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的警察與平民鬥毆致死案,發生的時間非常的恰巧,正好是楊佳殺警案二審宣判的前夕。青年楊佳闖入上海閘北公安局連續殺害數名警察,竟然引起非常多的中國百姓同情。楊佳的名言「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更是傳頌一時。哈爾濱發生的數名下班的警察在KTV與幾個青年鬥毆,結果打死其中一名,引起喧然大波。一方指控警方不當施暴,竟然無故打死大學生。而支持警方的另一方,則指控該名大學生是特權階級的太子黨,行事囂張,目無法紀,並在發生鬥毆事件後,利用職權要求不當懲處參與鬥毆的警察。引起網路上激烈的討論。

 

其實就目前中國不透明的媒體報導,實在無法得知事件發生的真正經過,事發現場的監視器錄影帶也被當地警方剪輯的支離破碎才公諸於世。更被指責警方掩蓋事實真相的一方,視為警方故意隱藏對自己不利的鐵證。而另一方面,也有許多消息指出被毆打致死的大學生,平日仗著家中權勢,生活奢華,行事囂張,目無法紀,而與警察的鬥毆引爆點就在於彼此的激烈口角衝突。雖然目前在兩方激烈的討論中,仍然無法看清事件的真相。但是很明顯這是一起典型的警民鬥毆案,會引起關注也在於這起事件就發生在楊佳殺警案二審宣判前,觸動了中國百姓對中國警察惡劣形象的不滿情緒。

 

楊佳會獲得中國百姓極大的同情,甚至自發地在二審法院前聚集,高喊支持楊佳、打倒法西斯的口號,說明了中國百姓對於中國公權力執行狀況的不滿。這種情況與這一兩年許多警民衝突事件爆發時,相關影像照片與錄影畫面被快速上傳到網路上有極大的關係。如果說高鶯鶯案、周正龍案是中國百姓對中國政府執行公權力的威信徹底失望,那楊佳案就是第一次鼓吹暴力反抗的公開檯面化。衡諸在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不管有任何的理由都不能讓殺害六個人的事件合理化、正面化,更何況這六個人是大白天在公安局執勤的警察。但是楊佳殺警一案卻意外的挑動了中國社會最深層的矛盾,許多反抗中國目前現有體制的聲音在言論管制下,借著楊佳一案被發洩出來,這也使得一件連環殺警慘案竟然被合理化、正面化,甚至被英雄化。

 

哈爾濱的警民鬥毆案其實不管雙方背後的勢力為何,如果發生在法制國家,那情況將變的非常單純。下了班的警察們進入娛樂場所,與民眾一言不合竟然發生鬥毆,最後甚至導致了一個大學生的死亡,鬥毆殺人者無論如何就必需被繩之以法。警察下班後並不代表執行公權力,而即使這批警察在上班時間,非因公務臨檢搜索需要,竟然公然出入娛樂場所,聚眾鬥毆致人於死,那更是要罪加一等。即使另一方是地方小開惡霸,亦沒有人有資格在一個娛樂場所的鬥毆中,剝奪他的生命。聚眾鬥毆致人於死,該判什麼刑就判什麼刑,本沒有什麼討論的空間。但是這個案子卻在中國掀起巨大的辯論與關注,就在於整體中國社會環境的氛圍,對於中國吏治的腐敗已經瀕臨到暴力反抗的臨界點。

 

這件案子不只牽扯出中國百姓對中國警察平日貪污腐敗,濫用公權力的厭惡,亦表現出中國百姓對貪官污吏仗著權勢極行鄉里,太子黨無法無天的普遍現象無法再容忍。惡警鬥毆惡少的事件剛好是兩個特權階級的爭鬥,其實兩邊都不值得同情。但是在辯論中支持哈爾濱警方的中國百姓其實是將「嚴懲太子黨」的心情投射到這六個警察身上,希望能給這群平日欺壓百姓的太子黨一點教訓。但是同情被毆打致死大學生的中國百姓其實是將「反抗警察暴行」的心情投射到這位膽敢與警察對抗的惡少身上。每一方都看見了自己想要的那一面,亦如將同情投射到楊佳殺警案一樣,在心裡深處合理化了自己支持一方所進行的違法行為。

 

