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團向國外訂購的大批武器落入孫中山之手後,商團與孫中山的軍政府互相僵持,但是雙方卻都遲不動手。這其中的原因很多,而最主要的關鍵因素,就在於孫中山組建的國民黨武裝部隊,還羽翼未豐。孫中山雖然名義上是廣州軍政府的大元帥,但是事實上一直以來,都是以結合軍閥武力來維持他的割據政權,往好處講,這叫「團結地方武力,共創民主共和」,往壞處講,常常是「受制於野心軍閥,行事需處處妥協」。特別是孫中山的前期合作者陳炯明叛變,讓孫中山的軍政府幾乎一夕垮台,更讓孫中山明白創建自有武力的重要性。於是孫中山開始積極尋求建立一支完全聽命於自己的國民黨黨軍,但是建立軍隊,不止要錢要糧要餉要人,最重要的還要軍火,但是這些都是受制於野心軍閥的廣州軍政府所無力籌措的。而這一切都要等到孫中山宣佈聯俄容共後,情勢才開始改變。因為孫中山與蘇俄合作的條件之一,就是由蘇俄協助建立屬於國民黨的軍隊(註九),而共產國際心中的打算,則是借國民黨之力,於中國建立第一支紅色武力,以為將來共產勢力全面赤化中國作準備。

就在蘇俄的大力支持下,國民黨開始在黃埔設立軍校,國民黨黨史稱其為「黃埔建軍」。但是這個軍校的性質非常特殊,除了是個號稱軍校的學校外,實際上亦是一支武裝部隊。原因在於當時國民黨急需一支部隊,以鞏固危危可及的廣州軍政府(註十)。一九二四年五月,孫中山以大元師的命令,發佈由蔣介石擔任軍校校長,這可以說是蔣介石躍上歷史舞台後,第一次擔任重要的職位。而事實上,初期蔣介石對於這個安排並不滿意(註十一),但是沒有想到的是,蔣介石卻在掌握了黃埔軍校後沒有多久,因緣際會而擠入了國民黨決策核心,更在幾次奪權鬥爭中,憑藉著軍校武力,而佔盡上風,最後完全控制國民黨,成為國民黨的實質領導者。蔣介石一生中,都將黃埔軍校視為自己一手打造的軍隊,但是蔣介石會這麼認為,其實也無可厚非。在一九二四年年初,黃埔軍校第一期入伍生招考之前,黃埔軍校只是一塊寫有校名的牌子,其它一應俱無,蘇俄的援助還只是個不知道會不會實現的紙上約定。全靠蔣介石之前到日本時,特別接洽與他有私人情誼的石井兵工廠廠長,秘密買來五百支步槍,而這五百支步槍也就成了蔣介石後來逐鹿中原的第一批武力資本。軍校成立後,幾次無力發餉斷糧,也靠蔣介石出面借款,其中還借到了汪精衛夫人陳璧君身上,傳聞陳璧君當時還拿出自己的積蓄來援助。至於蔣介石與汪精衛交惡十餘年後,蔣派出刺客至河內暗殺汪精衛與陳璧君夫婦,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扣押商團所購買的軍火,是在一九二四年的八月九日,黃埔軍校成立甚至還不滿半年。在八月十三日黃埔學生所組成的武裝部隊,就有一部份進入市區維持「秩序」,因為在孫中山扣留商團的軍火後,廣州市區已經開始準備聯合罷市,以進行抗議。同時港英政府也警告孫中山的軍政府,勿以武力鎮壓商團,否則停泊在外港的英國軍艦,將會在商團的請求下,進港保護市民的安全(註十二)。在這樣的情況下,孫中山只好先選擇按兵不動,而商團籌購的大批軍火被扣,也讓商團武裝部隊的實力大打折扣,無力先發制人。於是雙方就展開了長時間的僵持與談判。但是很快的,局勢在次月有了很大的變化。九月中,直奉戰爭爆發,由張作霖領軍的奉系大軍15萬人南下,準備與當時勢力最大的直系軍閥共主吳佩孚一決高下。故這場戰爭又稱「反直戰爭」。孫中山認為這是千載難逢的良機,當直系軍閥全力對抗由東北地區南下的奉系大軍時,孫中山的軍政府就可以趁亂進佔江西的直系地盤。於是急著要去北伐搶地盤的孫中山,轉而向商團勒索五十萬元軍費,以贊助「北伐」(註十三),同時孫中山承諾,若商團肯交錢贖槍,過去的恩怨一筆勾消,軍政府北伐進佔江西後,也不會再與商團為難(註十四)。

