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在目前藍綠雙方就中國政策的攻防中,「鎖國」與否一直是個爭辯的焦點議題。過去或目前的台灣是否鎖國,辜且先不論,但是台灣的發展歷史中,卻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倒是頗值得拿出來聊聊,那就是「台灣發展的歷史都與中國的鎖國政策或兩岸的隔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甚至簡而言之一句話來說,就是歷史上台灣的發展機運,都是在與中國這塊大陸出現分離的時期。

明朝的海禁,是台灣發展史上的第一個契機。原本靠捕魚為生的漁民,為了生計只能冒險繼續從事非法漁業活動,既然在大陸沿海有海禁,那就不如另尋一個基地,而當然被明朝視為化外荒地的台灣,就是首選的目標。台灣漁業的興起,帶動的是漁獲加工品的貿易,海禁下的走私商人反正就是要走私,將中國的絲綢、茶葉運出來賣,不如就選在台灣當貿易中繼點,一方面比直接運到日本、南洋方便,另一面返航時可以載鹽魚、鹿脯、烏魚子回去賣,一趟路賺兩筆錢。

日本與南洋的海商或海盜,也樂於到台灣進行貿易,原因在於明朝的海禁與貿易限制,讓這些人無法在大陸沿海港口作生意,就算要搞走私也還要先打點腐敗的官員,那就遠不如直接到當時無法無天的台灣來,把貨物賣給中國走私商人比較方便。同時再大量購買中國走私出來的貨物與台灣的加工漁獲,拍拍屁股準備回家再賺一筆。因為明朝的海禁,讓台灣成為新的漁業基地、貿易中繼站、走私天堂,也因此開啟了台灣的第一波發展。

稍後荷蘭人東來,尋求與大陸沿岸地區進行貿易被拒,也選擇到台灣落腳,希望就近伺機與中國進行貿易。集海盜、海商、官兵等多重身份的鄭芝龍就成為荷蘭人的合夥人,發展出新的貿易走私網。這一票人在那個明朝海禁的年代,獨佔海上貿易大餅,吃香的喝辣的,讓鄭芝龍富可敵國,讓荷蘭人打算長期經營台灣。明朝覆滅後,清朝初期因為台灣的問題,繼續施行海禁,鄭成功與鄭經父子得以故技重施,從中國走私貨物,武力控制海洋,壟斷與大陸地區的貿易,台灣的鄭式海商集團盛極一時,也為台灣的建設奠下基礎。

明清兩朝的海禁,讓台灣成為當時重要的海洋貿易中繼站。

鄭式王朝覆減後,台灣進入清領時期,清朝的海禁逐步廢馳,日本、南洋的海商船隊直接可以到大陸沿岸港口進行貿易,台灣雖然也同樣可以從事與各地的貿易活動,並輸出漁獲、山產、蔗糖等,但是重要性已經大不如前。就明鄭而言,台灣是整個海上貿易網的交換中心,就清朝政府而言,台灣只是無足輕重的邊陲小島,當台灣與這片大陸已經不再隔絕,卻也失去獨佔性,台灣的發展因此停頓。清領兩百餘年,能寫入課本吹噓的,竟然也就只有後期的沈葆楨、丁日昌、劉銘傳三人。最後甚至在馬關條約中,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

台灣進入日治時代,在政治上是與大陸上的政權完全隔離,雖然在海運交通上是暢行無阻,但是畢竟是分屬兩個國家,台灣因此幸運的躲過中國在清末民初的動盪。接下來中國軍閥的割據混戰,兵匪橫行,台灣也都幸免於難。同時台灣身為日本的南進擴張基地,開始了現代化的建設。在中國陷入民國時期的內戰時,逐日富強的日本,則是東北亞的經濟火車頭,台灣是日本與東南亞地區的交通中繼樞紐,讓台灣得到了另一次的發展機會。

