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中原大戰打的血肉橫飛之時,蔣介石不斷急電張學良率東北軍入關助戰,但是張學良卻處處推託遲遲不肯動身,著急之下的蔣介石甚至不惜用重金利誘,謂東北軍如果入關,將立即電匯五百萬元至瀋陽給張學良。但是張學良與東北軍的將領等的不是金錢或權位,而是在等關內的火拚廝殺最後誰能佔上上風。當蔣介石好不容易以各種方法收買敵方將領,又擊潰反蔣集團的數波凌厲攻勢,終於穩站陣腳,勝利即將在握時,張學良這才率東北軍在1930(民國19)918入關助戰。雖然東北軍的入關助戰的確加快了戰事的結束,但是正常人對於東北軍這樣的行為當然會不爽,蔣介石當然也不在話下,特別是最後雖然打垮了反蔣集團,但是東北軍對於追殺屬於反蔣集團的西北軍卻處處留情,更讓蔣介石猜忌張學良率東北軍入關的意圖恐怕不僅僅止於想與自己瓜分天下。東北軍對於追殺西北軍處處留情除了因為不想成為蔣介石的打手外,更想的是萬一自己盡全力與西北軍殘部拚個你死我活,自己元氣大傷,到時候蔣介石來個翻臉不認人,不願意屢行戰前的承諾,反過頭來收拾東北軍,那東北軍出兵入關豈不是自己往陷阱裡跳了。也因為這層考量,東北軍並未全力殲滅在華北的西北軍馮玉祥部與閻鍚山部,反而放任其戰敗後,慢慢退回北伐前原來的根據地休養生息。許多戰敗的將領甚至在流亡於租界幾月後,再度重返西北,復掌軍權,整補經營戰敗後受損的部隊(註五)。蔣介石看在眼裡,幹在心裡,但是也無力要求東北軍,最後只能承認這個事實,講些冠冕堂皇的屁話,指出不願意趕盡殺絕是顧及同志之情,希望未來能一同建設國家云云。而東北軍就在這一個策略運用下更順勢收編了許多西北軍殘部,壯大了自己的實力。

 

張學良與東北軍這樣搞蔣介石,戰後卻又來向蔣介石要中原大戰前許下的重重好處,讓蔣介石怒火中燒。除了讓張學良成為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總司令外,北京、河北、河南等華北一帶更盡入東北軍手中,蔣介石拚了個半死,圖了個全國統一與陸海空軍總司令的虛名,事實上蔣介石對於東北軍與西北軍、貴系軍閥仍然無力調動。而新獲得的版圖仍然侷限於華中的長江中下游一帶,無力染指已成為東北軍控制的華北。雖然蔣介石獲得了中原大戰的勝利,但是反蔣集團並未被徹底打垮,而又引進了東北軍勢力進佔華北,對蔣介石而言,中原大戰贏的驚險卻又未能成為自己底定天下的一役,這對蔣介石而言可說是另一種形式的挫折。但是張學良帶著東北軍重入張作霖飲恨離開的北京城,卻讓少帥張學良在東北軍中站穩腳步,說中原大戰中最大的獲益者之一是張學良,其實並不為過。但是不久以後,張學良與東北軍也將為這件事付出極高的代價。張學良在中原大戰結束後,率領部份東北軍進入華北,張學良本身更長時間待在北京,造成東北本身的防務空虛,這是日本關東軍認為東北有機可趁的主因之一。此外張學良與蔣介石之間的矛盾更成日本的中國問題專家所洞悉,蔣介石的南京中央政府對於東北問題的曖昧,亦為日本評估可以發動九一八事件的主因之二。中原大戰後華北受兵災之慘,大批難民擁向關外,東北一日數驚,擔心捲入關內慘禍,民心乖離,更讓日本研判進佔東北未必會受到東北民眾的激烈反抗,此亦為主因之三。1931(民國20)918,日本關東軍遂發動九一八事件,不到一個月佔領東北全境。

 

張學良在生前曾經多次表明,蔣介石在九一八事件發生時,命令張學良不抵抗而撤出東北。這也讓張學良在當時蒙上「不抵抗將軍」的惡名,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審視當時的情勢,就會知道張學良就算想抵抗亦無力面對日本的精銳關東軍。其中的原因除了東北軍一部精銳盡在關內,遠水救不了近火外,民心的向背亦是關鍵,當時東北許多親日社團在日軍到來時立即通電東北全境,表示「欣望王師到來,簞食壺漿以待」(註六),鼓動東北百姓勿與日軍對抗。許多東北駐軍除了收到以南京中央政府名義發出的徹退與不抵抗命令外,更看到大勢已去,不止無險可守,更是無民可倚。遂紛紛退入關內。張學良的不抵抗其實有其不得已的考量,兵力分散是一回事、民心向背是另一回事,但是最關鍵的還是南京蔣介石政府的不支持。以日本關東軍實力之強,舉全中國之力都不一定能在軍事上與之抗衡,代表中央政權的南京政府卻不願意軍事對抗,只憑張學良的東北軍實在無力獨自抗敵。而蔣介石的不支持,很重要的一點就在於「借刀殺人」,想借日軍之力除去令蔣介石芒刺在背的東北軍。日軍驅逐了以東北為糧餉根據地的東北軍,無異是讓東北軍馬上面臨存亡之急。

