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廁所讀史 (9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說只要有在台灣受到國民教育的人,都知道會知道「倭寇」指的是十五世紀至十六世紀左右的日本海盜。課本上與老師說都這些倭寇是由日本浪人所組成的海盜,在當時不斷襲擾中國沿海,是明朝最嚴重的邊患之一。明朝多次派重兵圍剿這些日本海盜,還因此出現了一些在歷史上很知名的將領。相信到今天為止,台灣的中小學生們仍然在讀這樣的課本,一樣認為倭寇就是日本海盜。但是有趣的是,讀越多歷史,卻對這些應該是「國民必備常識」的事,出現質疑。而且一旦質疑了課本的內容,開始在四處查找資料,就會更驚訝的發現,原來這些所謂的日本「倭寇」多數都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國人或朝鮮人,這在歷史上幾乎是公開的秘密,就連維基百科上的「倭寇」條目上都有非常詳細的說明。這也不禁令人莞爾,原來從明朝時期的中國官方、奉命清剿倭寇的軍人、知識份子與地方百姓們,通通都知道這些「倭寇」十之八九都是中國人,只是全部都佯裝不知道。一直到今日的台灣歷史課本,也還繼續說著同樣的謊言。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1) 人氣()

1

是說讀越多戰史,越覺得戰爭是很複雜的事,很難用「好人與壞人」、「敵軍與我軍」、「入侵者與受害者」這種簡單的二分法來定義交戰的雙方。歷史課本裡說的敵人,不一定那麼壞,歷史課本裡說的民族救星,也不一定那麼偉大。我們從小到大在歷史課本或戲劇小說裡所看到八國聯軍,都是姦淫擄掠的壞人,但是真的是這樣嗎??偶然在網路上看到一組歷史照片,卻提供完全不一樣的視角。老舊的照片裡可以清楚的看到,拖著長長辮子的中國人,正在幫忙聯軍部隊架梯登城,他們或站在牆邊,或坐在城牆上,看著熱鬧,甚至幫忙扶著梯子,一點都不怕這些聯軍士兵。沒想到,歷史課本裡的八國聯軍與照片裡的八國聯軍,竟然是如此的不同啊。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8) 人氣()

3l

是說最近幾天以來,台灣各地都遭到暴雨襲擊,北台灣也不例外。台北市的降雨量還不到南部八八風災時的三分之一,就已經交通大亂,四處淹水。在這個時候有平面媒體進一步公佈中央防災應變中心的密件,指出如果台北市遭受到像莫拉克颱風那麼強的暴雨侵襲,只要兩個小時台北市就會滅頂,並且讓十萬人無家可歸,爆發難民潮。這樣的說法也許有人會視為無稽之談,認為只是平面媒體為刺激銷售量的危言聳聽。不過歷史上並不是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而且不是在幾十萬年以前,就在距今約三百多年前的康熙年間,台北盆地因為天災,而在一瞬間變成了大湖,後來地質學家林朝棨先生將這座湖另外命名為「康熙台北湖」,好跟過去的「古台北湖」作區分。這座「康熙台北湖」所留下來的史料並不多,但是在「雍正台灣輿圖」裡,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北台灣的台北盆地被畫成一座大湖泊,這也證明「康熙台北湖」的存在。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

