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2196533_1

「甲想殺乙,結果誤認丙為乙,開槍殺丙時流彈卻誤射丁,造成丙傷丁死,試論甲有何刑責??」這是刑法教科書上非常常見的一個設例,談的是「客體錯誤」與「打擊錯誤」同時發生時的情況。程度不要太差的學生應該都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甲對於丙犯下殺人未遂罪,對於丁則犯下過失致死罪。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板檢以「間接故意殺人罪」起訴馬面,雖然說要拗也拗的過去,馬面在這麼多人的造勢場合開槍,事先就應該知道很有可能會打死人。但是有心公職的同學如果未來在考場上遇到這題,還是不要亂寫為妙,課本寫什麼就寫什麼,板檢的見解可能會讓你差一分沒有上榜。在此無意質疑槍擊案的真偽與其政治效應,而是想談一談為什麼歐美國家司法機關前面的正義女神雕像大多是矇著雙眼的。

正義女神會矇著眼,當然不是說司法官可以矇著眼亂寫起訴書或判決書,其真正的意思是正義是公平的,不受當事人的外表、衣著、社會階級、貧窮或富有而有所不同。正義女神應該矇著眼睛,不受表象的影響,只追求純粹的公平與正義。板檢的起訴書連被槍擊的當事人都不滿意,其它的就不用再多說了。但是板檢將「過失致死」升級到「殺人罪」,就不免惹來社會的非議了。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以間接故意的殺人罪起訴也有道理,那在台灣目前的司法制度下,只殺一個人也很少被檢方具體求處死刑的。比如震驚全國的翁奇楠案檢方起訴時只具體求刑三十年,為了詐領保險金殺六個人都不會被判死刑了,更何況黃姓少年還是因為流彈不長眼而被波及致死的。雖然我們也對黃姓少年的枉死感到萬分悲痛,但是這份求刑過重的起訴書,卻讓我們看到台灣的司法系統應該不是我心如秤、矇著眼睛。

事實上,板檢似乎也沒有想要掩蓋他們具體求處死刑的動機,在起訴書上明白寫著馬面是因為「嚴重傷害台灣的民主價值」,在公開場合以處決方式行兇,應該予以嚴懲。但是刑法與刑事訴訟法有那一條明文寫著「傷害台灣民主價值」是求刑的依據,檢方要辦的是刑事案件,而不是撈過界來管政治的事。雖然我算是綠營的支持者,但是我對陳水扁也有許多不滿,只是我對法院竟然以「有攻擊司法之虞」來裁定羈押陳水扁,更感到厭惡。過去專制王朝的時代,都能容得下竇娥滿街喊冤,今天台灣竟然容不下一個未三審定讞的嫌疑人「攻擊司法」。馬面在選前一晚槍擊政治人物,影響了選情,十分可惡,而且公開衝上台行兇,可謂罪大惡極,但是有到具體求處死刑的地步嗎??特別是理由還是「嚴重傷害台灣的民主價值」,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承認了這份起訴書的具體求刑部分,是有其政治性的考量嗎!!

那你要怎麼說服我,既然具體求刑的部份受到了政治性的影響,這個案子偵查的階段、調查的範圍、每一個關係人涉案的深淺,決定起訴的對象,都沒有受到政治力的影響??

司法人員有沒有想過,政府的制度為什麼要設計成三權分立,就是要避免一權獨大可能會引起的不良後遺症。以「有攻擊司法為虞」為羇押的理由,這可以說是「法官造法」,以「傷害台灣的民主價值」為求刑的考量,檢方自認為自己是政治爭議的仲裁者,那司法人員無形中已經集「行政、立法、司法」為一身。更不用說如果從偵查、起訴的階段,就受政治力的影響,那所謂的司法獨立性是否早就已經完全蕩然無存。正義女神矇著眼睛,是因為正義不應該有差別,正義更不應該被那些政治力所影響,過與不及都是不對的。對於馬面,不必寬宥,他犯什麼罪,就以什麼罪起訴他,判他刑,有多少人涉入,就抓多少人,這才是地檢署應該作的事,而不是故意以不合常理的從重求刑,卻讓人更懷疑在這其中政治力的介入,更難杜絕社會大眾的悠悠之口。

