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毒奶粉事件在這幾日可說是越演越烈。本來在這之前,中國黑心商品出現問題的新聞就時有所聞,而且也可以知道的是,毒奶粉事件也決對不會是最後一件。那為什麼中國有毒黑心商品會如果大規模的層出不窮,這當然不僅僅是因為商人的利益熏心,更有其根本的制度性原因,造成中國黑心商品的層出不窮。再加上中國的吏治腐敗與官商勾結導致的食品安全監督機制形同虛設,更是讓整個問題雪上加霜。中國黑心商品的產生可以說是有其制度上的「中國特色」。

 

中國一直到今天仍然採用戶口二元制,也就是將中國人區分為城市戶口與農村戶口。這種二元化的戶口制度與一般正常國家人民有居住遷徙的自由完全不同。中國百姓是不能隨易地更換自己的戶口。由農村戶口轉城市戶口極難、由城市戶口轉農村戶口也不容易。關鍵就在於中國用這樣的戶口制度限制農村的戶口大量的擁進城市。即使在中國走向改革開放後,城市需要大量勞工,中國亦只開放這些勞工在務工期間暫住在城市裡,進城的勞工必需要每年繳費並辦理「暫住證」,同時這些入城的勞工享受不到城市戶口擁有的醫療保險與教育補助。許多大城市更以管控暫住證的發放,控制入城的勞工數。而沒有暫住證入城的勞工被查到,輕則重罰,拘留至繳清罰款外,在嚴打或特殊的期間裡,甚至會直接遣反回原籍。

 

中國採用這麼嚴厲的戶口制度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保障都市的繁榮。中國將全國經濟發展的成果投注在幾個重點都市中,讓這些都市快速發展,以作為改革開放後的展示櫥窗。其實若以中國的經濟發展情況除以13億人,這些城市戶口是沒有資格過這種相對較富裕的生活。城市戶口擁有的醫療資源、社會保險與教育補助其實都來自於掠取全國發展成果的資源。而這樣的不公平分配,讓中國的農村戶口一直處在貧困或極端貧困的處境中,並且飽受城市戶口的歧視。從最簡單的例子來說,農村戶口進入城市工作,子女到了入學年齡卻無法享有與城市戶口一樣的教育資源。因為城市戶口的子女享有大都市的教育補助,而農村戶口是沒有的。農村戶口勞工的子女想在城市入學,若不是繳交一筆龐大的擇校費,就是只能去唸專門為農村戶口子女開設的「民工班」。城市裡學校設置的民工班,就是學校什麼教學資源都不給、什麼都沒有、並飽受校方歧視的貧困班級。

 

中國政府利用戶口二元制來阻止貧困的農村戶口大量進入城市。確保幾個重點櫥窗城市的光鮮亮麗。

 

但是這樣的戶口二元制除了讓中國的少數城市地區看起來像進步國家的城市外,廣大的農村地區卻還是如同第三世界一樣。在中國的各種民生必需品廠商面臨這樣的情況時,為了儘可能佔據市場,多半只好採取雙軌制的生產銷售模式。也就是同時推出正常價位與極低價的品牌,正常價位的商品主攻城市地區的市場,而極低價的商品則主攻貧困的農村地區。但是問題在於極低價的商品因為售價已經非常低,為了再壓低生產成本獲得一定的利潤,於是這種極低售價的產品只好採用各種最次等的原料或最差的生產方法,甚至用偷雞摸狗的方式添加各種化學藥品以增加利潤。這樣的情況在中國是業界公開的秘密,如此次在牛奶中添加俗稱「蛋白精」的三聚氰胺有毒化學藥品,為的就是因為收購來的牛奶,已經兌了太多的水以增加產量,產品通不過蛋白質含量檢驗,於是在已經被水大量稀釋的牛奶中添加可以騙過檢測蛋白質儀器的三聚氰胺,並且添加人工香料後出售。最後甚至連奶粉產品也如法炮製。高達22家的廠商都採用一樣的做法,說明這是一個中國牛奶業界普遍的作法。若不是三鹿集團下手太狠,一次添加太多,直接鬧出多起人命。恐怕這個情況會不斷繼續下去。

 

許多利益薰心的中國廠商,在發現使用這種黑心製程所製造的產品成本極低,且與正常價位生產的商品在外觀上相差無幾後,就常用魚目混珠的方式,改換包裝,將原本應該銷往農村地區的極低價商品,以正常價位賣到城市地區。由於中國普遍的吏治敗壞,這樣的行為常常在各地質量監督單位的包庇下,幾乎成為業界的公開秘密。最後在有暴利可圖下,甚至開始出口到世界各地。但是在國外的食品安全檢查機制往往較為嚴格與周全下,就出現了不斷檢測出中國黑心產品的情況。可以這麼說,中國黑心產品的出現與它國的情況是不同的,中國的黑心產品層出不窮是有其社會制度面的原因,遠遠不止是少數幾個黑心廠商的個案事件。

 

每一個國家總有一些不肖的廠商生產劣質有害產品以賺取暴利,這本亦無可諱言。有時就算有良心的廠商在面臨人為疏忽或原料問題而不小心讓自家產品出現瑕疪亦所在多有。但是多數國家的態度都是以盡量嚴格把關,希望將這樣的事情降到最低。但是中國的問題在於,黑心產品是一個制度面下的現象,中國政府明知這樣的情況,但是為了餵飽相對窮困九億農村戶口,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任商廠以極低的生產成本,生產這些的極低價產品。而吏治的腐敗則讓這些黑心產品有太多的管道可以流入城市地區、並且在改換包裝後大量出口以賺取暴利。也因此開放中國的產品進口風險遠遠大於從其它國家進口。目前台灣對於的中國商品,特別是食品這一項,仍然與對它國一樣,採用隨機抽檢5%的方式進行把關。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以5%隨機抽檢來自紐西蘭的農產品、日本的進口食品,與以5%隨機抽檢來自中國的食品,其安全性是一樣的嗎?明知這些東西來自超高危險地區,卻無力阻止其進口,亦無力逐批進行檢驗。只能鄉愿的認為生產國已經盡了把關之責。這無異是將國民的健康送上斷頭台。

 

在本篇文章完稿時,最新的新聞消息報導台灣某知名練乳品牌,亦遭到中國毒奶粉的污染。今年夏天恐怕許多人都有吃過不少消暑冰品,正在看文章的你現在腎臟裡大概也有著三聚氰胺的殘留,快去多倒幾杯水喝,順便祈禱一下自己不會有事。如果台灣政府簽了CEPA,會有更多的黑心商品長驅直入,到時候請自己自求多福吧。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