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從那個角度來看中國近代史,應該沒有人不會同意西安事件是中國近代史中的重要轉折。因為機運時勢而躍上歷史舞台的東北軍少帥張學良,的確因為西案事件而改變了歷史的進程。不過到底為什麼西安事變會發生,歷史的記載與詮釋也因為政治情勢的改變而一分為二,論述各有不同。國民黨的「甲說」一直以來強調的是張學良受到共匪的鼓惑,未來理解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苦心,以為共產黨真心要抗日,結果成了共產黨利用的棋子,最後鑄成大錯。而這樣的說法也因為張學良後來一直被蔣介石軟禁,而獲得張學良的背書。張學良生前一直自稱自己為「歷史罪人」,原因也就在這裡。但是張學良是真的認為西安事變是一個錯誤,還是因為身在囹圄為求保命而有此一說,在張學良辭世入土後,也終將成為永遠的歷史謎團。相較於國民黨的「甲說」,共產黨的「乙說」則慣稱發生於1212的西安事件為「雙12事件」,共產黨的史書與歷史課本都指出當時蔣介石的不抗日是雙12事件發生的主因。當時日軍進佔東北後,並且積極圖謀華北,在舉國人心一致地要求抗日之時,蔣介石卻為一己之私只顧著打內戰,共產黨的紅軍遂發起二萬五千里長征北上抗日。丟失了東北的張學良深深明白日本的野心,被共產黨紅軍北上抗日的精神所感動,遂積極接觸共產黨,最後發動兵諫,挾持蔣介石要求一致抗日。也因此共產黨的「乙說」其實是將張學良捧為民族英雄的高度,而這也是為什麼在張學良晚年重獲自由後,共產黨一直努力遊說張學良返回中國訪問的主因。但是敝人對於「甲說」與「乙說」的二種說法都覺得失之於偏頗,曲筆隱瞞不利於自己的歷史過往,因為綜觀整個西安事變的來龍去脈,絕對不止於「要不要齊心抗日」這麼簡單。敝人的論點將從軍閥的混戰與權力分配開始,終於南京保衛戰。為述事方便,就辜且稱敝人的論點為「我說」,以做為「甲說」、「乙說」之外的區別。

 

在拙作「關於中日十五年戰爭史的一點看法」中,已略有涉及當時軍閥混戰的背景與中日戰爭中兩方實力的差別。其中往往被國共歷史所忽略的中原大戰其實恰恰是改變整個近代史走向的關鍵。原因除了中原大戰極其血腥(註一),不止雙方精銳盡出,短兵鏖戰,蹂躙被當成主戰場的大半個華北。加上戰後發生的瘟疫、旱澇等慘事,將半個中國化為人間地獄,難民大量逃往東北與華中一帶,民心大為驚懼。更重要的一點在於中原大戰改變了蔣介石北伐後的軍閥均勢,由西北軍馮玉祥、閻鍚山,桂系軍閥的李宗仁、白崇禧組成的反蔣集團暫時瓦解,而原本坐山觀虎鬥的東北軍少帥張學良卻也趁火打劫,一舉躍上歷史舞台。當時俗稱奉系的東北軍,戰敗失勢退出華北時,其實頗有暫不問中原事的打算,特別是張作霖被暗殺而死時(註二),東北軍有短暫的時間群龍無首,雖然最後決定舉嫡不舉賢,但是年紀根本還不到三十歲的張學良其實威望是遠遠不足以統率身經百戰的眾東北軍戰將。加上紈絝子弟出身的張學良時常流連於風月場所,吃喝嫖賭煙毒無一不涉,張學良自己後來在回憶那段時光時,都笑著自稱自己當時是「取辱有道」。而這樣的少帥與剛退入關外的東北軍,雖然實力尚存,也繼續倚仗著與日本交好而穩佔東北,但是短時間內其實並沒有問鼎中原與積極涉入關內事務的打算。但是歷史的轉折一但到了關鍵點,會不會成為歷史舞台的要角,往往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當張學良這個少帥在東北軍裡依然權勢未十分固穩時,歷史的機遇女神卻已經在向張學良微笑,注定了成就張學良不平凡的一生。

 

與歷史課本講的完全不同的是,蔣介石的北伐跟本不是自己獨立完成的,除了一開始蘇聯的共產國際大力支持外,亦受蘇聯軍火支援的西北軍亦是與蔣介石合作打天下的主力。西北軍中主力有馮玉祥的國民軍部與山西王閻鍚山部,加上與老蔣一路北上的桂系李宗仁、白崇禧部,成為了三大主力(註三)。在趁著天時地利之機,一舉掃平了其它軍閥後,三大主力開始準備分享天下。而分配三大主力日後軍事勢力與地盤的協商就稱為「編遣會議」。只是在編遣會議中,三大主力完全無法達成共識,因為蔣介石試圖讓自己的嫡系部隊獨大,如果照編遣會議的規畫,最後貴系軍閥與西北軍的所有兵力加起來才剛好勉強等於蔣介石手下的兵力,而蔣介石又獨佔長江中下游經濟富庶之地,留給西北軍殘破的華北,貴系更只得到貧瘠且零散的華南部份地盤。這讓與蔣介石一起打天下的西北軍與桂系軍閥十二萬分的不爽。從所謂的北伐結束,時序進入1929(民國18),這兩票人就開始蘊釀組成反蔣集團,打算新仇舊恨要一起算清楚。新仇算是編遣會議中蔣介石的獨霸蠻橫,無意與人共享天下。而舊恨就在於蔣介石在北伐途中就一腳踢開共產國際與剛剛組成的中國共產黨,並且發動了血腥清黨,絞殺許多共產黨黨員。蘇聯其實極端的痛恨蔣介石的無情,更怕本身就是留日的蔣介石政權未來將會過於親日,於是在背後大力支持反蔣集團,以報舊恨。就在這樣的情勢下,1930(民國19)雙方戰火正式打響,血腥的中原大戰在戰況最激烈時,單日的最高砲彈發射量達二萬發,這個記錄甚至在後來所謂的對日戰爭中都未曾被打破。(註四)

