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文章中,談到了法務部正在研議廢除死刑的問題,建議了法務部如果要廢除死刑,應該在修法廢除死刑前,就先作好配套措施。要先增列終身監禁的刑種,以避免廢除死刑後,本該被判死刑的兇殘重刑犯,因為台灣無期徒刑服刑滿25年後,就能假釋的制度,輕易的被放出監獄。這可以讓社會大眾安心,以提高廢除死刑這個問題的社會共識。而這也幾乎是所有廢除死刑國家的共同作法。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法務部負責研議廢止死刑的官員,竟然在接受節目訪問時,說出法務部目前研究的方案有兩個,甲案是增列終身監禁的刑種,而乙案竟然是不增列終身監禁的刑種,只是要求法務部加強假釋的審核,而且該官員在節目上所表現的立場,似乎是傾向於採取乙案。在看了這則報導以後,心中實在是感到無比的恐懼,因為乙案擺明了就是要便宜行事,既想要廢除死刑,又不打算修法配套,依照這個政府到目前的表現,行政官僚的怠惰,恐怕到時候真的就是會選擇乙案執行。那台灣真的會成為犯罪者的天堂了。過去的大小罪犯在馬英九當法務部長時,只要服刑三分之一就能快樂的假釋,出獄繼續犯案。而以後連犯下滔天大罪、為天理所不容的死刑犯人渣也不會槍決,更不用擔心被終身監禁,了不起關二十五年,出來後又是一條好漢。

其實我在昨天之前,是贊成在增加終身監禁的制度以後,逐步廢除死刑。但是看了法務部的規畫,我的信心完全崩潰了。這個政府完全不值得信賴,竟然想如此的便宜行事。本來增設終身監禁就要在廢除死刑之前,先試行數年,達到一定功效,也受到社會接受後,才來談廢除死刑的問題,但是現在法務部打算亂搞,在還沒有增設終身監禁時,就已經在談要廢除死刑。甚至乙案連增設終身監禁的規畫也沒有,竟然只想要靠所謂的加強假釋審查敷衍唐塞,實在令人無法接受。因為我們都知道政府所謂的「加強把關」是什麼樣的屁話,過去馬英九在擔任法務部長時,把假釋門檻降到只要服刑滿三分之一就能申請假釋,當時也說會加強把關,結果呢??重刑犯關沒有幾年就放出來滿街亂竄繼續犯案,最後治安敗壞,法界也不斷的認為的制度太過寬鬆,對犯罪者不止無法嚇阻,更談不上矯正感化,因為關沒有幾年就出來了,還要矯正個屁。台灣強姦罪規定判三年以上十年下以有徒刑,假設強姦一人被判六年,那在馬英九過去的德政下,只要關個二年就能假釋了,這些強姦犯不投給馬英九真是對不起他的恩惠啊。經過了十幾年,在強姦犯、強盜犯、各種罪犯不斷被輕易假釋縱放,各界都認為治安不斷惡化,這個問題實在太過嚴重的情況下,終於在幾年前修法,全面提高假釋門檻,結果現在死刑要廢除,竟然還想要不修法增加終身監禁的配套,只能說如果最後法務部真的採乙案,那台灣社會未來就是會有死刑犯滿街跑,本來應該被永遠與社會隔離的兇殘罪犯,可能就會住在你家的隔壁。

法務部若敢選擇乙案,那就真是可惡到了極點,只求搏得廢除死刑的美名,卻完全沒有配套措施,完全不管何謂社會正義與治安問題。沒有錯,死刑雖然是建立在過去「應報刑」的觀念,強調殺人償命,較不符合目前「矯正刑」是強調刑罰首在矯正受刑人的思潮。但是別忘了,死刑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一勞永逸的將罪大惡極、犯行不能被原諒,或是多次犯下重罪、一直不知悔改的重刑犯,永遠的與社會隔離。否則明明知道這些人就是會再犯,但是仍然放他們假釋出獄,那這些縱放罪犯的官員,與直接去殺害下一個被害人有什麼不同??終身監禁的功用就是在廢除死刑後,作為社會安全防衛的最後防線,更是爭取民眾支持廢除死刑,以避免冤案造成無法彌補錯誤的唯一方法。今天台灣的官員要廢除死刑,還想不要修法增列終身監禁,那台灣大概會成為全世界刑罰最寬鬆的犯罪天堂。既無死刑,也無終身監禁,這樣的天堂國家,不來這裡犯罪怎麼對得起人權律師部長,如此為犯罪者爭取人權的一番美意。法務部派人上節目與社會大眾溝通政策,是正面的態度沒有錯,但是這一溝通我們才驚覺,天啊,法務部規畫的方案之一,實在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大災難。法務部不積極去談如何以終身監禁來取代死刑,卻反而來告訴社會大眾說,他們規劃了兩個方案,其中一個他們認為最可行的方案,竟然認為犯下滔天大罪的兇殘死刑犯每一個都會悔過,社會大眾要再給他們一個自新假釋的機會。

