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是說在廢死爭議正鬧著沸沸揚揚時,在噗浪上與噗友閒聊中隨口提到,台灣社會要想理性的來討論廢除死刑的問題,可能要等到有某人被司法系統冤枉,最後被槍決。無奈一語成懺。監察院糾正國防部對江國慶一案的軍法審判過程,讓我們見識到了司法系統裡的醜惡與諸多問題,在案件仍然有重重疑點下,江國慶已經被槍決。而生命是無法挽回的,如果江國慶真的是枉冤的,幾年後真的犯人落網了,那我們要怎麼去面對這個國家錯殺一個無辜生命的事實。當然有人會說這是因為軍事審判系統速審速決才會造成這樣的問題,不能與在正常司法系統中被判死刑定讞者的案件相提並論,但是試問一句,大家真的對台灣的司法系統那麼有信心嗎??法官、檢察官收賄瀆職的醜聞都曾經發生過很多次,而且今日司法機關侵害人權的案例也是屢見不鮮,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的司法系統真的不會犯錯嗎??那如果我們知道我們所仰賴的是一個不能被完全信任的司法系統,那我們給予這個系統殺人的權力,豈不是萬分恐怖。如果台灣已經廢除死刑,江國慶可能在獄中倒楣幾年後,獲得冤獄賠償而出獄,能賠著重病的老父親、過去天天以淚洗面的老母親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而不是留下今天這種令人感到無比遺憾的殘忍結局。

很多支持死刑的人一定會說廢除死刑與冤獄的問題不能一概而論,但是問題就在於,「無法解決司法系統會犯錯的問題」就是廢除死刑一個最重要的理由。醫生叫你不要每天三餐都吃雞排度日,就是因為油炸類的雞排問題很多,可能會害你短命早死,那今天在討論能不能三餐都吃雞排這件事情時,怎麼可以不談雞排本身可能造成的問題。討論廢除死刑的爭議,就是一定會談到司法系統可能會犯錯的問題。事實上許多贊成廢除死刑的人,也不是真的認為那些兇殘的殺人犯值得原諒,而是在思考萬一江國慶真的是冤枉的,那這個國家與社會,要怎麼去彌補這樣的錯誤,有沒有辦法可以不要再出現下一個江國慶,有沒有辦法不要讓這種刑求錯判的悲劇再度發生。其實想一想很可怕,江國慶案發生時,才不過是十三年前的事情,那時候竟然還有如此殘酷的刑求,如此草率的證據調查,如此漫不經心的司法人員,然後就為了應付社會輿論的壓力,將一個可能無辜的人押上刑場,實在令人不敢想象。而在十三年後,台灣的司法系統又進步了多少,相信就算是致力於司法改革的法界人士也會回答的很心虛吧。那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在討論廢除死刑的爭議,難道不應該誠實面對這樣的問題嗎??

廢除死刑這個爭議的盲點,就在於兩方都不願意去面對自己所站立場裡的最大的問題。支持死刑的人,絕口不談司法系統可能錯判的問題,反對死刑的團體,又提不出更有效的嚇阻辦法與矯正計畫,兩方流於口水漫罵,互指對方是理盲又濫情。但是在這樣的口水戰之外,其實根本就還有很多值得努力的空間,能讓台灣的司法體系更成熟,成熟到足以處理廢除死刑的問題。比如支持死刑的,以受害者家屬的痛苦為出發點,爭取社會共嗚,但是卻不見去推動更周延的受害者保護計畫,這無論是由民間自己組成這樣的團體,或者去示威抗議去法務部、立法院丟雞蛋,要求政府重視這個問題,呼籲修法建立這樣的制度,都更能幫助這些受害者家屬。否則要他們站出來,只是再次廉價的消費這些受害者家屬的悲痛與憤慨。而支持廢除死刑的團體,又在鬼扯什麼死刑犯都已經懺悔,不可殺人的宗教理由,少數人更順便利用這個議題想把自己推上神壇,這其實對於推動廢除死刑一點是幫助都沒有。事實上,要廢除死刑之前,要做的準備還很多,但是台灣是一應皆無,這些團體是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特別是法務部也順應世界潮流希望推動廢除死刑,但是世界先進國家所做的配套措施法務部你看到了嗎??之前就已經在這裡談論過,應該先設立終身監禁的刑種以做為配合,好永久隔絕那些幾乎肯定會再犯的罪犯,法務部卻一直沒有認真去推動。此外如假釋犯出獄後的輔導與追踪,台灣做的也遠遠不夠,只學到假釋這種方法以解決監獄空間不足的問題,但是卻沒有學到利用假釋制度轉導這些受刑人重返社會,並且主動追踪監控是否有再犯的問題。前警政署長投書說目前台灣的受刑人出獄後再犯的比率極高,因此不適合廢除有嚇阻力的死刑,但是反過來而,也代表,灣監獄的矯正能力仍然不足,因此就算有死刑存在,一樣無法阻止再犯。甚至講難聽一點,很多討論這方面問題的專業文章,根本認為台灣監獄的矯正資源嚴重不足,只是把犯人關在裡面,讓小偷進修成搶匪,強盜升級為綁架犯。而這些顯而易見的長期問題,其實才是支持廢除死刑的團體在現階段應該要努力的目標,好讓社會知道良好的矯正措施才能真正降低再犯率,而不是靠死刑來進行成效不彰的嚇阻。

