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談論中東問題,原因很簡單,因為沒有什麼令人意外的發展。在之前「賓拉登之死與新時代的來臨」一文中的幾個預測都沒有猜錯,在賓拉登死後一年多以來,並沒有發生針對歐美國家的大型報復性恐怖攻擊,但是阿拉伯之春卻讓一些比較激進的穆斯林派系參與或掌握當地政權。其中最有指標性意義的埃及,目前正因為新憲擴權一事鬧的不可開交。原本長期被視為激進派系的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在阿拉伯之春中推翻過去埃及的獨裁者,並逐步取得埃及的政權,新的埃及總統就是由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扶持上台的,新的擴權法案實際上就是要鞏固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永久執政地位。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中最激進的哈瑪斯,原本就控制了由以色列進入埃及的加薩走廊,在獲得埃及新政府的支持以後,更有資源與以色列周旋。最近哈瑪斯與以色列的衝突,是這一波情勢動盪下的必然結果,以色列為了這次小衝突調集大軍屯駐邊界,不惜以武力奪回以色列過去自己放棄的加薩走廊,其關鍵原因也是看到了周遭情勢的改變,而選擇以武力威嚇來作出反應。

不過就目前的情勢看來,以色列似乎也不用太擔心,因為相較於對以色列的「國仇」,中東回教地區各派系之間的「家恨」似乎更為嚴重,什葉派與遜尼派之間的千年恩怨,在這個地區過去的微妙秩序被打破後,衝突恐怕會變的更加的白熱化。對以色列而言,阿拉伯之春讓比較激進的穆斯林團體進入政府體制不一定是壞事,一方面進入政府體制的團體通常為了繼續享有執政的利益,往往會變的比較保守穩健,另一方面,這些團體恐怕會先著眼於處理內部的「家恨」,而不是對外的「國仇」。而且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在於,中東地區的重要性正在慢慢的消退中。美國在冷戰結束後,急於處理中東問題,其實是要彌補過去美國在伊朗所犯的嚴重失誤,原本是美國親密盟友的巴勒維王朝被推翻,讓美國在中東失去一個重要的戰略據點(註一)。當時賓拉登也還沒有冒出頭,美國就為了伊拉克出兵科威特的問題而發動了第一次波灣戰爭。而賓拉登的出現,讓美國順勢攻打阿富汗並發動第二次波灣戰爭,全面推翻海珊政權。雖然很多人認為美國是在中東留下了一個爛攤子,但是我們說過很多次,一個糟亂的伊拉克局面對美國而言不一定是壞事。

雙面受敵且急於發展核武器自保的伊朗,其實就是這整個局勢的最好註解。就如同北韓一樣,當南韓與北韓最大的靠山中國走的越來越近時,北韓就選擇發展核武器來自保。如果把伊朗發展核武器看成是這個區域的局勢正在惡化,那就大錯特錯了,相反的這代表的是過去孤立於世界體系外的國家,正因為局勢的轉變而變的更孤立,因為他們以往的盟友正一一的消失,最後他們只能選擇與核武器來當盟友。當中東以往的局勢已經被完全打破,未來恐怕很難像過去一樣發生大規模的戰爭。當然宗派的惡鬥、小規模的衝突、汽車炸彈的恐嚇、與發展核武的勒索叫囂還是會繼續不斷出現,但是要報「國仇」已難,要算「家恨」反而會比較容易。再加上歐美各國陸續發現新油田、科技的發展讓過去無法開採的油砂現在也能榨出油來、替代能源的不斷出現、油電車開始滿街跑。這個世界完全依賴中東產油國的過去將會逐漸成為歷史。可以預見未來中東地區將會淡出世界舞台好一陣子,如果沒有很重大的意外發生,未來的衝突熱點當然就是在西太平洋了。

西太平洋有幾個重要的矛盾在未來二、三十年內一定會攤牌,這包括中國自以為要崛起,日本想要變成正常國家,南韓想要解決北韓問題,台灣想要獨立,美國想要繼續在這個區域當霸主,東協諸國不想再當小跟班,俄羅斯想要重返西太平洋。之前釣魚台與南海的主權齟齬只是暖場的小序曲,真正的大規模衝突還沒有正式登場。

註一:其實伊朗應該算是中亞國家,但是伊朗、伊拉克與阿拉伯國家的問題實在密不可分,因此很難分開討論,請學者通人不必深究這個地理分界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禁止留言
  • 訪客
  • 謝謝文章, 關於最後西太平洋成為關鍵,請問樓主對於台灣該如何因應這種國際情勢有什麼看法? 可以在寫一篇文詳述嘛?
  • Joseph
  • 最後一段有個地方不是很同意.....

