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是說在前文李宗仁回憶錄節選《一》中,談到了李宗仁對當時廣州國民政府的一些評論,可以看出這段歷史在李宗仁眼中,與國民黨版教科書所記載的有很大的出入。雖然必需要再次強調,李宗仁的這本回憶錄有許多地方是在替自己辯白,有些對他不利的重要時刻,他都三言兩語就輕輕帶過,所以也不能完全盡信李宗仁之語。但是李宗仁火力全開修理政敵蔣介石時,倒是頗為敢言,可以為想要撥開那段歷史迷霧者,提供另一個不同觀點。李宗仁在評論為什麼中國共產黨最後能夠坐大時,直指關鍵的原因就在蔣介石的私心自用,想要利用當時的中國共產黨獲取政治、經濟與軍事的利益。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蔣介石以優勢軍力多次圍剿共軍,卻遲遲無法一舉肅清當時實力孱弱的中國共產黨。

「(吳)稚暉又說,若說句粗話蔣先生是個流氓底子出身,今已黃袍加身,一躍而為國府主席,自然目空一切。和昔日流浪上海,為(張)靜江先生送信跑腿時,自不可同日而語。最好大家信任他,由他放手去幹,不必對國事濫出主張。做得好,固然是他分內的事,做不好,也是他的責任,免得推諉到別人身上。(中略).蔣先生拿共產黨問題來恐嚇要挾黨內外的人,甚至西方友邦的心跡,實不辯不明。中國古語所謂「養寇自重」,正是蔣先生的作風。我於是愰然大誤,蔣先生所以為願派兵往江西剿共的真正原因所在,真所謂愚而好自用,玩火自焚。」 (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下冊0542頁中段。)

 這一段談到的是北伐當束後,蔣介石在名義上統一中國,集黨軍政大權於一身,開始準備進行剿匪作戰。但是此時的蔣介石卻已經是個準獨裁者,行事獨斷,因此才會有黨國大老吳稚暉的這段議論。這也可以看出北伐結束後,中國國民黨內許多人對於蔣介石在短短數年間突然掌握大權的不滿,因此出言譏諷。在當時蔣介石發動的剿匪作戰,許多人也不以為然,認為蔣介石並非真心想要解決共產黨的問題,而只是利用這個問題,對外宣傳,對內勒索。下面這一段,李宗仁講的更為清楚明白,當時蔣介石不願意全力剿共的真正原因。

 那時中共的武器、兵員究竟不多,故蔣先生一向忽視共軍的發展,認為他們是「土匪」,不足為慮。加以私心自用,意圖挾寇自重,內則脅制江、浙一帶的財閥與中央元老們,為其出錢出力,外則向英、美、日等資本主義國家鼓吹其反共的決心,以自抬身價(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下冊0588頁中段。)

「養寇自重」在歷史上並不少見,但是這大多是地方官員或是軍隊將領為了保命或保其官位所使用的技倆。由國家領導人自己來養寇自重,倒也是罕見。蔣介石政權最主要的財源就是江、浙財閥,而江、浙財閥會支持蔣介石,很重要的原因也在於蔣介石的保護,可以使他們免於共產黨的工人運動之禍。台灣歷史課本上故意忽略的這一點,其實是至為關鍵的。蔣介石為何佔有南京、上海後,就與共產國際翻臉,發動清黨並與俄國交惡??原因就在蔣介石佔領南京、上海後,已獲江、浙財閥支持,因此不再需要共產國際的支援。此時正好一腳把共產黨與國民黨左派給踢開。

同樣的道理,西安事件與蘆溝橋事變後,蔣介石被迫全面展開對日作戰,蔣介石傾手上精銳,先集中猛攻當上海的日本駐軍,關鍵原因也在於希望先一步將日軍勢力逐出自己的財政來源之地。日軍當然也知道上海、南京的江浙財閥是蔣介石政權的幕後支持者,而打蛇打七寸,因此決定大軍登陸上海,與蔣介石在長江三角洲一帶決戰,直取蔣介石心臟之地,而不是由華北向華南循序推進,這也就是淞滬會戰的由來。但是這是後話了,在對日戰爭尚未全面在華中爆發之前,蔣介石向江、浙財閥要錢要糧的方法,就是靠共產黨了。因此從北伐結束到對日戰爭爆發的十年之間,共發動五次大規模的剿匪作戰,但是全部失敗作收。

