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

汪精衛當時肯定是躊躇滿志的,因為自己從興中會時期就追隨孫中山,從同盟會瓦解、民報的內鬥事件、二次革命、討伐袁世凱復辟、到陳炯明叛變,這一路走來,許多人在孫中山醜聞纏身時棄他而去,只有自己一路輔佐孫中山。若論黨內輩份與聲望,除了自己汪精衛以外,幾乎已不作第二人想。當時的黨內三杰,胡漢民、廖仲愷與汪精衛中,廖仲愷思想亦較為左傾,左派人士中較被重視推崇,但是就整體的社會人望上,較不如汪精衛與胡漢民。而胡漢民則在孫中山主張聯俄容共時強力反對,在後來國民黨與蘇俄結盟後的重要政策上已較無著力點。同時共產國際的顧問代表與中共黨人,一直想把胡漢民除之而後快。當時蘇俄的援助已經是國民黨廣州政府內的重要支撐,在共產國際代表的故意排擠下,胡漢民一派分配到的資源更是少的可憐。汪精衛在得到共產國際的全力支持後,成為孫中山過逝後的國民黨領導人,可謂水到渠成。果不其然,孫中山一過逝,胡漢民的代帥一職馬上被弄下來,汪精衛在軍政府改組後,出任國民政府主席與軍事委員會主席。

但是當時還名不見經傳的蔣介石卻有如神助,在短短二年不到的時間內,先後出現千載難逢的機會,讓其扶搖直上,除完全掌握部份軍權與廣州衛戌司令一職以外,更進一步參與廣州政府高層的決策。而且在奪得政權後,汪精衛、胡漢民、廖仲愷等三大巨頭也無法在歷史上,與之作千古之爭。因為廖仲愷與胡漢民都很早死,而汪精衛最後選擇與日本人合作,「漢奸」兩字被蔣介石硬載到汪精衛的頭上,永世不得翻身。其中廖仲愷在政爭一開始之時,就遇刺身亡,這個懸案至今仍然是一個歷史謎團。左派人士在第一時間指控是胡漢民的弟弟所為,且胡漢民也可能知情,但是事後檢視其指控的證據與往後的發展,其實這個指控的基礎十分薄弱。廖仲愷身亡後,這段不光彩的國民黨內部鬥爭歷史也刻意不被提起,更別說要寫入歷史教科書中,也因此多數的台灣人並不認識廖仲愷。胡漢民在被蔣介石與汪精衛軟禁後,以出使考察的名義流放蘇俄,不久後在國民黨幾位右派人士的運作下回到中國,在上海另立黨部,試圖匯及整合國民黨右派勢力,以圖東山再起。在蔣介石開始清黨,一腳踢開共產國際與捕殺中共黨人後,胡漢民再度與蔣介石合作,但是不久後又因為政爭被蔣介石軟禁。重獲自由後至廣州,開始強力主張反蔣、反共、抗日,但是卻旋及在一九三六年於廣州因病過逝。胡漢民一死後,身後歷史就任由掌握國民黨大權的蔣介石自由編寫。蔣介石亦很聰明的採「尊胡」的策略,儘量不談與胡漢民的政爭宿怨,自己還軟禁過他兩次。只淡淡的在歷史課本中提及胡漢民在同盟會與早期國民黨中的貢獻,讀過台灣歷史課本的學生通常都會認為他只是一個早死的革命先烈,不會想到他與蔣介石的恩怨。至今在高雄還有一條路以他為名。印象中這條「漢民路」上還有一家叫大上海的店,酸菜白肉鍋很好吃。胡漢民在上海時,想也不會想到有一天,因為歷史的荒謬與弔詭,在他政敵蔣介石主政下的台灣,竟還會有一條路以他命名吧。

汪精衛可惜沒有早死,一路與蔣介石作對,否則今日台灣說不定也會有一條「精衛路」。汪精衛在蔣介石於南京成立新的國民政府後,在廣州也成立了一個國民政府與之對抗。並自認為自己才是國民黨的正宗。當時共產黨自己成立了蘇維埃政府,蔣介石在全力剿共之餘,仍然分兵警戒廣東,提防汪精衛舉兵北上。中日十五年戰爭的早期,蔣介石全力打內戰剿共,不管華北局勢,讓北方軍閥獨力抗日,舉國的輿論可謂交相批評。特別是共產黨所收買拉攏的媒體,與今日台灣內部的親共媒體一樣,天天替共產黨睜眼說瞎話。連共產黨被國民黨軍隊追剿,一路向北逃竄,都能硬拗成是「二萬五千里長征」,說紅軍不是逃竄而是要北上支援抗日作戰。而汪精衛當時也全力主張應停止內戰,呼籲舉國一心抗日,是主戰派大將。蔣介石在當時可說非常吃虧,被報紙輿論一路猛打,不久後西安事變爆發,蔣介石被迫中止剿共,開始他主持的「八年抗戰」。但是在蔣介石自己不抗日時,主張抗日的人是破壞中日關係,別有居心。蔣介石抗日時不參加他的抗日陣營,就是不愛國,也是別有居心。蔣介石的「八年抗戰」,一開始可謂一敗塗地,日軍節節進逼,蔣介石也自知可能無法支持太久。加上當時英、美陷於歐洲戰事,不願兩面作戰捲入亞洲戰場,不斷姑息日本,更讓蔣介石不得不思考與日本和談的可能。但是蔣介石與日本偷偷私下和談可以,若別人與日本和談就是漢奸。汪精衛在當時看蔣介石主導的抗戰頹敗至此,也積極與日本展開和談。遂成了蔣介石眼中的天下第一號大漢奸,多次派人暗殺汪精衛,不過都沒有成功。加上汪精衛最後還真的與日本達成和談協議,成立新的親日中華民國南京政府,更成了證據十足的漢奸。既然已經將之打為漢奸,其它的歷史已經不重要了。(完)

(關於中日十五年戰爭中蔣介石與日本的和談,汪精衛南京政府的成立,過程曲折複雜,將於談完蔣介石的清黨剿匪與中原大戰後,專文詳述。)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