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當時中國方面的軍隊,不能以今日的觀點來類比

 

當時中國的軍隊素質參差不齊,除了極少數部分是各軍閥的嫡系部隊,由歸國的軍校畢業生或自辦的軍校培養出來的外,一般來說分為三大來源。其一就是由割據的地區徵召而來、或是以金錢招募失業的工人、地痞流氓、無業遊民。其二就是招降敵方的部隊或是擊潰其它軍閥後,收編其遊兵散勇。而最後一個來源則是最糟的,根本就是由土匪召安而來,換身制服,給個番號就成了軍隊。有時甚至連正式的基層編組都沒有,就是一群穿軍服的匪徒。這樣的情況常常出現在各地軍閥中,蔣介石的軍隊亦不例外。加上戰亂頻繁,各地軍閥就算有心想要重整部隊,加強訓練亦不可得。許多軍隊沒有戰鬥力外就算了,平日軍紀更是極差,越是規模小、越短命的軍閥政權,其軍紀就越差。平日強搶百姓糧食、隨意設置關卡抽稅、白吃白喝還算小事。一遇到戰事不利,兵敗潰散,敗兵所到之處,那更是荼毒地方,殺人搶掠。

 

在蔣介石的義兄黃郛於1933年5月間,受蔣介石之託北上收拾長城戰役結束後的爛攤子時,黃郛發回數封加急的電報,向蔣介石報告與日方談判的過稱。其中有一段非常耐人尋味,黃郛寫到「…兄(黃郛是蔣介石的義兄,故自稱兄)思平津一失,中央政局亦必動搖,財政無辦法,糧餉之源絕。平漢、平綏、北寧、津浦各線之交通樞紐,盡落敵手,國土變色,地方糜爛,潰軍且恐將波及豫魯...」(註四)。請注意其最後一句。黃郛在當時擔心的事竟然包括如果戰敗,己方的軍隊潰散後退入河南(豫)、山東(魯)一帶,將會波及這些地方。就可以知道當時軍隊的軍紀有多壞,特別是戰敗後的遊行散勇,姦淫擄掠無所不幹,上位者在謀策計畫時,還要擔心這些己方潰散的軍隊會對地方造成嚴重的傷害。而黃郛的擔心也不是杞人憂天,因為就在三年前中原大戰時,潰敗的軍隊才狠狠地蹂躪過河南一帶,造成十室九空。

 

在中原大戰中,戰敗方的軍隊一開始潰逃,上級就對這些四處逃命流竄的小股的武裝士兵失去控制。好一點的,如被徵召來的農村壯丁把槍丟了想辦法回家,壞一點的為了活下去,拿槍去向百姓討糧食亦所在多有。但是更多的是地痞流氓在沒有了軍紀約束下,武裝搶劫,姦淫擄掠。召安而來的土匪軍隊,更是脫下軍裝再變回土匪,直接佔領村莊,魚肉百姓,佔山為王,繼續落草為寇。這樣的情事,在中原大戰中最為令人髮指,比之以前的小型軍閥混戰,荼毒地方還要嚴重數倍。當時整個華北戰區幾乎成了匪兵橫行的無政府狀態。而就算是仍然有軍紀管制,指揮系統的勝方部隊,有時在戰場上軍需接濟不及時,亦放任下屬直接去各城市、鄉鎮「借」糧食。然後寫張借據聲明「某年某日戰事結束後,將折算利息後奉還」,俗稱打白條。但是鬼才相信靠這樣的借據真有歸還的一天。不借者動輒被安個通敵的罪名被關押,甚至被威脅要槍斃,在這樣的情況下誰敢不借?後來這招共產黨學得最淋漓盡致。「二萬五千里長逃」(註五)時,四處拿著槍打白條,然後在這幾年的電視劇裡演到這一段歷史時,還能搞個漂亮小姑娘自願把家中糧食全部送給紅軍英勇戰士的橋段,然後英勇戰士感動之餘,立下借據,聲明建立新中國後一定加倍奉還,不會辜負漂亮小姑娘的一片好意。看了實在令人噁心。有趣的是很多中國青年還真的相信當時的情況是這樣。

 

(三)中國方面的戰史記載,有非常大的問題:

 