蔣氏故意養癰,剿共軍隊更不堪作戰,時為共軍所敗,例如第二軍副軍長張輝瓚的陣亡,陳誠第十八軍的潰敗,孫連仲所部數萬人的投降,使中共日益壯大。到了蔣、馮、閻中原大戰後,江西的紅軍已增至數十萬人,盤據數十縣。不過中央如能傾向全力圍剿仍不難消滅。無奈蔣先生別有懷抱,急欲利用共產黨為其消滅異己,局勢益發不可收拾(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下冊0588頁後段。)

這裡所說的消滅異己,指就是蔣介石借刀殺人、剷除異己之計。原因在於蔣介石雖然在北伐後名義上已經統一中國,但是多年軍閥割據下,各地軍閥部隊紊亂龐雜,在名義上雖然已經投誠中國國民黨的南京國民政府,但是其實往往還是不聽號令,自行其事。中原大戰後,蔣介石更認為這些過去的軍閥部隊並不可靠,隨時有可能再次集結反叛,因此用各種方法來離間控制這些部隊,更利用各種戰事來削弱這些部隊的實力。派這些蔣介石視為「雜牌軍」的部隊去剿共,讓他們自殺殘殺,就是蔣介石自以為是的錦囊妙計。李宗仁出身自桂系,也不是蔣介石的「嫡系」,對於蔣介石這樣的作法特別有脣亡齒寒之感,因此再三為這些雜牌軍抱不平,並指出了蔣介石這樣作是如何的離心離德。

蔣先生一心一意要借對內對外的戰爭,把這些「雜牌」部隊消滅,所以平時扣發軍餉,戰時不予補充,待該部在戰爭中消滅殆盡時,中央便藉口將其番號取消。但是中央這種作風,各部隊長官皆洞若觀火,所以他們絕對不打硬仗,處處企圖保存實力,免被消滅。如此,自然無法表現其戰鬥力,同時軍紀亦易廢弛。於是中央愈加蓄意加以消滅。演變的結果,中央當局便視「雜牌」部隊為癰癯,而「雜牌」部隊亦視最高統帥為仇讎,而形成一種互為因果的死結。(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下冊0714頁後段。)

持平而論,李宗仁講的其實並不為過,因為西安事變的爆發,就是東北軍與西北軍厭惡自己被派去剿共。表面上的理由是這些出身東北軍、西北軍的將領們渴望發動對日戰爭,因此挾持蔣介石,但是說不出口的真正原因,就是他們心知肚明蔣介石派他們去剿共,實際上就是要慢慢消滅他們。但是西安事變結束後,情況並未好轉,因為對日戰爭開始後,蔣介石轉而利用日軍來借刀殺人,讓雜牌軍去參加對日戰爭,但是又不積極在人力、財源、軍械上補充這些部隊的損失。直接造成的結果就是這些雜牌軍往往只想要保存實力,不願意積極作戰,以免中了蔣介石的圈套。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小杜白雲
  • 唐德剛在《毛澤東專政始末》中也曾提到,共產黨的「長征」,我無非是蔣的一條狼狗,放他到那裡咬人,蔣的勢力就可以延伸到那裡。