只能說傷害司法尊嚴的永遠是司法人員,當你們睜著賊兮兮的大眼睛看著政治風向寫起訴書時,可否想過,為什麼正義女神要矇著雙眼。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留言列表 (33)

發表留言
  • 古月狐
  • 這個檢察官認為馬面「嚴重傷害台灣的民主價值」
    是否成為民進黨提出五都選舉無效的有人支撐
    因為他已經間接證實了這一槍影響到五都選舉
  • jiunne
  • 擲地有聲。
    正義女神的矇眼布在台灣像是一層有顏色的薄紗。
  • 大叔
  • 不幸為流彈波及的丁應該是大叔吧
  • YK
  • 現在先提出「嚴重傷害台灣的民主價值」「有攻擊司法為虞」當成起訴的根據,以後才能更進一步以「符合人民(馬英九)的期待」來做出判決啊
  • YOYO
  • 見怪不怪啦!

    http://pnn.pts.org.tw/main/?p=19178

    "在司訓所受訓時第一階段裡面的教務組長都常跟我說:「建廷啊,你是美國的法庭片看太多嗎?沒有什麼證據法則啦,不要老是在你的書內講證據法,沒有用的!」"

    :「老師,從這證據來看,這滑鼠不能當證據、這原子筆也不能當、這雷射筆也不能當證據…這些都不能用阿」老師靜靜地說:「你有沒有覺得這個犯人看起來就很壞?感覺就像他殺的嗎?」我簡直無法相信,老師卻接著說:「相信我,我當法官這麼久,不會錯的!」這時我才知道真的有像剛才蔡導演說的「直覺主義」,真是心有戚戚焉。

  • Hsu Otto
  • 抱歉版大,不得不指出一個錯誤。

    就是司法二字在台灣太混淆了。。矇眼的正義女神,是法院的象徵,檢察官則不與焉。

    法官才是三權分立下的司法權,檢察官則不是,檢察官是行政權,屬於行政院法務部檢察司。

    如果二者不加以區分,泛以司法稱之,並加以批評,在論點上可能會有錯誤的地方。
  • 謝謝您的指正。雖然目前在台灣的體系中,檢察官與法官師出同源,還能互相調動,互以學長學弟相稱,但是一個隸屬行政院法務部,一個屬於司法院,在體制與法理上的確是不一樣的。

    個人在行文遣詞的確略欠嚴謹之處。

    但是也實在是覺得,目前台灣是完全沒有作到同地辦公節省資源,但是互相分隸互為制衡的功能。

    sophist4ever 於 2011/01/26 13:57 回覆

  • 訪客

  • 這個檢察官認為馬面「嚴重傷害台灣的民主價值」
    是否成為民進黨提出五都選舉無效的有人支撐
    因為他已經間接證實了這一槍影響到五都選舉
    ------------------------------------------------------------------------

    一樓的大大好像想太多了,檢察官的意思是馬面「嚴重傷害(馬英九)的民主價值」,重點是馬面傷了馬的面子,害馬總統贏的不光彩,也讓當初追求319槍擊案真相之「民主價值」的眾多黨政媒體人士面子掛不住,光這點就比誤殺一個小人物的罪刑還嚴重好幾倍。民進黨選情受影響?卡早睏卡有眠!!!

