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在一三五六年就已攻佔南京,成了南方一霸。銳意經營十年之久,擊敗陳友諒、張士誠,招降方國珍,在完全控制南方以後,才準備揮軍北上。但是就在朱元璋正要北伐之時,昌國州的蘭秀山居民卻起兵反明。昌國州就是現在的舟山群島,在元朝末葉,因為繁盛的海上貿易而逐漸興起,許多的當地的居民靠著對日本、朝鮮半島與南洋一帶的海上貿易而致富。元末明初局勢混亂時,政府更無力管制這些居民的對外貿易活動,更讓昌國州的居民如魚得水。但是等到朱元璋一一剿滅了敵手,開始逐步控制整個南方時,卻想要將海上貿易的利潤全部收歸於國有,而且嚴防這些富裕的豪商巨賈繼續壯大,出海禁令日趨嚴厲。讓依賴海上貿易為生的昌國州居民日漸不滿,最後蘭山、秀山一帶的居民在地方富商的帶頭下,於一三六八年起兵反明,史稱昌國州蘭秀山之亂。這雖然是一場不成功的反叛,但是前前後後也讓朱元璋頭痛數年,而其中最讓朱元璋抓狂的,卻是在這場叛亂結束之後所發生的事。

史書上多記載昌國州蘭秀山之亂出現的時間不過一年多,很快地主力就被明朝政府的軍隊擊敗,但是稍後的零星反抗可能長達四年。一三七一年,朱元璋還下令將昌國州的多數居民充軍,編為軍籍,遷入內陸,以方便徹底掌握這些人。但是這時有個中國商人當起了抓耙子,密告說他去朝鮮半島經商時,發現很多參與反明起事的昌國州蘭秀山居民,在兵敗後就逃到朝鮮半島居住,而當時的朝鮮政府包庇著這些人,未曾驅趕他們離開。朱元璋於是曾發函給當時的高麗王,要求高麗王朝把人給交出來,送回中國受審。曹永和先生在總結這段歷史時寫到:

昌國州蘭秀山居民的反明起事,可以說是明太祖設置市舶提舉司以規劃管制海外交通後,首次規模相當大的犯禁出海事例。洪武三年究辦自高麗引渡回來的蘭秀山滋事人犯後,於洪武四年十二月初七日,命令吳禎將方國珍舊部與蘭秀山無田糧而曾充船戶的居民凡十一萬一千七百三十人,分隸各衛為軍,可以羈束,也可以增強明廷的海軍力量。這顯示洪武初年方國珍餘黨與蘭秀山「莠民」多違禁下海,是以有籍民編軍的措施。(註四)

昔日死敵的餘黨與支持者,利用海上貿易所累積起來的財富,起兵反叛,還勾結外國勢力的證據如此明確,朱元璋的過去所擔心的事並不是杞人憂天。在蘭秀山叛亂事件之後,明朝政府的海禁政策會日趨嚴格,也就不難想象了。後來高麗王還曾發來信函,告訴朱元璋說,還有一大批蘭秀山的反叛軍與元朝軍隊潰敗後的游兵散勇就躲在耽羅國,也就是今日的濟州島,希望明朝政府能派兵助高麗一臂之力,好驅逐這些人(註五)。朱元璋最後有沒有派兵協助高麗來攻打耽羅,在文獻上並沒有記載,但是朱元璋勢必因此清楚的確認了一件事,那就是海外的反明勢力是真實存在的,並不是自己有被害妄想症。因此加強沿海的出海管制,是立即而迫切的必要措施,否則沿海居民若與這些海外反明勢力勾結,星星之火亦可能會變成燎原大火。這樣的特殊考量一直存在於朱元璋以降的明朝皇帝之中,最後終於演變成「寸板不許下海」的嚴厲海禁政策。

海禁越嚴,流寇越多,靠海吃海的沿海居民被迫冒險出海,成為走私商人,甚至成為海上盜匪。同時因為中國厲行海禁,這些走私商人兼海盜往往就以日本或朝鮮半島的港口為基地,許多人因此就長期居住在這些港口市鎮裡,只有在「作生意」時才返回中國沿岸一帶活動。這些靠海上貿易至富的武裝走私商人,往往曲意結交日本或朝鮮當地的高官貴族,以方便自己的事業發展。這些人在當地混的很好,有的甚至聲明遠播,明朝政府不可能沒有聽到風聲,這無疑讓明朝政府更確定了在沿海地區搞走私、幹海盜的這群人,的的確確就是與外國勢力相互勾結的。過去方國珍與張士誠等人,與高麗王朝與日本都有極為密切的往來(註六),並互通聲息,有了這些明確的證據。讓明朝政府更不敢開海禁,讓這些人光明正大的進行合法的海上貿易,否則不就是開門揖盜了。明知道這些「倭寇」就是中國人,也絕對不能手軟,因為明朝政府相信他們背後一定是勾結了外國勢力的。方國珍、張士誠與高麗王朝勾結就是一個例子,昌國州蘭秀山的反叛又是另外一個好例子。