這個政府實在太可怕了,法務部你們在一瞬間說服了我,讓我改變了我原本的立場。雖然明知道廢除死刑是世界潮流,也知道死刑有可能會在冤獄下,槍決了一條無辜的生命。但是在你們這群不負責任的官員仍然執政時,台灣不能輕易的廢除死刑。因為我完全不信任你們。你們成功的在24小時裡說服我,站到反對你們的那一面。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留言列表 (34)

發表留言
  • 天知道
  • 目前台灣社會的貧富差距在不斷的擴大之下,中下階級的生活以日益艱困。可以預見的是,社會犯罪會急遽增加,若法務部還天真而傲慢的自我行事,台灣社會難免動盪不安,在司法系統無法有效的保護人民的情況下,未來每個人的人身安全真的十分堪慮!
  • Formosan
  • 這個說法,跟『ECFA是什麼你們不用懂,政府就是要簽,反正一切交給專家來把關』,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 會震聲
  • 讖詩:水火相戰,獸貴人賤;貞下起元,時窮則變。
    頌論:虎頭人遇虎頭年,白米盈倉不值錢;豺狼結隊街中走,撥盡風雲始見天。
    簽了ECFA田地全休耕,讓有價格優勢的中國農產品大軍入境;廢除死刑並放寬假釋,嗜血豺狼流竄作案......這推背圖的讖語還真準啊!
  • Hans
  • 我認為一旦台灣廢除死刑~又沒有終身監禁~
    與其飽受失業與罪犯侵擾之苦~還要擔心不知何時自己的國家會被出賣而成亡國奴~
    台灣的革命之火~會慢慢燃燒起來~
    反正~沒死刑~也沒終身監禁~不是嗎?
    哈哈哈~
  • maggie
  • 我家鄰居是搶劫強姦犯,關幾年出來之後,每天在家裡放音樂吵的大家苦不堪言,卻不敢說,也很擔心門戶安全,
    被強姦的人必須一輩子承受這種痛,為什麼犯罪人不用槍斃
  • RL
  • 「加強假釋審核」意思是說要把阿扁關到死。

    至於升斗小民的生命財產及尊嚴,就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了。
  • ftwp
  • 若只為廢死刑而廢, 台灣將淪為動私刑來解決問題. 反正殺人不用償命...
  • Jerryyen
  • 「加強假釋審核」意思是說--有錢好辦事,因為是人來審核的,這就是漏洞。這個政府早一點下台,就會少作孽
  • 路人
  • 我對廢除死刑其實抱著需要理性分析與討論的態度

    我之前看一本書叫做你的權利從哪裡來(商周出版)
    內容得主旨是說人權來自於對惡行的反省,
    書中有一部份舉出許多互相衝突的權利,
    關於廢除死刑其實是兩種權利的衝突,

    (1)不被處死的權利(生存的權利),
    (2)為摯愛復仇的權利...

    我覺得還和另一種有關
    (3)維護社會安全的權利....

    人權來自於對惡行的反省,
    廢除死刑可以保障被冤妄的人,
    但是廢除死刑有可能會影響社會安寧,
    沒有讓犯罪者償罪會讓被害者很不舒服,
    如果犯罪者做了非常嚴重的罪行更是如此
    權利不能變成保護罪犯的工具
    權利不能讓罪犯逍遙法外

    在兩難之中做抉擇需要智慧
    這是我在佛教中學到的

    中華民國無犯罪協會在監獄中做了很多教化工作,
    無犯罪計劃成功讓花蓮監獄的犯罪率降低,是一種非常好的解決方案
    這個計劃中有包含四個階段

    其中有一個小部份是:
    讓犯罪者為社會補償.貢獻與付出的步驟
    這個步驟要持續做到讓被害人和社會釋懷為止,
    也就是他的補償要大到讓社會願意原諒這個人

    處死犯罪者不會讓被害人與家屬真正忘懷悲痛,也不會原諒犯罪者
    您可以在新聞人物中看到一些例子
    不如在這些刑期中讓他大量做補償,直到家屬與社會原諒,否則就繼續拘禁

    總是要把出口打開留著一點縫隙,讓這些人有機會能夠改過自新,
    縱使這個門縫很小,也可以讓他有機會重生

    如果生命只有這一輩子,每個人都需要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如果生命還有下一輩子,他不能死了一了百了,這輩子做的事情要先把債務還清…
    罪犯偷竊了金錢,就讓他用勞力償還,
    罪犯殺害了生命,是要他用生命償還,
    但是是讓他用剩餘的時間去做大量的補償或許比較好,大家覺得呢?
  • phiphicake
  • 如果你不能信賴他們廢除死刑,你又怎麼能信賴他們掌握對於人民的生殺大權呢?

    如果政府不可信賴,那麼我們應該是要希望它的權力變小,而不是變大。
  • RL
  • 現在的問題是,政府只會迫害異議者,而不會處罰及隔離犯罪者。
  • 喵啦
  • 太有fu了

    看到2樓大大的回應...真是太有fu了
  • sunsun099
  • "人權"這二個字只適用在良民,我要是把你們全家都秒殺,我還可以用人民的血汗錢養你到死?不知天理何在?沒錯是沒有自由一點也要做苦力,但是犯大罪就是要償命,這很合理啊,不槍斃....我真的不懂養這些人渣要幹嘛?那還有人權的問題?那不就意思是大家來砍人強姦,反正又不會死,那死掉的人何其無辜呢?他就應該死嗎?
  • popo
  • 回十樓的
    政府不可信賴時...
    作法不應是限縮政府的權力..
    而是改進政府的能力..若執政者能力不足就應換人
    難道..
    軍人的能力不行.
    就把軍人裁掉..
    警察不行...
    就把警察裁掉..
    不信任司法..
    就把司法廢除
    -------------
  • roc120j
  • >#14

    你知道限縮與裁掉的意思嗎?這兩個意義有差喔!

