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這種防禦工事的出現,其實也是反應了農業帝國與遊牧帝國在戰略思想上的不同,而且這種不同一樣肇因於兩者的生活方式廻異。農業帝國的生產力來自於土地,土地不能移動,所以農民也定著於土地上,遊牧帝國雖然也極度依賴草原,但主要的生產工具是可以移動的牲口,為了尋找更肥美的草原,遊牧民族是可以四處遷移的。這在軍事上的意義就是,農業帝國無法移動,長期經營同一個地區,並形成固定的權力中心,也就是皇帝所在的首都,為了保衛這個不可移動的權力中心,就出現了各種不得不防守的戰略要地。就好的一面來說,這些戰略要地往往經過多年建設,形成易守難攻的關隘險地,但就壞的一面來說,這些不得不防守的戰略要地,也讓農業帝國在面對外敵時,常常陷入被動與守勢,一旦遭突破就會讓敵人長驅直入。

遊牧帝國因為四處遷移,發展出來的權力中心也一樣建立在馬背上,如蒙古帝國的王庭就可以視需要而移動,很少固定於一處,即使在蒙古帝國中後期,因統治的需求而興建都城時,仍然是以「移動路線上的據點」這種觀念進行的,大汗常會因季節或政治上的需求,移動到不同的都城。遊牧帝國這樣的特性讓他們很少採取防禦戰術,多採攻擊戰術,一方面無險可守,另一方面也是沒有一定要防守的地點,一旦戰事不順,包括部隊、牧民、牲口、王庭可以全部撤往大草原的更深處,甚至進入沙漠之中,以躲避追擊。往好的一面來說,這樣的特性讓遊牧帝國的部隊往往能掌握戰場的主動性,徹底執行「攻擊就是最佳的防守」,但就壞的一面來說,因為缺少戰略要地與堅固工事,遊牧帝國的部隊相對來說比較不耐打持久戰,而且萬一戰事不順,能採取的唯一戰術就是退往草原的更深處躲藏,甚至進一步逃入沙漠、高山等天險之中。

農業帝國與遊牧帝國這種生活方式不同所造成的戰略思想上的差異,還反映在兩者部隊中的很多不同層面。如農業帝國以步兵為主,騎兵為輔,因為一來農業社會馬匹較為珍貴,而步兵也較適合守城,遊牧帝國則以騎兵為主,步兵為輔,高度注重機動力,甚至配屬的步兵只是用來操作重型武器。農業帝國的軍事組織與階級常常反應其地方從屬關係,遊牧帝國的軍事組織與階級則與其平日一起生產打獵的血緣親族之間有直接的關係。農業帝國的軍事組織往往與民政系統分開,以避免形成尾大不掉的地方軍閥,但遊牧民族的軍事組織往往與其民政系統就是一體兩面,高度結合在一起,以利整個遊牧帝國移動時,也能有效管理。再加上遊牧帝國的王庭又可四處移動,甚至跟隨部隊前進,這讓遊牧帝國部隊的指揮效率非常高,很多時候王庭都在距離前線不遠的地方直接指揮作戰,其機動靈活不是農業帝國的部隊所能望其項背的。

因此我們可以概觀農業帝國與遊牧帝國部隊之間的差異。農業帝國重視防禦戰略要地,擁有堅強的城堡工事,部隊人數佔有優勢,且層層節制,但往往必需聽令於後方的權力中心,遊牧帝國則重視機動攻勢,部隊組織軍民一體,指揮中樞與前線部隊的距離並不遠,但調度靈活,部隊人數通常較少,且通常無險可守。所以興建長城其實是仔細思考了彼此的差異後,善用己方農業帝國的優勢試圖抵消遊牧帝國長處的戰略,在多數時候是有效的,但問題在於,長城是一種防禦戰術,只能治標而無法治本,也就是無法一舉根除北方邊患,當遊牧帝國興起後,長期維持邊防的龐大支出就成為了國家越來越大的財政壓力。而且整個長城防線如此綿長,總會出現一、兩處弱點,遊牧帝國在多次不斷起兵進犯以後,總會慢慢找到防衛較為薄弱之處。一旦長城防線遭到突破,以機動力見長的遊牧帝國部隊就能很快撕毀整道防線造成重大的破壞。

所以從今日來看,長城只能當成一時的防禦戰術,不應該成為解決邊患的國家戰略,在利用長城來抵擋遊牧帝國的攻擊時,也應該一併思考如何以政治、經濟或軍事的方式來解決邊患。無奈的是這往往需要長遠的戰略規劃,而當一個國家或社會已經沉溺於安樂,覺得長城可保永久平安時,就已經注定了敗亡的命運。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a
  • 也許是我的無知偏見,若有錯誤還請格主或網友們糾正:

    游牧民族,不就是較(農耕民族)落後的蠻夷嗎?沒有人口密集的大城,沒有發達的商業、教育、科技、藝術,有些游牧民族甚至連文字都沒有(沒有文字的話,《孫子兵法》或《天體運行論》都無法散佈、流傳了),遜斃了~

    感覺上,當今世界上,比較厲害的民族,能出諾貝爾獎、菲爾茲獎、奧斯卡金像獎、本因坊什麼的民族,古時都是農耕民族出身,至於游牧民族,不就盡出些石油暴發戶、伊斯蘭國什麼的嗎?
  • 訪客
  • 嘴吃的是胡瓜 耳聽的是胡琴 佛教的傳播 靠胡說八道 穿著胡服騎射 滅秦者胡 弄個長城 關起門來做皇帝
  • 訪客
  • 長城分內外,這樣說起來長城之外,自古就非屬中國,對吧!!!!!所以日本才敢於此建立滿州國的理由.若非張學良易幟,東北現在有可能是一個國家
  • utility529
  • 太妙了,讀至文末,沒有人發現在寫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