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台灣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國會衝突了,老實說還有點懷念以前看電視轉播國會議員打架的畫面。原因當然是因為現在的「在野黨」自認為在國會裡打架杯葛議事,會有傷社會觀感。但是很想反問一句,舉國都反對的法案,在野黨沒有在國會裡強力動員、杯葛表態,讓執政黨予取予求,那就不傷社會觀感嗎?衝突本身不是壞事,重點是「衝突的議題是什麼?」「衝突的時間點對不對?」「是否向社會說明為什麼要衝突?」一個在野黨如果認為新聞媒體都握在執政黨手中,因此衝突會給執政黨找到機會攻擊在野黨,而在各個爭議的重大議題上只敢軟弱發表聲明抗議,沒有具體的行動,那只是繼續任人宰割。試問一句,在野黨不在議會裡杯葛爭議性法案,執政黨與親執政黨的媒體就不會攻擊在野黨了嗎?就不會把責任推給在野黨了嗎?真不知道台灣的在野黨是在何時變的這麼天真的?

想要講一個真實的故事。話說幾年前某縣的教育局突然中止了對國中小清寒學生的數項補助,這些補助雖然不是法律強制規定的項目,但是從以前好幾任的縣長開始,縣府就一直自籌財源來進行這幾項補助。但是新任縣長因為好大喜功,辦了很多燒錢的大活動,於是縣府就挪用了原本應該給清寒學生的額外補助,來填補財政漏洞。地方上的許多校長與教師都非常不滿,但也敢怒不敢言,曾經有家長會長透過縣議員與鄉鎮代表向縣府反應過,但是新縣長就是一意孤行,對這些反映不理不踩。眼看就要開學了,新學期清寒學童們卻沒有了縣府的書籍與制服補助,讓許多人很擔憂。有一天某鄉鎮舉行廟會活動,有辦桌,照例地方政治人物都會到場,有一個大家都知道是黑道縣議員的人物也到場敬酒。某個在地方上也算熱心公益的家長會長見到這個議員時,就特別請他幫忙喬一下這件事。

黑道縣議員本來以為這只是小事一樁,交待助理打電話去說一下就可以了,結果助理打電話過去以後,仍然喬不動。助理以為這不是什麼大事,因此喬不動也沒有進一步去想辦法處理。沒有多久地方上就傳開說這個黑道縣議員其實也是不夠力,叫他去幫忙爭取一下清寒學生的補助款竟然也沒有辦法,甚至還有人說這個黑道縣議員因為有案子被新縣長握在手裡,所以才喬不動。反正就是有很多流言在地方上流傳著。有一天這些流言從黑道縣議員的朋友那裡傳進黑道縣議員的耳朵裡,讓這個黑道縣議員勃然大怒,一方面覺得縣府太不給面子,另一方面又氣別人說他有案子握在新縣長手裡,今天如果不好好「澄清」一下,以後怎麼在地方上走跳。於是黑道縣議員就帶小弟去砸縣府教育局,還打了教育局長,砸完以後更在縣議會撕預算書,嗆聲說如果這件事不好好給他處理,大家走著瞧。

縣府教育局長被打了以後,也不敢報警,新縣長知道事情恐怕不好處理了,連忙帶人去黑道縣議員那裡道歉,並且馬上把錢生出來,讓清寒學生的補助款發到學校裡。雖然報紙上的報導指責這個黑道縣議員在縣府鬧事,惡形惡狀,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個黑道縣議員此舉是在為清寒學生爭取補助款,在地方上贏得好評。許多人都說那麼多議員沒一個有用,還不如找黑道去砸教育局來的有效果。也因為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黑道縣議員還是很有力的,新縣長也怕他,從此他在地方走跳有風,連選連任,目前似乎也還在幹縣議員。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一件事,衝突不一定是壞事,要看你發動衝突的原因是為了什麼。如果你是為了自己的工程利益而去砸縣府,那你就會被唾罵,但是如果你是為了清寒學童的補助而去砸縣府,你的行為就其正當性。

在野黨過去發動衝突,往往失敗,還每每弄的灰頭土臉,原因都在於有太多的算計,常常不是為了議題本身而行動,反而是為了其它政治目的而動員,一但政治利益到手了,整個衝突抗爭就虎頭蛇尾地收場。同時發動衝突前沒有仔細的跟社會「預告」未來要發動什麼衝突,動員的理由是什麼,想要抗爭的核心議題是什麼,衝突的底線是什麼,衝突的正當性論述在什麼地方。當一場政治衝突沒有好好的規劃又充滿私心算計時,當然只會給社會留下暴民的印象。然後擔心社會觀感不佳的在野黨,開始把示威遊行搞的像嘉年華,把動員國會議員的杯葛抗議搞的像拉布條比賽,這樣對執政黨會有壓力嗎?聽說最近某個在野黨又有人在策劃上街示威遊行了,但不必是政治觀察家都猜得到這與該黨黨主席選舉有關,而不是真正想就重大議題進行大規模的示威遊行。那在這裡就可以猜到最後的結果會是如何,因為核心的目標有問題,這樣的示威遊行只是笑話一場,對執政黨而言根本不痛不癢,除了難以獲得社會的認同,我也不想參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