    我們不需要裁掉,我們需要的是限制:軍人的能力不行,就把軍人的權力縮小;警察不行,
    就把警察的權力縮小;不信任司法,就把司法的權力縮小--但不是廢除。
  • popo
  • for #15
    --------------
    廢除死刑的原因:
    在於人不是神..人會犯錯..但是死刑讓人犯錯後無法彌補...
    但死刑的緣由:
    在於將危害社會重大秩序的危險犯,將其與社會隔離以保護一般善良大眾....
    所以當我們的法律又要廢除死刑..又無一定的機制隔離重大罪犯....這樣的法律..無法接受
    當你看到..那位手上有多條人命的更生人與政府高官一起出遊時..心中有何感想
    -----------------
    另外..舉個例子:
    警察訓練不足
    槍法不準.常會誤傷民眾----所以警察不用帶槍
    飛行員--訓練不足或機械故障..所以飛機失事
    ----所以飛行員不飛飛機.....
    --------------
    事情做不好時不應該是..避免它.限縮它.
    而應該改進它...
  • arrighi
  • 廢除死刑的配套應該是:不只終身監禁,還要「單獨」監禁。

    也就是說,接下來的一生,你只能「面對」自己。

    不只是住單人房,盡可能不要讓他有任何形式溝通的機會。

    包括:交談、看報紙、看書、看電視、聽音樂、聽廣播....等等。

    也就是,接下來的一生,他只能活著,只能吃喝拉撒睡。

    對於真正需要被判死刑的人來說(不包括冤獄,或,罪不及死),

    他只有兩條路可以選,

    要不就接受死刑,

    要不就選擇「活著」。

  • roc120j
  • >#16

    前段對死刑的論述我看不懂,所以不討論。

    後段:
    警察訓練不足
    槍法不準.常會誤傷民眾----所以警察不用帶槍 --『如果我們無法證明警察帶槍會帶來的效益比付出的代價大』,本來就應該不帶槍,不是嗎?

    飛行員--訓練不足或機械故障..所以飛機失事
    ----所以飛行員不飛飛機..... 同樣,『除非飛行員與飛機都能有所改進』,我們就不應該讓飛行員不飛機。

    我認同事情做不好時應該改進它,可是我們不能光期待事情能自己有所改進--否則政府就不需要分權制衡了。
  • 克拉克
  • 廢除死刑是為了減少司法冤案的遺憾,並不是心疼那些罪大惡極的王八蛋。終身監禁遇赦不赦是必要存在的刑罰。
  • nevercool
  • 終身監禁

    終身監禁--確實是廢除死刑後較公平的作法。

    但這涉及到了廢除死刑的目的何在?

    若是因人類無權剝除人的生命權,只有神才能。那終身監禁的作法無可厚非。

    若廢除死刑的目的,是為了人道,及人權。
    那終身監禁就並非是好的作法。

    因為終身監禁是比死刑更加殘酷的刑罰,是更泯滅人性的極刑。


    知名法律學者,反對廢除死刑的林東茂老師(德國慕尼黑大學法學博士),
    在他所寫的〔刑法綜覽】一書中(引用2007年修訂五版,第1-24頁)寫道:



    「…死刑的替代措施必然是終身監禁或長達百年的自由刑,當受刑人
    知道【毫無出獄希望】,人的基本價值、人的人性尊嚴必將徹底崩落。

    重刑犯將如動物一般的被囚禁,毫無生命品質的苟活,以至於老死。
    人有什麼權力,對待受刑人如同對待動物?」
    ---

    有關死刑廢除,小弟之前也寫了一篇:
    http://www.wretch.cc/blog/nevercool/7754781

    (論點是反對廢除死刑。)


  • Hans
  • 司法程序不嚴謹~
    法官不公正~
    檢察官濫權~
    媒體指揮審判~
    造成判決不公~冤獄~誤判~
    因為這樣所以要廢死刑??
    這樣不是很莫名其妙~
    需要改的是整個司法制度吧~
    所有的刑責都是不可逆轉的~
    白白被關了幾年~錢可以補償嗎?
    失去的時間~受損的名譽~受刑人與家人承受的壓力與痛苦~這些都是無可補償的~
    難道這樣都不用判刑~不用執行?
    需要改變的是整個司法環境與制度~
    真正降低冤獄誤判的機率~
    還人民公正與平等的司法~
    不因噎而廢食~
    這才是真正的保障人權~
    不是嗎?
  • learnman
  • 一堆沽名釣譽的王八蛋...
    從一般老百姓切身的治安問題管不好..拿不到好名聲...
    就急著從最好解決少數人-死刑犯下手,馬上搏得重是人權的虛名!!

    有權利的渾蛋政客擺明挑軟柿子吃...

