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從「開羅宣言」退守到「台北和約」,代表的就是中華民國版歷史觀的全面敗退。否則如果「開羅宣言」是白紙黑字,列強簽字,承諾戰後將台灣與澎湖交給中華民國,那開羅宣言將可以永遠在中華民國版的歷史課本裡千秋萬載,而不必在最後謊言被戳破時,又急急忙忙的搬出「台北和約」來。事實上,「台北和約」在國際上也早已經失去效力。日本方面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以政府的正式發言,指出「台北和約」已經失效,同時因為已經在仍然有效的舊金山和約中,放棄對台灣與澎湖的主權,因此對於台灣與澎湖的問題,沒有置喙的餘地。

日本宣稱「台北和約」已經失效的原因,在於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後,已經不承認中華民國為國際上的主權國家,因此中華民國既然已經不存在,「台北和約」當然就已經失效,日本政府在當時也做了這樣的宣誓。中華民國的擁護者當然氣急敗壞,不斷宣稱「國際條約不能由一方片面毀棄就失效」。但是日本政府持有的理論並不是說,日方將片面毀棄「台北和約」。而是說台北和約的簽訂方中華民國,已經在國際上消滅,不被日本所承認,因此條約無以繼續成立。這個道理就好像甲、乙兩方簽了一個契約,而最後乙方主張契約已經失效,不是因為乙方毀約,而是甲方已經亡故,契約所規定的甲乙兩方的權利義務,當然就一併結束。中華民國在國際上已經不被多數國家承認,是鐵一般的事實,雖然令人無奈,但是就算是最擁護中華民國的人也無法否認這個事實。更何況馬先生提出要外交休兵,放棄搶救,可謂是將中華民國奄奄一息的國際處境進行拔管處理。雖然「金錢外交」令人厭惡,但是中華民國被兩蔣玩成國際孤兒後,如果形勢上連最後一個邦交國都沒有,那可謂完全壽終正寢。不過口中最擁護中華民國的人,其實都覺得中華民國被迫用「中華台北」這樣屈辱性的名稱也沒有關係。這又印證了,在整個中華民國歷史上,傷害中華民國最深的人,一直都是口中宣稱誓死擁護中華民國的人。台獨份子一直不喜歡中華民國,卻被迫捍衛青天白日旗在中國民國實際控制領土上飄揚的權利。但擁護中華民國的人卻可以為了經濟利益而願意放棄國號與國旗的尊嚴。

「台北和約」在被締約國之一的日本官方認為無效後,其實已經沒有多少討論空間,第二條與第十條的擴張解釋,對照和約原文與歷史史實,知道為什麼當時舊金山和會時,締約兩方會故意打迷糊仗後,就可以知道「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前因後果。日本方面雖然已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但是就國家利益而言,仍然不願意看到台灣被中國併吞,因此就中國官方所主張的台灣歸屬問題,概以「日本國已經於舊金山和約中放棄對台灣與澎湖的主權,故無以評論。」這樣的態度與說詞當擋箭牌。這與美國對台灣政策的「建設性的戰略模糊」其實有異曲同功之妙。無奈的是今天的台灣政府,卻以為可以用台北賓館的整修開幕酒會吃日本的豆腐,最後逼得日本駐台代表在稍後的公開演講時,亮出「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底牌,結果讓國安團隊灰頭土臉,還要訓令駐日代表抗議。雖然日本官方稍後發表立場,指出這是該官員的個人言論,不代表日本政府立場。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一個老於外交實務的代表,在公開演講場合,當著台灣國安諮詢委員與其它官員的面,拿著講稿逐字唸出所要表達的意見,這當然是經是深思熟慮的舉措。而先發言了再道歉,本來就是外交上的過場技倆,你猜日本政府會不會真把「發言失當」的代表記過處分??整件事可以說台灣的國安團隊預判失當,從論述上到實際操作上都過於天真兒戲。就戰略戰術上而言,今天要拗中華民國合法擁有台灣與澎湖的所有權,有太多更好的方法,更細膩的操作,但是偏偏這次選了個最差的論述,最糟的場合,最不入流的手段,最後當然招來最難堪的下場。事實上,且先撇開目前國安團隊的立場,是擁護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共和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這個國安團隊對於危機的處理或是整體戰略的思考是不及格的,不止過於一廂情願,而且沒有國際戰略觀。這才是最大的問題。若有一個出色的國安團隊能為中華民國爭取到最大的利益,那領有中華民國身份證的我,其實也樂觀其成,但是就連日前公視新聞訪問知名戰略學者林中斌,他都不客氣的指出,目前這個國安團隊是任中國予取予求。

不斷退守的防線甚至從官方提出「台灣地區」這個名稱,就能看得到出來。「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的概念是在制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時,所使用的權宜法律名稱,但是這並不代表台灣的政府,在兩岸事務上發言時就要自我設限在這個框架裡。因為自己訂定的規則,其最主要的目的當然是要有利於己方,而不是反而拿來先綁死自己。更何況「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訂定的時空背景是在1992年,從法條的草案蘊釀到今天已經快二十年,兩岸的關係有了非常巨大的變化,「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有許多不符合現況的問題,學界建議全面廢除再立新法的呼聲不斷。卻沒有想到新政府上台後,在沒有任何外在壓力下,一夕之間回到二十年前,重回「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思維架構上。自廢武功的稱起自己是「台灣地區」,可說是令人匪夷所思。任何談判的基本技巧都是「漫天要價,著地還錢」,為什麼要自己先砍了自己的底牌,在談判桌上難道不是籌碼越多越好嗎??如果真的想要捍衛中華民國也請用點心思,全數走回舊有的過時框架,先自我設限矮化,對於未來的談判會有利嗎??全面退怯的防線不叫做務實,那叫「鄉愿無知」。對日本耍的小動作是一例,自稱「台灣地區」又是一例。當然,如果這一切就都是為了替投降統一做鋪路,那我們也無話可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