而商團當然不願意被勒索,於是交涉一直沒有進展,其間孫中山已經親自到韶關督軍,要求與之同盟的軍閥部隊出兵進攻江西。但是各軍閥也不是笨蛋,在直奉戰爭初始時,直系聲勢較大,若萬一直系軍閥在戰爭中獲勝,則得罪直系軍閥恐反遭後患,加上眼見孫中山開始自辦軍校,引進蘇俄共產國際的勢力,結合中共黨人建立自屬武力,與之同盟的軍閥亦感到威脅。深怕為孫中山的馬前卒打下地盤後,反遭孫中山一腳踢開,以逸待勞的黃埔軍在背後來個黑吃黑,所以更不願意為孫中山賣命去得罪直系軍閥。在軍閥部隊採觀望態度後,北伐心切的孫中山也曾幾度要求蔣介石將黃埔軍校遷往韶關,以做為進攻的主力,但是反遭蔣介石反對。蔣介石堅持黃埔軍校才成立不久,且若以此放棄廣州的根據地,萬一北伐又不順利,則兩頭落空,國民黨將永無根據地(註十五)。在經過近二個月的談判後,於一九二四年的十月,情勢再度有了轉變。承諾協助孫中山建軍的蘇俄終於實現承諾,援助大量軍火。一艘俄籍輪船逃過英國艦隊的監視,在黃埔靠岸,帶來了大批火砲、機槍與步槍,讓黃埔軍校的部隊首次擁有了足夠的步槍與重型武器。而這些武器也讓孫中山決定終止談判,武力解決,而執行鎮壓計畫的就是黃埔軍校的校長兼實質的黃埔軍指揮官蔣介石。

十月初,三千名湘軍從韶關秘密撒回到廣州,準備參加鎮壓行動,同時蔣介石更將一部份所扣留的商團武器,發放給廣州市中親國民黨的組織,這其中包括由中共黨員所發展組織的農民自衛軍,工人糾察隊,與國民黨自己發展的民團。在一切準備妥當後,蔣介石發回部份扣留的商團武器,以示善意,表示談判略有進展以鬆懈商團的心防。但是在十月十五日,隨即以商團利用所發還的武器攻擊軍政府部隊為由,開始進行軍事行動。以三千名的湘軍,黃埔軍校學生編成的第二作戰隊與第三作戰隊為主力,民團、工團、農民自衛軍為側應,倏然發動攻擊。在蔣介石指揮下,以剛到手的俄製火炮向商團所在地西關商業區進行激烈炮擊,由於商團缺乏重型武器還擊,加上倏然遭襲,反應不及,在短短二日內,商團的一萬二千名部隊就節節敗退,加上西關商業區受砲擊,商家損傷慘重,在十月十六日晚,商團的副團長就決定乞和,要求蔣介石停火。而原本繁華的西關商業區已被炮火焚燬三分之一以上。由於戰事迅速結束,港英政府來不及介入,商團就已經投降。

平心而論,鎮壓商團雖然孫中山的決定,但是執行作戰計畫的蔣介石極富作戰謀略,雖說手法不見光明磊落,砲擊商業區更顯陰狠,但是兵不厭詐且兵貴神速。蔣介石在歷史舞台上的第一仗,贏的非常漂亮。而蔣介石與黃埔軍也從此步入歷史舞台。不久後,孫中山的北伐幻夢將因為軍閥的反覆叛變而夢碎。但是同屬直系的馮玉祥將陣前倒弋,讓直系共主吳佩孚退出歷史舞台。反直系的勢力,由馮玉祥的國民軍、奉系的張作霖、皖系的段祺瑞,聯合結合組成新政府,其中馮玉祥與黃郛交好,而黃郛更為蔣介石留學日本時所結拜的義兄,亦曾屬同盟會。在馮玉祥控制北京時,黃郛暫組內閣,自任國務總理,力勸新政府與廣州軍政府結盟,以統一全國為新的政治號召,邀孫中山北上「共商國是」,無奈孫中山北上後舊疾發作,於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病逝於上海。廣州軍政府群龍無首,開始展開奪權鬥爭,憑藉著黃埔軍而躍入歷史舞台的蔣介石,雖然當時在國民黨內的輩份不高,但是因為掌有軍隊,在奪權鬥爭中將發動數次大小政變,奪取國民黨的控制權。而且透過黃郛與馮玉祥的國民軍同盟,並一腳踢開由蘇俄共產國際所扶植的中共黨人,以「北伐統一」為政治號召,開始逐鹿中原。敬請期待夏日勵志特集--【昨天的陰謀政變】蔣介石的奪權之路!!

 

(註九): 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56頁前段,「孫中山初晤越飛,即要求派遣軍事人員相助,廖仲愷進而與越飛論及創辦軍事學校問題。」

(註十):當時除了與商團的緊張關係外,陳炯明仍然不時進窺,加上港英政府非常敵視孫中山的廣州軍政府,北方直系軍閥部隊亦虎視耽耽。這也讓蔣介石於軍校成立不久後,於1924年9月13日的對軍校學生的訓話中講到「不要以為求學與打仗是兩回事」(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29頁)。

(註十一): 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25頁後段,「總理(指孫中山)倚為將才者,前有陳炯明,後有許崇智。因之只能任其為幕僚顧問(指蔣介石),此情景可在他於一九二四年三月二號致孫總理書文長四千三百餘字中窺見之。」

(註十二): 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41頁前段,「英國代理總領事發出警告,聲言如攻擊廣州市區,英國海軍即實行干涉」

(註十三): 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29頁,「此押扣商團軍械一事經過亙長時間的談判。有提議槍械發還,由商團「捐助」北伐軍費五十萬元了事,有提議發還一半,以一半武裝北伐軍,亦有提議每鎗標價五十元,等於令商人贖還。」這裡的捐助,當然是不樂之捐,其實等同於勒索。

(註十四):當時孫中山打的如意算盤是進佔江西後,就可以放棄對其軍政府有敵意的廣州市。在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544頁中段,「反直系戰爭爆發,孫中山擬全力北伐,破釜沉舟,不作返粵之計。」

(註十五): 黃仁宇著,「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29頁中段。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