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繼續「上海火車站暗夜殺人事件」的主線探案之前,相信有經驗的偵探都會先為兇案做背景調查。而宋教仁之死,背後複雜的政治鬥爭絕對是關鍵因素。特別的是這裡所說的政治鬥爭,除了當時國民黨與袁世凱的爭權外,更包括由原同盟會分裂後產生的恩怨。特別是後者更是多數台灣歷史讀物全力隱瞞的不堪往事。在我們解釋與分析為什麼宋教仁在第一屆國會大選後,必需要去與袁世凱會面之前。先說清楚同盟會這個革命組織才能釐清所有的問題。

 

事實上同盟會在名稱上就告訴大家,這是個「同盟」組織,並非由孫中山一人所創建與領導。而且與後來多數人認知不同的是,後來的國民黨與同盟會也不能直接畫上等號。事實上同盟會的成立是由日本極右翼組織「黑龍會」所促成。「黑龍會」成立的宗旨就是掠取東北黑龍江流域為日本領土。由於當時革命人士主張的是「驅逐韃虜」,認為關外是滿清韃子的土地,奉送給日本以換取日本對革命的支持也只是慷人之慨。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註一)。也因此「黑龍會」一直醉心支持當時中國的革命活動,甚至出面糾集各地分散的革命組織以共同行動,壯大聲勢。而這個革命同盟後來就直接稱為「同盟會」。當時的組成成員很雜,但是主要的又分為三股勢力,其一是以孫中山為首的興中會,另外是以宋教仁、黃興為首的華興會、還有以章炳麟、陶成章主導的光復會。而孫中山只是同盟會中被大家推舉的第一任領導者。

 

由此可知,同盟會是由三股勢力所組成,雖然有其名義上的領導者,但是平日許多時侯都是各行其事。而且最嚴重的分歧就是對於革命路線的看法完全不同。孫中山出身廣東,平日與地下幫會來往密切,主張由邊境兩廣地區發動武裝起事。而華興會的主要會眾,多數出身於長江中下游一帶,特別是與兩湖的新軍交好。兩湖地區的新編陸軍當中,不乏許多開明人士。多數主張改革,並同情革命,與華興會有連絡。因此華興會一直主張由長江中下湖一帶起事,策動新軍支持,向下直取上海南京,以爭取國際支持。而章炳麟則主張由北京南周遭起事,直搗首都以號令天下。三股勢力對於革命的路線完全不同,彼此並常有齪語。其中孫中山常堅持自見,與章炳麟最為水火不容。章炳麟號太炎,後以號傳世。在當時章太炎就是知名的國學大師、革命者、思想家,自不將孫中山放在眼裡。而孫中山自持為黑龍會最支持的首任同盟會領導人,行事自斷,更令章太炎不滿。

 

兩人最後徹底鬧翻在於清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將孫中山驅逐出境,日本政府於是以金錢為交換條件,請孫中山離境。加上當時日本右翼友人的捐助,孫中山共獲得了一萬七千元的鉅款。但是孫中山卻只交出少部份給同盟會黨人,剩下的全部攜帶離境。而章太炎認為這筆錢應該是屬所有革命黨人所有,遂指責孫中山貪污會款。雖然孫中山後來辯稱他將剩下的金錢用來購買槍械以支援革命,但是章太炎由別處管道得知孫中山所購之槍械均為老舊之次等貨,懷疑孫中山就是借購槍之名中飽私囊。於是撰文聲討孫中山的行為,兩人至此開始勢如水火。再後來的「民報」事件中,孫中山不拿出錢來支持這個革命黨的報紙,讓章太炎無以為繼,最後關社。但是孫中山在其後竟派自己人汪精衛攜款來復社出刊。這件事令章太炎直指孫中山是無恥小人。兩人後來不只形同陌路,章太炎更是處處與孫中山為敵。

 

章太炎與孫中山的私仇,讓光復會的人馬最早退出同盟會。而孫中山執意於廣州起事,結果失敗告終,不止造成興中會中能打仗的青年成員死傷殆盡,更讓同盟會元氣大傷。主張由長江中下游起事的華興會人馬憤而出走,另組同盟會中部總會。宋教仁與黃興在長江中下游一帶活動,並煽動各地新編陸軍參加革命。一時之間還頗有成效。這時侯的同盟會其實也已經名存實亡,三股主要力量已經分裂到未組成同盟之前的原狀。受到貪污會款指控並在廣州起義失敗的孫中山,只有東渡到美國打工為生,並尋求再起之機。這也是為什麼武昌起事成功後,孫中山遠成美國,並且還是看了報紙才知道。所以台灣課本硬要說由孫中山領導武昌起事成功,實在是彌天大謊。倒是孫中山看了報紙知道起事成功後,趕回中國糾集興中會舊部,不去還在與清軍對峙的武昌助戰,卻跑去上海成立臨時政府,除了自任為臨時大總統外,並且還排斥參與武昌起義的革命黨人參加臨時政府。讓武昌起義的革命黨人與部份到武昌助戰的華興會成員極為不滿(註二)(未完待續)


(註一:「中國」、「中華民族」這個概念是在清末晚期才開始出現。第一個提出「中國」這個概念者為嚴復,第一個提出「中華民族」這個概念者為梁啟超,在當時均為極先進的思想。因此當時多數的革命黨人並沒有這樣的認知,而只有「驅逐韃虜」的主張。)

 

(註二:相關記載散見與各中國近代史史料中,略提其一以為佐證。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418頁後段「武昌方面以首義功高,而在中央未佔重要位置,憤憤不平,遇事立異」,同書418頁下方注釋亦同。)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