島鍊諸國都是自身天然資源稀少的海島國家,如果沒有從中東油源區源源不絕的能源供應,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都將是幻影。而只要將這條能源線握在手裡,就不怕東北亞的第一島鍊國家不聽話。放眼過去的東北亞諸國,有遠洋海軍,能在冷戰與海盜侵擾中,維持麻六甲海峽安全的,亦只有美國海軍。美國的航空母艦在西太平洋唯二能進港維修的據點,北部署在日本,南部署在新加坡,其實就戰略的意圖上來說,清楚明瞭。

新加坡與第一島鍊諸國靠著美國的扶植,在二戰後成了東北亞第一批繁榮起來的國家,日本成了超級經濟恐龍,南韓、新加坡、台灣,與英國人的香港則成了亞洲四小龍。這五條龍幫美國確保了整個太平洋的安全,講難聽一點,太平洋幾乎成為美國內海。但是冷戰後,情勢開始改變,前蘇聯「暫時」退出了西太平洋的權力競逐(註二),中國挾著經濟開始掘起,積極競逐亞太地區的權力寶座,第一島鍊開始鬆動。從日本開始算起,日本政界親中派的抬頭,南韓積極與中國建立直接關係以制衡北韓,台灣內部統派親中勢力的坐大,其實都讓敏感的新加坡感覺到了局勢已經與過去完全不同。新加坡非常明白過去它仰賴的是什麼,如果亞太地區的霸主未來將悄悄易主,那為美國守住麻六甲海峽而因此繁榮的新加坡,其地位也將一落千丈。因為若中國真的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台灣與中國和平統一,日本與南韓都與中國建立積極的夥伴關係,東南亞的東協十國也因為貪圖中國的市場而與中國組成新的經濟合作體,那整個西太洋區將建立一個全新的安全架構,走出冷戰思維的麻六甲海峽就不再危險,剩下的海盜問題,其實只要在東協架構底下建立一個常設的軍事合作巡邏機制,就可以輕易的處理。

但在這個看似美麗的遠景中,新加坡又算什麼,沒有了安全的需求,新加坡的戰略位置不再重要,小小的新加坡缺乏工業基礎,亦無廉價的勞工,過去自傲的金融中心,多的是其它的國家想要取代,而這也是新加坡在過去感到焦慮,積極希望與中國交好,希望能成為中國在東南亞的勢力代言人,最少也撈個中國企業在東南亞的營運總部首選,以讓這個小小的城市國家,在未來的東亞整合過程中不要缺席,並繼續扮演重要的角色。而這整個戰略邏輯的思考,在十餘年前是極有道理的,李光耀當時會處處討好中國,其實都是在為這個方向鋪路。但是俗話說「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在「東協加三」的經濟架構開始實現,似乎這個遠景真要實現時,敏銳的戰略觀察家都開始隱約的感覺到,事情並沒有過去想像的那麼簡單。首先除了這個架構並不符合美國這個世界超強國家的戰略利益外,中國專制的政體,並無法成為一個負責的區域領導者。第一島鍊諸國的利益矛盾,歷史仇恨,國家認同都無法讓這個區域的整合成功。與歐盟不同的是,歐盟的整合過程中,是以和平進程與安全保障為主軸,不是以利益引誘與威脅恐嚇為主調。這從近年來台灣的藍綠衝突不斷升級,日本與南韓的歷年民調中,對中國的好感度極速下降,都可以看出端倪。

李光耀當然也看到了這一點,十餘年前的李光耀積極穿梭兩岸,希望在區域整合的浪潮中搶得先機,佔盡中國掘起過程中所有的附加利益。但是十餘年後,李光耀也看清了,過去十餘年的幻夢已經不切實際,美國戰略重心由歐陸轉到亞洲,勢必進一步的參與東亞事務,李光耀會選在美國,搶先呼籲美國應該積極介入東亞事務,並且用軍事與經濟的層面壓制中國的發展,其實說到底,也是為了新加坡的利益,因為若過去想像的東亞整合架構不可能實現,新加坡最重要的盟友當然還是美國,新的對抗情勢其實有利於新加坡的生存。實在不得不說李氏王朝能屹立數十年,不是沒有道理的。傳說過去有個英國議員曾經說,「李光耀是蘇伊士運河以東,最優秀的英國人」,這也一語道出了李光耀能清楚掌握大國戰略的脈絡,並提前作出表態與因應的敏銳。而相較於李光耀,某些國內政客還沉醉在十餘年前的老舊過時思維,沒有看清戰略情勢的改變,沾沾自喜的喊著「區域整合」、「東協加三」如何又如何,甚至還說中國不是台灣的威脅。這只能說,連個公共設施、交通建設都會作不好的無能政客,又如何奢求他能有國際戰略眼光呢??

 

註一:當然,你要說是「確保了東北亞諸國的海上能源安全」,也可以,如果這樣會讓你覺得好過一點的話。

註二:你該不會以為,北極熊不想回來吧。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