    到底是誰選出來的...強姦犯還是殺人犯???
  • 路人甲乙丙
  • 廢除死刑對我來說根本沒必要,刑法既然具有最後手段性,那就一定要具有威嚇性質,常聽長官說,國內幾個號稱要求教育刑取代應暴刑的學者,在請他們去感化那些在少年監獄的少年犯時,不到一周他們就受不了了,所以說的永遠比做的容易,廢除死刑或許是個趨勢,但是也請各位不要忘記刑法的意義,法律不是禁止各位去做壞事,而是要告訴各位做了哪些事會受到哪些的處罰,讓人在預備時期考慮犯罪後果,我實在無法想像一個不會讓人畏懼的法律有何意義..冤獄嗎..那大部分是某些人權人士的藉口吧,我時在不懂一個人證物證俱在的案件有何冤獄可能性..不是人人都是蘇建和阿..
  • 超沒品的草泥馬
  • 因為通敵是要殺頭的

    版大,為何要馬上廢除死刑?因為通敵是要殺頭的,不先廢了,萬一讓人抓到小辮子,不就一票拖去斃了?
  • 拒絕廢除死刑
  • 個人並不支持廢除死刑
    台灣是什麼樣的社會
    我想在場者都有目共睹
    死刑廢除只會讓做姦犯科者目無王法而已
    甚至還要浪費人民血汗錢
    去養他們
    個人是認為犯罪者其家人也必須要受罰
    也如所謂的
    做惡多端禍延子孫
    關關關??
    關就有用嗎
    看看那些社會上假釋的犯人吧
    一犯再犯
    關進去有啥用?
    可惜台灣就是有掩飾犯罪人的"人權團體"
    讓台灣社會日漸腐敗
    作姦犯科者日漸增多
    作姦犯科者是沒有"人權"可論的
  • 123456
  • 16F警察以及飛機失事的比喻把人推入一個兩難推論(即結果只能有帶槍或不帶槍),卻忽略了其他的可能性,有其它的物品可以取代槍械嗎?或者加強警察的訓練
    不是只有單純的探討帶槍或是不帶槍,警察會誤傷民眾,代表訓練不足,在訓練充足前我們限制他帶槍的權利,等到訓練充足才允許帶槍
    一件事情不可能只有兩種選擇,
    另外依照你的邏輯
    那麼請你告訴我,如果政府不可信賴之原因是由於政府的權力太大,利用權力壓迫人民,就你的觀點我們要怎麼要改變政府的能力?
    縮編政府的權力難道不構成改變政府的能力這樣要素嗎?(由你提出的觀點)
    否則政府何須分權抗衡?
  • 456
  • 最新案例2/28
    警察追逐無照少女,導致少女逃逸被撞喪命.....
    家屬質疑執法過當
    為啥不記下車號 事後來抓
    要求有人負責!
    不知道 各位大大 有何感想?
  • Terry
  • 最好警察有邊開車邊記車號的特殊能力

    記一個會左右晃及加減速的小牌子,除非有兩個警察一個開車,一個記車號

    不過警鈴一響停路邊是常識吧,不然以後大家努力跑,反正警察不敢追

    自己腦殘還要別人負責,真沒天理

    所以說做壞事前要先打草稿才不會送命
  • 哀
  • 文筆加油點好嗎?
  • popo
  • 回26F..
    警察當然不是只有帶槍與不帶槍的選擇而已..
    這樣的說法--是基於...法務部..也是本討論文..法務部擬在這種情況下..不增設終身監禁..直接討論要不要廢除死刑(不做其他配套措施)
    而做出的相對比較...
    ----------------
    聰明如你..也知道不止只有帶槍與不帶槍的選擇...但是我門的法務部..卻是如此愚笨...還好那個..人已經下台囉...--萬幸..
    -------------------
    另外您提出的問題
    如果政府不可信賴之原因是由於政府的權力太大,利用權力壓迫人民,就你的觀點我們要怎麼要改變政府的能力?
    縮編政府的權力難道不構成改變政府的能力這樣要素嗎?(由你提出的觀點)
    ------------------------------------------------------
    政府不可信賴之原因不在於政府的權力太大.......而是在於政府權力的濫用與不受監督

    我們要怎麼要改變政府的能力?
    簡單的回答:就是權力要受到監督...權力不能亂用
    舉個例子:
    1.前年還是去年.簡單敘述:有兩個年輕人.臨檢不停..警方後面狂追..最後拔槍射擊..後座少年中槍死亡..
    警察有帶槍及開槍的權利..但不能亂用..要遵守規定法律...警方開槍前有沒有做到以下幾點:
    第一:警察要打對方輪胎前..有無對空鳴槍..示警..
    第二:警方有無故意致對方於死的意圖..
    為什麼:*因為任何人未經法院審判判除死刑前..國家沒有正當的理由去剝奪一個人的性命..
    **警方可以開槍的理由是..是為避免自身或保護民眾受到生命威脅..才得以開槍

    另一個例子:
    為什麼要有選舉,一個政黨掌握國家機器權力..若不思造福民眾..濫用權力..那民眾就能用選票唾棄它..
    君不見...民國60~70年代貪污嚴重..還是90~00年代貪污嚴重 (就你的觀察..不要讓媒體導引)