  • 誰家天下
  • 媒體是共產黨喉舌
    檢察官是國民黨喉舌
    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法官蒙著眼睛
    只要摸到十二尖刺就拚贏
  • Hsu Otto
  • 檢察官、法官師出同源,舉世皆然啊!這不影響三權分立的原則。

    日本甚且法、檢、律三者同考同訓。

    版大覺得法、檢二者沒有互相制衡,不知何指?那麼日本檢方百分之九十幾的起訴定罪率,是更沒有制衡的表現嗎?
  • 其實我本來還在想應該會有人跳出來質疑等價客體錯誤的通說與實務問題,沒有想到文章貼出來糾纏的卻是檢審分隸的陳年老話題。每一個國家的司法官任用方法,各有不同,但是日本檢方的超高起訴定罪率,那是因為嚴謹的調查舉證功夫,就如同日本空自的戰機妥善率可以高達九成一樣,都是別國學不來的。不能以此為類比。

    至於台灣檢審不分的問題,法界先進、網路文章、書本出版都有太多論述,局外人我就不潛越了,煩請拜問孤狗大神。不過講一個形式上、雙眼就看得到的問題就好。想一想台灣是那一年才把檢察官從法官席旁邊拉下來的?? ^____^

    sophist4ever 於 2011/01/26 15:52 回覆

  • cnc
  • 先回一下9樓的,你麻幫幫忙..檢察官是司法官嗎??不過是代表國家這個公法人而已..身份上是跟被告人或團體一樣的高度...還以為檢察官高人一等..你是活在戒嚴時代還是封建時代??
    一個人(團體)想進步,就先懂得批判自己...在華人的世界裡,朋黨永遠站在事理之上...不懂得邏輯又只會以自己的情感為出發點...
    "嚴重傷害台灣的民主價值"這也真是好笑,跟之前的"司法判決不能違背人民的期待"一般,那擋下公投的那些委員也該求處死刑了吧!?從某些角度來看,華人的教育真的很成功,名詞隨你說,區分標準說不出,和你心中所想不同就是來搗亂找砸,又要別人認同他...
  • 悄悄話
  • 小旦
  • 果然我很喜歡來這看新文章阿
    那篇道導我看了後沒想那麼多
    經版大解釋
    突然發現原來我真的沒想到那種判決底下的不合理政治清算阿!!
  • ceer
  • 看了板大之文章已有一段時間了--與板大相同的感觸是---見證以前黨國思想洗腦之後遺症的可怕,連公平正義最後的一道防線-司法,都會因政治立場的差異而忽略了證據的本質,多多少少加入一些顏色的判決,專業素養會因顏色而變質,何以淪落至此真是令人不解.
  • 訪客
  • 版大已經進入半仙的境界,之前的文章談到中俄軍售破局,暗示台灣有機會,這一期的壹周刊就報導台俄可能會合作建造潛艦。不知道半仙對這則新聞又有何開示。
  • FU
  • 我是贊成用殺人罪起訴馬面。
    但這種比較符合道德的起訴是負負得正的結果。
    檢察官用錯誤的原因來曲解錯誤的法令,得到相對正確的結果。

    但這完全不能掩蓋他們在其他方面做錯事的事實。
  • ccc
  • 我想下一個重點就是法官的自由心證了
  • eye
  • 台灣司法.檢調人員一直以來都是為同一個特定政黨服務,為達政治利益不擇手段,60年來都沒有變,還是那群無賴惡棍的原因所在...
  • 個別的11人
  • 早就想到這種結果了,
    這種方式對大家最省事了,
    不然萬一查到是中國指使的這下怎麼辦??
    就讓替死鬼被槍斃草席包一包了事,
    下次選舉這步數還能用一次.
    不過隨著觀眾口味越來越重,
    下次肯定要犧牲比連公子更大咖的才有用阿...
    只好找他的.....了
    祖國永遠感念您的犧牲~
  • Hsu Otto
  • 有些觀念是要說清楚的。在台灣的現況下,值得一說再說,不厭其煩。

    比如說:

    「更不用說如果從偵查、起訴的階段,就受政治力的影響,那所謂的司法獨立性是否早就已經完全蕩然無存。」

    前言,「偵查、起訴受政治力影響」,與後語「司法獨立性完全蕩然無存」。是否存在著審檢不分的觀念呢?

