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是說在前文談到社會防衛與死刑議題後,引起網友的諸多回應與討論,特別是署名「哈哈」的網友提到應報刑理論與一般預防、特別預防的問題,更是直指問題的核心,個人也認為這就是目前台灣社會中廢除死刑爭議的最重要癥結點。因為目前廢除死刑的爭議,其實也就是學理上「應報刑主義」與「目的刑主義」的長期爭辯,只是參與論辯的人,多數並不知道自己的主張與這些刑罰理論的關係,反倒流於各說各話的困境。

刑罰最早一開始,當然就是以「報復、懲罰」為開端的,所謂殺人償命,以血還血,幹了什麼壞事就要受什麼樣的處罰,這樣的觀念就稱為「應報刑主義」。但是隨著時代的演進,對於刑罰的觀念開始有了不同的看法,「目的刑主義」慢慢興起,這一派認為刑罰的目的不在於懲罰報復,而在於矯正犯罪者,預防犯罪的發生,並且防止一般人走向習於犯罪的不歸路,因此這一派的支持者認為刑罰是逼不得已的措施,施行有其目的性,如果不能達到目的,刑罰就沒有意義。這一派理論的支持者反對死刑的理由,就是人死已無矯正的可能,刑罰的目的性等於零,特別是死刑要冒著司法體系發生錯誤,讓無辜者枉死的巨大風險,因此強烈反對死刑。雖然在近代,「目的刑主義」慢慢取代了傳統的「應報刑主義」成為主流,但是兩派的爭論仍然一直沒有停過。

支持「目的刑主義」的學者認為「應報刑主義」最大的盲點在於,越嚴峻的法律不一定越能降低犯罪率,犯罪的發生有很多時候是種因於社會體制的扭曲,整個社會難脫責任,只用死刑與更多的監牢將這些犯罪者與社會隔離,只是治標不治本,而這也是近代廢除死刑思潮的發端。並且有更多先進國家用積極治療與提前假釋為方法,希望讓這些犯罪者矯正惡習並提前學習重返社會。但是這一點卻也往往是讓「應報刑主義」支持者最為垢病的一點。因為社會將巨大的資源花費在少數犯罪者身上,並且冒著這些提前假釋者再犯的風險,只為了一個可能達不到的矯正目的,而置社會大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於不顧,激進者甚至認為犯罪者是自願選擇去犯罪,國家社會並沒有任何責任,相反的如果國家沒有積極去處罰這些人,那無異是鼓勵犯罪,縱容治安惡化。仔細看台灣目前贊成廢除死刑者的與反對廢除死刑者的論戰,其實也就是「目的刑主義」與「應報刑主義」的爭議。

就台灣贊成死刑者的二大論點,其一就是作惡者如果不伏法,天理難容,更難以撫慰受害者家屬。而這樣的態度,就是非常典型由應報刑主義為出發點的刑罰視角,這又稱「絕對應報刑主義」。另一個重要論點就是嚇阻犯罪的問題,認為如果廢除死刑,則刑罰失去嚇阻力,無異縱容重大惡行,這樣的看法也稱「相對應報刑主義」。而「相對應報刑主義」其實就有認為刑罰是「社會防衛」重要基礎的意思在內。應報刑主義的論點其實非常有市場,因為正義是無從質疑的,也是多數人認同並追求的社會價值。但是就「目的刑主義」的支持者來說,死刑帶來的正義並不是平等的正義,特別是許多參與社會運動的人,見多了社會基層弱勢者如何一步步成為犯罪者,深深認為死刑只是埋葬了問題,而不能積極去解決問題。刑罰應該有其療癒的功能,用以彌補這個社會環境所造成的悲劇。甚至激進的目的刑主義者,會認為死刑只是社會既得利益階層,用以處死不公平社會制度下所產生的問題。因為深究這些犯罪者的出身,往往都是社會的最弱勢族群,從小身世坎坷,一出生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

