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目前台灣人到底有多少是平埔族的後裔,一直是個爭論不休的話題,除了相關的統計史料很少這個原因外,還因為這個敏感的話題已經變的很政治化,更難以讓各方心平氣和的討論。不過是這樣,關於台灣人口的統計,統治台灣的荷蘭人與日本人都有比較詳盡的調查記錄,甚至準確到個位數,但是中國人統治台灣的清領時期,就完全沒有任何可信的統計資料,只能靠一些當時著作中提到的大略人口情況,來進行粗略的推估,因此誤差可能極大。偏偏清領時期又長達二百多年,這一大片空白斷層,要等到日本人接收台灣,進入日治時期,才又有了大規模的人口普查。所以不論你贊同或反對「多數台灣人擁有平埔族基因」這個說法,目前雙方的論點都只是推測,雖然現在已拜遺傳醫學研究突飛猛進之賜,而有了更多的證據,但是仍然無法一錘定音,可以說誰也無法說服誰。這一篇文章依然只是個人的推斷,並希望將兩方說法並陳,由讀者自己去判斷那一邊說的比較有道理。

許多支持「多數台灣人擁有平埔族基因」這個論點的文章,會說荷據時期台灣最少有三、四十萬平埔人,但是反對方會提出一項很重要的證據來反駁,那就是荷蘭人當時曾經統計過自己治下有多少平埔族人口。六次的調查中,以一六五○年的 68567 人為最多,其後因為荷蘭東印度公司削減在台灣的荷蘭駐軍人數等種種原因,使其控制的區域縮小,因此統計的人數反而下降。此外,反對者還認為這個統計數字包含山地原住民,若將山地番社的人口扣去,即使在統計人數最多的一六五○年,平埔族的人數也只有 46000 人左右,這才是真正的數字。由於當時只有四萬六千多人的平埔族人,人數實在太少,實在不成比例,因此「多數台灣人擁有平埔族基因」的論點當然不成立。但是有趣的是,這個反方論點其實有一個很大、很大、很大的漏洞,那就是「人數太少,不成比例」是跟誰比?也許一般讀者會想,四萬六千人與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相比,真的只是少數啊,只是問題是能把一六五○年的情況跟二○一五年相比嗎?在一六五○年的時候,台灣的總人口有二千三百萬人嗎?用膝蓋想就知道當然是沒有。

那一六五○年的台灣總人口有多少?荷蘭人長駐在台灣的人數,大約只有1200人至1500人左右,就以目前文獻中找得到最多的記錄2000人為計算標準好了。而漢人在荷據初期可能不到一萬人,這一直要到一六四六年,荷蘭人開始以減稅為優惠手段吸引漢人墾民後,到一六六○年時,人口數才逐漸上升到 25000人至 30000人,就以荷據時期最高峰的三萬人來計算好了。至於剩下的日本人、朝鮮人、東南亞等各國來的移民,都是少數,在此通算 1000人。那當時台灣非平埔族或高山族的總人口,以最寬鬆的標準來看,大約是 33000 人。你有沒有發現,就算以最嚴荷的標準來計算平埔族人口,以最寬鬆的方式來計算荷蘭人、漢人人口,當時平埔族的人數還是比荷蘭人、漢人加起來還要多上很多。綜合以上的資料,若不計入當時高山族的人口,就以平原區的總人口數是 79000人,平埔族佔人口構成比例的58%,若計入高山族,則包含平埔族與高山族的原住民佔總人口比例高達67%。

所以單以人口數來看,不會覺得當時的平埔族人口多,這是現代人以現代的背景知識背景去讀史料時,常犯的常見錯誤。只要把「數字」換成「比例」,你就會知道當時平埔族人佔台灣總人口的大多數,而且這還是嚴苛計算平埔族人,寬鬆計算荷蘭人與漢人移民的結果,荷蘭人在一六五○年最盛時,雖然已有能力大致以軍事力量大致掌握全島,但是對台灣中北部的控制仍然薄弱,許多地方仍被荷蘭人視為狀態不明。同時在一六五○年時,漢人移民絕對不到三萬人,平日長駐在台灣的荷蘭人也很少達到二千人,真實平埔族人佔當時台灣總人口的比例絕對只會更高,不會更低。若不受外力干擾,發展到今天,那今日台灣的人口中,有平埔族血統的人應該也會極高,但是這就是接下來要講的另一個爭議,也就是其後台灣人口成長的問題。為什麼這會是爭議,因為在鄭成功擊敗荷蘭人佔領台灣以後,以及接下來長達二百多年的清領時期,中國人都完全沒有作過什麼詳細的大規模人口調查,也因此等到一八九五年日本人接收台灣以後,第一次臨時人口普查時,就出現了一個很詭異又無法解釋的數字。

