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國百姓的民心向背,也與今日的主流論述完全不同

 

試想當時的中國百姓,經歷了那麼多場的軍閥混戰,而且最後一次的中原大戰之慘更讓人心驚。許多被迫流離失所的華北難民,不是逃到關外就是逃入華中的長江中下游一帶,連不是戰區的人都從這些難民的口中聽聞了中原大戰主戰場的慘況。其中兵匪不分,部隊武裝搶劫,姦淫擄掠的情事,更是傳聞的令各地百姓人心惶惶。面對只會打內戰,軍紀蕩然無存的軍閥部隊,人民是幾乎是沒有向心力的。在這樣的情況,百姓視兵如匪,避之唯恐不及。對於後來的中日兩方大小戰役,也是抱著兩不相幫,顧好自己一家老小最重要的態度,能躲多遠就走多遠。

 

東北一個月內無抵抗而丟失,與後來的華北特殊化,其實都是這樣情況下的必然結果。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本來就是靠日本扶植而起的軍閥,長期在東北的經營與日方的關係密切,加上日本在清朝時,就因為各種條約取得在東北的種種特殊權利,當時的東北日商遍地,與當時日本殖民下的北朝鮮重工業區連成一個經濟體,許多人的生活與日本商業活動密不可分。而蘇俄從還是沙皇的時代,就極欲染指東北,這也是路人皆知之事,日俄甚至在東北這塊土地上直接開戰以爭奪更大的勢力範圍。當時的東北人明知關內的軍閥混戰,不可依靠,而蘇俄圖謀亦急,張作霖被炸死後繼位的張學良年紀尚輕,平日吸毒玩女人的花名在外,是典型的紈絝子弟,東北人對其並無任何信心。在當時東北的百姓必需在幾個最壞的情況下選擇一條出路時。投向當時相對比較文明的日本,就是一個在最壞情況下的最好選擇。

 

民心一失,張學良就是想守也守不住。後來日本輕易的就能煽動華北地區的人民進行自治,其實與中原大戰對華北的重創不無關係。日本當時提出的政治號召就是終止軍閥混戰,建立四族共和的王道樂土,後來的滿洲國成立,也真的成為二戰中,整個東亞少數幾個沒有經歷戰火的地區,並在日本的保護下平安地度過了十餘年,一直到日本戰敗,前蘇聯紅軍南下,才又陷入姦淫擄掠,被紅軍屠殺了百萬百姓(註七)。所謂當時全民一心抗日的宣傳謊言,很多都是後來戰爭結束後,蔣介石政權成為了戰勝國,才開始編造的。特別是共產黨軍隊在抗戰中幾無寸尺之功,吹牛吹了六十年還是在吹二場小區域戰事「平型關之役」與「百團大戰」。為了塑造自己才是抗日正宗,不止美化對日戰爭中紅軍的形象,描述百姓們都支持紅軍打日本人的電影、電視劇沒有少拍過,一直到今日為止這樣的可笑片子還是不斷的推陳出新以進行洗腦。而台灣在獨裁時代裡,蔣介石政權為了要強調共產黨在對日作戰中老扯後腿,販賣鴉片毒品的劣行(註八),自己才是對日作戰的主力,亦進行了一系列的思想教育,強調自己才是八年抗戰獲勝的大功臣。兩邊的競誇其實都掩蓋了真實的歷史。

 

其實摸著良心說一句。打贏日本人的是萬惡的美帝。

 

(五)不能將中國戰場脫離整個二戰的大環境單獨論述

 

