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1ZAH-64D的競爭在後來開始白熱化,AH-64D最大的弱點就在於精密的儀器難以維修與後勤繁瑣不易維持高妥善率的惡名,雖然AH-64D已有改善,但是這是相對於美軍自身的標準而言,對首次操作這樣精密武器的台灣陸軍勢必是一大的挑戰。特別是台灣屬於外購的使用國,在零組件的補充上更要處處仰賴國外原廠。台灣許多國外裝備妥善率不高除了本身後勤體系的孱弱外,外購不易,沒有足夠後勤預算來採購足量的備份零件更是問題的元兇。但是AH-1Z雖然號稱許多零耗件與UH-1HUH-1YAH-1W共同,但是深究起來其實問題也沒有比較少,甚至不確定因素更多。首先一開始AH-1Z的未來買家還未確定,未來台灣有可能會成為全球唯一的使用者,雖然稍後確定使用單位最少有美國海軍陸戰隊的180架,但是這個數量並不大,零耗件生產線小,未來零耗件供應會不會時有中斷,完全無法預料。而AH-64系列型號的使用者除了美國陸軍外,外銷的使用國眾多,零耗件供應量大,不至有斷炊的危險。而且AH-1Z採用一套完全新式的鷹眼系統,零件可靠度到底如何也在未定之天,而且這麼精密的儀器、使用者又如此的少,零耗件的生產單價勢必高的嚇人,這對於需要購入庫存的海外使用者來說將是一大負擔,在其它軍種預算的排擠下,更可能成為維修後勤上的無解難題。萬一未經驗證的鷹眼系統無法通過服役後的可靠性考驗,像AH-64A剛服役時後勤維修狀況連連一樣,那台灣購入AH-1Z就可能成為冤大頭了。

 

在面臨不論是選AH-1ZAH-64D都可能有風險的情況下,只有兩害取其輕。建立武裝直升機的攻擊能量既然是既定的戰略政策,那接下來評估的就是什麼樣的風險或困難是台灣可以比較容易克服的。生產AH-1Z的該廠雖然大力向台灣推銷,還與漢翔成立策略聯盟,甚至屢屢借軍事雜誌的專文打擊AH-64D,但是AH-1Z的另一個致命的弱點還是顯而易見。那就是就算台灣向該廠購買一定數量的AH-1Z,再加上美國海軍陸戰隊的180架,AH-1Z的總服役架數仍然偏少,而這也代表未來改良升級前景不看好。而獲得美國陸軍力捧為下一代空中反裝甲王牌的AH-64D,因為使用國家多,生產規模大,改良升級計畫早就在進行中。更別提未來配合此系統的各種衍生外掛套件與武器。如這次同樣出售給台灣的長弓地獄火飛彈,就是近幾年來專為長弓阿帕契所量身訂作而開發出來的,具有更高的擊殺率與「射後不理」的能力,搭配新長弓系統的指揮,可以同時管制長機與沒有搭載長弓系統的僚機進行攻擊,瞬間可以投射的火力驚人,在敵方的地面裝甲部隊從空中突擊中回過神來時,空中的阿帕契攻擊機群早已經離開原來的攻擊任置。後勤的能力端看自己的軍方願不願意用心去改進,但是兩款武裝直升機未來發展卻不是操之在己的。這一點恐怕也是台灣考量的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如果未來AH-1Z買來後系統不穩定,且原廠迫出線上服役架數不多,沒有推出升級改良的延壽計畫,讓AH-1Z真的成為該系列的最後一個型號,那購買AH-1Z的整體服役成本將遠高於購買AH-64D

 

