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長期以來,「黨國一體」是最被台灣社會所厭惡的體制,但國民黨卻誓言旦旦的地辯解,「中華民國是由國民黨總理孫中山所創建的」,這是歷史事實,是「黨國一體」的根本原因,不容否認。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就因為中華民國的國徽根本就是國民黨的黨徽,所以中華民國就一定是國民黨所創建的?個人常說中國近代史若要一句話說完就是「蔣中正竊佔國民黨,國民黨竊佔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竊佔台灣」,中華民國是在被國民黨竊佔以後,才慢慢變成國民黨的形狀。在此之前,中華民國用的是五色旗,國徽也不是車輪牌,參與武昌起事的人多不隸屬於當時已接近瓦解的同盟會,而起事後各省襄贊獨立的人與孫中山的臨時政府之間頗有齟齬,這都不是什麼秘密。這一直要到蔣中正竊佔國民黨,再與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等軍閥一起合作打敗當時由奉系把持的中央政府以後,才開始把中華民國變成國民黨的囊中之物。

其實說起來,中華民國還曾是許多民主運動人士的希望,期望這個新國家可以結束專制王朝、為中國帶來民主與希望,結果最後卻落入國民黨手中,成為白色恐怖與專制獨裁的圖騰,也真是令人不勝唏噓。雖然國民黨竊佔中華民國以後積極捏造歷史,將中華民國的創建講成是國民黨的一黨之功,但不容青史竟成灰,如作家柏楊就在過世之前,不斷疾呼應該要把五色旗還給中華民國,要國民黨把青天白日旗給收回去,因此切割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其實只是還給歷史公道而已。中華民國因為種種的歷史原因最後來到台灣是歷史事實沒錯,但中華民國是由國民黨一黨所創建,則是不折不扣地的歷史謊言。台灣可以接受中華民國來到台灣的事實,但應該要拿掉國民黨在一黨專制時所建構的虛假歷史神話,還中華民國一個公道,相信柏楊在天之靈應該也會含笑九泉。

中華民國在誕生時是一個倍受期待的民主國家,只是無奈國運多舛,而且嚴格說起來,中華民國未被國民黨竊佔前的十餘年前,雖然也是內憂外患,但因為北洋軍閥爭相逐鹿中原,政權更迭快速,沒有餘力進行嚴密的言論管制,再加上清王朝已經被推翻,社會上知識份子之間洋溢著一股新氣象,大量的西方新觀念進入中國,因此才會醞釀出五四運動這種希望對傳統文化、政治制度、文言文、甚至社會倫理進行全面性改革的思潮。說來也許你不信,今天的國民黨搶著記念五四運動,以爭取正統性,但在國民黨剛剛竊佔中華民國時,還曾經禁止記念五四運動,以避免青年學子聚會,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制,而這些史料都以白紙黑字的形式存留了下來,班班可考。台灣社會或許可以再思考一下,我們過去所反對抵制的,其實是國民黨一黨專獨時代的中華民國政府,而不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所遺留給我們的,我們不一定全部要捨棄。

所以在中國威脅下,社會也還未有共識,修憲的門檻又很高,暫時無法將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共和國之前,與其繼續不斷切割,把「天然獨」的年輕一代推出獨派之外,不如直接用「切割國民黨與中華民國」的方式,拆解黨國一體的歷史神話,一方面可以還中華民國一個公道,另一方面也能在新國家建立前,擁有一個保護台灣共和國的外殼。至於要如何論述台灣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的歷史關係與未來記憶,則可以集思廣益,慢慢發展,重點在於獨派應該要廣納所有不願意與中國統一的人,再逐漸尋求共識,而不是不斷去切割,只留下最堅持台灣共和國的人。畢竟建國或修憲都需要社會的共識,而民主國家的共識體現在選票上,擁有選票才能進一步維持本土政權的長期存在。

獨派以激列的手段來衝撞中華民國的圖騰,是一種破解黨國一體的手段,但以還原歷史的方法,來拆解國民黨創建中華民國的神話,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破解黨國一體的手段。當中華民國不等於國民黨,要處理過去黨國一體的種種遺跡,如不當黨產時,也更有正當性,獨派也不用繼續因為對國民黨的深仇大恨而繼續討厭中華民國。當然獨派會認為這就是一種妥協,只要中華民國這個國號還存在的一天,就等於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就免不了被中國併吞的命運。只是反過來說,即使成功改國號為台灣共和國,中國就會立刻放棄武力犯台,結束對台灣的國際圍堵嗎?用膝蓋想也知道不會,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源自他本身的戰略需要與執政利益,當這個利益誘因未消失之前,無論台灣改成什麼名字,中國還是會一如以往的蠻橫打壓。而台灣要對抗這樣的壓力,最重要的就是團結並且凝聚台灣本土意識,形成過半數的穩定結構,而這就是現階段文化台獨的重要性。