    台灣想要獨立???有嗎? 看起來大部分台灣人比較想當中國的小跟班吧?!XD
    國共共治台灣不是已經成定局了嗎?黎佬不就是看穿這一點才離開的嗎?
    還是誰有辦法打破這個宿命?我看不出來耶!

    不是在唱衰或悲觀,而是覺得台灣最壞的狀況還沒有到,台灣的體制被改得已經完全無法動彈,任何體制內推動的改革都沒辦法真正解決問題(扁政府其實要負很大的責任),所以要等到爛到不能再爛了,才可能從體制外進行。

  • NICK
  • 這劇情讓我想到剛彈00....
  • 骨灰級命理師磨子
  • 台灣大多數人想要當中國的小跟班?

    並沒有吧,若是台灣大多數人想要當中國的小跟班,馬英九還需要這麼辛苦的鴨子滑水跟中國搞曖昧?蔡汪汪有需要這麼辛苦的把蘋果吃下來幫國共搞一言堂?
  • 阿順仔
  • 有一點我倒還蠻佩服美國政府的,就是美國宣傳機器的強大,讓全世界都相信它是正義的代表

    還有另一個就是強行把民主輸送到其他國家也不管適不適用,而造成了當地長久的混亂

    這就好像你要一個從小在馬背上長大的一位牧民突然改變交通工具改成汽車,或亦着是他叫你把馬換成交通工具那樣(你覺得美軍騎驢騎得過塔利班嗎??)

  • charles8250
  • 不能同意你更多。但就我觀察,台灣已經漸漸往中國傾斜,當然這跟中國對台手段以利誘之、以權懼之的手段愈加細膩,涵蓋面向之廣絕對有關係。台灣領導人相形之下宛如三國阿斗,胸無遠志而只求偏安一"嶼"。現在該擔心的是台灣會不會"回歸"而不是獨立了。而美國與中國最終勢必會有一戰,但未必是戰爭而是對決,包含經濟上、外交上、軍事上最終都會正面對決。然而中國與美國曾在建交公報上表示任何政權都不該在太平洋-世界上建立任何霸權,但就這兩國檯面下頻頻交手看來,想稱霸太平洋的恰恰正是這兩個大國。而三個臭皮匠聯合起來的東協近年來挾著其經濟勢力崛起也越來越希望能在東亞事務中取得更大的發言權。夾在中間的台灣,更應該以靈活的手腕應對,才不至於最終被邊緣化孤立後而被中國併入。
  • eee
  • 中國要絕起什麼? 中國人在過一百年除了當世界血汗工廠還能幹嘛?
    真的拿下台灣也不會改變這個事實 只不過把台灣人拖下去當血汗工廠而已
    難道中國人要設計手機電腦汽車品牌讓歐美人去當血汗工廠? 這個笑話我看連中國人自己都不信

  • RL
  • 我最怕的是美國打中國時會認為要是台灣當盟友,耗費的資源會比當敵人還要多。
  • Henry
  • 我不知道民主是不是普世通用,不過我敢肯定把民主強壓在野蠻的東方國家上,文明的西方和西方的追隨著(包括台灣)會更安全