鄭成功雖然成功擊敗荷蘭人的前線防禦部隊,順利登陸,也陸續攻破荷蘭人的外圍據點,成功圍困荷蘭人,但是卻無法一舉擊敗荷蘭人。其中數次擊敗荷蘭人的零星反攻,卻無法逼荷蘭人投降。戰事越拖越久,鄭成功為了籌措軍糧,搶奪所有他可以找到的糧食,也在還沒有完全擊敗荷蘭人之前,就從廈門運來大批耕牛與農具,開始屯墾生產糧食。荷蘭人苦候不到援軍,想要與清朝政府聯手攻擊鄭成功,派出的艦隊卻逃回巴達維亞,整個情勢慢慢變的對鄭成功有利。這個時候台灣的情況,西班牙人都看在眼裡,西班牙人判斷荷蘭人大概守不住台灣,雖然西班牙人與荷蘭人一直是宿敵,現在卻有脣亡齒寒之感。鄭成功屢攻不下,荷蘭人等無援軍,最後雙方決定談和,條件就是荷蘭人可以有尊嚴的安全離開,撤退時除了可以升上荷蘭國旗,還能全副武裝,列隊嗚炮,光榮撤退。這個時候是一六六二年的二月份了,距離鄭成功出兵攻台時已經快一年了。當鄭成功終於趕走荷蘭人以後,西班牙人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鄭成功果然計畫趁勝追擊,準備繼續進攻菲律賓。在五月時,找了一個天主教的神父,替他帶信到馬尼拉給西班牙人,這次的藉口就是西班牙人過去血腥鎮壓過菲律賓的漢人,讓他很生氣,要求西班牙人立即離開菲律賓。還恐嚇說之前台灣的荷蘭人不聽他的話自己離開,讓他很生氣,殺了很多很多的荷蘭人,要西班牙人不要像荷蘭人一樣白目。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0) 人氣()

是說所有略知台灣歷史的人,都會知道,台灣第一次出現漢人政權,是在鄭成功征台,打敗荷蘭人之後。在這之前,台灣一直被中國視為化外無主之地,還被荷蘭人佔領。當時來到亞洲想要與中國進行貿易的荷蘭人,一開始佔據的是離中國比較近的澎湖,並且不斷派船到廈門,希望能建立貿易航線。但是當時的明朝政府厲行海禁政策,因此荷蘭人一直無法如願。由於明朝政府是把澎湖當成自己領土的,因此無法容忍荷蘭人佔據澎湖,在一六○四年時,沈有容就曾率兵逼退荷蘭人,表明澎湖是明朝領土,荷蘭人不得任意逗留,但台灣為化外無主之地,荷蘭人可任意來去。只是當時荷蘭人轉進到台灣後,並未在台灣建立永久據點。一直到一六二二年,荷蘭人又佔領澎湖,還武力襲擊中國沿海,希望以此逼迫中國開放口岸,但是此舉也讓福建巡撫南居益決心驅逐這些荷蘭人,雙方調集戰艦準備大打出手時,穿梭與中國人與荷蘭人之間的大海商李旦,居中斡旋,最後雙方停戰,中國官方承諾考慮與荷蘭人進行貿易,荷蘭人則退到當時明朝政府領土之外的台灣。不過這次荷蘭人在台灣建立了根據地,長期佔領了台灣,一直到鄭成功擊敗了他們,台灣才第一次變成了「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