首先要說的一個概念是,在中日十五年戰爭時,日本部隊的編制與中國部隊的編制是不一樣的。日本的陸軍「師團」與中國的陸軍「師」組成非常不同。日本的「師團」編制承習於普魯士陸軍,平日滿編人數高達1.2萬至1.5萬。在戰時真正上戰場時,還會配有所謂的「軍團拆分」,也就是軍團直屬單位如炮兵與裝甲部隊一起協同作戰,或是後備役士兵加入後備聯隊。整個師團可能在戰場上的可能之兵高達2萬人。但是中國部隊的陸軍「師」編制則非常紊亂,各軍閥轄下的陸軍「師」編制都略有不同,而且常常缺編嚴重,就算滿編的情況下,一個師的人數常常只有7千至8千人,有時甚至一些雜牌部隊整師人數還不到5千人。所以就算在戰場上只是比人頭,一個日本師團也抵得上中國的3至4個陸軍師。如果再算上雙方重型火力與裝甲部隊的差距,常常有10個中國陸軍師敵不過一個日本陸軍師團的現象。

 

但是最為雪上加霜的是,中國軍隊由於素質非常差參不齊,加上許多部隊是收編戰敗軍閥所留下的雜牌軍。除了戰力極差外,人員的缺編問題嚴重,在上戰場時陣前逃亡的情況更為普遍(註六)。人員的缺編主要有兩種原因,一種稱為「吃空缺」,也就是需報基層部隊的人數以騙取軍餉,由於當時軍人的待遇極低,許多軍官都靠貪污這些多餘的軍餉為主要收入來源。許多軍隊平日領取整師的軍餉,但是真要上戰場了,才發現其實人數根本不足編制人數的七成。基層部隊的辦法就是與敵人開戰後,大量虛報陣亡人數,如此在撒退下來整編清點人數時,才能自圓其說為什麼人數剩下這麼少。再加上陣前逃亡、一接敵就潰散四散的游兵散勇等。常常會發現中國軍隊的作戰報告中,傷亡比高的不合理,時常有整師投入並非激戰區的側翼戰線,結果後撒時竟然只剩不到一千人,上報陣亡數人報高達七、八成,戰線亦失守。

 

另外一個缺編的原因,就在於沒有兵源。這種情況在收編其它戰敗軍閥的雜牌軍中特別明顯。因為常常在經費吃緊下,軍閥將領們都有私心,糧餉會優先撥發給自己親手培養,較忠心且有戰鬥力的嫡系部隊。雜牌軍在得到不到足夠糧餉支援下,無從補充兵源。欠餉更容易造成軍心不穩,輕則士兵攜械跳亡,重則整個建制的部隊全部投敵或嘩變潰散。最後造成這些雜牌軍極不穩定。在上位者也不敢使用這些雜牌軍去防守重要戰線,有時甚至直接拿來這些雜牌軍當砲灰使用,借敵之手屠戳這些累贅。此事幹的最絕的,就是共產黨將大量國民黨投降的部隊送去打韓戰當砲灰,被押上激烈火線的部隊要靠人海戰術抵擋火力強大的美軍,當然犧牲慘重。共產黨輕易借美軍之手滿就解決了這一大批令共產黨不放心的國民黨降兵。

 

綜觀整個中日十五年戰爭,幾大軍閥的精銳部隊在中原大戰時就已經嚴重消耗,蔣介石在前七年實施不抵抗政策時,也是有點借刀殺人的意味,推西北軍與東北軍去面對日本的精銳關東軍,在長城戰役一戰,西北軍與東北軍精銳再度重挫。等到蔣介石在西安事變後打算全面抗日,日軍聰明的不在華北與這些外圍軍閥鏖戰,幫蔣介石掃除政敵。反而直接渡海,以鉗型攻勢直擊蔣介石的資金來源上海,並且進逼蔣介石政權的首都南京,可說是打蛇打七寸的典範之作。蔣介石為了要使幾年前才與蔣介石打過中原大戰的軍閥加入他主持的抗戰,不惜在南京保衛戰中,投入所有手上的嫡系部隊,包括剛剛組建的少量精銳德式裝備師,以證明他抗日的誠意,結果這些少量的精銳亦無能扭轉戰局,側翼的雜牌軍一接戰就潰散嘩變,讓日軍可以藉快速機動的戰術優勢,繞到側翼圍而殲之。(未完待續)

 

註四:黃仁宇著,「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的日記」,第134頁。

 

註五:中共自稱「二萬五千里長征」,但是不要太白痴的人都知道,那是被蔣介石的圍剿打得四處流竄的長途逃難。

 

註六:由國民黨軍隊中退伍的作家張拓蕪,在其作品「代馬輸卒手記」中,對於當時軍隊吃空缺、開小差、陣前逃亡的普遍現象有大量且生動的第一手描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