二戰初期,台灣是侵略國的一部份,戰爭末期又僥倖是跳島戰略中被跳過的那一個,免於兵災之禍。

但是二戰結束,日本放棄台灣的主權,盟軍將越南與台灣委由中國戰場最高指揮官蔣介石來接受佔領。越南強悍的打跑了去接受的中華民國軍隊,但是台灣選擇「回歸祖國」,與這塊大陸又連在一起,卻因此捲入國共內戰中。不只經濟跟著中國崩盤,台灣人被迫拿四萬換一塊,接收台灣的國民黨貪官污吏還激起二二八事變。台灣最後糊里糊塗的變成所謂的復興基地,在白色恐怖下,負擔著沉重的軍費開支,而國共內戰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更讓今天的台灣連個被國際社會承認的身份都沒有。

但是誰會知道中國共產黨作繭自縛,在冷戰裡成為鐵幕中的一員,台灣雖然差點就萬劫不復,但是一個鎖在鐵幕中的中國,讓台灣又與這塊大陸上的中國政權分開。台灣在政治上成為圍堵共產勢力的一員,在經濟上則因為共產中國對民主陣營採取隔離鎖國政策,反倒讓台灣又成了東亞海上貿易線上的中繼站,與日本、南韓、香港、新加坡一起成為了新興經濟體。反正誰都無法與中國共產黨政權控制下的這塊大陸作生意,那就不如與周遭國家進行往來,一來可以鞏固民主陣營的圍堵線,另一方面也有「和平演變」鄰近共產勢力的用意,可謂一舉兩得。

台灣就在這樣的機緣下經濟起飛,但是蘇聯瓦解,東歐共產政權紛紛垮台,中國被迫走向改革開放,台灣也在走向民主化後,開始與中國進行接觸。語言與地理環境的便利,讓台灣成為最快與中國來往密切的國家,台商隨著各國商人一起西進,中國不斷開放並吸取養份,很快的這塊大陸上的龐大市場,成為了整個東亞的新焦點,台灣又再度邊緣化,追逐利益的商人想的是,可以進軍龐大的中國市場,何必眷戀小小的台灣。而且台灣不止在經濟上成為邊陲,在政治上更是倍受打壓,與中國越接近,台灣就越像是中國的一部份。

若從結果論來說,歷史上的中國與台灣,似乎是相剋多於相生。

很多人愛談雙贏,但是如果本質上就互相排斥或有競爭關係的對手,那要如何雙贏??獅子與羚羊有可能雙贏嗎??獅子不吃羚羊就會餓死,羚羊不跑就會被吃掉,我還真的挺好奇的,獅子與羚羊會有雙贏模式嗎??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白衣劍少

  • 英雄造時勢,
    還是時勢造英雄?

    有點好玩的現象

    台灣是如此

    中國的歷史沿革也是吧


    ps.很多人喜歡談推背圖

    第四十五象推背圖戊申 坎下艮上 蒙
    讖曰: 有客西來 至東而止 木火金水 洗此大恥
    頌曰: 炎運巨集開世界同 金烏隱匿白洋中
    從此不敢稱雄長 兵氣全消運已終

    一般媒體認為兼洗腦
    是日本敗(因為日本旗的形象),中國勝變盛世

    可是.....
    我總覺得是..在講霸道中國敗的很慘

    原因很簡單

    現在不是流行..中國博起中國強...等等說法
    金烏者應該是指..旭日東昇的霸道中國,到此結束

    不敢再說東亞稱雄

    至於大辱...很多人認為是指中日戰爭
    但是我反而覺得是........中國的禁忌話題(跟和平獎有關,文革..64.....)

    有客西來...應該是中國西部人民先開第一槍,後面響應(跟武昌起義很像啦)

    非主流看法
  • mtl
  • 1944 下半年,美軍內部爭論要進攻台灣還是菲律賓好掐住日本戰爭資源的咽喉,海軍上將 Nimitz 想攻台灣,但是陸軍上將 McArthur 堅持攻菲律賓,因為他當年在菲律賓被日本趕跑,發下一定要回來的豪願
    如果當年美軍決定攻打台灣,歷史的走向就很難說了
  • 碧格
  • 台灣的鄭式海商集團盛極一時,也為台灣的建設奠下基礎??