其實對於選AH-1ZAH-64D這樣的兩難抉擇並不是台灣陸軍所獨有的。長期以來除了幾個超強國家外,各國陸軍都是較為傳統的兵種,現代化較晚也較不普遍。畢竟傳統的步砲裝都還是老樣子,二戰結束後除了裝甲部隊有比較多的進步外,今日的傳統火砲與二戰時所使用的基本相同,新科技加入的部份不多,許多比較節儉的國家甚至都還在用二戰後不久生產的火砲。那就更別說一把步槍加刺刀的傳統步兵了。在這樣子的情況下,陸軍要開始操作精密的攻擊直升機,對多數國家的陸軍而言都是一項挑戰。更何況飛在天上的直升機需要的後勤維修體系絕對不能像老式陸軍「剋扣雞屎式」的補給模式一樣。在軍隊揮別冷兵器時代後,陸軍後勤軍官開始發現時代改變了,不再是隨便發把刀給基層士兵,就能讓他打仗直到陣亡為止的快樂時光了。火器時代的士兵需要彈藥補給,特別是當陸軍又開始進入摩托化時代後,後勤補給還得兼顧汽油、輪胎、潤滑油等各種耗件。不久後的裝甲化更是陸軍後勤的巨大惡夢,需要處理的補給件更是多如牛毛,種類煩雜。各式車輛、火砲的維修零件、耗件、作戰替換備件加上最基本的彈藥、口糧、汽車零件,真能把後勤單位搞瘋。而最令後勤高司單位抓狂的一件事,其實還不在後勤補給的煩雜,而是不論你發什麼東西下基層單位,耗損率絕對比你所能想像的快好幾倍,有再多的預算去買這些零耗件都不夠,發多少東西下基層都沒有用,那是個永遠餵不飽的無底黑洞(註九)。結果後勤單位為了保證在戰時能夠有足夠充足的零耗件補給,就會在平時把該下發的零耗件剋扣起來鎖在倉庫裡,讓基層士兵只靠最基本的補給量以維持日常運作。這樣遇到戰爭爆發時,才能讓部隊擁有足夠的後勤補給。

 

這樣「剋扣雞屎式」的補給模式,適用於所有經費不充裕的老陸軍,反正日常訓練中坦克還是卡車拋錨了,多的是用不完的士兵人力來回收或推車,順便還能訓練一下基層部隊的搶修能力。而基層士官兵也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一邊幹譙一邊被刻苦磨練著(註十),最後這樣的「剋扣」還被制度化後稱為「安全戰備存量」。但是天上飛的直升機畢竟與坦克、卡車不同,一但拋錨不止止停在路上動彈不得,而是可能馬上釀成飛行安全上的重大事故。對於陸軍後勤單位來說,那是一個全新要去重新適應的補給模式。特別是對高司單位來說,飛行單位是有其安全運作臨界值的,一但撥下的預算低於這個值,那基層單位將無以維持安全的飛行訓練與戰備任務。台灣籌建武裝攻擊直升機的歷程不長,適用於台灣的戰術準則也還在摸索中。短短的時間內從原來編成的空中騎兵旅又改制為航空旅,就是這種情況下的結果。引進如此先進精密的攻擊直升機對老陸的後勤單位來,絕對是一個很大的考驗,但是全世界的陸軍在面臨立體化作戰的變革中,都一樣必需要面對這樣的問題。採用歐式嬌貴武裝攻擊直升機的國家,那問題還更雪上加霜。俗話說不能「因咽廢食」,如果因為後勤問題而拒絕引進精密武器,那陸軍不如以後都改配發大砍刀就好了,這樣後勤最省事。新的時代絕對有新的挑戰。就算改買M1A1走地面坦克決戰派,那先進的M1A1也不是個容易伺候的傢伙,光是吃油如喝水的問題就會燒光大部份的預算,更別談全面換裝120口徑彈藥這個龐大的工程。老話一句,這個世界沒有「廉價的國防」,Freedom is never free。既然軍售已經定案,個人非常非常期待第三個航空旅的實編,看到AH-64D遨翔在台灣上空的美麗畫面。

 

 

註九:當過兵的人都應該知道這種情況。

 

註十:最新的HBO戰爭影集Generation Kill(暫譯:殺戳的一代),講述美國海軍陸戰隊參與第二次波灣戰爭的故事,是非常寫實的一部影集。其中的海軍陸戰隊基層士兵最不滿軍方的除了無效率的指揮外,後勤補給的缺乏也常常是士兵怨氣沖天的主因。經費充足如美軍都有這樣的問題,其它規模較小,經費又不充裕的陸軍,情況就更嚴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