    我不知道美國是不是正義的化身,不過假如靠武力脅迫伊朗,中國,辛巴威,蘇丹,敘利亞, 北韓能讓民主世界更穩定,犧牲少數成就多數,為什麼樓上有人認為不好? 難道妳認為伊朗北韓中國能把世界統治得更好?
  • grave
  • 換個角度想,先加入中國,等美國打過來時再投降似乎是個還不錯的選項。至少美國炸彈比較準,對一般老百姓而言似乎比較沒影響?
  • 訪客
  • 總統也深深覺得
    "要報「國仇」已難,要算「家恨」反而會比較容易。"
    一定要把他關到死
  • 渡邊昇
  • 其實馬總統未必是笨蛋,無能, 相反的他也許是聰明的壞蛋, 因為對中國來說, 一個分裂而弱化的台灣才更好併吞, 這樣才能實現他那位死在乾女兒家中的父親的終極統一夢
  • 訪客
  • 中國未來民主化?怎現在還會有人做這種夢呀
  • sophist4ever
  • 手動刪除連續洗版文章數則!

    ps:因為痞客邦的留言版顯示似乎出現問題,程式沒有順利偵測並攔截洗版留言。同時一併刪除三則回應的留言,在此致歉。並希望各位網友避免與這名洗版的Clinton先生有正面的言語衝突。

    By:lady6ug
  • 此外,從昨日開始,痞客邦的留言系統就有些問題,除了留言版的顯示常常錯誤以外,感覺上又開始吃掉一些留言,所以如果有些留言消失,又無刪除公告,那應該是系統的問題,暫時無法解決。抱歉!!

    sophist4ever 於 2012/12/06 08:05 回覆

  • charles8250
  • 這兩天埃及總統府被十萬名群眾包圍,只是這位總統倒也老神在在,最後會不會演變成內戰就慢慢看下去了。只是這位總統手段實在拙劣,單靠著穆斯林兄弟會撐腰,就膽敢大舉擴權到淩駕司法之上,這當然會激起人民反彈。像中國手段可就細膩多了,直接從思想下手,從小就灌輸愛國教育,長大後控制媒體網路,每個中國人從小到大看到聽到的都是祖國偉大論、崛起論,如此綿密廣大的控制群眾手段,實在是值得各個有心於獨裁專制的政府及軍政府多學習,最好還能派人到中國觀摩請益,保證一針見效。

    從阿拉伯之春以來,各個阿拉伯國家重則被推翻,輕則造成社會動盪,可見阿拉伯世界貪污腐敗專權已讓人民積怨已深。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馬政府真該掙開眼好好看看現在台灣已經凍到幾呎了,如再不加油點,人民吃不飽的問題將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 aaa
  • 中國想要和美國爭天下第一,自己內部也很多問題要解決。

    台灣和南韓,在人均gdp 7000左右,而開始實現民主政治

    現在中國也爬上5000左右,未來幾年如何,不敢想像
    由其貧富不均,窮人和富人們的仇恨,實在無法想像
  • 訪客
  • 版大,哈馬斯尚未加入「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只是該項議題仍在討論中。另外哈馬斯不算是巴勒斯坦中最激進的團體,仍有比其更激進的團體,詳情可以參考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針對巴勒斯坦ㄧ系列的研究報告。
  • 訪客
  • To #17

    哈瑪斯與巴解的恩怨是這樣的......

    在巴解還沒有進入體制,也就是以色列與巴解還是死對頭,巴解還在搞恐怖活動,阿拉法特每天躲躲藏藏過日子的時代,巴解是由許多次團體所組成的聯合陣線。(就跟孫大炮的同盟會一樣,「同盟」就是有許多次團組成之意。)

    哈瑪斯也算是泛巴解的一支,至於是不是最激進,這個見仁見智,就像我也不覺得林志鈴是台灣第一美女一樣。

    後來巴解與以色列達成協議,正式從革命團體變成自治政府,成為了體制內的一個組識,當年的同志就變成敵人了。因為哈瑪斯不同意當時阿拉法特的和解政策。雙方還因此兵戎相見。(就像同盟會變成國民黨以後,當年同盟會裡的許多同志也變成了敵人。)

    由於哈瑪斯支持者也不少,也實質控制很多地區,因此巴解(現在叫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了)一直希望與哈瑪斯和解,讓哈瑪斯回到巴解來,也因此一直有接觸與談判。不過一直沒有結果。版大講哈瑪斯與巴解的恩怨,從字裡行間來推敲,是在簡略提及這段歷史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