    法官才有獨立性,檢察官是檢察一體。前者消極被動,後者積極主動。前者不告不理,後者主動出擊。前者著眼於被告人權之保護,後者著重於犯罪之偵查緝拿。

    基本觀念說來大家都懂。但無意間,就流露出其實這個懂,並不是真的滲透到自我知識體系中的懂。

    這或許是老生常談,但既然謬誤仍在,只好繼續談。

    ----

    至於馬面打錯人的情形,欲殺陳而殺到連,因客體均為人類,所以成立殺人罪,並無疑義(此為未遂)。

    至於子彈穿出連而打到黃,造成黃死亡,構成殺人或過失致人於死,當視行為當時的情狀而定。

    依當時為眾人群聚之場合,流彈射出可能造成他人傷亡之可能性,當為一般成年人所得知悉。既知有如此可能而執意為之,至少即有不確定之故意。故檢方就此部分起訴殺人罪,亦甚為合理。

    至於求處死刑部分,不過是檢方的聲請,並無拘束法院之效果。檢方身為控方,極盡其攻擊之能事,或與檢察官之風格有關。

    惟此均與所謂法官之獨立審判無涉。

    就事論事,板大由檢方之起訴推論到司法之不獨立,又豈有是理?
  • 再次謝謝您的指教,我在第一次回覆時,已經說了,我在本文中對於檢審的用詞遣字,略有不清,的確是我應該要更注意的。

    但是你講的檢審之不同那段話,是課本抄來的吧,但是事實上是如此嗎??(笑)

    我們都知道學理是如此,但是目前台灣仍然沒有辦法好好去作到,這也都是很多人提出的批評。我不是開一炮,人言微輕,我的意見也不重要,真想要去辯這個問題,那些法界大老的論文先不說,光是參與蘇建和案的司改人權團體,就寫過一大堆文章來痛批這個陳疴,Hsu兄有興趣可以去批評他們不懂,這些文章很容易孤狗的到,四處都是,我就不一一轉貼了。

    再來是板檢的殺人罪起訴部份,我也在本文中說,要拗也是拗的過,我沒有說這有什麼瑕疪。我在意的是求處重刑的原因,板檢在起訴書上說是「嚴重傷害民主價值」,這我就有很大的意見,這也是本文立論的根本。我記得沒有錯的話,台灣是採「罪行法定主義」,如果你在刑法還是刑事訴訟法上找到有那一條明文寫著「嚴重傷害民主價值」應加重求刑或加重其刑,我就道歉,把文章刪了,承認這篇文章立論有嚴重的錯誤。那如果沒有,你不覺得這對「罪行法定主義」是個天大的嘲諷嗎??

    下次說不定哪個倒楣的網友被抓了,起訴書的具體求刑理由會寫說「寫部落格攻擊司法,罪大惡極」(笑)。起訴書的具體求刑部份是對法院沒有拘束力,但是可以亂寫嗎??板檢要具體求處死刑也可以,扯一個刑法上有的理由,那也還比較不會讓人不爽,可怕的是他們的心態,是連理由都可以這樣隨便寫。

    順便再說一下,吃飯時翻了這一期的壹周刊,他們第一頁的社論對板檢的起訴書,罵的比我還難聽十倍。

    sophist4ever 於 2011/01/27 23:07 回覆

  • Hsu Otto
  • 我的重點在於,我認為不是文字上略有不清而已。

    司法獨立只屬於法院,而不屬於檢察官。

    檢察官本質上是從事犯罪偵查及起訴的行政官(雖然我們在台灣通稱為司法官),要求檢察官時,不能引用三權分立中司法獨立的觀念,應該用行政中立這個概念。

    同樣的,要求法官時,也不能援引「打擊犯罪不力」這種理由,打擊犯罪是行政權的事情,並非法院的事情。

    檢察官與法官各司其職,彼此間並沒有僭越的情形。不知版大說的「現實情況」所指為何?

    「目前台灣仍然沒有辦法好好去作到」,不知是什麼?審檢分立嗎?