 

在當時的特殊環境底下,許多特有的現象是今日的讀史者無法理解的。其中各地軍隊的糧餉、兵力來源,就與今日部隊是統一由中央政府分撥有所不同。在當時軍閥割據下,多數部隊都是由單一地區的兵源所組成,主要的原因除了當時軍閥的根據地都是侷限於一隅外,軍閥底下的將領亦擁兵自重,帶槍投靠的多,這些將領所籌募的部隊亦多是自己家鄉的子弟兵。這也造成了當時部隊習以出身地或根據地相稱,此習慣亦根源於清末時的湘軍、准軍。於是兵源糧餉主要靠根據地東北而來的稱為東北軍,發跡於西北且與部隊中多數兵源都來自西北的概稱為西北軍,此外更有滇軍、川軍、粵軍、桂軍等,均代表了這些部隊的原始勢力範圍與兵源糧餉的主要來源。雖然這些部隊有少數因為依附大軍閥或南京政府而擁有直接上級的財政支援外,許多部隊還是要靠自己根據地的稅賦與徵募兵來維持軍隊的開銷與損耗。當根據地失去,又尋找不到新的財源或兵源時,部隊就面臨了覆滅或欠餉嘩變的危機。原本華北就一直都不是蔣介石勢力可以控制的地區,在中原大戰結束後,北京、天津兩市與河北、河南都落入東北軍之手,而山西與陝西、甘肅又久為西北軍的地盤。東北如果落入日軍的手裡,直接承受到北方關東軍壓力的也不是蔣介石,反而是東北軍與西北軍。而且東北軍失去了東北將如同失去了根的浮萍,日子一久,妄想靠著因為中原大戰已經殘破不堪的華北繼續保持兵強馬壯,那是萬萬不可能,維持軍隊要錢,補充兵員要錢,到時候沒有東北稅收來源的東北軍只能向南京的中央政府求援,則不止中原大戰以來受的氣可以一併解決,更不費吹灰之力就收繳了原本可能成為自己心腹之患的東北軍,將自己的勢力伸入華北地區。

 

蔣介石做如此的打算,東北軍又何嘗不知。但是形勢比人強,蔣介石的南京政府不抵抗就是不抵抗,同時祭出拖字訣。指出不抵抗是為了爭取建設的時間,同時攘外必需安內,蔣介石的全心全力關心的是就在華中左近流竄,與自己有清黨大仇的中國共產黨。至於東北的日軍在取得了東北全境後,蠢蠢欲動的開始謀求煽動華北特殊化,蔣介石則完全不擔心。因為第一線要去面對壓力的正是蔣介石二年前的死敵西北軍與明裡合作、暗裡互相猜忌的東北軍。蔣介石等的就是遲早在日本關東軍的壓力下,佔據華北的西北軍與東北軍的實力會慢慢被削弱,最後無力再與自己對抗。嚴格說起來蔣介石對於當時情勢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不久後日本關東軍果然不以東北為滿足,開始進窺熱河與關內一帶,最後更爆發長城戰役,是役中已經被張學良收編的西北軍與東北軍傷亡慘重,而蔣介石則以逸待勞,待戰事到一段落,再派自己人以南京中央政府談判代表的身份北上與日軍談判,除與日軍簽署溏沽協定外,更與日軍協議成立「平津政務委員會」共管華北。這擺明了是借日軍之力將勢力伸入以前根本管不著的華北,而且這樣的謀略算計更是直接建立在西北軍與東北軍對日作戰慘烈犧牲的鮮血上。結果東北軍失了根據地而華北的地盤又快不保,蔣介石將大部心力與精銳部隊都放在與追剿中國共產黨上,同時整個「平津政務委員會」的運作又頗有與日軍分享華北的味道,更令東北軍感覺腹背受敵,遲早會因為日本與蔣介石的雙面夾攻而被全面瓦解。這也令張學良深深覺得,在這樣下去東北軍只有死路一條。(未完待續)

 

註五: 黃仁宇著,「從大歷史的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106頁。

 

註六:相信台灣人對這樣的情景不會陌生,陳雲林來台時,許多企業主絡譯於徒,爭相邀宴,刊半版廣告相迎者有之,在電視新聞上喊話輸誠者有之。更別說當時亦殖民朝鮮半島的日本,積極在與東北一江之隔的朝鮮發展重工業,與東北經濟貿易十分密切,而日本的國力又遠勝於當時之中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