    這就是權力要受到監督...權力不能亂用---
    一個政府需要國防.維持治安..建設道路等等基本的功能..所以一定要掌握一定的權力..有些可以限縮..有些不能限縮

    ----------------------------------------
    另外我想..我們應討論一下..政府的功能..
    1.政府是用來保護人民(大部分的民眾) 2.政府不是用來滿足某部份人的野心或者慾望的
    ----
    我來說一下我的看法:

    第一點:
    政府是用來保護人民(大部分的民眾):
    還是從這廢除死刑來說:
    單單只有選擇廢不廢除政府執行死刑的能力:從而讓死刑犯赦免假釋出獄..真能用來保護大部分的民眾嗎?
    連結..http://mypaper.pchome.com.tw/kuan0416/post/1320727895
    螢橋之花:1970年代的江湖美少女(管仁健/著) 文章看完你就知道
    張木金:也許應該是廢除死刑拯救的對象,(另外一個例子:電影刺激1995的受到冤獄的男主角)
    徐兆銘:多次逃過死刑又假釋出獄犯案危害社會(全文)..---
    ---------
    美國有些州..沒有死刑..但重刑犯要假釋沒有個三四十年別想出來..還有個三振出局法.(可以找一下GOOGLE大神)
    個人最欣賞 三振出局法:給了兩次機會...再來就要將之隔離以保護一般民眾...........
    我們的前法務部長..要廢死刑前...有推動這一些嗎?......
    更何況:全民或是立法院都未過公投還是修法...廢除死刑了---



    先說說第二點
    我們的教育常在...歌頌..秦朝 .漢朝...或是 歌頌 元大祖 鄭和下西洋...的強大
    認為這些政府..國威遠擘...國力強大..可是在我看來..這跟現在的北韓沒什麼兩樣...
    漢武帝..一開始 為了保護自己的國家..動用些人力物力..無可厚非
    但後來為了打擊敵人.(擴大領圖).而勞民傷財..甚至搞到十室九空..(十足的軍國主義)
    --------------------------------------------
    這些都是政府濫用權力造成的....引用美國的憲法修正案

    美國並不會因此事件而實施禁槍政策。美國總統布希在槍案發生的次日就發表講話,表示公民持槍自由的權利不可侵犯,美國政府將會考慮加強校園安全措施。美國 公民持槍自由的權利來自《合眾國憲法第二條修正案》:“管理有序的民兵是自由國家安全之所需,故人民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可侵犯。”

    持槍自由這一權利的背後,體現了這樣一個價值觀——武裝反抗暴政屬於天賦人權! “政府”這樣一個人類所創造的“怪獸”必須時刻“防其失控”

    美國在兩百年建國初期,她的開國者們就敏感的意識到了,擁有巨大權力的政府是人類所製造的“怪獸”,這種巨大權力有可能導致政府中的那些權力擁有者的異化 變質,從而給人民帶來傷害。由於傷害方的權力可以使這種傷害成倍增效果。為了避免這種傷害的發生,他們便絞盡腦汁設計總總方式來限制政府權力的過分集中, 比如規定了公民個人的自由、權利有憲法保障,有民選政府、有獨立的立法、司法體制、還有獨立的輿論,但他們認為這些都還不足以保證一個政府不會變壞,於是 在憲法修正案的第二條(權利法案)中規定:“管理有序的民兵是自由國家安全之所需,故人民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可侵犯。”


  • 旺旺
  • 針對第9樓講法
    一個行凶者乾脆都把一家人殺光光就好了,不用面對家屬的譴責,反正社會會原諒我嘛,這是助長殺戳
    如果您佛教徒的話,應該知道生命會輪迴,殺人的果報是地獄受苦,不是對社會補償就會消除的
  • 文德
  • 8777
    死刑存廢的四種選擇

    「死刑」是什麼?
    為什麼法律上會有「死刑」的宣判?又為什麼要推動「廢除死刑」呢?

    如果你靜靜的想一想,法律上執行「死刑」並不是一種報復行為,因為執行死刑時,完全沒有虐待和羞辱,反而是善盡「人道」,讓死刑犯瞬間結束生命,不再有任何的機會侵害他人的生命財產。由此可知,執行死刑是為了「伸張正義」與「保護善良」。藉由「死刑」向社會大眾揭示一種「區分善惡」的價值觀,同時也是在警告世人如果作奸犯科,就要付出自己珍貴生命的代價。因此「死刑」的存在,無形之中也是一種「區分善惡」的生命教育,教導人們無論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價。「死刑」一詞,等於是在教育每一個人「絕對不能」侵害他人的生命,一旦侵犯而致人於死,自己也是要付出「絕對的代價」--「死刑」(結束自己珍貴的生命)。

