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MA129.jpg

是說最近看了一本書叫「蒙古騎兵在西藏揮舞日本刀」,作者是楊海英先生,他是中華人民國共和國建國以後,才在內蒙古出生的蒙古人,說起來他的前半生國籍就是中國人。但是他後來到日本讀書,成為人類學家,並在日本大學執教且歸化為日本籍。他最著名的著作是獲得司馬遼太郎獎的「沒有墓碑的草原:內蒙古的文革大屠殺實錄」,這本書記錄了中國文化大革命時,中國共產黨政府在內蒙古所發動的一系列迫害與大屠殺事件。楊海英先生的家人就是在這場浩劫中受害,他的成長過程也因此飽受折磨與迫害,而這也成為了他為這場歷史悲劇留下第一手文字記錄的出發點

在楊海英先生的書中提到,中國共產黨文革時在內蒙古進行的大屠殺,被一些蒙古人視為「天罰」,其原因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後,因投降而被收編的內蒙古騎兵部隊,曾經被派往西藏,協助鎮壓當地的藏民。在作者的訪談中,許多曾參與此次戰役的蒙古人,都對曾經協助中國解放軍屠殺藏民,感到懊悔與痛心,並認為後來蒙古人被中國共產黨迫害與屠殺,是上天給予蒙古人的報應與懲罰。這個原本只在「沒有墓碑的草原:內蒙古的文革大屠殺實錄」這本書中隱約提到的往事,作者進一步研究其相關史料,並將其詳細紀錄了下來,變成了「蒙古騎兵在西藏揮舞日本刀」這本書,書中從近代蒙古騎兵部隊的起源說起,談到如何被納入中國解放軍中,又怎麼會成為鎮壓藏民的主力,詳述蒙古騎兵手中的日本刀為何會沾滿無辜藏民的鮮血,讀來令人鼻酸。

蒙古騎兵為什麼會揮著日本刀,這是因為近代蒙古騎兵其實是由日本所協助創建的。日本所扶植成立的滿洲國,其領土其實包括了一部份的內蒙古地區,滿洲國將其劃分為數個省分,並通稱其為「興安省」,還在當地設立了「興安陸軍軍官學校」,以培養訓練蒙古部隊。而當時許多蒙古人也很希望藉日本人之力,脫離中國,取得自治或獨立的地位,於是蒙古人、滿洲國、日本教官這樣的特殊組成,催生了這一支蒙古騎兵部隊。日本是在明治維新以後,先後從法國與德國吸取了技術與經驗,組建了自己的騎兵部隊,並從實戰經驗中記取教訓,不斷進行改良,再以此為範本,訓練蒙古騎兵。而蒙古人是天生的騎士,騎兵部隊的遠祖,很快的這支蒙古騎兵就成為了滿洲國的精銳部隊。但這支由日本教官培育出來的騎兵師,揮舞著日本軍刀,卻在滿洲國覆滅之時,選擇投降並被納入中國人民解放軍之中。

只是選擇投降的結果,是這支蒙古騎兵後來被用來鎮壓西藏。在中國與西藏簽署了和平協議以後,中國解放軍立刻進軍西藏,只是中國步兵並不適應山地作戰環境,一開始屢戰屢敗,因此調動了蒙古騎兵來擔任前鋒。熟悉遊牧民族作戰方式的蒙古騎兵,很快的就擊潰西藏民兵的防線,但蒙古騎兵沒有想到的是,隨後來收拾戰場的中國解放軍,卻血洗了投降的藏民,並進行了無差別的大屠殺。蒙古騎兵在藏區打了勝仗,卻留下永遠的恥辱,當戰事結束,他們回到內蒙古大草原後沒多久,就被解散,然後等著他們的,是中國共產黨的清算、鬥爭與折磨,許多人死於獄中,更多人家破人亡,受害人數無法估算,但恐怕有十幾萬人以上,哀傷不已的蒙古人於是將這一切認為是上天的懲罰。

看完這本書以後,心情是很沉重的,作者在中文版的自序中寫到:『蒙古人還在一九六六年以前充當中共的僱傭軍,去屠殺同樣是為了抵抗中國人的侵略而揭竿而起的藏人。如今,藏區與南蒙古一樣淪落為中共統治下的殖民地,中共則在最美麗的口號之下,強制推行著最殘酷的殖民統治。南蒙古與藏區的命運絕不是隔岸之火,台灣在思索自己的將來的同時,離不開蒙古人與藏人的民族自決運動。全世界的殖民地也許在上個世紀的六○年代得以解放,但是蒙古與藏區,以及台灣的民族自決運動還在進行中。』

或許親身經歷過這一段殘酷歷史的作者所說的這段話,值得今天所有的台灣人好好去想一想,親中政治人物所主張的「兩岸和平協議」真的有用嗎?軍方的高階退役將領以兩岸和平之名投共,真能換來台灣永遠的和平與安全嗎?或許也曾簽下和平協議的藏人、曾向共產黨投降的蒙古騎兵,已經給台灣人答案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