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_Melancholy_of_Haruhi_Suzumiya_Novel

涼宮春日是誰,相信多數年齡在25歲以上的人不認識。同樣的,涼宮春日背後所代表的「輕小說」文體,對於傳統的主力閱讀族群而言也是極其陌生的一環。當然,這與「輕小說」這樣的出版模式,是面向青少年為主要訴求市場有關。但是在全球因為網路化、影像娛樂化,而造成大規模傳統出版f業衰退潮之下。輕小說的堀起,也許意味著的是「並不是閱讀的人口少了,而是閱讀的取向改變了」。否則實在無以解釋這一系列輕小說何以造成如此的流行風潮,與其背後附加的龐大商業利益。也許我們已經不能再用過去的眼光去看待文體的演變,畢竟網路化與視覺影像化是人類在發明文字、發明印刷術後,知識傳播模式的第三次重大改變。而當這樣的改變發生,勢必會全面衝擊舊有產業與傳播載體。這無以說好與不好,因為它已經發生,無以接受與拒絕接受者,注定會被時代汱淘。

 在人類文明裡,第一次發生重大的知識傳播變革,那就是文字的發明,這不止全面消滅史詩吟唱詩人這種職業,更進一步讓知識得以被隔代傳播與累積儲存,奠定了人類的發展會不斷向前,區域文明除了遇上大規模的天災人禍外,不然不會突然中斷。拒絕文字的文明,注定停留在酋邦的階段,無法成為一個永續的文明帝國。停留在口耳相傳的敘事記史詩歌,也慢慢散佚失傳。而第二次重大知識傳播變化,當然就是印刷術的發明,除了讓舊有的手抄本抄寫員也全部失業外,全面性的知識廉價化、普及化,更形成人類史上第一次的知識爆炸。當知識不再被少數人掌控,文字的讀寫成為多數人必備的技能後,直接或間接的促成了文藝復興、工業化的興起、民主制度的成形。而這也是為什麼採用方塊字與文言文的中國,會在文明發展的後期快速衰退。因為難讀難寫又難懂的文言文一直被少數知識份子所掌握,而他們也是既得利益的官僚組織,不止拒絕文體系統的改革,更拒絕其它社會體制的進步。最後發展到極致而出現八股文,當二十世紀初期,老舊文體與其負載的官僚科舉體制實在已經無法繼續,而使清政府被迫改革時,還有許多所謂的博學鴻儒強力反對,並集體在宮牆外號啕大哭。

「輕小說」這種文體在1970年代中期於日本出現,應該與影像傳播化是脫不了關係的。概而言之,漫畫、電視、電影都屬於視覺影像範疇的傳播,而當這幾種以視覺為主的傳播模式,反饋到傳統閱讀文體上時。輕薄短小,更加口語化,充滿插畫與多元生活題材或幻想、戀愛故事,極富視覺描述魅力的文體會大行其道,也就不令人意外了。畢竟新一代的閱讀者是看電視、電影、漫畫長大的,甚至可以說這一代的小孩是在還讀不懂繪本時,就已經先看了數年的卡通動畫。當然,所謂「有識之士」難免也會在某些場合大聲疾呼「青少年閱讀能力大幅下降」、「語文教育的補強刻不容緩」。但是事實上就如第一段所言,也許新一代的閱讀者其閱讀量並沒有顯著的下降,只是除了被電視、電影、漫畫所瓜分時間外,閱讀文體的改變也是重點。沒有人去買去讀又臭又長的純文學著作,這大概也是讓那些著作等身的「有識之士」大為光火跳腳的另一個主因吧。

只是我們知道很殘酷的真相是,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就像白話文運動後,全面使用白話文已經是大勢所趨,即使再找一萬個歷史、文化、政治、他媽的什麼屁的理由,文言文依然是個早就死去的語文。沒有人會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唯一繼續讓學子去背誦的主因。只剩下考試要考。如果今天文言文改列不考的選讀教材,恐怕沒有幾個學子會有興趣去唸。相較於「涼宮春日的憂鬱」系列能一出九冊,銷售長紅,其實不得不說新舊文體的勝負其實已定,講句難聽的,就等那些「有識之士」全死光,學子就能得到真正的解脫。當然我完全知道「涼宮春日的憂鬱」的故事是如何的荒誕,甚至動畫版還有點色色的取向。但是無可否認的,想與外星人、未來人、超能力者作朋友並一起玩的涼宮春日,其故事大膽且恣意幻想,不止跳脫框架且輕鬆有趣,結合影像化的插畫、甚至周邊動畫,實在是富有魅力的作品。且若論荒誕不實,實在沒有「西遊記」可為文學作品,而「涼宮春日的憂鬱」就要被家長老師們視為洪水猛獸的理由。再說就在二百年前,中國人還在搞八股文與科舉時,「西遊記」一樣被當時的家長老師視為無益小說,洪水猛獸。更別說以當時的標準而言,一樣色色的「西廂記」與「金瓶梅」了。

網路時代結合影像化的作品,形成新的文體與傳播模式是全球化的潮流。從日本而來的輕小說,就如同從歐美而來的夾刊小報一樣,迎合傳統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文體無所謂好或不好,而作品越來越接近生活的口語用詞,是亙古不變的趨勢,這不是只有「輕小說」是如此。而輕小說的取材多元,舉凡神怪、愛情、科幻、推理、校園等,樣樣都有。更結合網路、動畫、漫畫、插畫、電玩、改編電影等各種平台,除了文體的演進,故事述事更常常因為漫畫或改編動畫而發展出獨立的章節與支線故事,形成不同領域者的集體創作。除了以文本述事外,更還加入腳本分鏡、動畫角色設定、電玩多線任務、多重不同結局的複合劇情。眾多周邊商品建構一個屬於故事自身,架空於現實的獨立世界觀。而網路的互動性或同人創作,更結合影音分享平台,形成原作者群與閱聽者互為新創作靈感來源的特殊書寫形態。當創作的形態被打散,所有的故事設定,不再定於原創作者一尊時,多重的可能性就跳脫了舊有的寫作模式。創作不在只侷限於文字,漫畫裡的角色外觀設定、配音聲優的感情詮釋、動畫裡的動作表情、背景配樂與片頭片尾曲,甚至網友粉絲在維基百科裡替喜愛作品編寫的作品介紹、故事發展歷程,都共同成為一個作品永續存在發展的全新模式。

當然,一個世代的巨大改變,不是短短幾十年內就能看到最終的結果,影像化時代的來臨不過短短數十年,而網路化時代發展的歷史更短。這個號稱人類學會使用火以來最重大的發明,到底會如何徹底改變未來,目前仍然無法預測。「輕小說」會是開始,但是不一定會是結束,說不定網路的結合,最後真的會如「涼宮春日的憂鬱」所言,搞出「資訊統合思想體(Data Integration Thought Entity)」也說不定啊。不過我們今日就可以確定的是,「文言文」這種老舊的文體會慢慢消失,最後遲早會變成像八股文這樣只單純應付考試所用的無用糟粕,然後在未來的有一天,終於承載不住社會要求改革的聲浪,被迫退出歷史舞台,然後還沒有死光的「有識之士」會在宮牆外(中正紀念堂圍牆外?)抱頭痛哭。最後一起被掃入歷史的餘灰中。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