李旦與鄭芝龍應該算是師徒關係,鄭芝龍到日本時投在李旦的門下,後來李旦與荷蘭人合作時,派鄭芝龍到荷蘭人那邊擔任連絡人兼翻譯人員,鄭芝龍在李旦死後快速崛起,一開始也是海盜無誤,而且作風殘暴,荷蘭人在知道昔日的小翻譯已經變成海上大魔王後,也感到不可思議。鄭芝龍橫行海上時,明朝地方政府束手無策,鄭芝龍甚至直接上岸攻擊官府,洗劫縣城,無法無天到一個程度,很快的就變成最大的海盜集團。明朝地方政府在無力清剿鄭芝龍的情況下,決定招安鄭芝龍。這從今天的角度看來非常荒謬,但是在古代,這是常見的作法,因為官兵本身軍紀就差,很多時候與盜匪無異,而且戰力還沒有海盜的好,那不如直接招安最強的海盜,一來可以讓這些海盜好歹受到一些約束,二來可以利用最大的海盜,消滅其他的小海盜,至少把情勢控制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而鄭芝龍也不負所望,在接受招安搖身一變成為官兵以後,在幾年內就擊敗附近大大小小的海盜,甚至連荷蘭人都成了他的手下敗將。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除了荷蘭海盜以外,當時也是中國海盜猖獗的年代,最有名的當屬李旦與鄭芝龍兩個人。李旦與他的徒弟鄭芝龍兩個人的私人武裝船隊在一開始時,並不算是主權國家的軍隊,其掠劫行為幾乎與所有海盜無異。唯一比較不同的是,根據地在日本平戶的李旦,平日的「正常身份」是海上的貿易商人,並擁有龐大的貿易船隊,不是全職海盜。他除了與荷蘭人合作以外,還同時與當時明朝政府的官員勾結,醉心於建立一個橫跨中國、台灣、日本、東南亞、歐洲的巨大海上走私貿易網。由於當時的明朝政府厲行海禁,規定片板不許下海,除了朝貢船的官方貿易以外,民間的海上貿易處於半停滯狀態,也因此海上走私成為了非法但是可以獲取暴利的行業。李旦計畫買通明朝地方官員,將中國的絲綢、茶葉、瓷器等產品走私出來,再交由荷蘭人與日本人運往日本、東南亞、歐洲等地銷售,同時也將日本、歐洲的貨物走私進入中國。如果李旦的計畫真的實現,那麼龐大的利益將可以讓他富可敵國。可惜他最後功敗垂成,在計畫還沒有正式開始之前,他就先死了。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是說這一、兩年來,很沉迷於台灣史,閱讀了很多相關的書籍,對於陸續出現在台灣這個歷史舞台上的歷史人物們很感興趣。但是越瞭解這些歷史人物的生平做為,越會覺得他們亦正亦邪,同時有很多的身份,很難以「好人」或「壞人」的簡單二分法來為他們分類。甚至有些很明顯的犯罪行為,在考慮到當時的歷史環境後,也都讓人覺得有其合理性。比如鄭芝龍、他的師父李旦、與荷蘭人們,在海上劫掠他人商船的事實可以說是無可辯駁,許多書籍也都直言不諱的稱他們是海盜集團,只是他們與一般的海盜又略有不同,好像也不能以單純的海盜行為來看待。一般所謂的海盜犯罪行為,最常見的定義就是「非主權國家的武裝力量私自在海上劫掠非交戰國的船舶,並獲取利益。」這樣才能排除了一個國家的海軍艦艇或海關緝私船,查扣敵船或走私船的行為,不然這些海軍或海關人員就會犯下屬於「萬國公罪」的海盜罪行了。只是這樣的定義,似乎也讓當時天天劫掠西班牙人的荷蘭人們,擺脫了海盜的惡名。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

002 

蔣介石的「煽動」作戰非常成功,在馬廷賢部的姦淫擄掠下,馮玉祥的重要根據地之一頓時化為了人間煉獄,這讓馮玉祥無法再從這些地區得到糧餉支援。而其中的禮縣屠城案更是震驚全國。位於甘肅南部地區的禮縣,是個人口不到一萬人的小縣城,一開始也跟著隴南數縣一起投降,但是縣長馬紹棠看到馬廷賢部在天水一帶的暴行,開始有了抵抗之心,因此暗中召集民團,籌備武器,並派人向外求援。但馬廷賢在查覺禮縣想要繼續抵抗後,立刻派出王占麟、韓進祿的部隊圍攻禮縣,包圍了二十幾天,最後攻破縣城。馬廷賢的部隊進城後,開始瘋狂姦淫屠殺,八千多名的平民被殺了七千多人,男女老少全部都不放過。由於馬廷賢在名義上是蔣介石的「中央討逆軍第十五路軍總指揮」,是蔣介石政府承認並且資助指揮的敵後武力。因此馬廷賢的暴行,也被當時輿論算在蔣介石的頭上。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1) 人氣()