當然應報刑主義者看到這裡,總是會回一句「多少出身貧寒的人力爭上游,不止沒有犯罪,還成為傑出人士,身為弱勢族群不能成為犯罪的藉口」,而這樣的說法在某些層面上來說,也沒有錯。因此目的刑主義者與應報刑主義者的論戰永遠沒完沒了,因為兩派人對於刑罰的看法,從本質上而言就南轅北轍。雖然「相對應報刑主義」也有其「社會防衛」的意味與主張在內,但是其目的與出發點,與「目的刑主義」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目的刑主義」所主張的「社會防衛」分為「一般預防」與「特別預防」兩種。所謂的一般預防,就是透過教育讓社會大眾知道刑罰的嚴峻,阻止一般民眾或潛在的犯罪者去犯罪,而「特別預防」則是指利用刑罰的過程,矯正犯罪者,預防其出獄後再度犯罪。但是「應報刑主義」在「一般預防」上強調的不是教育,而是重刑嚇阻,在「特別預防」上,強調的不是矯正,而且更長的隔離措施,阻止其出獄再犯,甚至強調對重罪累犯者實施永遠隔離,死刑最是一勞永逸。

候友宜前署長的投書,就指出矯正成效的不彰,犯下重罪者是假釋出獄後再犯的比率極高,雖然無直接的批評,但是也直指「目的刑主義」的最大問題,我們永遠無從去知道,一個人的內心是否是真的悔改了,或是悔改了以後會不會再受到外界的不良誘惑。在這樣的情況下,是以善良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去賭這些人會不會再犯,那又有誰可以決定是誰應該要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去為矯正失敗付出慘痛的代價。所以兩種理論各有各的優點,也各有各的缺點,廢除死刑的論戰,基本上就是兩種理論的各說各說,互相攻擊彼此的缺點。但是這樣永遠不會有交集與結論。先進國家走向廢除死刑之路,也經歷過這些爭辯,但是多數的國家都以最大的努力去彌補目的刑主義下的缺點,避免應報刑主義者的質疑,比如增設終身監禁,三振出局條款,更完善的假釋監護制度,而台灣在這方面的努力幾乎是付之闕如,除了數年前刑法修正時,增加了有限制的三振出局條款外,並沒有推動任何廢除死刑後的刑罰補強措施,因此完全無法說服反對者,也難怪廢除死刑的聲浪會大到讓部長丟官。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哈哈
  • 不能再同意你更多...
  • 呆伯特
  •  拜讀!

     
  • 嘿嘿嘿
  • 版主您的內容也是一針見血。國外目前就整個監獄的政策,早就走到巴特拉斯的正義模式,甚至兩極化刑事政策也作了有效的發揮。但就算如此,還是有的國家正在考慮死刑是否有其恢復的必要性。反觀我國受主政者、立法效率及各體系的相互扯後腿下,盡搞一些兩光的東西,矯治模式成效不彰也就罷了,連兩極化刑事政策也是作半套,造就我國今日廢不廢死刑都是兩難。
  • 小杜白雲
  • 應報刑不僅是出於素樸的正義觀念。

    此一名詞既然來自歐洲,還是應該以彼邦學說界說,免生爭議。

    應報刑其哲學基礎在於康德的理性平均人,此說認為人具有平均的理性,因此「要」為,也「可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因此人犯罪,可以接受與其行為相對應的刑罰。

    然若一個人已經被證明不能控制自已的犯罪,則因這個人欠缺控制自我的理性,國家即無對之施加刑罰的基礎。(沒辦法對其應報,「應報」不是「報復」)

    如陳進興,是反社會人格者,在犯罪心理學上,他是無法控制自已不去犯罪的人。

    照應報刑的哲學理路推到極點,陳進興應該要無罪釋放的。

    此時,有點弔詭的地方在於。

    採目的刑學說的觀點,依其哲學(如版主所言)來推論,只要能夠證明陳進興這種人沒有矯治的希望,那麼是可以對其施以「永久與社會隔離的刑罰」,可以是死刑或不得假釋的終身監禁。