    這是中國官場慣用的手法,確實也收到了效果。

    直到西安事變,此一大意外誠然轉變了歷史的方向!
  • 所以說毛澤東與蔣介石是互相為用啊。這讓我想起八二三砲戰,有不少的文獻指出,這場只有炮擊的戰爭,是兩方合作的一場大秀。

    sophist4ever 於 2010/11/19 09:28 回覆

  • rainy
  • 看完了文章忍不住要想
    如果我是蔣介石 我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收編各地軍閥 擋住外國勢力的侵略
    ……
    ……
    恐怕很難 走那樣的奪權道路上來
    加上個人格局所侷限
    註定了蔣介石只能作為割據政權之一
    時勢並不站在蔣介石那邊
    當上南京國府主席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啊啊啊啊
  • 白衣劍少

  • to..#2 rainy 於

    看完了文章忍不住要想
    如果我是蔣介石 我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收編各地軍閥 擋住外國勢力的侵略
    ……
    ……
    恐怕很難 走那樣的奪權道路上來
    加上個人格局所侷限

    ******

    難處是有啦

    個人格局倒是..主因

    其實..
    那時如果他願意三分天下..基本上沒啥小問題啦


    可惜..他太好大喜功..太喜歡一個中國了


    ps.時間吧

    那時如果放棄東北<讓給張家或日本>跟華北<吳佩孚跟馮玉祥>,有時養大對手本是個手法,如他養大共產黨

    放棄北方,讓他們自己搞定自己,專心的搞定長江以南,就可以
    差不多再搞定上面,這可減少很多問題了,

    也就是回到寧漢分裂的局面,談好地盤劃分,各自搞定自己的內憂

    不管奉系或直系..
    其實也跟KMT差不多啦
    派系林立


    當然
    這..違反一個中國的史觀

  • LOOKER
  • 樓上的

    其實問題就在就是肯不肯分享權力這一塊上面了

    那個時代中央當然不可能如現代這般完全負責全國所有軍隊的後勤、訓練與糧餉
    頂多只是多多少少的提供所謂的補助,剩下的就是各雜牌軍從駐紮(其實就是組成來源)所在地自行找財源、甚至兵源
    所以如果不能逐步的讓軍隊國家化
    那就要體認大家都能養出槍桿子的事實,適當的分享權力,或者相對的放棄自己的權力
    而要走軍隊國家化
    自然要搭配財政統一、軍備統一,然後才能夠軍隊國家化
    當然,軍隊國家化的第一步絕對是讓最大的軍閥先國家化

    所以,你一方面想軍隊國家化,卻又不肯去承擔軍隊國家化必須面對的問題

    那當然會搞成上戰場的軍隊永遠都抱持:七分發展、二分保存、一分戰鬥的搞笑狀態了
  • 很好笑
  • 這板裡最多的大概就是如趙括者流的紙上談兵之輩,
    永遠把政治問題看得像兒戲一樣簡單,看待複雜的事實也只能用自己最簡單的思維將之二元化,除此無他。
  • 白衣劍少

  • to #4 LOOKER

    軍隊不一定要國家化

    ps.基本上...軍隊會國家化,不過是沒人有能力跟把握控制全局而已

    台灣民主化那個年代..高層偏藍色<出生中國>.中層偏黃色<出生眷村>,基層偏綠色<土生土長>

    沒人有把握能控制局面


    pps.回本文

    勢力範圍畫好..警察跟黑道就足了

    當年之局

    我來處理就是派出嫡系部隊兼派旁系..旁系不跟就收編,打仗不夠力也收編,一省一省來上軌道

    慢慢打出名聲

    如同...吳佩孚的第三師及河南
    說是軍閥化也可以

    慢慢的把局面穩定下來

    共黨統治中國..如果沒文化大革命跟韓戰,只怕也很難維持今日統一之局<軍頭跟角頭都被處裡掉了>

    pps.很久以前看錢穆的吳佩孚傳有感



  • 白衣劍少
  • to#5 很好笑

    你真的很衰耶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0,5244,50205049x132010111700918,00.html

    Call大話遭斥烏龍邪道 健保局員工:不會放在心上
    2010-11-17 新聞速報 【中廣新聞/陳奕華】
    ******

    我絕對不會說你.....烏龍邪道

    而是...

    .......