    除了荷蘭普羅民遮城地基的赤崁樓
    台灣的哪裡可以看到鄭匪成功的建設基礎??
  • Freeman
  • 老中黨總是講鄭成功如何成功? 假圖大哪天發篇鄭經如何覆亡如何?
  • 鄭經、鄭克爽最後會走向滅亡有很多因素,不過最近有些新的看法很有趣,就是當時荷蘭人對於鄭家兩面三刀,背棄雙方的合作關係,非常不爽。在被逐出來台灣後,就一直去遊說清廷攻打台灣。最後施琅出兵攻台時,荷蘭人是幫了大忙的,鄭氏艦隊會潰敗,內部不合是一個因素,但是荷蘭艦隊的參戰,更是清廷會獲勝的另一個主要因素。

    只是這段歷史並不光彩,所以就自動被消音了。

    sophist4ever 於 2010/10/21 20:40 回覆

  • Neo
  • 歷史上的戰略機運稍縱即逝,若非麥克阿瑟的個人堅持重返菲律賓,否則今日台灣應成為另一個關島(美屬領地),而非流落於國際間的孤兒.....
  • QQ
  • 我個人是抱持樂觀態度,起碼現在的生活、自由程度都比世界上許多國家好的多,全球還有10億人每天在飢餓中生活,珍惜台灣。
  • 喵啦
  • 一中自婊

    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簡稱"一中自婊"...包括像簽EFCA這樣的事
  • 白衣劍少
  • to...#3 mtl


    1944 下半年,美軍內部爭論要進攻台灣還是菲律賓好掐住日本戰爭資源的咽喉,海軍上將 Nimitz 想攻台灣,但是陸軍上將 McArthur 堅持攻菲律賓,因為他當年在菲律賓被日本趕跑,發下一定要回來的豪願

    ******

    沒那回事...那是自high的說法

    我也無法諒解麥帥讓美軍航空兵在菲律賓停在機場被打靶的錯誤

    http://home.comcast.net/~light123/military/mcarthur.htm

    下面結錄



    攻台灣或攻菲島原本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戰略問題。依照美國海軍的觀點 ,他們當然希望從中太平洋攻擊台灣,成功後和中國大陸戰場連成一線,徹底封鎖日 本,再登陸日本。對陸軍來說,台灣已經日本近五十年經營,登陸作戰的犧牲必然很 大;不如攻擊美國已經經營四十年的菲律賓群島,同樣可以達成切斷日本和南洋交通 線的戰略目標。既然海軍陸戰隊無法獨力進行這些作戰,還得靠陸軍部隊,自然陸軍 的看法要佔優勢,麥帥的自尊心和承諾倒是沒有太大關係。

    日軍面對麥帥登陸的處境,正好跟麥帥兩年前面對日軍登陸的情形一樣是一籌莫展。 菲律賓繁多的島嶼與漫長的海岸線根本就無法處處防禦到。就美軍來說,當然要選擇 敵人的弱點進攻;出奇制勝才是戰爭的指導原則,哪有人願意把部隊開到明知是固若 金湯的敵人灘頭去送死?

