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是說中華民國十八年十二月十八的那一天,中國的「順天時報」國內新聞版的重點新聞,是蔣介石控制的中央政府正在聲討叛服無常的將領唐生智。當時的時空背景是蔣介石與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這幾個地方軍閥結盟,成功擊敗從中華民國建立以後,就掌握一直中央政府的北洋軍閥,把國旗從五色旗改成了青天白日旗,並開始宣稱中華民國是國民黨所建立的。但是中國其實並沒有因為這樣而進入台灣歷史課本所宣稱的「黃金建設十年」中,因為這幾個表面上都說「有黨無我」的國民黨天王們,其實私底下是勾心鬥角,蔣介石想要弄掉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而這些人則一邊醞釀「換蔣」,一邊還互鬥。當時的中國讀者若覺得看國民黨內鬥很煩,翻到下一頁,就會在國外新聞版看到日本前總理若槻禮次郞在參加倫敦海軍會議之前,先受邀訪問美國,就裁軍問題與美國協商。雖然倫敦海軍會議是限制各國軍備競爭的裁軍會議,但是大家都知道,已逐漸在亞洲展露霸權野心的日本,是整場會議的重點,當時尚未成為世界霸主的美國,已察覺在西太平洋的海洋利益受到嚴重挑戰,因此在日本代表團前往倫敦之前,邀請日本代表團先訪問美國,就裁軍問題探探日本的底線。

中華民國十八年十二月十八日這一天的報紙,在今日看來真是似曾相識,特別是這份「順天時報」其實是日資控制的親日媒體,過去北京舊稱順天府,「順天時報」的發行地點就是北京與大半個華北地區。當時日本圖謀中國的東北、華北地區已久,與今天意圖併吞台灣的中國一樣,日本人也在當時全力扶植親日媒體來為其宣傳。那時有一批親日的中國媒體人、中國政客、中國商人,形成了一股龐大的勢力。當時的「兩岸同屬一中、經濟合作互利」是叫作「中日親善、經濟提攜」,鼓吹東北、華北脫離蔣介石所把持的南京中央政府,走向親日自治。說實話,這樣的宣傳其實還蠻有吸引力的,因為看著幾無寧日的內戰,國民黨內部的明爭暗鬥,動輒兵戒相見,還不如投向進步又繁榮的日本。「順天時報」常常報導一些日本文明又進步的新聞,對中國的政治內鬥感到厭煩,同時也不斷鼓吹隨著日本崛起,中國絕對不能忽略日本的存在,中國不能鎖國等論調。而最有趣的是,當時的中國人也發起過抵制「順天時報」的運動,痛斥「順天時報」親日賣國的惡行,這讓「順天時報」受到很大的打擊,最後不得不在一九三○年三月宣布結束發行。

中華民國十八年十二月十八日這一天,離「順天時報」最後結束發行只剩不到四個月,而「順天時報」的讀者們可能也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因為也自稱忠貞國民黨員的唐生智,正打算聯合軍閥石友三及其他地方派系軍閥,一起反叛蔣介石為首的黨中央,並約定共推閻錫山來「換蔣」。唐生智等軍閥自稱是「護黨救國軍」,通電反蔣,但是這些地方派系軍閥本就互相猜疑,唐生智自己也有心大位,在唐生智公開反蔣以後,蔣介石的黨中央開始威嚇利誘這些地方派系軍閥,讓這些地方派系軍閥紛紛否認曾參與唐生智的「護黨救國軍」,眼看唐生智孤掌難鳴,連早就已經說好等唐生智發難,再來演黃袍加身的山西王閻錫山,也轉而「服從黨中央領導」,出兵進攻唐生智。這也才會有這一天「因避晉軍之攻擊,唐軍棄鄭退許昌」的新聞標題。而當時「換蔣」風潮正烈,西北軍的馮玉祥也早與蔣介石惡鬥中,所以旁邊的新聞是「中央第一步計畫,先一舉擊破唐軍,克豫後續討西北」的標題。但是這樣的國民黨忠貞黨員大亂鬥,其實只是先聲,因為隨著蔣介石的民意支持度持續探底,「換蔣」聲浪越演越烈,這些鬥來鬥去的國民黨忠貞黨員最後發現,不團結起來,是絕對無法鬥倒蔣介石的,於是他們終於喬好條件,組成了反蔣集團,在幾個月後掀起了中國內戰史上最血腥的「中原大戰」,上百萬平民死於戰火,千萬人流離失所,戰區綿延數省,比今天的敘利亞還慘。

中華民國十八年十二月十八日這一天,更沒有人知道人類史上最大的浩劫已經悄悄埋下引線,因為眼看各國代表團都將出席倫敦海軍會議,裁軍協議有望,各方評論也都認為美國與日本在經濟與各種事務上互相需要,絕對不會因為小衝突而全面開戰,美國對日本的態度友好,雙方「鬥而不破」。「順天時報」在報導日本代表團抵達美國並與美國總統會面的新聞時,還作了一個配稿是「抵華盛頓站時各方之歡迎」,其陣仗規格不比今日習近平訪美時差。當時美國雖然已經知道日本將會是未來的敵手,並且在海軍的未來二十年造艦計畫將日本列為太平洋上的頭號假想敵,但是要到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的那個禮拜天早晨,才會發現自己準備的遠遠不夠。美國東岸比夏威夷的時間早了五個小時,當珍珠港的士兵還在睡覺,太平洋上的日軍航母艦隊正忙著裝彈準備起飛攻擊時,美國總統羅斯福則同時在白宮召見當時的中國駐美大使胡適,告訴他本來美日快要喬好了,但是在最後一刻還是談不攏,戰爭就要開始了。胡適才離開白宮,說不定還沒回到大使館,在夏威夷的珍珠港就被炸了,幾年後美國在日本投下了兩顆原子彈,才結束了這場戰爭。
2

中華民國十八年十二月十八日這一天,在歷史上無足輕重,是很平凡的一天。當天的電影廣告說來福戲院要上映離奇偵探、驚悚武俠、絕妙機關的國產大片「就是我」,而在生活版則刊出了尋常街市的照片,說年關將至,路上的行人都急急忙忙。社論則是「須善為收拾時局,所望於蔣閻兩司令者」,分析了為什麼唐生智主導的「換蔣」計畫不成功,更期望國民黨不要再內鬥,和平能早日到來,真正為建設國家盡一分心力。雖然這份八十幾年前的社論在今日看來無疑是對牛彈琴,但是其實可以從字裡行間讀到主筆對於時局的殷殷期昐,可惜最後他一定是失望了。河南、河北是中原大戰的重災區之一,那張照片中正趕買年貨的人,不知道有幾個能熬過中原大戰、中日十五年戰爭、國共內戰、三反五反加文化大革命。他們在中華民國十八年十二月十八日這一天不知道會不會想到,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會讓他們如此失望,這很有可能是他們最後一個可以平安渡過的春節。如果當時他們已經預見了自己的未來,不知道會不會也喊出「國民黨不倒,中國不會好」的口號,反抗那些親日賣中的媒體人、政客與紅頂商人,為自己的未來找出路,還是他們會繼續執迷不悟,放任國民黨的惡行與內鬥,未來的悲慘命運一樣都無法改變。

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