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

但是美國海軍航空隊心中永遠的痛,就是A-6的空中纏力性能並不佳,而A-7雖然是由F-8戰鬥機所衍生而來,空戰能力稍好,但是A-7與A-6一樣,都無法超音速飛行,在執行打擊任務時,幾乎都要由專職空優戰機提供空中掩護,且只能亞音速飛行的A-6與A-7,在高速戰鬥機發展日新月異的時代,漸漸的連打不過時,要逃跑的機會也漸漸失去,更別說在那個超低空飛行還不成熟的年代,最流行的就是高空高速進出敵境的能力了,而亞音速的專職攻擊機,除了無法進行暫時間的超音速飛時外,往往最佳巡航速度也不高,除了自身無法高速進出作戰區,還連帶的拖累護航的高速戰鬥機,在前蘇聯的米高揚設計局、蘇霍伊設計局不斷的推出更新的高速靈活攔截機時,亞音速的專職攻擊機雖然擁有極佳的對地攻擊能力,但是在面對未來隨時可能發生的美蘇大戰時,開始讓美國海軍擔心其力有未逮。這時美國海軍之前就想要擁有超音速艦載攻擊機的願望,就又浮上了檯面,成了最新追求的目標(註一)。

F-4幽靈機的出現,其實一開始的定位,就是一款戰鬥攻擊機。還記得之前提到當時的海軍將領與軍事家們,心中的夢幻攻擊機嗎??在當時第一代噴射機剛剛服役時,現有的科技還無法發展出同時具有高速戰鬥機纏鬥能力,與對地戰術轟炸能力的多功能夢幻攻擊機,最後只能以亞音速的攻擊機進行妥協。而當第二代的軍用噴射機發展計畫開始時,新的計畫一開始的野心,當然就是希望未來的F-4戰機,除了是一款超音速的艦載攔截機以外,還要有強大的對地攻擊能力,同時擁有強大的空戰纏鬥能力,更能自己高空高速殺入敵境進行戰術轟炸。而這種概念的雛型,就是第一代的「戰鬥攻擊機」。但是整個計畫還停留在紙上的階段,就遭遇到了不同意見的質疑。首先在於美國海軍認為,海軍已經快擁有了F-8十字軍與F-11虎式,兩款超音速艦載戰鬥機,再多一款「戰鬥攻擊機」來擔任戰鬥機任務,只是重複浪費資源。而在當時全天候空中作戰的觀念正在興起,因此部份有遠見的海軍高層,開始認為麥克唐納的F-4計畫,應該要全力發展全天候的高速飛行與空中纏鬥作戰能力,以因應情報顯示,未來將會出現的高速米格機夜襲威脅。而對地攻擊能力則保留簡易的傳統轟炸能力即可。

在F-4幽靈機計畫第一次轉向後,全力發展全天候高速飛行與空中纏鬥作戰能力的麥克唐納公司工程師發現,這個挑戰遠比想像的還要困難,特別是F-4計畫一開始就是設定為海軍所使用的艦載機,要在狹小的艦載機上起降,又要擁有全天候的高速空戰性能,這讓整個計畫開始變的困難重重。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海軍高層更進一步認為,既然在當時魚與熊掌無法兼得,那只能退一步,讓F-4計畫專精於某一個領域的就好。而當時艦載攻擊機機群,已經服役的就有A-4與A-6(註二),艦載戰鬥機機群則有F-8十字軍與F-11虎式(註三)。而且有越來越多的情報分析顯示,未來的美國海軍航艦戰鬥群,可能要面臨前蘇聯新型高速戰鬥機的狼群攻擊威脅。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海軍高層於是再次要求麥克唐納公司變更原始設計,讓F-4成為專精於全天候高空高速攔截的噴射戰鬥機,原始的「戰鬥轟炸機」構想就暫時被束之高閣了。而這也從F-4戰機最後定型的氣動力外型可以看出來,這是一款被設計用於高速攔截的戰鬥機。加上當時飛彈時代開始來臨,多數的空中武器系統專家都紛紛預言,在噴射機時代完全來臨後,噴射機性能突飛猛進,未來的空戰將會在高空高速下進行,雙方戰機就用飛彈對決。這樣思潮不止讓F-4幽靈機的最初構型設計中,取消了配備機砲。而且更堅定了美國海軍與麥克唐納公司將F-4幽靈機設計成一款特化於高速攔截的空優戰機,對地攻擊能力就完全成了次要的考量。