  • batul
  • 我認同版主的說法,過去幾百年來,台灣的發展得利於「邊緣性」,主要的變數在中國.中國封閉則台灣佔地利之便。
    但是這種發展是畸型的,必須以中國本身的「錯誤」為前提。同時還要有周邊勢力配合:明末的荷、日,戰後的美、日。台灣(而非台灣人)只是個媒介,台灣人甚至不是這個島嶼歷史的主體。曹永和提倡「島史」的概念,無非也是因為作為歷史主體的「台灣人」,面目不直是模糊的,而且欠缺主體性。
    而以媒介來說,台灣的地位亦非不可取代。外國勢力強時,直叩天津、上海、武漢、廣州。中國勢力強時,亦直接從內地輻射國威。毋需假借台灣為緩衝區。總之,中國一旦開放,不論是被迫開放或是主動開放,自己有能力和外國打交道時,台灣都無法扮演重要角色。
    台灣歷史上也曾試圖爭取擔任中國現代窗口,便是劉銘傳的洋務運動,但沒有成功。
    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台灣亦有此豪心,認為台灣足擔中國龍頭,但三十年下來,夢想亦滅。而今後,台灣人想在「大中華舞台」找到一個令自己滿足的角色,亦是不容易的。
    至於走向台獨,我認為台灣不肯「安貧樂道」的,故台獨有無市場,繫於台灣人有沒有辦法在「世界舞台」上,拾得風光。
  • 更正
  • 樓上說法有誤
    歷史並未說中國封閉則台灣才獲利
    而是要與中國在政治上脫鉤
    經濟上才有利於台灣
    當中國不封閉時
    台灣更不應與中國連成一體
    這才能作為各國對中國貿易的跳板而從中獲利
    一旦成為中國的離島
    外國就寧可直接進入中國通商
    台灣的利基也就不再存在
    此一法則也適用於香港
  • mark
  • 我同意,這是很明顯的事實,
    彼消我長,彼長我消。
    中國之開放營商,無異於巨大的資金技術電磁鐵,
    只是冷戰與鐵幕的閉鎖時期,
    讓那個吸力在今天看起來誇張了點。
  • batul
  • 「與中國在政治上脫鉤,則經濟上有利於台灣」這個論點,我覺得有待商榷!1895年以來,台灣與中國(大陸)政治上一直是脫鉤的,故沒有可比供較的基礎。
    今天再談跳板說,似乎已時不我予!早年西方對中國不信任,加上香港又能提供便捷的務,才使欲進佔中國市場的各國公司,以香港為基地。九七易幟,是連戰「亞太營運中心」的戰略契機,但這條路線沒有執行!戒急用忍只能限制部分技術和資金,不能看住所有的台資台商,故這些人自己到中國闖蕩,到了2008年,已形成一股新勢力,並指導著馬政府的政策,以利其「返鄉」。
    台灣要成為中國跳板的機會已失,當初宣稱的優勢如「深水港,英、日語人材,高科技研發,文創產業,法治環境,以及比香港人更成悉普通話」等,今天看來多不足道矣!如今的情況是要被收編入大中華經濟體系內,成為其分工體系的一環!
    在現在局勢下,與中國政治脫勾,即便可排除中國報復,亦不會再是經濟上的利多。
    香港假如今天還在英國治下,恐亦難逃沒落命運。
  • 嘛更正
  • 這是相對性的比較問題
    當中國政治與經濟好的時候
    台灣如果距離中國僅一百公尺
    則與中國在政治上也綁在一起會有利於經濟
    但是兩邊經濟狀況仍會被拉到一樣的水平
    如果是距離一百公里時
    脫鉤會比較好 還可以自己設法努力
    掛鉤的話 一定被邊緣化
    打通海底隧道也一樣
    現在香港不是沒落
    只是在被拉到與一水之隔相同的經濟水平與狀況
    政經完全融合下香港最終會與廣東一致化
    政經合一卻若即若離的一百公里會使台灣像塔斯馬尼亞
    現在則更像斯里蘭卡有一群傾印的人內應
    政治獨立也沒用
    如果是一千公里倒還有機會像夏威夷
  • muto
  • 英國東印度公司與東寧王國的鄭經多有接觸,在鄭經介入清國內戰期間,英國東印度公司還提供火砲彈藥等物資支援。雖說不是重要環節,但實際上台灣在當時也可算是英荷海上爭霸的一環
  • 可以這麼說嗎?
  • 同意13樓的觀點,假圖大一直用政治觀點解讀經濟問題,當然會得出與大陸政治脫鉤有利於台灣的結論。殊不知,經濟問題是很現實的市場問題...
    綜觀假圖大所提出的歷史事實,背後都只有一個前提:"想跟大陸做生意"!現在已經是民主社會了,沒辦法再有海禁等封建措施;現在也已經是地球村時代,地利也不再是唯一優勢,台灣意識如果還只是停留在獨立可以解決一切,那就太不切實際了!
  • 吳龍
  • 這段歷史的寫法很有趣,對於習慣黨國奴化教育的大中國歷史觀的人而言,無法領悟到「與中國在政治上脫鉤,則經濟上有利於台灣」這個論點的真正義意,反而被大中國歷史觀所封鎖,跳不出來.