12

是說台灣新聞媒體的話不可盡信,這在台灣幾乎已經是國民常識。不過這樣的情形,也不是在今天才有。現在很多單位都有進行舊史料書報的數位保存計畫,大眾可以輕易的透過網路來查詢這些舊新聞資料。但是這些舊的「史料」,可不一定講的都是實話。今天的報紙會說謊,昨天的報紙也一樣會說謊,稍一不察,就會被這些「史料」誤導。舉個例子,這是一九三一年一月二十四日的舊報紙,新聞的標題是「活地獄中的甘肅民眾,馬廷賢縱兵禍甘,屠殺民眾十多萬。」報導中的日期是對的,馬廷賢部燒殺擄掠也是真的,十多萬民眾被屠殺的慘事在偉大光輝的中國歷史裡根本算不了什麼。但是這則新聞背後卻隱瞞了一段真相,當你看完這則報導,覺得義憤填膺時,且先不要急著下結論,認為馮玉祥果然就是萬惡的軍閥,要負全部的責任。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

同治回亂總共歷時十餘年,會死這麼多人,在於這十餘年間,回漢雙方往復不斷的報復性屠殺。最後陝西、甘肅兩省受災最慘,可謂十室九空,更波及河南、新疆、青海、內蒙古等地。同治回亂會蔓延如此之廣,拖延如此之久,與當時清政府所採取的戰略有關。因為當時除了有陝甘回變,南方還有更嚴重的太平天國之亂,而清政府的將領與智囊都認為,南方的太平天國才是首要的心腹大患,因為太平天國最有組織,同時佔領江南富庶之地,定都南京,已經與北京的清政府成對立之勢,必需全力對付。陝甘回變的主要政治訴求,是在黃河以西的回區建立屬於他們自己的伊斯蘭國,回族民兵主要在驅逐壓迫他們的漢人,並無意威脅北京。清政府的將領以此戰略,擬定了「北堵南攻」的戰術,也就是在北方採取圍堵策略,將回變控制在陝甘兩省,但在南方採積極進攻的策略,先除威脅最大的太平天國。但是這樣的圍堵策略,卻也讓陝甘兩省的回族民兵,有時間在幾年內將這兩省之中的漢族城鎮、大小村落,屠戮一空。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9) 人氣()

是說信奉伊斯蘭教的回族,一直在中國歷史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也是今日中國境內人數較多的少數民族之一。不過歷史上回漢衝突的戲碼可謂層出不窮,互相屠戮的記錄實在太多,直到二○○六年,河南省中牟縣狼城崗鎮仍然爆發大規模的回漢衝突,最少造成百餘人死亡,上千人受傷(註一)。而衝突的原因,一言以蔽之,就是回民認為漢人長期仗勢欺人,而地方官員又往往偏袒漢人,因此一但出現因細故而起的小衝突,馬上就會挑動回民群眾的敏感神經,一但事情沒有好好的處理,衝突立刻就會擴大,最後一發不可收拾。回漢兩族的往復仇殺,在中國歷史上是常態,算是中華文化裡的基本常識。只是這不光彩又幽暗的一面,往往被刻意的隱瞞與遺忘,因此很少人知道史上最大規模的回漢衝突,死亡人數恐怕高達二千多萬人,而且就發生在清朝的同治年間,距離今天也才不過一百五十幾年。是的,你沒有看錯,我也沒有打錯字,在這場衝突中,憤怒的回族大規模屠殺漢族,漢族也大規模的屠殺回族,二千多萬人死亡是目前多數學者的估計,大概就等於今日所有台灣人的數目。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

在南京的蔣介石政府並不是沒有看到日本的步步進逼,但是蔣介石認定的心腹之患是中共紅軍,因此堅決的喊出「攘外必先安內」的口號,並繼續圍剿追殺共產黨。實際上控制華北地區的東北軍、西北軍與晉軍,亦無力壓制華北地區的親日浪潮。甚至在親日團體與反日團體間出現衝突時,日本軍方也毫不避諱的就直接介入。一九三五年的河北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天津日本租界中,立場親日的「國權報」與「振報」兩家報社社長先後被刺殺身亡。一時流言滿天飛,有的說是激進的反日團體下的手,也有人說是國民黨特務所幹的(註一)。日本軍方立即出面交涉,要求當時名義上的華北最高行政長官,也就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代理委員長」何應欽(註二)妥善處理。同時以日僑的生命財產受到安全威脅為由,開始進行軍事演習,而這實際上就是以武力進行威嚇了。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2) 人氣()