在今日來看,明朝政府的禁海政策看似非常不智,但其實在當時那樣的時空環境下,生性多疑的朱元璋會選擇禁海,是有其合理原因的。明知倭寇是中國人也要強力清剿討伐,就是擔心反明勢力的死灰復然。只是中華文化中最幽微奧妙的一面就在這裡出現了,明明是擔心百姓造反而出現的鎮壓行動,卻硬要講成是抵禦外辱的保家衛國之舉,這與今日中國政府明明以防火牆阻擋中國人連結外面的網路世界,以避免影響政權的穩定性,卻說這是要防止外界的不良色情資訊進入中國,實在有異曲同功之妙啊。

 

 

註四:中國海洋史論集,曹永和,聯經出版社,182頁前段。

註五:中國海洋史論集,曹永和,聯經出版社,183頁中段。《明太祖實錄》洪武五年,七月庚午(二十五日)條又謂「高麗王王顓遣其禮部尚書吳季南、民部尚書張子溫等奉表貢馬及方物。表言:耽羅國恃其險達,不奉朝貢,及多有蒙古人留居其國,宜徒之。蘭秀山甫逃所聚,亦恐為寇患,乞發兵討之。」

註六:中國海洋史論集,曹永和,聯經出版社,170頁前段。(前略)從上引諸例,可以看出元末元廷無法統治江浙沿海地帶時,張士誠、方國珍等地方群雄交通高麗頻繁。對此高麗王廷也曾遣使報聘。在恭愍王六年至十四年八年間,張士誠遣使十三次,方國珍遣使五次,其它當有江浙海島防禦萬戶丁文彬、江浙省李右丞、淮南省右丞九晟、淮南朱平章等人的遣使。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禁止留言
  • paicheng
  • 頭香
  • Victor
  • 自古以來 中國官方就是好話說盡 壞事做絕
  • 真ccc
  • 最近看了些中國的網路小說,有些較考據的都會寫到一些沿海的"富商家族"

    但看看中國的歷史長河中間,出過多少富豪?沈萬山?胡雪巖?和坤(他的富可敵國,主要來源是靠權勢經商,主持全國的運輸,匯兌)?這些人的下場如何?

    明朝的敗亡原因之一,並不是沒錢,而是沒有匯兌系統,傳說中的"銀票",在當時根本不被接受,導致西北災荒,東南的錢糧無法送過去

    歐洲,不但有多種文化(雖然貴族似乎都有血緣關係),還有工會系統,與國家比肩甚至更高階的教會,殺之不盡的猶太人銀行體系,有控制了歷史的進程,不同組織的互相牽制,也讓民主萌芽

    中國人所謂的"歷史",不過是勝利的殺人王,不斷修改,美化,自我形象的過程

    何時中國人明白尊重不同個體的不同想法,而不是萬物都要替中國的潛規則--政治服務,我才可能會喜歡這個國家
  • 訪客
  • 很棒的文章~讓前因後果有更明確的連結~謝謝
  • abc
  • 中國人所謂的"歷史",不過是勝利的殺人王
    -------------------------------------------------------------------
    這種感慨, 在上個世紀初, 梁啟超寫李鴻章傳的時候, 就提出來了. 時至今日, 似也無多改變.
  • 真ccc
  • 這一陣子,在書店駕上看到一本書,大概是這種書名:鄧小平,該變人民生活的人

    記得年幼的時候,我也曾經這麼想過蔣經國,他可以選擇傳給蔣家後代,也可以放手讓國家正常一點點,他選擇了讓國家正常一點點,在某些方面來說,似乎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

    但想想,小學時的小霸王,先把你手上的一包糖果搶走,然後還你兩三顆吃吃,你會為此感謝他,甚至覺得他了不起嗎?

    閃靈樂團團長說的好:功大於過---怎樣的功,可以讓你成為神,賦予你殺死反對者的權力

    把反對的人殺光,留下自己的說法,如果秦朝多統治個幾十年,會留下焚書坑儒這個成語嗎?