    台語爛到這種地步
    連『烏龍旋桌』都可以掰成邪道?

    是誰在扭曲?

    ps.歷史必須盡量忠於事實

    Role play

    從來是不斷的一直上演

    這也是學習跟進步的根源..
    當然...被人釘在上面也是應該的,畢竟我非天縱英才

    關於某報...整個報社都聽不懂台語....
    耶...我們要原諒他..馬先生的英文也是很爛的,難怪美國人聽不懂

    pps.我們也誤解了偉大的蔣先生的能耐...畢竟它是"博士"耶,不能跟高中都沒畢業的一般中挫生相比


    不像格達費只幹個上校





  • person1204
  • 中國古語所謂「養寇自重」,正是蔣先生的作風。我於是愰然大誤...
    ===========
    是不是「恍然大悟」?
  • 小六
  • 給五樓:
    這裡不用寫自我介紹~
    放輕鬆,當自己家~
  • rainy
  • 感謝各位大大的意見參考

    我想表達的意思就是
    蔣介石在那樣割據政權的格局
    以養寇自重的方式求發展(搶錢 搶糧 搶娘們…..)
    已經是當下最好的策略
    東北、西北軍就讓他們去跟日本消耗吧
    雖然李宗仁立論心懷怨懟
    這一點他倒是分析的很透徹
    ……
    所以白衣劍少講的不完全對
    您所說的策略就是蔣介石打的算盤啊
    在那個當下其實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只是時間不站在蔣介石這邊
    日本在西安事變之後就立刻發動攻勢直接「剿蔣」
    也開啟了15年抗戰中的後8年階段

    所以我才認為
    南京國府主席已經是蔣的極限
    蔣不能統一中國 除了個人格局問題
    時勢才是關鍵因素
  • 白衣劍少
  • to #10 rainy

    我能了解你的看法

    只是個人認為本質上的不同,外在很像但是內容不一樣

    帝力不及縣,根據地的投入是很大的不同


    將中正..沒有根據地,只有勢力範圍

    其他老牌軍閥勢力範圍沒獎大,但是根據地都投入很多心思,也有招牌<事實上那時的軍閥打仗根本死傷不多>

    個人是覺得..吳佩孚<河南>跟李宗仁<廣西>比較突出

    蔣的蘇浙油水區..版主已經講了,但是佔領跟投入時間太短,收收保護費可以,其他就想太多了,你該問的是...應該號稱是根據地的廣東????怎會消失呢????
    <其實吳佩孚第二次直奉兵敗,蘇浙的有錢人要出錢出兵給他復出,條件是當開門狗,但是他拒絕>

    ps.其實..蔣的坐大有部分還要感謝外有吳佩孚,張學良,內有李宗仁的部隊跟資源<河南吳佩孚是以不抵抗方式被收編,張學良還整個部隊當打手,李宗仁當保鑣>

    http://zh.wikipedia.org/zh/李宗仁回憶錄

    《李宗仁回憶錄》中記載了蔣中正在國民黨內的權鬥:「在此黨內糾紛無法解決之際,參加黨爭的人,大半祇顧目的,不擇手段。流風所及,國民道德、社會風氣均受到極不良影響。其中最顯著的例子,便是上海流氓的社會地位提高,終至與黨國要人相頡頏。……民國二十年代,上海流氓分青、紅兩大幫,最有名的流氓頭為杜月笙與黃金榮。他們在租界內倚靠洋人的保護,包庇煙賭、盜匪、娼妓,無惡不作。以上海租界為巢穴,青、紅兩幫流氓勢力簡直籠罩長江中下游所有碼頭,商民旅客謂之如蛇蠍。但在軍閥時代,這批黑社會的流氓們尚有一種自卑感,不敢與正人君子或士大夫明目張膽地稱兄道弟。舊時代社會上的士紳官商也羞與為伍。那時即使貪贓枉法的軍閥,也向不與流氓往還,他們還多少有些舊氏士大夫的頭巾氣。……後來蔣介石回到上海,流氓們的社會地位便上漲了。蔣氏於民初不遇時,曾列名黑社會,加入青幫。因其加入得遲,故輩分不高,上海甚多老流氓還是他的長輩。今番蔣氏衣錦榮歸,貴為革命軍總司令,他以前的兄弟們,自然都有雞犬升天之感。……他們自以為與蔣有舊,於清黨更有微勞,居然以紳士姿態出現,周旋於黨國要人間。而我黨中樞領袖,不自覺其在政府中地位之尊貴,竟與這批流氓稱兄道弟,不以為恥。官箴全失,斯文掃地,以視北洋軍閥,猶等而下之,實堪浩嘆!」

