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六年間,國民黨在廣州國民政府內部的接班政爭中,一分為三。其中的國民黨左派領袖就是汪精衛。汪精衛其實不是他的本名,他原名叫汪兆銘,因為在同盟會時期,擔任同盟會機關報「民報」的編寫主力,而使用汪精衛這個筆名。在與梁啟超的「新民叢報」進行激烈筆戰中,聲名大噪,後來汪精衛這個名字反而較令人熟識。「精衛」這個典故來自山海經,傳說有一種鳥叫精衛鳥,每天會銜土石去填海,雖然知道永遠不可能填滿大海,但是精衛鳥終其一生不改其志,成語「精衛填海」亦是出於同典。汪精衛會使用這個名字,其實就可以一窺他當時投身革命事業的熱情與無悔。

梁啟超為君主立憲派的大將,所發行的「新民叢報」可謂當時最重要的立憲派媒體。而與立憲派最不對盤的,當然就是鼓吹推翻滿清建立共和的革命黨人。而革命黨人的主要發聲媒體就是「民報」。這份革命黨的機關報一開始匯集當時革命黨人中的精英,包括胡漢民、汪精衛、章太炎等人,準備為推翻滿清的革命事業進行宣傳。第一期就由汪精衛與陳天華先發,重砲轟擊立憲派的主張。梁啟超為首的立憲派亦開始在「新民叢報」上全力反擊,雙方殺到天昏地暗,直到「新民叢報」因為種種原因關門為止。汪精衛這個名字在這場論戰中,初試啼聲,旋及被海外知識份子所周知。汪精衛這個人除了長的帥,有當時四大美男子之稱,文筆更是一時之選。他青年時期就參加廣州府科舉考試,以第一名考取秀才,不久後更獲得公費留學日本的資格,在日本法政大學就讀期間加入興中會,同盟會成立後,旋及擔任重要幹部,那年他才二十二歲。同盟會內鬨分裂後,他選擇繼續追隨孫中山。同盟會的瓦解與革命黨的內鬨,其實給了當時海外革命黨非常致命的一擊,立憲派爭取到了清廷政府承諾進行立憲改革。各地諮議局紛紛成立,立憲考察大臣開始到海外進行立憲制度的研究,在中國境內立憲派的聲勢到達到了頂點。立憲派更譏諷革命黨,只是躲在海外空談的改革者,不像立憲派回到中國親身親力參與社會改革運動。汪精衛於是認為,只有做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才能讓中國百姓明白革命黨人的決心。於是在一九一○年,汪精衛決定潛回中國刺殺當時的攝政王載灃。

不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這都是超帶種又不要命的行為,因為就算刺殺成功也不能保證能活著回來,而那年汪精衛才二十八歲。在行前他寫到「此行無論事之成敗,皆無生還之望。即流血於菜市街頭,猶張目以望革命軍之入都門也。」白話翻譯就是「這次去,不論成功或失敗,都沒有生還的希望,就算判死刑推到大街上的菜市口刑場砍頭,我仍然會張大眼睛,等著看革命軍起義成功,攻入北京城城門。」刺殺行動後來果然失敗,汪精衛與他的同伴全部被捕,汪精衛在受審時,態度自若,辯才無礙,讓親自審他的肅清王善耆不忍殺他,惋惜這樣的人才竟然投身亂黨,而無法為大清朝所用。汪精衛在獄中寫的幾首詩更是傳頌一時,其中一首「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在今日讀來,依舊是擲地有聲。而汪精衛實在是命不該絕,一九一一年,武昌起事成功,清政府垮台,汪精衛等人被釋放。真不知道汪精衛死裡逃生,走出死牢時,那是什麼樣的心情,大概就像服役時等到退伍令那天,不過更爽一萬倍吧。一九一二年,死裡逃生的汪精衛結婚,並偕新婚妻子一同到法國留學。當汪精衛搭船離開港口前往法國時,他心裡大概認定共和建立,畢生心願已了,是該功成身退,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了吧。但是汪精衛當時沒有想到的是,大歷史正在等著他,中國的苦難並沒有因為共和的建立而消失。(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