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Cafachi大在前文留言,談到對目前兩岸空軍軍力消長的憂心。也提出一些相關問題。當然,個人並非科班出身,更非軍事雜誌的記者或職業作家,純粹只是軍武愛好者,再加上也略比常人關心時事與中國問題罷了。而承蒙Cafachi大的看重,加上個人最近也有一些話想要說,趁此機會一併簡述一下個人的一些看法,野人獻曝,疏陋之處也請網上先進不吝指教。

個人覺得這幾年兩岸軍力消長,除了中國是個預算不透明的國家,可以不顧基礎教育補助,人民醫療保險與社會基礎建設,投入不合比例的預算,進行大規模擴軍外。很重要的一個原因也在於心態。台灣希望防衛固守,而中國卻希望衝破第一島鍊。台灣走防衛固守的路線沒有錯,畢竟今日台灣應該已經沒有人還在相信「一年準備、三年掃蕩、五年成功」、「一定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鬼話。但是防衛固守的最高國防政策,代表的就是守勢戰略嗎??我想未必,因為略懂戰史的人都會知道一個道理,就是「攻擊是最好的防守」,很多時候籌獲一個攻擊性武器,會讓敵人必需付出十倍的心血來進行防衛與反制。無奈的是,現在情勢正好相反,中國解放軍不斷獲得攻擊武器,而台灣卻常常要花費十倍於對方的經費與心血,來進行防衛與反制。而當台灣希望獲得攻擊性武器時,台灣的鴿派或立場較為親中的政治人物,就會跳出來指稱台灣不應該去主動挑釁中國,並在國會封殺或削減這些武器的預算。從潛艦、P3C反潛機,到雄風二E型巡弋飛彈,青雲彈、萬箭彈,這些事不勝枚舉,相信若平日有關心國防新聞的人必不陌生。

但是防衛固守的政策不代表就是台灣必需自我設限,不生產攻擊武器。當然在台灣目前特殊的國際處境下,台灣要獲得國外攻勢武器的管道有限,自行生產研發又往往單價高昂。且往往不止受到中國壓力,連美國都不表示支持。但是就是在這樣的壓力下,攻擊武器才會成為台灣談判的籌碼。而不是去自廢武功,先自我設限。如此的短視與缺乏戰略眼光,就算國軍再精實,戰術訓練再好再強都沒有用。因為目前台灣就是以小博大,而採毒蝎策略的台灣,竟然還認為毒蝎的尾刺上有毒是主動挑釁,真不知道是該從何說起。前政府提出的「決戰境外」策略,雖然難脫好高騖遠之譏,但是會被稱為「好高騖遠」,其實反過來說,也反映了「黃埔精神」長期以來的陳腐守舊、不思長進。雖然不否認在服役的過程中,也有見到苦幹實幹,身先士卒的好長官。但是很多人都當過兵,大家也不用騙來騙去,軍中因循苟且,事事造假,欺上瞞下的問題有多嚴重,相信大家都是十分清楚。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攻勢建軍最大的反彈力量反而來自軍中,因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直接無所事事。但是建構毒蝎戰略,沒有了毒刺,那毒蝎還是毒蝎嗎?在掠食者的眼中不過是臭蟲一隻罷了。

其實從萬箭彈的曝光,到雄二E型飛彈的小規模量產,爭取到美方同意出售傳統動力潛艦,都慢慢在建構一個攻勢、有嚇阻力的力量。但是新政府的國安戰略,卻寄望在一個獨裁國家的善意上。且先撇開共產黨的保證與善意,值不值得信任的這個問題。事實上對中國解放軍歷史有基本瞭解的人,都會同意中國幾次對外出兵,其主因都不是因為有主動對外作戰的戰略需要,相反的都是為了轉移中國國內的矛盾。寄望再多的中國善意也沒有用,因為會開戰的主因都在中國內部,你比現在再有善意一萬倍也沒有用,反而像北宋宰相韓琦的誤國七奏折一樣,成為千古笑柄。在當時,宋王朝臨面了北方遼國的強大軍事威脅,身為宰相且擁有軍事作戰經驗的韓琦,竟然提出了所謂「要用善意感動敵人,不要主動挑釁」的可笑戰略,就讓我們來看看韓琦提出的這七項「善意」:

「我們有下列七事,觸怒敵人:一、高麗王國,早成為遼帝國的藩屬,脫離了宋國。我們卻利用商人,跟它恢復舊有關係,遼帝國當然認為對它不利。二、我們用武力奪取吐蕃王國的河漢地區,遼帝國當然認為下個目標一定是它。三、我們在代州沿邊,大量種植榆樹柳樹,目的顯然在阻擋遼帝國騎兵兵士。四、我們又在國內實行保甲制度,寓兵于農,教人民戰鬥技能。五、黃河以北各州縣,積極修築城郭,掘深護城河渠。六、我們又增設兵工廠,製造新式武器,更新武裝部隊的裝備。七、我們又在黃河以北重要的各州,安置三十七個將領,加強駐屯的國防軍訓練。以上七項,都是刺激遼帝國的措施,使他們反感。我們只有一個方法,才可以使遼帝國相信我們的和平誠意,跟我們繼續友好相處。那就是,立即把這些措施,全部廢除(跟高麗王國斷絕通商,把河漢地區交還吐蕃王國,剷除沿邊限制敵人騎兵深入的榆樹柳樹。解散保甲,停上人民軍事訓練。黃河以北州縣城郭,隨它頹塌,護城河渠也隨它淤塞,停止修築。撤銷兵工廠,停止製造新式武器,停止更新裝備。撤銷黃河以北三十七將領,停止軍隊訓練)。等到上述的七項措施全部廢除之後,陛下再養民愛力,選賢用能(指韓琦他自己跟司馬光),疏遠奸邪(指韓琦的政敵王安石),進用忠良(也指韓琦自己跟司馬光),遼帝國自然心服口服。」 (白話文翻譯截錄自柏楊所著【中國人史綱】)

當然,結局我們已經十分清楚,在宋王朝真的奉行這七項「善意」政策後,也直接走向了亡國之路。在今日看來,這七項政策實在愚不可及。但是今日台灣國安政策與建軍戰略與韓琦七奏折又有何不同。從「外交修兵」到「停止攻擊性武器的採購發展」,一昧地寄望中國的善意,實在是視二千三百萬人的安危如兒戲。目前兩岸軍力的消長還沒有走向失控,關鍵在於俄羅斯視中國為潛在敵人,不願意售予中國最先進的武器,加上台灣為第一島鍊的樞鈕,美方不願意看到台灣成為中國勢力進入太平洋的馬前卒。但是國際情勢不斷的在改變,兩岸的情勢也一樣不斷在改變,當台灣無力防衛自己,甚至是說無心防衛自己,又怎麼能寄望美日為台灣而參戰。攻勢建軍不等於與防衛固守的大戰略有衝突,相反的,攻勢建軍才是嚇阻的關鍵,戰史上太多的例證告訴我們,攻擊才是最好的防守,毒蝎之所以受人敬畏,讓人不敢揭惹,不是因為蝎子看來起一臉善意,而是因為蝎子會螫死人,不死最少也要痛上半天。若大戰略已經決定向「韓琦七奏折」看齊,那再談什麼戰術、後勤、動員,都是屁話,再有善意的無刺蝎子還是臭蟲一隻。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