如希特勒所說,不要只想著要如何打倒舊共和國,而是要在舊共和國之下先埋頭建設新共和國,等到一切完備,國際情勢也允許時,那推倒舊有的共和國只是要與不要的問題。但就台灣目前的情況,就算國際情勢允許,台灣想要修憲改國號,請問獨派有把握一定會通過嗎?還是會像國文課綱審議會議一樣,因為舉手舉輸人家而失敗?當然,獨派之所以為獨派,就是悲壯的認為就算不會通過也要闖一闖。只是講好聽一點,這叫絕不妥協,講難聽一點的話,就叫有勇無謀。一個人的意識形態轉變,通常是一個緩慢地過程,你要讓一個「天然獨」的人慢慢變成堅定獨派,需要一段時間,需要一點誘因,需要讓他們相信台灣共和國是一個更好的選擇,但獨派平日不積極推動屬於台灣共和國的文化建設,卻仍然維持過去上街頭的衝撞手法,說實話並非良策。

切割國民黨與中華民國,並在中華民國內進行台灣共和國的文化建設,聽起來可能是有一點異想天開的想法,但若要在無法立刻更改國號下,進一步推動台灣獨立運動,這似乎是目前比較可行的解法,也是在國民黨日益萎縮,民進黨走向中間路線時,獨派可以開疆闢土的方式。否則再繼續這樣下去,不是換民進黨變成一黨獨大,獨派無力制衡,就是國民黨捲土重來,重新奪回政權,而無法完成未來由兩個本土政黨輪流執政的理想。時代力量犯了路線上的錯誤,目前看來難以繼續成長,獨派又困守於自己的意識形態與道德潔癖,無法有效形成另一股力量來參政,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事。

不過獨派如果會轉彎,他們就不是獨派了。倒是蔡英文政府在推動轉型正義時,也可以用切割中華民國與國民黨的方式,來破解黨國一體的詭辯之辭,在很多方面可能更能取得道德正當性。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怒人甲
  • 看了您的文章,覺得這個想法有可行性,維持現狀只是等死,也只是政治算計之一,統獨都只是政治籌碼,沒有人真的出來討論哪一種作法才有可行性,希望這種理性獨的討論能越來越多,不知道我們這一代有沒有機會看到。
  • abc
  • 劉仲敬寫的"民國紀事本末"
  • swing
  • 維持現狀就是版主說的維持中華民國這個保護殼的官方說法。個人覺得蔡英文目前在進行的就是類似版主的意圖,畢竟她自己就是借了民進黨的殼偷換掉內容的成功案例。
  • Steffen
  • 之前有篇文章提到所謂的維持現狀並不是中線一條...而是一個法理台獨與法理統一之間的區域,個人覺得非常之正確,因為2008~2016馬英九走的維持現狀路線就是趨近於法理統一的維持現狀...所以現在蔡英文政府可以如法炮製...藉著中華民國這個殼,把台灣推向只有法理獨立一步之遙的維持現狀,既然現在兩國之間的官方交往已經冷凍...不如就專心於內政事務...黨產之追討,內部傾中勢力之圍剿,教育之去中,憲政體系之去中...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 Ching-Chen Huang
  • 國民黨常常在選戰期間放話,說國民黨要是落選的話,中華民國就會亡國了云云,不講也就算了,講出來更讓人火大,中華民國搞到只剩現在的台澎金馬,還不就國民黨搞出來的,憑什麼認為中華民國只有國民黨才能執政?!
  • Steffen
  • 中華民國並非只剩台澎金馬...而是法理上只剩下金馬,這原因在於當年盟軍把台灣澎湖,越南北緯17度以北的受降委託給國民(黨)政府...是託管,並非就有主權...而馬英九最愛嘴的開羅宣言,並無當年與會領袖的簽字,事後也無任何政府去追認,自是廢紙一張....試想關於領土主權移交之文書豈可沒有政府的外交代表簽字??而日本於舊金山和約簽字時合約所載之內容僅提及放棄台澎主權,並未提及交還中國政府....之後等到在台北單獨簽合約時...因舊金山和約已聲明放棄,故台北合約時國民黨政府已經完全無法再要求台澎之主權(因日本已先一步放棄).....台澎主權自是未定
  • 上天已經在懲罰段宜康了
  • 段宜康雨天騎車「犁田」 胸部肋骨斷

    2017年10月月20日 下午 06:17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段宜康今天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發文表示,日前騎機車時,在雨天路口想減速,卻按下前輪剎車導致車禍,除皮肉傷,胸部肋骨也斷掉。「唯一的享受,是孩子的媽服侍我穿衣穿鞋和脫褲子。」

    段宜康下午在立法院院會施政總質詢時,左手臂上綁繃帶,引發關注。

    段宜康在質詢結束後表示,年過50又心有旁鶩,在雨天路口想減速卻按下前輪剎車的結果就是這樣。......