    或者,版大認為法院應該完全放棄依職權調查證據之事,才算是審檢分立。這在日本、德國都還是做不到的。

    另「罪刑法定主義」,乃指行為時若沒有國會明文通過的法律,不得對人民施加刑罰。一般不會在求刑時討論這個原則。

    至於法院的量刑,依刑法第57條之規定,本來就是所有的情形都要考量。

    傷害民主價值,這個量刑的考量可以在很多違反選罷法的案件的判決中找到,如果版大願意到司法院網站查一下,可以看到很多。這並不是什麼瑕疵。

    至於,這個案子的起訴有沒有受到政治的影響,既然檢察官適用檢察一體,檢察司在法務部、行政院之下,怎麼可能沒有政治影響?

    檢察官受政治影響不獨台灣如此,在檢察長要選舉的美國更是如此。

    但至少,本件起訴的事實,適用的法條,目前看來都沒有違誤。連勝文不滿意,是他自己有問題吧!
  • 幾點想再與你討論一下:

    (1)你講的法院與檢察署職能上的不同,完全都對,考試這麼寫都OK,但是我想你沒有真正瞭解這背後真正的意思。司法審判獨立那自不必多言,而檢察一體指的是「指揮權」與「監督權」的行使,在檢察體系內有從屬關係,前者的用處在於便利偵查犯罪,後者的用處在於監督檢察官。檢察一體指的「完全不是」檢察官必需承仰上意,看著長官好惡與政治風向作起訴。這一點是台灣檢察體系最大的問題,也是這一期壹周刊翻開第一頁評論文章罵黃檢察總長罵最兇的地方。而且我們都知道台灣檢察體系有這樣的問題由來已久。你去問刑法老師,他們也會告訴你檢察一體不是拿來讓檢方體察上意用的,而今天本文批評的難道不就是這一點嗎??此外再膽大包天的檢察官也不敢站出來說「因為檢察一體,上面要我們怎麼辦,我們就辦到那裡」。

    (2)檢審分隸的老問題,又不是只有我在批評,你真的要裝作不知道,我也沒有辦法(攤手),只是我們無法辯論一個大家都認為有而你堅持認為沒有的問題。試引蘇建和案中,司改團體批評當時法院情況的一小段話(憑記憶寫出,可能與原文略有出入。)「當時檢察官的座位就在法官席旁邊,檢察官常常不出庭,結果法官為了便宜行事,加上覺得自己也幹過檢察官,對公訴事務非常瞭解,往往就離開座位,起身到檢察官席,幫忙翻閱卷宗,最後變成公訴一方與審判一方角色的嚴重混淆,甚至互相掩護,蘇案會拖這麼多年,這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現在情況有好一點嗎??是有好一點點吧,但是就是只有好那麼一點點,你也知道台灣公部門的改革那是慢如牛步的。

    (3)"廣義來說"罪刑法定主義是法治國家的根本,無處不在,當然你也可以說台灣不是法治國家,我也會完全同意你的這個論點。但是如果我們要「裝成」法治國家,就不能說某某部份不提罪刑法定主義。每一個環節都要符合罪刑法定主義的精神,不然審訊時我們可以告訴犯罪嫌疑人說「這一部份不能提罪刑法定主義喔」,然後先揍他一頓再說(刑事訴訟法在廣義上來說,是全民同意的犯罪偵查起訴程序)。再退一萬步說,罪刑法定主義最重要的一個部份就是「禁止擴張、類推解釋」,那個「傷害台灣民主價值」的說法,難道不是擴張解釋最好的例子嗎?

    (4)違反選罷法的案件,顧名思義就是選舉案件的訴訟,為的就是保障民主程序中的選舉過程,當然要談這個問題,但是今天我們談的是刑事起訴案件,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5)關於刑法57條的問題,建議查閱這個關鍵字「Judicial self-restraint」

    (6)最後你也承認法務部在行政院底下,怎麼可能沒有受政治影響,對黃檢察總長與板檢直接打臉,我也完全同意你的這個說法。但是如果真有記者去問板檢,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出來說「沒有,辦這個案子完全沒有受到上級的任何壓力與影響」(科科)

    以上一點看法與你分享。

    sophist4ever 於 2011/01/28 10:06 回覆

  • 訪客
  • 檢查官與Hsu Otto寫的"傷害民主價值"這句話真的令人很嘔

    我認為嘔在那呢?