 

當時的反蔣集團所擁有的兵力高達80萬,比蔣介石所能擁有的60萬軍隊還要多。雖然蔣介石背後有江浙財團的支持,但是反蔣集團背後有擔心蔣介石過於親日而喪失在中國利益的列強支援。整體而言反蔣集團的綜合實力與聲勢上要高過蔣介石。這也逼使蔣介石在反蔣集團剛剛成形時,就開始大量地用金錢與權位收買敵方部隊的將領,煽動其叛變與投靠。此外當時蔣介石十二萬分擔心的就是東北軍的動向。因為反蔣集團的兵力已經略多於蔣介石,蔣介石在戰爭尚未開始之時就已經沒有把握一定能取勝,那萬一東北軍加入反蔣集團的陣營,入關參戰與蔣介石為敵,則蔣介石勢必兇多吉少。也因為蔣介石一邊忙著佈署與反蔣集團的作戰時,一邊更頻繁的派遣秘使到東北,拉攏張學良與其東北軍的將領。從後來張學良在中原大戰後,如此年經就成為陸海空軍副總司令,與蔣介石共享天下的情況來看,當時蔣介石一定在戰前就許諾張學良,如果能不參與反蔣集團與自己為敵,未來除了關內的地盤與財政上的好處外,更將分享天下軍權與張學良。但是同樣的,張學良亦為反蔣集團極力爭取的對象,特別是西北軍長期與東北軍有特別的交情,許多西北軍的將領出身於東北張作霖所創辦的軍校,更讓馮玉祥能派出多名熟悉東北軍的說客到東北進行遊說。張學良與東北軍就在中原大戰的前夕,成了當時兩方陣營不擇手段極力爭取的目標。

 

雖然張學良出身紈絝子弟,但是也還沒有昏庸到完全無知的地步,張作霖留下來的謀士與將領仍然輔佐著這個年經少帥。不用很聰明的人都看得出這是一場豪賭,因為萬一賭對了,雖然就有入關分天下的機會,但是萬一賭錯了邊,則恐怕到時候兵敗之時,就算避回關外也免不了獲勝方的追殺。但是如果兩不相幫,置身關外,又恐引兩方認為東北軍想起隔山觀虎鬥,要趁兩方打得兩敗俱傷時入關撿便宜之疑心,未來勝方勢必傾全力防範東北軍,則東北軍未能在這個局勢中取得任何便宜,又先與關內政權交惡,更為不智。張學良何嘗不知道這局棋的兇險。對於掌握東北軍軍權仍然尚未十分穩固的張學良來說,採取最保守又最穩健的策略將是張學良最好的選擇,入關能分得多少天下還在其次,東北軍這一步不能踩錯才是最關鍵的重點。於是張學良對兩邊都許下承諾,但是事實上先打算先按兵不動,等兩方的戰事到了一個段落,那一方已經佔了上風,再入關加碼取得上風的這一邊,一舉擊潰居於下風的一方。則如此東北軍既能入關分天下,又能確保不會壓錯方。這樣的策略以當時的情勢來說,不失為一條錦囊妙計。而且這條妙計後來也證明了的確可行,讓年經的張學良不久後就成為了僅次於蔣介石的第二號人物。只是當時的張學良並不知道這條妙計也為日後種下了重重地危機。(未完待續)

 

註一:黃仁宇著,「從大歷史的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106頁。

 

註二:張作霖是誰殺的,一直眾說紛云,亦為歷史疑案,一說為日本關東軍所策畫,意欲在殺了張作霖後一舉圖謀東北。另一說則是指蘇聯所下手,原因在於張作霖十分親日,讓也想圖謀東北與日本瓜分利益的蘇聯視為眼中釘。當時退到關外的張作霖有心在日本的繼續扶持下獨立於北京政權之外,蘇聯擔心此事成真則東北利益盡落於日本,遂下殺手。

 

註三:這也是為什麼蔣經國被蔣介石送去蘇聯時,還沒有因為蔣介石的清黨而被下放到西伯利亞之前,與馮玉祥在蘇聯的家人來往頻繁的主因。當時盛傳蔣經國與馮玉祥之女馮弗能還有一段情,本部落格非歷史八封版,不討論此事,若有興趣,可Google關鍵字「蔣經國 馮弗能」。

 

註四:此數據出自黃仁宇所著,「從大歷史的角度看蔣介石日記」,第9697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