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更換新型子彈,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新型子彈只能有限度的改善問題,並不能完全解決小口徑子彈威力不足的問題,畢竟槍管就是這樣的口徑,不可能直接換發使用大口徑子彈。這樣的問題在警用市場還比較好處理,因為雖然現在歹徒也可以買到防彈衣,但是會有裝甲防護的歹徒畢竟還是少數,多數的執法人員在後車箱準備一管霰彈槍,或是大口徑半自動步槍,就能對付這樣的歹徒。就算火力真的不如歹徒,只要先將目標圍困,再召來火力強大的特勤隊,通常也可以將歹徒手到擒來。但是軍用市場可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步槍幾乎是多數前線步兵的唯一武器,輕兵器的交火常常就在瞬間發生,而火力支援往往緩不濟急,不可能保證一定可以在第一時間替前線士兵壓制遠方的敵人。另外一個問題在於改變通用步槍所使用的子彈口徑一事,可謂茲事體大,除了要為數量龐大的戰鬥部隊統一換發新步槍以外,過去大量小口徑子彈的戰備庫存如何解決,都是牽扯到龐大預算的嚴肅議題。

那為什麼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會在過去作出全面換發小口徑子彈的決定,以致造成現在的這個問題??個人認關鍵原因就在越南與伊拉克、阿富汗的作戰環境截然不同所致。在越戰時,美軍在是熱帶叢林裡作戰,那是個沒有開闊地,視野與射界都受到嚴重限制的地方。美軍與越共的接觸作戰很少超過五百公尺,甚至多數的遭遇交火都在一百公尺以內。AK-47在中、長距離精確度不佳的問題不容易顯現出來。反而是在叢林環境中,除了彈藥補給不易以外,雙方在近距離的遭遇交火,能瞬間投射強大火力的一方就佔有極大優勢,結果讓AK-47一戰成名。美國也從越戰中得到「長射程並不是那麼重要,子彈攜帶量、瞬間火力才是關鍵重點」的結論。這除了讓 M-16 系列成為越戰後期美軍主要戰鬥步槍的關鍵,也讓這樣的通用戰鬥步槍設計思潮流行長達三十餘年,。

但是美國沒有想到的是,他們捲入的下一場戰爭是在開闊的沙漠地區。伊拉克與阿富汗的作戰環境與越南是完全的不同,沙漠地區的掩蔽物極少,開闊地型使得作戰距離變的很長,這就讓小口徑子彈射程不足的問題曝露了出來。作戰地型不利就算了,更雪上加霜的是,敵人形態的不同,讓巷戰與逐屋搜索成為了美軍必需要去面對的新課題。全尺寸的戰鬥步槍不利於狹小空間的戰鬥,因此發展出短槍管的 M-4步槍系列。但是短槍管的步槍讓子彈的初速更低,加上小口徑子彈較小的彈道威力,讓採用 M-4步槍的美軍開始嘗到步兵火力不足的苦頭。美軍在伊拉克戰爭開始後,就已經初步發現這個問題,當時緊急將早就退役的 M-14 步槍從倉庫裡拿出來,整理調校加裝瞄準鏡後分發到第一線部隊,用來擔任中短程的狙擊任務,原因除了因為 M-14 步槍本身良好的穩定性與精確度以外,其使用的7.62大口徑步槍子彈,擁有長射程與大破壞威力,可以用來彌補小口徑步槍在長距離射擊時威力不足的問題,也是另一個重要的考量。

越戰的狹小叢林環境是個極端,伊拉克的開闊沙漠作戰環境又是另一個極端,結果就是前者影響了後來戰鬥步槍設計發展的方向,後者曝露了這個方向所產生的問題。如果當時越南戰爭的作戰環境就是一個開闊地型,在長程射擊上擁有極佳精確度的 M-14對上短距離遭遇戰才能發揮最大效能的 AK-47,那也許今日大家對於這幾款步槍的評價會有截然不同的結果。小口徑步槍與子彈也可能不會捲襲整個西方軍用步槍市場。又如果美國沒有發動伊拉克戰爭與阿富汗戰爭,那小口徑步槍與子彈威力不足的問題,也不會發生。因為如果在一般正常的鄉村、城鎮山區、森林等作戰地型,作戰環境也決對不會像在沙漠裡那麼開闊,遭遇戰的距離動輒超過四、五百公尺以上,讓使用小口徑武器的前線步兵無力去壓制遠方目標。

這個例子其實說明了一件事,就是沒有什麼武器是絕對的神兵利器,讓拿破崙所向披靡的炮兵部隊,在關鍵戰役時遇到滂沱大雨,已經收割的郊外農田變的一片泥濘,傳統彈丸落地後陷入厚厚的泥巴中,炸開的威力大減,結果讓炮兵的支援火力無法發揮,結果拿破崙兵敗如山倒。適合狹小叢林巡邏作戰的步兵武器,不一樣適合沙漠開闊地區的作戰環境。遠來的和尚不一樣比較會唸經,相反的因地制宜而發展出來的在地武器,反而往往小兵立大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