    做為法律上的最大刑罰--「死刑」,它只用來懲治那些被法官「認定」兇性殘忍,致人於死的歹徒,判決過程必須經過密密麻麻的法定過程,並非法官的一句話就可以定讞死罪。試問,我們有曾聽過喜歡判人死刑的法官嗎?或是有誰車禍不小心撞死人就被法官判處死刑嗎?「死刑」一詞,聽起來相當可怕,但如果你是一位安份守己的百性,「死刑」這種最大刑罰則是「形同虛設,與己何干」。相反的,那些泯滅人性殘忍至極的歹徒,若不是引起社會公憤,在「因果輪迴」、「死者為大」這樣傳統觀念的台灣社會中,「法官」也是人啊!沒有人會輕易的做出死刑的判決,這樣子做對「法官」而言,於己何益呢?總而言之,「死刑」不但是一種教導社會大眾「區分善惡」的生命教育,更是一把「除暴安良」的上方寶劍。

    那麼,為什麼「廢死人士」要推動「廢除死刑」呢?綜觀「廢死聯盟」與前法務部長王清峰的文章內容,得到下列幾項重點:

    ◎如果人不應該殺人,為何我們同意國家殺人?
    ◎冤案不能避免,死刑不能回復。
    ◎死刑是最危險的刑罰。從事審判的是「人」,而不是「神」。
    ◎從人權的角度,廢除死刑是為了確保生命權。
    ◎廢除死刑是世界人權的思潮,「人人享有生命權、自由與人身安全」

    依此看來,我們必須很認真的思考「死刑存廢」的議題,這已經是一件不能閃躲的事實和真相!!


    死刑廢不廢,由誰決定?

    首先,別急著跟上國際潮流,讓我們先來面對現實,以「就事論事」的原則,一同看看這個真實案例--【失業醫生55秒內,狂砍學童8死5傷】--2010/3/23 福建省南平市實驗小學發生一件重大的凶殺案,一名離職醫生早晨趁小朋友上學時,持刀在學校門口,瘋狂砍殺正在排隊進校門的無辜學生,造成8名死亡,5名學生重傷,校門口一地血腥。案發當時凶手忽然抽出長刀,口裡高喊:「他們不讓我活,我也不讓大家活。」隨後一口氣連續砍殺多名學生,有的孩子被砍倒後,爬起來走了幾步又倒下。案發後,警方調出監視帶,55秒的影像內容讓警員一度看不下去,警方稱兇手自己供認,他原本計劃殺死30名小學生。

    面對上述真實的案例,個人一直在想著「殺人不償命」與「殺人償命」,我會選擇那一項?其實,無論我選擇那一項,都只是一種「想像空間」而已! 這是因為我們大部份的人,都不是重刑案件的<當事人>,固然人人都有一份同理心,但是,平心而論,任何重刑案件的<局外人>,真的「無從想像」也實在沒有"立場"和"資格"去決定這種特殊的「大事件」(死刑廢不廢?)那麼,一些「廢死人士」們,又如何能夠大聲疾呼主張「廢除死刑」呢?這是因為,「廢死人士」最大的盲點就是--沒有親身經歷過殘暴殺擄的犯行,僅有「想像空間」的運作,由於自己沒有「生命事件」(慘案)的發生,所以才會濫用自己的「頭腦」去主張廢除死刑。

    ---廢死人士說:為什麼不選擇寬恕呢?相似於晉惠帝說:「何不食肉糜」?

    首先,試問「廢死人士」,面對上述案例中這樣的一個兇手(計劃殺死30名小學生),如果沒有執行死刑的話,如何面對那8死5傷的13個家庭,數十位受害家屬呢?我們日常的現實生活中,就是會有如此的慘案發生,如此喪失人性且手段兇殘的殺人犯。「廢死人士」主張"保護兇手",使其享有「生命權」,這種主張不但難以服眾,其自身已經陷入一種「善惡不分」的精神錯亂了。在這種「價值觀」的錯亂中,一意孤行的主張善惡平等,這卻是一種齊頭式的「假平等」。

    依上述的真實案例,兇手坦承自己原先計劃殺死30名小學生,實際犯行中,受到老師和警衛的制止,暴行55秒之內,還是造成了8名學童死亡,5名重傷的慘案。面對如此殘暴的兇手,在「殺人不償命」與「殺人償命」之間,試問讀者,你會選擇那一項?

    依照現有的國法,這名兇手一定判處「死刑」,但是也可以聲稱患有精神疾病而逃過法律的制裁,重新回到社會中與你我生活在一起,由此可知,任何一項保護兇手的法令和措施,另一方面也是在犧牲善良百姓的生命安全和保障。這兩難之間,應該顧全那一方,這是再明顯也不過的道理和公義,講明白一點,我們要保護「瘋子」和「殺人犯」,但前提是不能犧牲善良百姓的生命安全和保障。這當中的道理,其實存在著「人道」與「人權」的分際與差異,這即是我想要表明的一項要點---讓「人權」回歸人權,不要因為自己「價值觀」的錯亂,而把「人道」與「人權」混淆了!當我們瞭解「人道」與「人權」之間的差異時,面對「死刑存廢」的議題,我們應該把「人道」待遇給予三審定讞的殺人犯,而把「人權」歸還給那些最為弱勢的一群受害家屬們。

    問一問,受害家屬中,願意廢除死刑的人有多少?
    查一查,那些殺人犯中,擁有求生意願的人有多少?