    以下是一些網友的感想:

    太可惜了,怎麼沒有撞到卡車

    有什麼好報的,他死了我也沒感覺,頂多少了個垃圾,對了,曲棍球吞了沒

    沒死?太可惜了!老天爺怎麼不把這個連曲棍球都不吞的收走。

    看到這則新聞真的可以讓我高興一個月,比中樂透還要開心

    天理昭彰,報應不爽

    老天開眼了.

    唉~可惜沒死!

    只撞斷肋骨?太遺憾了!下次記得務必要撞破頭蓋骨!!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好溫馨的新聞...好可惜沒被砂石車收走!!!

    早吞了曲棍球,就可以過這一劫了啦!

    老天有眼!垃圾應早日回收!

    閻羅王居然沒派小鬼領他到陰曹地府報到。

    社會亂源終於得到一點點教訓

    死了活該,最好死無葬身之地,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哈。

    挺同婚的報應

    千萬別死,讓段終身癱瘓就好!

    這不是天譴,什麼是天譴

    好可惜,怎沒輾過去

    因果吧。對待一生奉獻給國家且依法退職公務員,殘暴手段招致現世報,或有更甚者尚未發生吧。

    自從聽到這個新聞之後!整個人都清爽起來~(T▽T)~

    今天看到最開心的新聞。

    萬一摔死.記得送去垃圾焚化廠

  • foxclimber
  • 時代力量犯了路線上的錯誤,目前看來難以繼續成長

    假圖大對這個議題的看法是什麼?願聞其詳。
  • eera
  • 看到現在電視上還主要充斥北京話,可見還是由統派為主所操縱的媒體顯示出外省人不甘心被台灣人所統治,這讓本人想起一些故事:

    (1)

    沈春華在1998年12月還是中視主播之時轉播北高市長選舉開票時,因確認馬英九當選,在鏡頭前短暫喊了一聲「耶!」而被認為有失主播的客觀中立形象。(註:不知沈春華在2014與2016有無痛哭?!)

    在1999年921的前幾天,沈春華在中視新聞全球報導採訪移民到澳洲的前中視演員洪濤,沈春華以驚訝的語氣稱讚洪濤到澳洲才2個月就會說流利的英文,不過沈春華卻不質疑像洪濤之類的外省人來台灣,"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已經數十年,怎麼到現在都還不會說台語?

    直到2014年高雄81氣爆,沈春華才開始批評政府"重北輕南"!不過在2016年,沈春華只譴責洪素珠事件卻裝做沒看到黃安事件!

    外省人(例如:郝柏村)始終把台灣人當成日本皇民的後代,所以他們不屑台灣本土文化!統治者知道,要消滅一個民族,就要先消滅它的民族意識和民族自尊,消滅它的文化,所以以多爾袞為首的滿人統治集團下了剃髮令和易服令,要求漢人剃髮易服。「蔣介石流亡集團」明明是外來的中國難民,人數也不多,流亡到台灣居然不肯學台灣的主流本土語言,反而要佔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去學少數外省人的北京話,簡直是乞丐趕廟公!

    在秦始皇吞併六國之後,他只下令書同文,即文字都改使用小篆,但並沒強迫語言統一.1970年代中期黃俊雄布袋戲被禁,當時的新聞局長是錢復.1980年代初期政府推行全民要說國語(北京話)的運動,當時的新聞局長是宋楚瑜.那時政府推行全民要說國語(北京話)的運動,學生在校園之內被聽到說台語,則會被罰錢或被老師修理.記得當時抓說台語最兇的,有時是台籍學生以及台籍老師.

    在2012年3月某期的壹週刊,有討論知名的美女精神科醫師鄧惠文,順便有提到鄧惠文的老公是精神科醫師巫毓荃.巫毓荃念台中一中之時有個從國小國中到高中的生死至交盧銘詮.盧銘詮念員林國中之時,他的鄰居陳若望當他的班導師兼教數學,以下是根據盧銘詮所講述的一些往事:

    "...政府推行國語運動之時,員林國中的老師就以呂品這個外省獨眼老怪物最會懲罰學生說台語.以前員林國中還有教國文的兩位已婚的女老師劉綿和林竺陵(外號瘋婆子),都聽說跟道貌岸然的呂品有3P姦情!