在南京政府與日本簽訂塘沽協定後,延續自熱河戰役的長城戰役也宣告結束。日軍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奪得熱河省,並依塘沽協定將部隊撤至長城北方,形成長城以內由中國所控制,長城以外則屬於日本勢力範圍。沒有多久,熱河省也正式成為了滿洲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場戰爭雖然結束了,但是卻對日本與中國造成了不同的影響。長城以北的日軍,看到熱河百姓是如此厭惡那些腐敗貪婪的軍閥,許多人寧可歡迎日軍的到來,更堅定了日軍可以利用外交、政治手段來蠶食中國,這也確定了未來數年日軍的基本對華戰略。長城以南的中國情勢則更加的詭譎。在社會上,敵視日本侵略的聲音有之,但是厭惡軍閥混戰,主張親日的聲浪也在日方的暗助下不斷壯大。在政治上,蔣介石對華北的控制雖然因為長城戰役而加強,可是東北軍與西北軍卻覺得自己滿腹委屈,認為自己所控制的地盤被南北夾擊,北方有日軍蠶食,南方有蔣介石政府在逐步進逼。於熱河戰役與長城戰事中損失慘重的東北軍、西北軍與晉軍,卻還蒙上不抗日的惡名,讓令他們氣憤難當。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6) 人氣()

gww

日軍控制熱河的戰略目標已經達成,這場熱河戰役本來應該要落幕了,不過日軍選擇繼續向南挺進,一方面進窺北京,用以逼迫蔣介石政府承認滿洲國,一方面持續壓迫中方的部隊,以避免中方部隊集結反攻熱河。此時張學良眼看熱河已經丟失,日軍又持續進犯,只好讓部隊沿著長城佈防,希望利用這個百年天險,阻止日軍進入華北地區。日軍則採鉗型攻勢,兵分數路,猛撲古北口與喜峰口這兩個長城隘口。古北口是北京的門戶,拿下古北口等於可以長驅直入威脅北京,有極高的戰略價值。羅文峪口與喜峰口一帶,則是由早已經大不如前的西北軍所防守,武器又舊,缺員又多,看來最容易突破。日軍計畫在擊敗由西北軍所組成的二十九軍以後,迂迴威脅古北口的守軍,一舉擊潰防衛北京的最後防線。長城戰役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展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gww2

宋哲元、張自忠這些西北軍的將領眼看著衣衫襤褸、背著大刀、彈械不足,缺餉缺糧的第二十九軍要去對抗裝備精良的日軍時,他們心中最擔心的恐怕還不是所要遭遇的苦戰,而是戰線上的友軍們是否真的有對日作戰的決心。因為就在兩年之前,張學良正不可一世,除了東北的地盤以外,還控制了關內華北的大部份地區。日軍卻在這個時候發動了九一八事變。一九三一年的九月十八日,日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佔領東北各大城市。張學良採取不抵抗政策退出東北,被輿論譏諷為「不抵抗將軍」,蔣介石更因為支持不抵抗政策而被迫下野,直到隔年的一二八淞滬戰役前夕才又重掌大權。但是張學良的東北軍不抗日、蔣介石的黃埔軍不想抗日的私心算計卻早已經人盡皆知了。對於日軍這一波的進犯,東北軍與黃埔軍能有多少抗日的決心,不止宋哲元與張自忠他們在懷疑,其實當時舉國上下也都很懷疑。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127700270

是說在1933年的年初,誰都知道一場大戰是免不了的了。日軍與張學良麾下的東北邊防軍衝突不斷,從榆關戰役到山海關戰役,日軍進窺熱河的意圖已經十分的明顯,張學良於是將轄下的部隊全部收攏並且進入山海關之內的要地,好準備接下來的大戰。張自忠當時是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第三十八師的師長,也奉命開入前線,投入這場戰事之中。只是張自忠雖然載著青天白日徽的軍帽,打著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第三十八師的番號,但是他當時的心情想必是極端複雜的,因為敵軍不一定是敵軍,友軍不一定是友軍,熱河看樣子是守不住,南京中央政府有沒有心要堅守也讓人完全沒有信心。而這整個情勢會如此詭譎,就要從三年前說起了。因為就在三年之前,現在與張自忠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許多友軍,還是在戰場上的死敵。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01300000291746125872130731010_s (清末革命團體光復會的入會誓詞)