楊佳殺警案與哈爾濱警察鬥毆案令人擔心的問題在於,中國政府長期進行的言論壓制與專制政體,在經濟發展與民智漸開下,已經積累了大量的民怨,而民怨終就會找到出口。特別是在地方官員令人咋舌的快速腐化下,終於到了半公開鼓吹並合理化暴力反抗的這一步。加上因為地方強行暴力徵地、拖欠工款,提留攤派而引起的大量群體性事件。依照各國的經驗與歷史來看,遲早有一天,群體性事件會與暴力反抗相結合,釀成巨大的悲劇。甚至將進而擴散成大批軍警介入報復的大規模鎮壓。這並不是一海之隔的台灣所樂見的,中國失去秩序不一定能給中國帶來民主,若因大規模鎮壓事件而逼使中國走回更保守的路線,那亦非中國百姓之福,更非台灣之福。台灣僥倖在民主化的過程中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流血事件與動亂,但是仍然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更要時時臨對一水之隔的威脅恐嚇,對台灣民眾而言,害怕手中珍貴民主消失的恐懼沒有一天消失過。這樣的情緒其實與多數中國朋友殷殷期盼公義民主社會的到來並無不同。

 

我一直相信中國共產黨的專制不會長長久久,如果你約略讀過一點歷史,你就會知道中國的王朝盛世能撐過百年的不多。連歷代君主平圴起來最為正常且勤奮的清王朝,進入王朝中葉後地方吏治亦早已靡爛不堪,民變橫生。更不用說有殺人狂式開國君主,並集瘋子、偏執狂、自閉症、智能不足、被害妄想症等於一家的朱家明王朝。殘酷的歷史讓我們發現,台灣發展最好的時候都是與中國因為各種原因而阻隔的時期,一但與中國建立交流,都是悲劇的開始。明鄭亡國後進入清領時期,清王朝一戰敗就無情的割讓台灣給日本。二戰結束,盟軍將日本歸還的台灣暫時交由中華民國軍隊佔領,蔣介石政權卻搜刮台灣所有資源去中國打血腥內戰,最後使台灣經濟崩潰,釀成四萬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的悲劇,更不用提228的血腥鎮壓。台灣人對中國的恐懼與不信任來自於歷史的教訓。而最近六十年來,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表現亦再度印證了中原政權特有的嗜殺特性。而難道兩岸的百姓還要再讓這樣的悲劇再重演一次嗎?

 

當然,許多中國朋友會談到這幾年的改革開放與發展。個人亦不否認這幾個櫥窗城市的光鮮亮麗與繁華。但是因為城市與農鄉發展的不平衡,中國社會內部潛藏的巨大矛盾,相信所有的中國朋友都心中雪亮,而這與一般民主法制國家,體制內的吵吵鬧鬧,止步於議會裡的推擠作秀有其根本的不同。台灣在淺碟親中媒體的宣傳中要反思的是,台灣無法裝上引擎開向太平洋遠離這東北亞的是非之地,就算台灣獨立了我們還是會待在中國的身邊。那我們該期待的是怎麼樣的一個未來中國??台灣是否準備好了面對可能的巨變,還是要繼續好傻好天真的以為共產黨會長壽萬年。中國會繼續在專制管制下,讓台灣人西進去鑽營那個畸型的社會制度來賺錢、兩岸會由美國掌握而繼續維持現狀??而中國的朋友要想的是,爭取自由與民主的道路是需要幫助的,鼓吹暴力反抗難道是唯一的道路嗎??秩序一但被打破了,以目前中國浮動的人心情緒來看,恐怕將是巨大的悲劇。許多中國人寄望台灣的藍營政權能將民主的火苗帶到中國,但是偏偏目前的藍營當家的台灣政府採取事大政策,從來不曾就民主與人權的議題對共產黨政府進行過什麼質疑與抗議。兩岸統一在一個對北京專制政權唯唯諾諾的台灣特區政府對中國的未來有什麼好處??

 

中國不是洪水猛獸,個人認識許多深明事理,支持台灣民主與未來的中國朋友。我們不該拒絕這些朋友,甚至將他們與專制共黨官員與無知憤青的野蠻無恥畫上等號。而中國人亦不該讓自己變成洪水猛獸,當共產黨又要強行「代表」你們而恣意在國際撒野時,你們最有權力講話表示反對,而不是也淪為共產黨操作大中國主義思潮的幫兇,自己親手掩埋了自己未來通向自由與尊嚴的道路。

 

一點對中國時事的觀察,希望能提供一個不一樣的思考角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