    當社會不幸發生一件慘案,兩造當事人中一方是受害家屬,另一方是犯案的兇手,我們是否針對當事人,做過以上的調查呢?最終,死刑廢不廢,應該由誰來決定呢?我的建議是--讓「人權」回歸人權,由兩造「當事人」共同做出決定!這才是落實真正的人權!如果這項原則確立,那麼,「死刑存廢」就會有以下四種不同的狀況,以表格說明之:

    死刑存廢的四種選擇(表格一)

    【表格說明】

    狀況(1)--- 受害家屬代表人拒簽死刑狀,而殺人犯表明已無求生意願,
    在如此的「人道考量」下,執行死刑確定。

    狀況(2)--- 受害家屬代表人同意簽立死刑狀,而殺人犯表明已無求生意願,
    在如此的「人道考量」下,執行死刑確定。

    狀況(3)--- 受害家屬代表人拒簽死刑狀,而殺人犯表明強烈的求生意願,
    在如此的「人道考量」下,單件廢除死刑。

    上述三個狀況中,依<當事人>雙方的意願,斷定是否執行死刑,其結果應是無可異議。唯一只有狀況(4),存有很大的異議,是一項難解的課題。面對這項難題,還是得從「人道」與「人權」出發,考量到人性之中一項最基本的工具:溝通,從「彼此溝通」開始出發,其方法如下:

    狀況(4)--- 受害家屬代表人同意簽立死刑狀,而殺人犯表明強烈的求生意願,在如此的「人道考量」下,暫緩執行死刑,為期二年。這期間由加害人寫信給受害家屬,請求免除死刑。受害家屬可自行決定是否回信,如此以寫信建立彼此溝通的管道,二年期到,由家屬親到法院,(第二次)決定是否簽立死刑狀,全案由此定讞是否執行死刑。

    狀況(4)處置的基本原則是--同時考量人道與人權,給予死刑犯人道的待遇,溝通的管道和時間,並將三審定讞的死刑狀交由受害家屬代表人做出「死刑存廢」的決定權,最後,無論是否執行死刑,就法律上而言,它已經為社會大眾主持了公道,且伸張正義保護善良。另一方面,就兩造<當事人>而言,雙方也已經做到人道與人權兩方面的極致考量,可以算是最妥善的解決方案。當然,法律的形成,是由社會大眾的「價值觀」所認同,隨時有更好的方法,都是可以更進一步的討論修法而臻完善的地步。

    破除「廢死人士」的迷思和錯亂

    「廢死人士」的迷思,源於歐洲國家在經歷二次大戰與納粹大屠殺的教訓之後,深刻體認到不應該授予掌權者以國家名義殺人的權利,因而逐步廢除死刑,同時也推進國際社會,以便達到全面廢除死刑的目的。當讀者瞭解到這個「廢除死刑」的源起後,是否與我有著相同的感想呢?請您靜靜的想一想,以前,那個時代是獨裁國家,而現在全球幾乎都是政黨輪替的民主國家,那一個政黨敢亂殺人?同時,軍隊國家化,走向司法獨立的法治國家中,既沒有殺人狂,也沒有「統治者」這類人物的產生,因為,政黨輪替全依賴人民的意願和投票(授權),現代的政治環境與時空背景已經完全不同了!我們可以體會德國人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心情,但是,抬出「人人享有生命權」而主張「廢除死刑」算是過頭了吧!試問,善良的台灣人,你要跟進嗎?

    「善惡不分」的迷思,與「價值觀」的錯亂

    「廢死人士」他們大聲說:文明與野蠻的分別,就是對生命的尊重。殺人是極度殘酷的行為。「廢死人士」更用力說:死刑,就是讓國家殺人。國家的職責是維護人權,而不是剝奪生命。然而,以上的論點,卻正是一個「兇殘」的殺人犯加諸<被害人>所做的各項行徑--「野蠻」、「極度殘酷」、「不尊重生命」、「剝奪生命」。這些「廢死人士」用以阻擋公權力執行的種種理由,兇殘的殺人犯卻一項一項都徹底做絕了! 每當一件重刑案件破案之後,很多警員帶著殺人犯去「還原現場」的時候,聽取歹徒加諸被害人的手段時,都會頭皮發麻、身心震攝!側身感受到令人無法想像的兇殘行徑!另一邊法醫驗屍時,看見那些刀口傷痕,屍體呈現的種種跡象,心中也會不由自主的想著:天理不容,必為死者平復冤曲,以告在天之靈。淒慘的事,何止如此,若是您的親人不幸遇害,你能想像「認屍」是一種什麼滋味嗎?一般常人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生命事件是一種幸運,但我想要問,讀者處在「情關」難過時,是否體驗過「肝腸寸斷」的撕裂,更遑論遭逢兇案出面認屍的心情。總之,生命事件的打擊,人皆有之卻輕重有別啊!

    一個社會中,善惡的「價值觀」是不容許錯亂和混淆視聽。為什麼我們的法律上會有重罪,甚至重判死刑呢?這是為了要伸張正義、主持公道,懲治罪惡,保護善良,這些都是我們面對生命不容置疑的「價值觀」啊! 當密密麻麻的司法程序走完,三審定讞後,執行死刑的那一槍,對兇殘的歹徒而言,既不虐殺也無羞辱,這樣的「死刑」只不過是要還給社會大眾一個「公道」而已,至於受害家屬們,其親人已死,什麼也補償不了,只能依靠他們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重建正常的生活! 任何未曾遭遇兇案的人,那些既不是警員也不是法醫的人,是無從體會這種「生命事件」的震撼和精神上的打擊。那麼,我們旁人到底有什麼資格去談論原諒,甚至高談寬恕與和解呢?