    就是20樓寫的"至於子彈穿出連而打到黃"

    到現在到底有沒有連勝文的頭部電腦斷層掃瞄或是有著"200多片顱骨碎片X光片"公佈出來以昭公信

    若是沒有就是造假欺騙選民

    這才是最"傷害民主價值"吧!

    就連國民黨最討厭的阿扁至少有個鮪魚肚給公眾看.遇到連勝文就是隱私嗎?他那顆是什麼腦呢?這麼珍貴?

    是不是國民黨現在學共產黨的態度"我就是硬幹不然你要怎樣呢"?是嗎?

    就好像台語說的"挖藍叫呼力咬啦",是這種態度嗎?

    若是的話希望有較接近馬身旁的人放個屁出來說一下.後面在加一句"誰理你們台灣人".那應該會更屌!郭冠英出來說也可以!

    若不是的話請公佈出來以昭公信吧!

  • Hsu Otto
  • 還是要澄清啊!
    1.檢察一體,並不是檢察官要體承上意來辦案,固是沒錯。但檢察一體有指揮權及收取權,檢察長可以指揮辦案,也可以將案件移由其他檢察官辦理。檢察官之獨立,乃檢察體系相對於行政體系有高度之自主性,檢察官以外之行政官員,尚無從干涉檢察官起訴與否的權力,但檢察官內部之指揮關係,是必然存在的。不然,單打獨鬥之檢察官,何以對抗邪惡的犯罪集團呢?

    2.我是在現場的人。審檢分立如果你認為還有問題,歡迎到現場參觀,法庭都是開放的哦。蘇建和案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彼時檢察官到庭只是形式,是照輪班,也沒有看卷的,現在檢察署專任公訴的檢察官就快一半,和當年已不相同。與其道聽塗說,不如親自見證,不是嗎?

    3.求刑可有什麼規定嗎?歡迎翻翻法條。法條沒有規定檢察官求刑時可以說泯滅人性、手段恐怖、戀奸情熱等等等,檢察官求刑時就不能提這些嗎?

    4.哦!我寫錯了,應該說是選舉刑事案件,比如賄選,這也是刑事案件,會起訴的哦!我相信你也可以查到很多判決的量刑會寫到傷害民主制度。比如說著作權法案件(盜版),你還可以查到很多判決在量刑時會寫審酌「傷害我國保護著作財產權的國際形象。」

    5.檢察官既然在行政體系內,受政治影響,是當然的啊!但影響歸影響,檢察官的工作還是有其專業與獨立之處,檢察官的起訴書,要經過主任,檢察長也隨時可以看,可以要求。我們不可能期待檢察官不受政治影響,應該觀察在政治的影響下,檢方是否仍依法執行職務。

    本件,檢方認定事實,適用法條,在我看來並沒有什麼不當的地方。
  • Hsu Otto
  • 又,我想,回應就到此吧!

    我國法制之正常化,也大約不過二十年的時間,搞不清楚的,就待來日吧!
  • 謝謝你提供的不同看法,你在六樓指出的問題,本就是我文章中不夠嚴謹的地方。雖然我們對於檢審分隸、檢審一體等議題有非常大的歧見,但是能與你深入討論這些問題,也是令人開心的事。也許如你所說,台灣的法制正常化之路才開始不到二十年,還有太多太多的問題要去解決,你在體制中也許更能多進一分心力。

