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這幾天馬政府對菲律賓特使的強硬態度,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因為對照高規格迎接陳雲林的訪台,就能看出這個政府其實只是假藉修理菲國特使來轉移社會輿論的強大壓力。畢竟這個事件菲律賓與中國聯手搞出來的,沒有道理一邊對菲律賓特使這麼苛刻,一邊紅地毯歡迎中國特使。只是大概全台灣都知道,馬政府不能也不敢對陳雲林提出半點抗議,而這樣的軟弱形象,也讓馬政府被迫修理菲律賓特使,來扳回一城。可是這種老梗爛招還會有效嗎?? 畢竟之前楊淑君受辱事件,馬政府也是轉而修理南韓,以避開核心的爭議。但是通常事不過三,在對南韓與菲律賓惡臉相向後,下一次要修理誰??是日本還是美國?? 在台灣的外交處境已經如此艱困下,馬政府處理外交事務的心態,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馬政府無法對中國強硬的關鍵,就在於馬英九「自認為」最大的政績就是兩岸關係的改善,同時也自認為這是自己爭取連任的最大資本。但是問題在於這種對外的關係,有一半是建立在對方的合作上。白話一點講,就是兩岸關係的改善無法像內政一樣,可以單靠馬政府的努力而獲得成果。結果就是為了要維持這種和平的表象,馬政府無論如何不能與中國撕破臉,否則一但兩岸關係出現變數,那馬英九的連路之路勢必出現重大的阻礙。但是也就是因為這樣的考量,讓馬政府根本無法對中國有任何的強硬態度,即使明明知道中國依然在世界各地打壓台灣的主權,馬政府也無法去面對。因此兩岸出現爭議時,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就是最高指導原則,真的「吞不下去」了,就採取烏賊戰術,對第三國擺起臭臉,希望展現出強硬態度,以消除輿論上的軟弱之譏。

但是問題的根源根本不是南韓或菲律賓蓄意想要欺負台灣,誰才是幕後令人憂心的黑手,多數的台灣人是心中雪亮,否則這次詐騙集團被遣送回中國,怎麼會有七成以上的民眾感到不滿。試想一下,如果今天有十四個台灣人去到墨西哥,在墨西哥利用電話詐騙美國人,美國政府通知墨西哥政府協助查緝,最後逮到人還被墨西哥政府遣送回美國受審,美國政府還判了這些人重刑,那台灣的媒體大概連報導都懶得報導。就算這些人被美國政府判死刑,恐怕台灣還有一大堆人會大聲叫好,說「詐騙集團就是應該要全部拖去槍斃」。那台灣社會為什麼對菲律賓遣送十四名嫌犯去中國有如此激烈的反應,原因你知我知,就不再多所論述。有一位綠營政治人物說這是台灣人的集體主權焦慮症,雖不中亦不遠矣。但是反問一下,台灣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症頭,根本的原因難道不就是中國的長期打壓與馬政府過度傾中的結果嗎??

所有人都知道,中國的打壓在未來幾年內不可能會消失,而利用「一中各表」來吃台灣豆腐的事件只會更多不會更少。馬政府的困境就在於無法對中國強硬,因此無法在這種危機時刻,凝聚國人同仇敵慨的心情,而這一點是馬政府最大的罩門。過去綠營執政時反正與中國就是不好,遇到中國打壓時,可以毫無顧忌的惡言向相,辱罵中國的蠻橫,此時往往藍營的政府人物會跳出來批評這是「操作民粹、潑婦罵街」,但是馬政府在自己的危機時刻,是選擇對傳統的友好鄰邦臭臉相向,官員態度強硬的公開放話要求鄰邦特使要道歉。這難道不也是另一種「操作民粹、潑婦罵街」嗎??綠營就只得罪一個中國,而且至少中國還以飛彈瞄準台灣,南韓與菲律賓都是傳統友邦,平日也沒有想要併吞台灣,卻平白要挨台灣政府的一記悶棍。

短時間內來看,馬政府為了維繫其自我感覺良好的兩岸關係政績,無論如果都不可能會對中國有強硬的態度。雖然我們都知道國際情勢已經悄然改變,多數國內的政治評論者也都在這兩、三個月內見風轉舵,開始論述中美兩國未來可能會有的複雜角力,甚至也談到馬政府應該如果因應這樣的局勢驟變。但是看情況,目前的問題已經不是「馬政府應不應該改變對中國的政策」而是「馬政府有沒有辦法改變對中國的政策」。當大選即在,馬英九的民調支持率持續低迷下,馬政府在下次大選中最大的籌碼真的只剩下兩岸關係與中國支持了。如果為了台灣的利益,必需要在適當時間對中國強硬,那恐怕會嚴重傷害到馬英九的選情。想必在一番權衡之下,政客都會選擇保護自己的利益,國家的利益就先置於一邊了。

談判這種事是這樣,你不可能永遠向對手擺出軟弱的姿態,這樣絕對要不到你要的東西,適度的強硬有時是絕對必要的手段,本文沒有說馬政府應該要全面與中國對抗,而是說為了台灣的利益,不能永遠期待中國釋放善意,因為這樣不只非常危險,同時也不是一個成熟負責任的政策。只是馬政府為了自己的選情,恐怕已經無法對中國強硬,所以在危機下,只能欺負一下菲律賓,作作姿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