    林竺陵還兼差教公民與道德,有次有學生質疑那群老國代和老立委在開會都要掛尿袋,為什麼不選出全新的民意代表?林竺陵氣得當眾先打那名學生一巴掌,然後說"他們代表中華民國的法統,不能輕易更換!"

    記得布袋戲大師黃俊雄曾經說過,他在1945年終戰之後,曾經考上虎尾中學,後來在學校看到盡是從軍中退伍者充當老師,他覺得很沒意思,念不到兩個月就休學,繼承布袋戲的家業.黃俊雄在1947年228之前看到校園如此現象,就預言台灣會有大亂!呂品等人也是從軍中退伍,然後被安排到員林實驗中學念書3個月,就可以出來教書.退休之後領優渥的18趴.

    盧銘詮的鄰居老師陳若望台北工專畢業之後,先是到日本琉球的美軍基地從事土木工程的工作,後來回台灣適逢蔣介石實行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陳若望遂轉行改當國中教師,他起初還都教數學,物理,化學,以及生物等等.聽盧銘詮說,陳若望雖只有專科學歷,但是他在課堂上跩得好像是哈佛博士.

    盧銘詮還說,陳若望在課堂上經常炫耀他當年在日本工作的時光,並公然向學生顯示出他對日本文化的嚮往(註:那時還是蔣家父子統治台灣的戒嚴時期,陳若望簡直像個漢奸!).陳若望雖然是台灣人,但是在那段政府推行國語運動的期間,他抓學生說台語的嚴格程度不輸給那些外省籍的老師!..."

    台灣人覺得外省人只佔10%,怎麼要強迫其他絕大多數人說外省話?再加上台灣人一聽到北京話,就會想起在228之時外省人無差別屠殺台灣人的共同族群印痕記憶!雖然李登輝在1988年變成第一位台灣人總統,但是在李登輝統治初期,,連時任宜蘭縣長的游錫堃也抱怨,說他兒子念國中在學校說台語,也被老師修理!

    後來李登輝推動一連串本土化運動,但是絕大多數外省人依舊還是不願學台語(例如綜藝界的大姐大張小燕以及軍方老二郝柏村等人),就如同郝柏村的心目之中,台灣人只不過是日本皇民化的走狗後代,所以外省人不屑學台語.


    (2)

    在2000年前後,TVBS有個知名記者郭宏章,郭宏章的父親是彰化縣員林市的大地主,郭宏章的叔叔是前立委郭林勇(出身律師,在2000年以後由藍轉綠.),郭宏章以前念彰化縣員林市的僑信國小與員林國中之時,有個一直同班的同學盧銘詮.郭宏章曾經告訴他的友人一個盧銘詮曾經告訴他的故事.盧銘詮說:

    "...在1978年12月,美國總統卡特突然決定跟中華民國斷交,當時全國軍民同胞悲憤不已(註:卡特跟大陸建交之時,還被迫簽訂美國國會所通過的台灣關係法,這是美國的國內法.),我的國小老師邢靜川每天都在罵卡特!刑靜川每天幾乎只教書法,他認為寫毛筆字最重要是筆畫要全黑(即不可筆切),不過有次邢靜川有次在一張白紙上用毛筆寫上"美國總統卡特"(每個字跡都有筆切),把這張紙貼在一隻野狗身上,然後當著全班同學面前,把這隻野狗從二樓丟下去!幸好這隻野狗命大,摔在地上之後,只痛得哀嚎幾聲就逃之夭夭..."(註:字體之筆畫沒有全黑,也就是台語所說的毛筆"筆切".)

    在1980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之後,邢靜川幾乎在教寫書法之時,都要寫上"台獨有毒"這四個字!他還說過:"台灣竟存在這群忘祖數典的混蛋,真是可惡!不過要是蔣經國把總統之位讓給你們台灣人,謝東閔與林洋港以及李登輝有能力接受嗎......

    記得布袋戲大師黃俊雄曾經說過,他在1945年終戰之後,曾經考上虎尾中學,後來在學校看到盡是從軍中退伍者充當老師,他覺得很沒意思,念不到兩個月就休學,繼承布袋戲的家業.黃俊雄在1947年228之前看到校園如此現象,就預言台灣會有大亂!邢靜川等人也是從軍中退伍,然後被安排到員林實驗中學念書3個月,就可以出來教書.退休之後領優渥的18趴.