    有空多來坐,有不同意見不一定是壞事,若大家都沉默不語,也許才是更遭糕的情況吧。 ^________^

    sophist4ever 於 2011/01/28 15:47 回覆

  • cnc
  • 進入法治社會20年又如何??前西德從2戰後過幾年就成為法治國家??別人走20年有怎樣的成績,台灣走20年又是怎樣的成績??
  • ANTISPY
  • 檢方這樣起訴其實合理,間接故意、殺人未遂、過失殺人都有,從一重論處
    如果真的對馬面用殺人未遂、過失殺人從一重起訴,檢方會被罵的更慘,除了有恐龍法官外,還會多了新名詞-恐龍檢察官。
  • 白衣劍少
  • 剛好又一案例

    難怪司法會被人不信任...當然...是指過去
    否則...今日無法平反

    只是還是有人在誘導吧,不願司法走上公正的路上
    畢竟...權力太誘人了,也怕因過去的案件被修理,清算

    會嚴重傷害到...."皇城內的合諧"

    基本上....我認為司法永遠無法獨立,也會受政治左右(光看美國的台灣案)
    只是....盡量少一點吧

    很無奈的情形(有人知道...哪個國家司法百分百的公正又獨立的嗎??)
    法律...減少內耗的的手段吧了

    如果法律..只是維持某些人士利益的工具
    要是偏袒到極限(如前共產國家)幾乎是用革命來廢除,大鍋吵吧
    最近的非洲國家...也是好例子

    Hsu Otto 加油...^_^

    http://www.nownews.com/2011/01/29/91-2685882.htm

    引用別人看法

    "包青天"大勝"CSI"嗎?
    ****

    許榮洲的測謊紀錄中有一段關鍵對話,當他被訊問「謝姓女童案是不是江國慶做的?」許回答「絕對不是」;接著他又被問「那是不是你做的?」許答「我說是我做的,你們都說不是我做的!」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129/2/2lnau.html

    "重新鑑定發現,衛生紙是從好幾天沒清理的垃圾桶中取出,不排除是女童遭姦殺後血液噴濺在衛生紙上,江國慶在廁所自瀆噴到所致。江國慶當初自白指衛生紙是姦殺女童後擦拭留下證據,但新的鑑定結果顯示,衛生紙並無擦拭痕跡,上面採集到有關女童與江國慶的跡證都屬微量,應是不小心噴濺所致。"

    "由於兩起烏龍破案發生時的空軍作戰部司令是陳肇敏,且兩案都是陳肇敏指示由反情報總隊負責調查;對於許榮洲曾自白犯謝姓女童案的筆錄,置之不理,讓檢警直呼「不可思議」。"

    一切都是軍方的錯,一切都是陳肇敏的錯,我們偉大的"私法"系統是絕對不會出錯的!

    *****

    我的看法很簡單..如果司法沒有錯,就是承辦人員的錯...呵呵呵呵

    推給...大頭
    反情報總隊承辦人員都沒有錯,也不會犯錯

    欸......
    過去來不及
    現在少判出.....這種案件就好了

  • attile
  • 難道是因正義女神矇著眼,所以才有衆多悖離常理的判決....==\\\(汗).

    不過若「傷害台灣民主價值」判死刑可成為判例,不知馬政權底下的那些御用鷹犬會不會有「作法自斃」之感耶?
  • 訪客
  • 恐龍檢察官存在好久了
    台灣哪一個時期沒有怎麼辦都沒罪的官與商?

    馬扁都說要改革司法....誰信阿
    司法要是真的公正,政商案件都查個水落石出...
    自己的權位金援,還會在嗎?
    永遠都要留模糊空間和運作空間,這是爛政治的手段,也是人民的不幸

    我希望全都辦到底,最好辦到民代官員全都落跑
    但應該是不會發生@@
  • b89053
  • 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檢調與私法即是政治的走狗
  • cnc
  • 其實我比較想看台大醫院的醫療技術,改天有人大腿也被貫穿一個洞,台大醫院無法在6天內讓其復原並且無傷疤,板檢會去調查醫院的過失嗎???(哈哈哈)
  • RL
  • 真的要全辦到底的話,特偵組的及許多法官(包括蔡手訓)也要落跑了。
  • GREAT
  • 版大  你解題沒有處理到甲對乙之部分,會被扣分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