最後要再說的一點是,廢除死刑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因為這牽扯到的是人命的問題。許多支持死刑的人,其實本身並非長期關注社會運動的人,反對廢除死刑往往只是受到某幾件社會新聞的影響,而興起的一時義憤填膺,認為沒有死刑不足以伸張社會正義。但是卻也往往忽略這個問題背後錯縱複雜的各層面議題。若要深問這些支持死刑的人,他們可能也不知道法官法還一直躺在立法院,律見問題仍然未能落實,法院審判品質不佳,檢方又為了積分往往浮濫起訴,許多許多的問題都不是支持死刑可以解決的,但是卻可能因為死刑的存在而釀成慘劇。而推動廢除死刑的團體很多都是長期關注人權議題的,一直以來也做了非常多的努力,這很令人敬佩,也因此這些支持廢除死刑的團體知道由人來執行的司法系統是如何的不可信任,也看多了槍決一個犯人往往留下的是更悲痛的結局。只是這些團體必需明白,許多事不是一蹴可及,在諸多配套措施都還未完備下,要冒然去推動廢除死刑,阻力是難免的,解決的方法不是去指控別人濫情又冷血,更不是用宗教的理由在新聞節目上跳大神,而是應該更積極的先去推動良善的配套措施,這才是消除社會爭議的方法。

兩方應該要坐下來好好聽聽看對方在說什麼,平日幾乎不關心社會議題的人,可以去廢死聯盟的網站看看,而廢死聯盟的人也可以想想,還有那麼多的地方可以去努力,應該怎麼樣一一去推動,去說服社會的支持。漫罵於事無補,熱血要用對地方。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史都比
  • 以江國慶的案子而言
    1.審問者在明知認罪會被判死刑,而又沒有明確物証,佐証等情況下,刑求導致嫌犯認罪,是否能以謀殺罪起訴.
    2.承審法官在己知刑求,和有其它可疑人士縱放之下,不再詳查,竟加速定罪成案,這算不算業務過失致死.
  • pl
  • 以逾公務員懲戒法十年追訴時效規定 所以不與追究 台灣還是處在只有人民可能為非作歹,國家跟司法人員不會為非作歹的封建時代
  • cnc
  • 台灣監獄已經人滿為患....9X年曾經通過減刑然後又造成一位台大教授還是副教授死在一位毒犯手上...廢不廢死刑根本就不是重點...
  • RL
  • 就算當初江國慶沒有被槍決,現在他也不可能被放出來。

    死不認錯的司法體系!

    (我還聽過警察跟被害者家屬說「很抱歉,但我不會承認刑求的」,一個普通人就被判無期徒刑...)
  • 他馬的毛毛
  • ㄚ你現在是在外省支那馬找藉口嗎?
  • Lian_Su
  • 有案子是罪證確鑿,本人也希望要立刻接受死刑
    這樣也不行嗎?
  • 胡為者
  • 看了網路文章討論死刑這麼久,就以格主這一系列文章最認真思考死刑的爭論。

    我認為在死刑的爭論上有四種人:

    1.宗教道德:這種人單純的認為人不應該殺生,因此政府不應該執行死刑,並以宗教的理由來說服對方,但又不提出替代方案。

    2.無期替代:如格主(和我),認為因為司法無法保證審判公正,因此應由無期徒刑來替代死刑。如有冤獄,至少可以由金錢來賠償坐牢損失。

    3.存而不廢:這些人理解司法誤判的可能性,但認為死刑應存而不廢,並僅使用在罪證確鑿的現行犯(如陳進興)上。

    4.熱血鄉民:這種人單純的認為嫌犯就是罪犯,看到報紙上的「證據」就說嫌犯應該被碎屍萬段。『CSI犯罪現場』看了兩百遍也學不到什麼是證據說話。這種人所引起的輿論也是間接造成冤獄的主因。

    台面上口水漫罵的基本上是1和4類人。但肯認真思考司法改革以取得2和3的平衡點的人少之又少。
  • 黑
  • 黨軍高級長官解決外界輿論壓力的方法
    就是找個替死鬼
    速審速決之後死無對證
  • RL
  • 其實支持廢死的在藍綠高層都很多。
    至於反對廢死的都是藍綠鄉民。

    台灣的問題是沒有把壞人隔離,只要能把壞人隔離,相信反廢死的人會少很多。

    至於在爭論什麼廢死反廢死,卻沒有把重點放在減少冤獄、重罪重判及增加破案率(這三點與廢死與否無關)...

    政府的水準真的取決於人民水準啊!
  • RL
  • 大多數支持死刑的台灣人,是可以接受(甚至會要求)死刑只用於罪證確鑿的犯人。

    目前反廢死的聲音比較大聲,因為這些人碰到冤死的,還是會一起去罵司法。
  • 胡為者
  • 再補充幾點想法。

    2和3的爭議點就是,什麼是「罪證確鑿」?

    站在「2.無期替代」立場的人來說,你永遠可以找到貌似「罪證確鑿」但又誤判的例子,因此認為不應該有死刑。
    站在「3.存而不廢」立場的人來說,你也同時可以找到真的「罪證確鑿」的陳進興現行犯,因此認為死刑還是要存在的。

    但是法律是沒有特例的。一但選擇有無死刑,那你和其他人都會同時受影響。『人權』就是你想擁有的權利,但是其他不管是好人壞人也都同時會擁有的權利。你想要言論自由,那麼你討厭的邱毅(或討厭的陳水扁),也都會有言論自由。因此,廢不廢除死刑,影響的不是只有其他人,也會影響到你。

    所以,我提出一個例子給各位。您被誣為殺人犯,和您親友被人殺害,都是有可能會發生的事。

    因此A:你不支持死刑。那麼,你被誣判無期徒刑,而有可能會被平反賠償。但是您親友的殺人犯也只會被判無期徒刑。

    或是B:您支持死刑。那麼,你被誣判死刑,含冤而死。但是您親友的殺人犯也會被判死刑。

    我個人是比較自私,不太在乎別人死活的人。我只在乎我自己的死活,我想要選擇我自己可以活下來的權利。因此,我是選「A」,廢除死刑,以無期徒刑替代。
  • zoo
  • 死刑倒是真的可以防止再犯.人都死了,還能怎麼去犯什麼罪....
    我認為不論站哪一方,目前都還用不著滿腔熱血的雄辯,因為就像版主講的,現在真的還不是理性討論的時機.
    但是把犯罪者視為"他者",認為"死一個少一個"的可怕心態,必須注意.因為這會引發很嚴重的後遺症.
  • RL
  • 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的痛苦不一定比死刑輕。

    而台灣目前的問題是,司法警政體系的腐朽護短已經到需要砍掉重練的程度了...
  • 個別的11人
  • 以目前台灣的假釋制度
    與矯正成效來說,假設廢死
    ,現有的那40個殺人犯陸續放出來,他們繼續犯案幹掉的人數,數量肯定超過40個死刑犯裏被冤枉的人數.
    廢死可以是人類社會推動的方向,但是現在的現實還遠遠不適合.