    版主描述的台灣與中國之間的歷史,如果以台灣為主體來思考,或說以台獨思考的話,我們可以很明確的看出來,台灣只要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才能有所發展.


    對於無法跳出大中國歷史觀的人而言,如果想要脫離中國井的圈圈,必須先思考[邊陲化]的問題.


    台灣與中國越是緊密,台灣就只是中國的邊陲,中國發展經濟不會發展台灣經濟.這道理就如同香港一樣,當香港與中國越緊密,香港只是中國的邊陲,中國發展經濟不會去發展香港經濟.


    就如亞太中心而言,中國要發展亞台中心只要以中國上海來發展,何必要用台灣來發展呢?


    上海離中國腹地比台灣離中國腹地近,只要以中國為中心,再白癡的人也知道亞台中心會以中國上海為主,不會以台灣為主.


    而台灣要成為亞太中心,台灣就必須要與中國隔離,不能成為中國的邊陲,才能有台灣的自主性.


    當台灣有自主性,台灣地理位置才能有所發揮,東有美國和太平洋各國,西有中國,南有東亞各國,北有日本和加拿大,如此的地理位置必須要以台灣為中心來發展,才能發展出亞太中心.


    如果台灣不以台灣為中心來思考亞太中心,好好利用台灣的地理位置,反而以中國為中心思考亞太中心,那根本就是錯亂到極點!!


    版主寫的這段歷史,我們如果以為中國只要封閉,封鎖,台灣才能有所發展,那就是被大中國歷史觀所圈住了.


    我們可以看看日治時的台灣,當時的中國也沒有海禁等封建措施,中日在台灣的經濟交流也是很頻繁,如果只有中國自我封鎖或封閉,才能發展台灣經濟,那麼如何解釋日本治台時台灣經濟的發展呢?


    事實上,不論中國是怎樣的,台灣只要不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就會發現,台灣經濟發展就會很好,如果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那麼台灣經濟就玩完了,看滿清治台就清楚了!!


    這就是[邊陲化]的後果, 台灣不獨立,沒有台灣自主性,台灣只要成為中國的一部份,台灣就等著成為中國最落後的省份!!



    我想[邊陲化]應該是版主這篇文章最令人深思的關鍵點!!
  • 老王
  • 我對於"邊陲化"這個用語一直都有疑惑, 即"邊陲"一詞必意味著有"中心"存在

    但是,中國大陸的中心為何呢?總不會是蘭州吧。

    且從地理上看,上海、福建、浙江、廣東對照於中原地區,都是邊陲,但經濟卻發展的比內陸好。日治時期的台灣相對於日本本土,不也是邊陲嗎?所以我們要如何理解"邊陲"一詞適用在台灣上呢?

    我覺得,版主觀察到的現象基本沒有問題,而是推論有待細緻。應該說,與落後封閉的大陸有政治連結時,由於受大陸整體環境影響,台灣就會發展的不好,這個說法應該會比較完整吧
  • 路過
  • 邊陲? 還用問嗎, 看首都在哪啊!
  • 路人
  • 台灣孤懸中國海外,中土戰亂的時候(偏偏中土戰亂還真多...),比較有機會偏安,這是沒錯的。日本、朝鮮也有如此的地理特性,固能保存較多的中國古代文化,許多甚至是在中原早已遺失的。

    某種程度上,的確有此衰彼長的情況。你的鄰居很慘,自然就顯得自己過的還不錯,外地人若來此鄉訪問,自己也比較容易受訪、重視。鄰居生活改善了,外地客的目光自然不會全留在自己身上了,更何況鄰居本家大地大,只是前些年擺爛,任憑雜草叢生?

    若說鄰居發達起來,自己就落魄了,那到也未必。鄰居家在繁華的火車站前面擁地千畝建大商場,我們家在一里之外只有個百坪建地,但也可以創建精品個性專賣店,不是嗎?

    如果硬要和鄰居合資,人家股份多,哪天要你的小建地改建成商場廁所,你拿什麼說不呢?
  • crimson
  • 有人說過「中心」是地理中心來著?
    台灣發展的中心是南投?米國中心是丹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