    目前,反社會人格、病態人格者,依犯罪心理學的通說,是不可能矯治的,甚至越矯治越嚴重。

    -------

    當然,在台灣社會討論死刑的時候,對於應報刑、目的刑在西方出現的基本觀念常常都搞不清楚,因此比附援引時,常如囈語,不知所云。

    當然,台灣社會要如何決定死刑存廢,也不一定要完全依照彼泰西諸邦之學說。

    只是發展自己的理論總要求基本的嚴謹,很多人信口開河,倒不如冰冰姐直接訴諸殺人者死的報復理論來的清楚。

    容我提醒諸君:
    「應報刑」不等於「報復(刑)」。
  • 謝謝小杜白雲兄提供的資料與看法。對於應報刑的哲學學理層次,我瞭解的不多,看來我有需要好好讀讀這方面的書籍,因為就目前我手上的一般刑法課本or書籍,在介紹這一方面時,都是採應報刑比較偏重實踐社會正義的論點,對於整個理論形成的論述反而沒有太多的著墨。也許有機會小杜兄可以就這一方面寫篇文章向我們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東西。^__^

    sophist4ever 於 2010/04/09 22:05 回覆

  • sutl
  • 以目的刑來說,台灣的監獄完全失敗,不但出獄再犯率高,更成為黑道連結壯大的網路。

    要讓出獄的人不敢再犯罪,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讓他害怕回到監獄。

    不過我要說的不是照三頓打,那樣是沒有用的。

    有一種方式比打罵更有用,那就是完全的獨居。

    根據很多心理學實驗,根本沒有人能在完全的獨居房內撐多久。

    而且獨居房另一個優點就是讓受刑人彼此不接觸,這樣黑道就不會因監獄而壯大了。
  • 旁觀者
  • 黑道就不會因監獄而壯大了。???
    大哥您知道為何要當兄弟?為何要當妓女?
    很簡單--就是錢與權!
    當初阿扁市長為何掃黃?
    很簡單! 台北市外省掛多少靠酒店生存? 為何台北縣不掃? 也很簡單!
    多少下港人靠豆干厝生活--
    黑道要壯大 一定要有政治保護
  • Jay
  • to sutl
    而且台灣的假釋制度很差啊!
    說是假釋其實跟真釋沒什麼兩樣,台灣有夠多的假釋官去盯著那些假釋犯嗎?
    只把人往外丟,丟了之後就不管,難怪假釋犯再犯率這麼高,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擔心會違反假釋條例!
  • coby
  • 廢除死刑的聲浪會大到讓部長丟官

    我覺得不對
    不是廢除死刑這爭議
    是白目ˋ智障發言讓他丟官的
    天才法務部長根本不是要廢除死刑
    他的言行讓人覺得她根本是要保護壞人
  • 河邊草
  • 版主是不是念法律的呀?
    你的邏輯推演與論證能力好周密!(可能還比一些法律系的學生好)

    我個人目前偏向於不廢除死刑,但是對於死刑的適用加以嚴格把關。比如說在審判程序上設計的更加嚴謹,以大大降低誤判的機會。

    事情無絕對,有一好沒兩好。很多時候是價值取向,但是在做了決定之後,就應該將其原本的缺點儘量加以修正。以是否廢除死刑來看,廢除之後,有廢除之後應該做的事;不廢除,也有不廢除應該要修改的地方。

    台灣媒體只會整天從政治立場出發,沒幾次認真請實務界與學者專家辦理電視研討會。

    版主跟版上許多朋友討論到台灣公民教育低落,我也深感讚同。
    遇過幾次親戚朋友借問法律問題,小弟也是本於以最貼近大眾的方式解釋,但是通常對方都聽不懂、聽不進去。有時候甚至懶得聽,直接問你要怎麼做才會對他百分百有利(最常聽到的就是:你不是念法律的嗎?)最後再抱怨一下台灣的法律很爛都幫不了他,這樣。(雖然,我也覺得台灣的司法有很多地方可以討論修改)