  • RL
  • 就算不廢死,也有一堆該永久隔離的人會被放出來繼續害人。

    把該永久隔離的給永久隔離才是正道。

    更別提監獄讓犯人學壞的大問題了。

    (然後ECFA簽下去,台灣人的生活又更困苦了,又有更多人會因為環境不好而學壞...)
  • 非常恐怖
  • Google一下 "烏克蘭少年殺人凌遲事件" 看完報導應該就不會想廢死了吧。影片太恐怖了。18+
  • S
  • 的確就是像板主說的
    廢死跟反廢死這兩個議題在台灣只存在意識討論,雙方並沒有去對司法體制改革進行檢討
    就跟台灣政治議題也都只流於意識型態爭執一樣
    反廢死的小孩們(朱宅,就是在說你)大張旗鼓,卻都只進行扣帽子式的鬥爭行為。
    (順便也扣一下小孩帽子戴戴)
    目前社會輿論對於反廢死支持已經是非常明顯了,再鬥下去不過就是鞭屍而已
    有這個熱血跟戰力,轉向改革司法體制去解決治安問題才能真正稱得上反抗軍
  • playford
  • >#17
    這世上有些事情無法原諒...
    不殺,則公理正義無法伸張!
    對於解決這種自內心深處泛起的殺意,死刑好像是唯一的選擇。
    倘若廢除了死刑,這樣的情緒又將從何去何從?
  • lban
  • It is no use crying over spilt milk.
  • sunsun099
  • 反死刑跟支持,並不是很重要,而是把一些人的青春放在那兒,搞半天就算是冤獄好了,人家2.30年的大好青春就在那兒渡過了,就算國賠又有啥用呢?人家一輩子的青春就這樣浪費掉,換成是我,反而寧可被槍弊還好一點,這是體系的問題,不是廢死不廢的問題,一個案子搞到10多審早就都找不到證據,我也不懂到底是還在審個狗屁?活著的生不如死,死的早就啥都不知了,這跟本就沒有廢死的問題,早就把他們弄的生不如死,不如讓他們爽快一點
  • v.v
  • 法律儘管再完備,還是很難避免誤判的可能,不過這跟死刑的存廢應該是兩回事。
    支持廢死者常謂,死刑無法回復原狀,且司法審判又無法確保百分之百正確,所以得到死刑很恐怖,我們要廢除死刑的結論。
    但實際上這樣的主張忽視了不只生命刑會誤判,自由刑也有可能會誤判,因為只要是人就免不了出錯,就算是廢除死刑改採終身監禁,把一個無辜的人關了20年後再放出來,就算給予再多補償,也稱不上是"回復原狀",難道我們要因此也廢除自由刑?
    為了避免誤判,可以從很多面加強,像是從調查開始就要求科學化蒐證,加強員警辦案素質,偵查程序上對於浮濫起訴的檢察官要有一定的懲罰,最後應該要限縮死刑的適用,像是只有直接實施犯罪構成要件的直接正犯才能判處死刑,排除間接正犯跟共謀共同正犯,避免死刑範圍無端擴張。
    另外以江國慶的案子來作為反對死刑的案例是不適當的,第一,江案是由軍法審判而非一般法院審判,軍法軍檢素質不如一般法院檢察官高這是一定的,故難因該案誤判就擴大解釋成司法系統有問題。
    更何況司法院大法官釋字436號已經很明確指出,平時經終審確定之軍法判決,被告仍得以判決違反法令為由向普通法院救濟。
  • 宇尋
  • 即使有冤獄 但也同樣有那些被抓起來 應該死卻沒死 跑出來再害人殺人的啊
    何況一個人 被誤判為兇手 因為沒有死刑 所以判無期 十幾二十年 甚至更久以後 發現錯抓兇手 放他出來 這時賠償他一千萬 兩千萬 一億 兩億 就能挽回什麼了嗎?他的親人 朋友 也許早已離去 他人生的一切美好 也許早已不存在了! 基度山恩仇記裡的伯爵 得到的巨款 知識 權勢 難道就能補償他所受的冤屈嗎? 廢除死刑 對於冤獄這個問題 真會有所改善嗎?
  • TTS
  • 真不知道那些說寧可被一槍斃了的人是不是真的那麼"勇"

    再者,有人就是喜歡賴活啊!怎麼可以因為冤獄就要他死一死比較痛快?

    你有從其他角度來思考這件事情嗎?
  • doride
  • >>#24 所以枉死的人是為消遙法外的人負責?
    你的邏輯就像討債公司討不到鄰居的錢,就可以上你家要錢一樣。
    時間這問題簡單,如同原文所提,有沒有死刑,對江國慶有差。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