    陳水扁在2000年因藍軍分裂而首次黨選總統,造成第一次政黨輪替.邢靜川看到陳水扁確定當選的剎那,因為受不了外省人要繼續被台灣人統治,突然中風倒地,七孔流血不止!邢靜川的子女怕老爸的病情惡化,不送到較近的彰化基督教醫院(親綠的),而改送到較遠的台中榮總(深藍的),邢靜川因此躺在病床上好幾年,形同變成植物人.

    直到2008年第二次政黨輪替,當邢靜川的子女在他耳邊訴說此事,邢靜川才逐漸甦醒,並可回家做復健!沒想到在2010年8月,民進黨聲勢大漲 ,國民黨可能五都全輸(當時桃園還沒升格),邢靜川不知道在11月底的選前會有一顆子彈,他憂慮到二度中風而撒手人寰!......

    由此看來,倘使邢靜川在2010年二度中風能僥倖被救活,但是當他看到國民黨在2014或2016的選舉結果,他會再度中風且任何名醫也對此束手無策,他必定要去見蔣家父子!

    知名的美學大師蔣勳出身眷村,他原本有寫日記的習慣,不過當2000年陳水扁當選,他氣到不寫日記並且身體開始得到一些疾病,等到2008年馬英九當選,蔣勳才恢復寫日記而且感到身體有些好轉.

    邢靜川在2010年9月逝世之時,只享壽近80歲.曾經受到刑靜川詛咒的前美國總統卡特在2015年因為癌細胞蔓延到腦部,但他起碼比邢靜川多活好幾年!2015年12月6日,卡特發表聲明說,醫生在他做完最近一次腦部核磁共振成像掃描後,發現他大腦中的癌細胞已經消失。2016年3月7日美國前總統夫人南西雷根過世,91歲的卡特還可致上哀悼文......."


    (3)

    2016年8月18新聞:前主播楊珮夫唱婦隨,婚後隨老公從事體育用品事業,自創品牌潮包Hozho銷售到歐美多國,小倆口長年在中國東莞發展,經營運動用品「潮包」Hozho.2016年7月,她返台籌設分公司,拓展全球潮包業務。夫妻倆在屏東市打造一間有著濃濃中國風的辦公室,室內擺放2人長年蒐藏傢俱。

    在2006年9月紅衫軍在台北抗議陳水扁政府之時,楊珮也跟老公一起北上聲援紅衫軍的倒扁行動(可能為了公司的大陸市場).在2008年,張小燕與張清芳等(統派)藝人參與反民進黨的遊行,不過在2016年1月黃安誣指周子瑜等(年輕)藝人是台獨份子的事件,卻不見張小燕之輩的演藝界大老在節目上幫她說情或發動示威聲援,這些人只敢痛罵洪素珠!
  • eera
  • 以前老三台時代,都要台灣人反共抗俄,但如今這些由老三台出身的主播,例如:原台視的盧秀芳,原中視的熊旅揚,以及原華視的莊開文等人,他們在主持介紹大陸的節目之時,似乎在為匪宣傳,向台灣人灌輸統一理念.

    以前李四端在國民黨執政時代在台視之時,每逢雙十節就擺出大陣仗,讓台視10幾位主播一同播報晚間新聞.而自從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李四端在華視播報晚間新聞之時,就以不涉及政治為藉口,讓前幾條新聞都是社會新聞.

    2017年10月26日新聞: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蔡易餘爆料稱國安單位掌握台灣人士擔任中共官職、黨職、軍職19人,照規定應該被台灣除籍,但陸委會至今只有取消盧麗安夫妻的戶籍。

    吳小莉曾任華視記者、主播,她在1993年轉戰香港鳳凰衛視。1998年中國兩會期間,吳小莉因獲得時任中國總理朱鎔基點名發問,從此奠定「鳳凰首席女主播」地位。2007年她以「香港居民」身分當選廣東省政協委員,但由於具台灣籍,陸委會認為她恐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開罰50萬元台幣(註:吳小莉目前應該不像盧麗安夫妻一樣被取消台灣的戶籍)。

    以前老三台(蔣家威權統治)時代很注重主播的身家背景,華視當時還是國防部所管轄的.吳小莉在2001年和校園歌手、現為香港博華集團董事周秉鈞結婚.周秉鈞在1980年代是電視節目大學城歌手,該節目由救國團所製作,在那個反共的年代,周秉鈞也要經過國民黨嚴厲的身家調查,才可上老三台的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