    總之,多虧了像版主這樣的人,肯細細探究每一件事情,並且提出自己的論點。
    (真的很好奇版主本身的專業是什麼?對於你敘事與論述的功力真的深感佩服。)
  • sunsun099
  • "沒有積極去處罰這些人,那無異是鼓勵犯罪"
    這句說的很好,本來就是要這樣不是嗎?
    不然是要搞的大家都去砍人嗎?反正又不會死刑
    那大家出門請小心,搞不好走到一半被人砍
  • S
  • 現在砍人也不一定死刑啊
  • 黑色的撒旦
  • 原來分那麼細阿.....
    我從沒想那麼多過
    我只是單純的反對廢死刑而已

    對我個人來看
    每個生命都有無限的可能
    當你奪走了別人的生命時
    你也奪走了別人的可能性

    即使你在怎麼後悔
    你都有後悔的可能性
    但死的人他從此就沒有那種可能了......
    他的家人也不再有相處的可能了.....

    我只是很簡單的把持著這一個原則

    當你做出了無法補救的錯誤時
    即使你再後悔也要負責

    因為你還有後悔的餘地
    但死在你手上的人呢??
    他的家人呢??

    在針對死刑的存廢論點時
    我一項都讓自己思考上面的話,並作為我的原則~~
  • 紫紫
  • 同意

    以德報怨 何以報德?
    守法之人活該讓他們殺?花這麼多精力 去改正他們的行為 冒風險放他們出來 還花大家的錢投資在他們身上 幹麻呢?
    花錢養隻白眼狼 反咬自己一口?

    一個社會沒有優勝劣汰的機制 只會產生劣幣驅良幣的現象
    社會才會真的亂了!
  • 財害命
  • 法官判錯死刑:「業務過失致死」?

    對於死刑本身的討論太多了,我就不獻醜了?

    我只想問一個問題,各位聽說過大陸的趙作海案嗎?他是因為殺人罪被判死緩,結果坐了己十年的牢之後他殺的"被害人"出現了。他的罪便成子須烏有,老共放他出來還不得不賠他個65萬人民幣。

    公不公平就不說了,問題是哪個國家可以保證刑事案件調查準確度100%?

    如果今天是你親近的人被冤,被判死刑。結果n年過後發現不是他幹的?那怪誰?那樣叫做對被害人家屬有交待嗎?還是像電影「陌生的小孩」一樣隨便找個人塞給家屬?

    問題就回來了,你如果不敢保證不冤錯人,那死刑誰敢判嗎?如果殺人者死,那判錯的法官算不算兇手?該不該一起送去槍斃?如果你是法官,你敢判死刑?還是到最後說這是「業務過失致死」?你能接受法律「錯殺」了你的親人然後最後跟你這樣說?你能接受嗎?

    我想今天大家支持死刑是出於一種,做什麼就該為什麼負責的想法。可是你們有考慮到萬一法律這個制度讓不該負責的人負責的情形嗎?這算是以德報德還是以怨報怨嗎?
  • 可以縮小死刑的範圍, 但是不能廢.
  • 至少現行犯當場抓到沒可能冤吧?

    像大陸那些殺幼稚園的, 美國那些拿槍射殺校園的, 像陳進興這種當街射殺警察的, 抓到就斃了吧.
  • aw
  • 版主對挪威和北歐及其他歐陸國家的理解為何


    那到一句特例就可解釋嗎
  • aw
  • 版主

    是不是可以寫一些關於挪威或其他北歐或歐陸國家的文章

    我只想問在終身監禁或無期徒刑上怎麼做到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