F-4幽靈機的初期構型最後遇到的問題,相信已經有許多文章討論過了,在此就不再贅言。沒有機砲與太過特化成高速攔截機的氣動力外型,讓F-4幽靈機在越戰的初期,無法壓制米格機的近身纏鬥戰術。這些問題逼使F-4戰機在投入實戰沒有多久,就開始被迫進行改良計畫,除了加裝外置機砲應急外,在儘量不進行大改型下,也作了一些細部的氣動力修改,以更適合空中纏鬥。其中從F-4C開始,也開始逐步加裝進一步的對地轟炸設備,雖然以今日的眼光來看,這些設備仍然離精確轟炸還有一大段距離,但是整體的對地攻擊性能已較之前的A構型強與B構型更強。雖然F-4系列最後離一開始的設計目標,希望能同時兼顧空中作戰與對地攻擊的「戰鬥攻擊機」構想,還有很大的距離。但是隨著後期改良型,對於轟炸、對地攻擊能力的逐步加強,嚴格說起來,F-4戰機的後期型,已經可以算是初具戰鬥轟炸機的雛型。「戰鬥轟炸機」這個概念的出現,其實就是「高速戰鬥機」加上「轟炸攻擊機」,而為什麼一款稱職的「戰鬥轟炸機」成為當時所有空中作戰武器發展專家們心中的聖杯。其實海軍與空軍都各自有各自的深遠考量。空軍的故事,要從二戰的空中作戰血淚史說起。而海軍的故事則來自航艦操作發展的坎坷歷程。

第二次世界大戰可以說是空中武力第一次大規模左右戰事。除了英吉利海峽上空的空權爭奪戰,印證了大規模空戰的管制攔截技術與雷達的功效外。英美聯軍對納粹德國的大規模空中轟炸,亦成為日後空中轟炸技術發展的濫殤。其中在歐洲戰場的美國陸軍航空隊第八航空軍,主導了盟軍對納粹德國的轟炸任務。而第八航空軍的損失也是空前的慘烈,其中在1943年10月14日的血腥作戰,出動291架的B-17去轟炸SCHWEINFURT的軍工廠,有60架被擊落,138架雖然勉強飛回基地,但是受損嚴重,機體幾乎無法修復而必需報廢,600餘人在該役陣亡,戰損率高達70%。而這一切都只是因為擔任護航戰機的P-47航程不足,無法替擔任轟炸任務的B-17提供全程的空中掩護。雖然後來P-51野馬式戰機出現,已經可以提供B-17轟炸機全程的護航。但是轟炸機只要失去了戰鬥機護航,就會慘遭屠殺的血淚經驗,已經深植在當時的美國陸軍航空隊參謀軍官心中。後來美國陸軍航空隊改組為美國空軍,而各式轟炸機的航程也越來越遠,小型戰鬥機的護航航程也開始再次不足,雖然後來空中加油技術越來越成熟,但是在演習中,紅軍常常以戰術突襲毫無自衛能力的空中加油機機隊,打亂藍軍戰鬥機的護航規劃,逼使戰鬥機必需返航機地,這時戰略轟炸機就再次成了空中大屠殺的目標。事實上,演習的假想狀況因為美蘇大戰從未發生過,而一直只停留在書面報告上,但是美國空軍高層卻已經深深理解,一款有強大轟炸能力,且能在空戰中能自衛自保的戰機,才能深入敵境打擊受到重重保護的高價值戰略點目標,為後來的戰略轟炸機開路(註四)。而這個的思維,就將要促使美國空軍催生一款著名的戰鬥轟炸機,也就擁有幾何可變翼的F-111。(未完待續)

 

(註一):A-7海盜攻擊機其實比F-4還要晚服役,除了預算的排擠問題外,還有一些零零總總的原因,但是A-7計畫在當時已經確定會執行,因此在F-4發展計畫進行時,已經考量到在未來海軍航空隊裡,A-6與A-7這樣的組合,所可能會面臨的問題。

(註二):之前提到的A-3與A-5,由於性能不符合需求,除了改為電戰機與加油機以外,已經開始準備陸續退役。

(註三):F-11由於性能不佳,且問題多多,在生產了百架左右後,就開始停產。相反的F-8十字軍式雖然是機砲空戰思維時代的產物,但是性能優異,一直服役到非常後期,甚至與F-4一起在越南上空併肩作戰,在F-4服役前期因為未裝設機砲而受困於米格機的近身戰術時,F-8十字軍憑藉優異的纏鬥性能,還靠著機砲,成為F-4的最佳空戰夥伴。

(註四):這裡指的高價值戰略目標,在飛彈時代全面來臨後,又特別專指防空飛彈陣地與雷達指揮系統。事實上F-4D開始具備發射反輻射飛彈的能力,而F-4G更特化成專職的防空系統壓制機,取代F-100F與F-105F這兩款較早期,較不專業的野鼬機。

(註四之註一)關於美軍戰機編號超過100的世紀系列戰機,可以參閱之前某二期的球型軍武雜誌,其中有非常精采詳盡的連載介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