    看看現在的"文化"部長,把殺人署名列世界前幾名的獨裁者殺人,推給"大時代",不禁為中國人感慨,十億個個人,為了一個人的大時代,可能需要突然拋妻棄子,進入人民公社,甚至把批鬥自己父母,這樣的國家民族,對個人而言,有和存在的意義?
  • 訪客
  • 曹永和如果看到版主這樣扭曲他的文章,
    應該會跌碎一地的眼鏡。
  • Fumio
  • 樓上可以說詳細一點嘛?
  • 真ccc
  • #8 fumio請參考某藍丁的網站:

    http://inkwalk.blogspot.tw/2010/07/blog-post.html

    節錄一段,就是那個不知所云的話語來源

    極少數的情況下會有白目繼續追問你的感想,然後大家都等著你回答。這常發生在烤肉時,豬肉還沒熟又想不出什麼其它話題的檻尬時分。即使發生了,也別慌,你得從內而外表現出準大師的形象才行。繼續保持剛剛的微笑,再加上一點搖頭的動作,邊笑邊搖邊站起來然後一邊慢慢走開。這招看似莫名奇妙,但實務上成功率可達八成八,而且這時一切只講求脫身,顧不了那麼多了。不過我必需再次提醒你,在同一個場合只能使用一次而已,算特殊技,建議先save起來不用,等到快沒血的時候才按下去。

    他只是"訪客",這招屢試不爽
  • coby
  • 聲"名"遠播
    雞婆一下

    請問一下期待很久的中原大戰?

    台灣現在可以讓人期待的不多了
    假圖大的好文快出來吧!
  • 嗯,因為有些原因,所以寫好的東西暫時無法拿出來。

    sophist4ever 於 2012/09/04 20:22 回覆

  • yoko
  • 謝謝假圖大的分享

    只是有一點想不太通
    既知海外反叛勢力勾結外國, 海上貿易利益豐厚
    為何明朝政府不積極發展海上武力來確保海上利益
    或是似清初招降鄭芝龍般的以盜治盜
    反而是消極的以海禁來隔絕
    以結果論來看海禁非但無法箝制海盜反而提供了溫床

    還是明初的外患主要是北方的韃靼,瓦剌及後期的女真等等
    整個防禦重心偏向以陸上為主而無力發展海防??
  • 對啊,看似充滿矛盾,但是你仔細想想,這個海禁最嚴的朝代,也是鄭和下西洋的朝代。明朝並非沒有經營海上的打算,只是有關鄭和下西洋的史料實在太少,很難有一個定論。

    sophist4ever 於 2012/09/04 20:20 回覆

  • Oikeiosis
  • 有關於歷史上的「因果」關係,要判斷會很複雜的一個原因就是要盡量排除人主觀的「以今非古」的傾向很困難。畢竟每個人都會很自然的以自己的生活環境當作預設前提,這很難避免。我其實滿認同朱元璋實施海禁是為了避免沿海獲利滋養叛徒的觀點,但是我仍不認同這篇文章所說海禁因「勾結外國勢力」而更嚴禁的觀點。
    第一、有關海禁的這些論述,很明顯是為了要強調「中華文化一以貫之」,所以是要嘲諷國民黨欺上瞞下,或是要嘲諷中共鎖國維穩,都是以古諷今。以古諷今如果有充足史料支持,這也無妨。但是如果沒有,那就只是把自己的想像投射給古人而已。以我來看,我認為朱元璋完全沒有在擔心「勾結外國勢力」,尤其是高麗更是被他親自列為「不征之國」,高麗整國根本都是明朝的勢力範圍,高麗怎麼能算是「外國勢力」?近代中國積弱不振,青年都被教育成「外國」=「列強」=「萬惡侵略者」,但是在元明可沒有這種觀念,用這種觀念去套明朝,怎麼能說服人呢?

    第二、軍警分立的觀念也是現代才有的觀念,傳統上朝廷維持秩序的武力是不分國內外的,而且通常是打國內優於打國外。因為國內的匪徒有可能推翻朝廷,而外國人通常比較難建立新朝廷。換句話說,明朝軍隊本來就是打中國人的,不是抵抗外侮的。也因此,我仍然不能認同本文中認為明朝不敢開海禁是擔憂本國賊勾結外國賊的推論。

    第三、海禁其實還有很根本的問題就是要壓抑商人、獎勵農業的基本國策。早期海禁還有配合朱元璋自己建立的朝貢體系,來維繫國際貿易的水準。後來嚴禁則是放棄國際貿易利益,強調農業的意識型態作祟。現代開發國家都是靠貿易利潤來立國,但是明朝卻是以田賦為主要歲入來源的農業國家。用現代拜金觀念去看當時的反商政策,當然會覺得格格不入,甚至必須捏造許多理由才行了。
  • KOH+
  • 這裡也有同樣於樓上的疑問.

    P.S.不過文中嘲諷中國史觀的部分和樓上文章寫的是兩回事吧. 歷史教材裡確實把應該是"鎮壓嚴防內亂"的近海掃蕩倭寇寫成是"保衛疆土不受外敵侵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