例如在「一號作戰」後沒有多久,中國軍隊進行了一系列的反攻,並且收復了部分失地,史書上馬上大吹特吹,甚至還稱這是蔣介石對「一號作戰」的大陸打通作戰進行了有效的戰略反制。如果讀史者不將中國戰場放到整個二次世界大戰的架構中進行宏觀的分析,常常就容易落入這樣的陷阱。事實上,在「一號作戰」中一敗千里,被日軍追著打的中國軍隊,能在大陸打通作戰後,進行了反擊並且收復失地。最大的關鍵在於美軍當時已經在西太平洋節節勝利,麥克阿瑟已經佔領菲律賓,隨即美軍就開始策畫下一波大型攻勢。當時日本大本營研判美軍進攻的可能地點有三個,一個就是台灣、另一個是沖繩、最後一個可能就是山東半島的濟南一帶(註九)。由菲律賓攻打台灣最容易,而且台灣島面積大,可為大陸作戰的跳板。沖繩離日本本土較近,握有沖繩可以大規模攻擊日本的東京。而如果直接由山東半島的濟南登陸,則可以與中國軍隊一起夾擊在中國戰區的日軍。三個攻擊地點各有好處,也各有其戰略價值。當時日本雖然研判美軍攻打沖繩的機會很高,但是對於山東濟南地區的可能登陸突襲也不敢掉以輕心,因此將前線的精銳作戰部隊大舉調到華中地區佈防,這才使得中國軍隊有機會趁虛反攻。

 

同樣的情況更發生在蔣介石與日本在私底下進行的一系列和談,除了1939年初日本主動進行的「桐工作」外,在1944年底日本於南洋戰事不順時,準備對重慶政府幾次機密和談中所提出的條件進行大讓步(註十)。這都讓表面上的中國戰局受到影響。因為日方釋出善意時,都會故意放緩進攻的腳步,甚至釋放已經俘虜的中方重要將領。而中日雙方的機密和談其實就是在二戰大環境下所促成。1939年日方的「桐工作」,最主要在於美方援助中國的態度暖昧,美方為了要避免兩面作戰,積極與當時尚未偷襲珍珠港的日方進行接觸,甚至不排除犧牲中國的利益。日方亦積極與重慶方接觸,表達美國不願捲入中國戰事的態度,希望中國能與日方合作,並再三提出大東亞共榮圈的構想。但是因為雙方的條件相差太大、無法談攏而讓這次的「桐工作」破局。而1944年則是日方戰事不順,極欲結束中國戰場,準備對蔣介石提出的條件進行大讓步。這並不是什麼機密,在種村佐孝之所寫的「大本營機密日記」中就有詳實的記載。只是這樣的歷史常常被中國的歷史學者所故意忽略。原因就在於1944年的和談,明眼人都已經可以看得出來日本戰敗是早晚之事,蔣介石已經不願意以原先所開出的價碼與日本交易。同時在中日十五年戰爭結束後,開始以漢奸國賊為名義,誅殺曾經參與談判、與日方有交情的中國籍人士。並且銷毀所有與談判有關的記錄。

 

由此可見,「戰爭是政治的延伸」,而政治的情勢通常與整個大區域的地緣戰略一起連動。如果冶史者在檢視一場戰役時,單單只是看到一場戰役的勝負與兩方的記載,有時甚至只有其中一方的說詞時,這樣的情況會很容易失之偏頗且落入以管窺天的窘境。(未完待續)

 

 

註七:目前台灣大愛電視台播出的連續劇「矽谷阿嬤」,前幾日就播出與這段歷史相關的劇情,講到蘇聯士兵在東北姦淫擄掠的情形。

 

註八:許多左派遊擊隊都靠賣毒品籌獲武器軍火,共產黨當時亦同。俄國記者彼得.弗拉基米若夫所寫的「延安日記」就有精采的描述。共黨紅軍在南泥灣種鴉片,然後賣到日本佔領區毒害百姓,大賺黑心錢以籌購軍火。當時日本佔領軍對共黨紅軍這種販賣毒品的行為深惡痛決,常常出動清鄉,掃蕩共黨游擊隊,每次都繳獲大量毒品。

 

註九:山東半島的濟南一帶是登陸作戰的絕佳地點,易攻難守。而且萬一丟失這個戰略要點,登陸的部隊可以快速挺進華中一帶,切斷大陸交通線,並握有絕對的戰略優勢。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國將解放軍全軍的戰略總預備隊放在這裡,除了交通與地理上的優勢,可以北上快進增援北京、天津,南下守衛南京、上海以外。最重要的考量,還是要將重兵精銳就部署在最容易被登陸攻擊的戰略要點上。

 

註十: 黃仁宇著,「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的日記」,第419頁。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