一八九五年日本人接收台灣時,調查的台灣全島人口數約三百萬左右,而登記為熟番,也就是平埔族的人,卻一樣只有四萬六千多人,竟然與二四五年前幾乎沒一模一樣,於是反對方就推斷,平埔族的人口沒有成長,新增的全部都是漢人移民,或漢人移民的後代,因此「多數台灣人擁有平埔族基因」不成立,日本人的普查記錄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老實說,這樣的推論,實在太過武斷了:第一,人口當然會自然成長,除了有大屠殺的證據或大規模的天災人禍,不然人口數出現停滯不前,一定有其原因。第二,鄭成功的確帶來了漢人部隊與家眷,在後來中國沿海出現大飢荒時,鄭氏王朝也鼓勵其控制區內的災民渡海來台開墾,其總數目大概在數萬之間,但是可別忘了,清朝在擊敗鄭氏王朝後,也曾大規模的將鄭氏王朝的大小官員及其家眷、部隊,地方富有士紳,全部強制遷回中國,以便就近監視,數量亦有數萬之多。第三,清朝與鄭氏王朝對峙時,厲行海禁,不准一般民眾隨意出海,情況之嚴重,至使台灣島內,女子極度缺乏,甚至已成國安問題,在拙作「男多女少的國家安全問題」裡,就有講到這方面的情況,因此在鄭氏王朝領台時期,大規模的漢人移民是不存在的。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清政府在擊敗鄭氏王朝以後,對於經營台灣的政策是「極度防範」,極力避免再出現叛亂,除了將鄭氏舊部遷回中國,更以「渡海三禁」的政策來控制人口,渡海除了要有許可證以外,還不能攜帶女眷,其目的當然就是要控制人口的成長,避免漢人移民在台灣落地生根。其間雖然也不是沒有偷渡等情事,或在禁令較為鬆馳時大家便宜行事,但是大體來說,清政府的管制政策是有效的,這也是為什麼中國沿海過去一直有溺死女嬰的可怕陋習,但台灣在清領時期的前、中期卻沒有這樣的情況,要一直到一八七五年,渡海三禁廢除後,台灣的社會才開始出現這樣的問題,原因十分簡單,在禁海三禁仍然存在時,台灣的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女人可是奇貨可居,女嬰當然十分珍貴。這在拙作「清領時期的對台政策」裡,亦有相關討論。而渡海三禁解除時的一八七五年,離中國將台灣割讓給日本的一八九五年,只有二十年了。

連橫的台灣通史記載,台灣在鄭氏王朝覆滅時,總人口已接近二十萬人,假如不以人廢言,連橫的估計值沒有太離譜,那清領時期二百多年來,台灣人的人口總共成長了近二百八十萬,這二百八十萬當然不全是移民而來,因為我們已經知道渡海三禁嚴格的限制漢人移民台灣,就算成功來台,也禁止攜帶女眷。在禁令廢除後至台灣割讓給日本只有二十年,這二十年間亦未見百萬人大規模移民台灣的歷史記載,因此若我們推測,有數十萬人在禁令廢除後,渡海到台灣,剩下的是原本人口的自然成長,是較合邏輯的。那若是人口的自然成長,則在過去佔有台灣人口比例多數的平埔族人口,肯定也會隨人口自然成長而增多。過去在一六五○年最少佔台灣總人口比例達 58%的平埔族,怎麼會在一八九五年的人口普查中只剩下1.5%呢?除了鄭氏軍隊在征伐中部的平埔族時,曾經出現過滅村屠殺記錄外,我們不曾在史料上看過針對平埔族的全島式的瘋狂大屠殺,清領時期二百多年也沒有出現過。所以如果你要說服我,在一八九五年的人口普查中,真的只有四萬六千多人是平埔族人,剩下的全是漢人移民,那必需要在下列幾個情況齊備下才會發生:

《1》平埔族人天生有缺陷,人口不會自然成長。

《2》渡海三禁根本沒有效用,大批漢人移民無視政府禁令,不斷攜家帶眷移民台灣,或在渡海三禁解除後的二十年間,有超過兩百萬漢人移民到台灣。

《3》即使在男女比例嚴重失衡下,在台灣的大量單身漢人男子仍然沒有與平埔族女子頻繁通婚。

主張「日治時期一八九五年人口普查時,登記為平埔族人只有四萬六千多人,平埔族人口經過二百多年,完全沒有隨著台灣島內人口的自然成長而增加,因此多數台灣人並未帶有平埔族血統」的人,必需要證明上述三點都同時成立,才能站的住腳。但是主張「多數台灣人擁有平埔族基因」則不然,因為在近代避孕用品發明普及之前,若沒有大規模的疫病或戰爭屠殺,人口是一定會自然成長的,這是自然規律,根本不用證明。清政府在擊敗鄭氏王朝前,厲從海禁,在進入清領時期以後,渡海三禁也真實存在,渡海移民來台灣很困難,史書多有記載,這也不必再次證明。古代的木造船隻噸量極小,船隻可以載運的移民不過上百人,渡海亦是風險很大事,故有「十去六死三留一回頭」的俗諺,不可能在短短二十年間內擁入大量百萬移民,而史書一無記載。同時渡海三禁也同時造成台灣男女比例長期失衡,單身漢人男子會不會與當地人通婚,只要看潰逃來台的中華民國部隊,大量單身男性軍士與台籍女子通婚,就知道答案是什麼,其理甚明,亦不必多加證明,「有唐山公無唐山嬤」的俗諺亦已流傳百年。

而且有太多戶口的實例證明,平埔族人為了避免被漢人政府歧視,選擇漢化,平埔族女子在與單身漢人男子通婚後,也會融入漢人社會。這才能解釋平埔族人在這兩百多年間,人口比例從 58%下降到1.5%。這也代表台灣社會中帶有平埔族血源的人數,可能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雖然這也只是推論,但是感覺比較合邏輯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