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過去在讀「刑事訴訟法」這種程序法時,總是覺得讀不通,一方面因為沒有上過法庭,不明白實務上的訴訟程序,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不懂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限制性的法條來限制司法機關,且這些限制性的法條又為什麼會這樣規定。後來的後來,隨著年齡閱歷漸長,對於社會險惡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以後,當初讀書時的很多疑惑就慢慢懂了。年輕時稚嫩可欺,相信人性本善,誤以為司法系統永遠是正義的一方,因此看不懂「刑事訴訟法」在大修法以後,為什麼會新增很多對司法機關的限制。長大以後才知道世界很複雜,社會底層的不良組織裡也有講義氣的好人,應該主持正義的司法系統裡也不乏壞到骨子裡的敗類。而當人渣敗類握有司法生殺大權時,那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君不見在台灣槍決一個無辜的人是如此的容易,而刑求逼供的人卻能逍遙法外,不受任何法律制裁。就在明白了司法系統也不能信任,應該如同防賊一樣的提防時,我就逐漸看懂了「刑事訴訟法」在寫什麼了。

是的,雖然我們都期待司法系統要主持正義,司法系統也常常呼籲大家要相信司法系統。但是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會有一個完美的司法系統。特別是台灣的司法人員錄用管道完全依賴傳統的考試,而這樣的考試只能證明一個人會不會讀書,不止無法鑑別出應試者的能力,也不可能篩選這些應試者的品德。因此要台灣的司法系統中不出現人渣敗類,是完全欠缺期待可能性。任何腦袋清楚的人,都能明白這樣的台灣司法系統出現腐敗、收賄、瀆職、不公審判等現象,都不應該讓人太訝異。那司法機關還要人民信任司法,不是很可笑嗎?你認為司法機關的內部監督系統真的非常健全嗎?如果我們確定會有人渣敗類進入這個系統中,你又怎麼能不懷疑,說不定這個系統裡負責內部監督察核的那個人,就剛好是敗類中的敗類呢?人民如果真的相信司法系統,結果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託負給一群人渣敗類,那難道不是很恐怖嗎?

事實上,近百年來西方先進國家的司法改革思潮,就是建立在「我們不相信司法系統」上。因為我們不相信司法系統,所以我們把追訴犯罪的檢察系統與審判犯罪的法院系統分開,過去左手抓人、右手審判的時代實在太可怕了。人渣敗類如果同時握有這兩種權力,那真是無法無天到極點。但是這樣我們還不能放心,因為如果檢察官與法官都是前後期的人渣敗類學長學弟,勾串在一起織羅冤獄,那一樣可怕。於是人民可以聘請專業的律師,為自己在法庭上辯護,一審有罪還能上訴二審,二審有罪還能再上訴三審。這種種的設計就是「希望沒有一個人會這麼倒楣,衰到在三審中全部遇到人渣敗類司法官」,並利用刑事訴訟法的種種限制,在積極追訴犯罪的同時,也能防止人渣敗類司法官枉法濫權。所以人民本來就不應該相信司法系統,因為這個制度就是知道司法系統不值得信任,因此用各種的方式,讓人民在司法系統侵害人權時,有能力可以保護自己。

可惜的是長期以來,台灣政府都透過各種媒介,不斷灌輸人民要相信司法的錯誤觀念,加上很多人「包青天」看太多,學校的法治教育又嚴重不足,人民只能被迫選擇鄉愿的相信這個司法系統。每次司法人員有不當濫權的舉動,或出現令社會大眾嘩然的審判結果時,很多人都會開始談如何建立內部監督機制,重拾人民對司法系統信心,但這無疑是緣木求魚。相反的,如果能徹底摧毀人民對司法系統的盲目信賴,讓大家知道永遠不可能有完美的司法系統,人民絕對不能完全信賴這票人,那或許才是司法改革真正能啟動的時候,刑事訴訟法裡保障人權的部份也才能真正的落實。這幾天欣聞集全國「菁英」檢察官所組成的特偵組,在敏感的總統大選前發動對特定案件的偵查,這勢必又將引起社會的激烈討論,若因此最後能達成上述的目標,那也是功德無量,大功一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