在同盟會的多次分裂中,以光復會的出走與章太炎、孫中山的個人恩怨影響最為深遠(註八)。除了章太炎與陶成章的攻擊讓孫中山的聲望受到重創以外,光復會出走後處處與孫中山為敵,最後在民國成立後更加入進步黨,與同盟會所成立的國民黨長期對抗。這其中的關鍵除了革命時期的私怨以外,與武昌起事後各方爭奪地盤的武裝衝突與光復會本身主張的理念有很大的關係。光復會成立之初的誓言說「光復漢族,還我河山,以身許國,功成身退。」也就是說每一個加入者都要承諾「以身許國」,並且在革命成功以後還要「功成身退」。這也就是為什麼章太炎會在武昌起事後說了「革命軍起,革命黨消」這句話,章太炎的意思就是在共和建立的關鍵時刻,革命黨人要捐棄黨派之見,也不能以革命功臣自居,應該要功成身退,一起為革命軍建立共和而努力。這就是光復會誓詞最後一句所說的精神,也是光復會成員所堅持的看法。這樣的光復會當然不爽在武昌起事後搶著回國當臨時大總統的人,更痛恨那些聲稱中華民國是由某一黨所建立,爭著想要當開國元勳的傢伙。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2) 人氣()

在講同盟會的分裂之前,要先講同盟會的組成。相信曾經讀過本部落格文章的朋友就會知道,過去就已經談過同盟會並不是一個原生的團體,而是許多革命團體組成的同盟,因此才會叫「同盟會」。其中除了孫中山的興中會成員以外,還有宋教仁、黃興的華興會成員與章太炎的光復會成員。有趣的是同盟會成立時,原本在中國華中一帶活動的華興會,因為剛起事失敗,很多重要幹部被捕,因此元氣大傷,許多人被迫逃到日本尋求再起之機,因此對於加入同盟會比較積極,但是光復會則不然,甚至沒有人參與同盟會的成立大會,是到了同盟會成立後才陸續以個人身份加入,但是許多光復會的重要幹部仍然以光復會的名義繼續在中國境內活動,並對加入同盟會興趣缺缺,光復會中知名的革命烈士如徐錫麟更始終未加入同盟會(註二)。張玉法先生就在他的著作「清季的革命團體」中直言「同盟會是聯合各派組織而成的一個團體。由於其包羅之眾和吸收之廣,自一九○六年以後即不斷發生內部鬥爭,包括個人的衝突,理論的不同與革命方略的歧見,特別是由於武裝起事一連串的失敗,更增加了內部鬥爭的激烈性。」(註三)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3) 人氣()

是說前一陣子有網友對在下幾篇談論清末民初革命運動的文章提出了一些批評與質疑,不過所持的論點個人並無法接受,因為完全站在過去黨國一體時的角度在捍衛那些陳年的歷史神話。不過這位朋友所提出來佐證自己論點的參考書籍很有意思,讓人想要聊一聊有關這本書的一些背景與內容,並且就用這本質疑者所提出來的參考書籍來進一步佐證個人的論點。而在談張玉法先生這本「清季的革命團體」的內容之前,要先跟這位提出質疑的網友報告一下,張玉法先生其實還寫了另外一本書叫「清季的立憲團體」,內容講述了清末推動改革的另一股重要勢力,也就是君主立憲派所組成的各種團體與對清末民初政局的影響。這本書除了內容證明清末的改革運動絕非由革命黨人所獨佔以外,光是並列的書名就明示了「清季的立憲團體」其實與「清季的革命團體」是當時的兩大改革力量。那張玉法先生的這兩本書為什麼證明了過去黨國神話的虛偽,就由我來進一步來解釋給你聽。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