    ......
    書中對蔣中正總評:「所以蔣先生在中國戰場縱橫數十年,他所憑藉的武器,不外金錢收買和分化離間的伎倆。若從純軍事觀點立論,則蔣先生實在是既不能將將,也不能將兵,若以他一己的意志來統兵作戰,安有不敗之理?只以軍事一端作簡單的論列,中共統一大陸,實非偶然。」






  • verylike5566
  • 回憶錄中有一段提到蔣介石在上海利用流氓組織工人上街來對抗共產黨,而且在蔣政府中,大流氓頭子可以被政府高官奉為上賓,這段敘述讓人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 Ching-Chen Huang
  • >>回憶錄中有一段提到蔣介石在上海利用流氓組織工人上街來對抗共產黨,而且在蔣政府中,大流氓頭子可以被政府高官奉為上賓,這段敘述讓人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個性杜的傢伙嗎?.......好像還被授與少將軍銜的樣子........
    後來蔣介石敗逃的台灣,連他都知道要跟姓蔣的離遠一點,所以躲在香港......
  • sophist4ever
  • 刪除"很好笑"先生的留言一則!

    原因:無意義的口水漫罵。

    To:很好笑先生:

    本板容許尖銳意見的辯論,但是不接受蓄意的影射與人身攻擊。
  • sophist4ever
  • 刪除留言兩則

    原因:回應"很好笑"先生發言引發的口水戰。

    對於那種沒有意義的垃圾發言,其實用不著回應.......^___^
  • 白衣劍少
  • 來這個網站後

    更能證明一件我的疑問

    台灣的老一輩會懷念日據時代

    那中國的老一輩怎麼沒人懷念國民黨時代????,

    更慘烈的是..徐蚌會戰後...黃河以南的半個中國領土幾乎無像樣的抵抗
    這是實質上...號稱黃金十年建設區耶!!!!!,

    甚至號稱抗日基地...經營10年以上,有陪都之名的四川省抵抗時間之短
    <應該不會有人認為...土共比日軍強吧,日本打了15年搞不定,土共4年搞定>

    不論...整備甚至後勤與工事..理論是四川應該很難打
    畢竟從26年遷都之後..最少有8-10年的建設

    只能說...
    果然....聲名卓越呀
  • noboby
  • 給#16 白衣劍少

    中國網路上可是一狗票國粉在緬懷民國時期啊!!

  • ccc
  • 引用

    "因為對日戰爭開始後,蔣介石轉而利用日軍來借刀殺人,讓雜牌軍去參加對日戰爭,但是又不積極在人力、財源、軍械上補充這些部隊的損失。直接造成的結果就是這些雜牌軍往往只想要保存實力,不願意積極作戰,以免中了蔣"

    給版大這段一個旁證
    李潔明回憶錄提到
    美國曾想要提供中共紅軍還是其他非黃埔嫡系軍隊軍備及訓練進行抗日
    委員長抵死不從


  • 超棒的文
  • 真的覺得您可以出一本書了,第一篇北伐看法連結的前文也挺多的 ^^"

    能有一本書的話會比較易讀有系統

    但如果真出了也不曉得會不會被當權者攻擊醜化,唉

  • aaaaa
  • 大陸學者黎望樹教授稱【李宗仁回憶錄】為天下第一謗書!!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