    那些不幸遭遇兇案的人,那些被害家屬、被強姦者、被犯行重傷失能者,背負一輩子的傷痛,他們因刑事調查、筆錄、開庭、記者、新聞報導,一次一次揭開傷疤,重覆訴說案情發生的過程,多數的人已經不願意也無力承受一遍又一遍的「精神傷害」,這一群人,是真正的「弱勢」。當這一群人,還沒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可以救濟和扶助時,「廢死人士」的注意力、言行、資源,卻在救濟三審定讞的死刑犯,這種「價值觀」的錯亂和行徑是無法被社會大眾所接受的,因為,那一邊才是需要幫助的受害者呢?此外,「三審定讞」如果不具有「說服力」的話,那麼,我們所有的力量和資源,在第一時間是要推動「司法革新」而不是「廢除死刑」。

    於是,我們要問「廢除死刑」的「正當性」與「正義感」何在?

    這就是為什麼前法務部長王清峰即使願意下台,願意替死刑犯被執行,願意下地獄,這些言行都無法讓人民有所感動,因為既無「正當性」又不符合老百姓內心之中那一股分辨善惡的「正義感」。經過王部長的下台事件(錯誤的示範和犧牲),我們更清楚的看到「廢死人士」的善惡不分,以及推動「廢除死刑」根本上就是一種「價值觀」的錯亂和行徑!


    《人道》與《人權》的迷思和錯亂

    『人』是平等的嗎?絕對不是的!
    男女之愛,女人會懷孕,男人卻不會懷孕,這是不平等!

    大人可以看限制級節目,小孩不能看,試問,小孩不是「人」嗎?
    當然不是如此,我們設立「分級制度」是在保護小孩!
    由此可知「大人」和「小孩」都是人,但是不一樣。

    台灣選總統,你可以投票,監獄服刑的犯人卻是不能投票。試問,犯人不是「人」嗎?
    當然不是如此,我們設立「褫奪公權」是在保護善良!
    由此可知,「好人」和「壞人」都是人,但是不一樣。

    在精神層次上,不論是大人、小孩、好人、惡人,都是人人平等,不能受到虐待和羞辱,這是一種「人道」的實踐。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會以「價值觀」做出善惡的區分,分別有「大人」的限制級,「小孩」的保護級,「好人」的公權力,「惡人」的褫奪公權。這裡說明了一道界線,在「精神層次」上,那是「人道」的實踐,而在「現實生活」中,則是「人權」的實行。面對「人道」與「人權」,假如我們「不區分」,樣樣都來搞個「齊頭式」的人人平等,那將是為人類帶來禍害的一種「假平等」。

    現在,我們來談談最重要的「生命權」!

    警察抓小偷,卻打斷了小偷的手,我們是否要捍衛小偷的「身體權」呢?答案是:要。所以我們會檢視警察執勤是否反應過當?然而,如果警察面對的是殘暴的殺人現行犯呢?(請注意)當一個殺人犯,「殺人」的那一刻,他已經<刻意破壞>「身體權」、「生命權」的保護界線了!警察正在和殺人現行犯搏鬥時,為了保護受害者與執勤警員自身的「生命權」,他是可以開槍殺人的!由此可知,這是「以武止暴」而非「以暴止暴」,因此,法院為了保護善良大眾,執行死刑,這是「武力」而不是廢死人士口中的「以暴止暴」。以美國為例,如果有人侵入住宅內,被主人開槍打死,這個主人是沒有罪的! 為什麼呢?因為這是「武力」而非「暴力」! 如果一個人分不清「武」與「暴」的區分,那麼,他連保護自己和親人的「基本認知」都沒有,寧可自己親人被「暴力」而喪失生命,也不願意施展「武力」制止暴行,這不但是一種「價值觀」的錯亂,還是一種「偽道德」。高喊「不殺人」是對的,但是「偽道德」喊出任何情況之下都「絕對不殺人」,根本就是在「欺負善良、迫害善良、犧牲善良」。試問讀者,你也跟著「武暴不明、善惡不分」放棄保護自己和親人嗎?

    你談「生命權」,歹徒不跟你玩這一套!!

    在一個安居樂業的社會中,任何人做出了踰越"界線",破壞他人「生命權」的行為,就必須以自己的「生命權」付出代價。這也就是說明,當有人為了金錢,販毒給別人吃的時候,以及當一個歹徒逞兇犯案殺人致死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打破了自己的「人權」與「公權」,親手葬送了自己的「生命權」!當整個社會大眾,明明白白確立了這種是非善惡的區別,「死刑」即是代表一種人人懂得「區分善惡」的價值觀。如果,我們把「死刑」拿掉,以為這是一種「人權進步」,隨著國際潮流起舞,任由「廢死人士」大喊「人人享有生命權」,奉公守法的百姓,其「生命權」與作奸犯科的殺人犯,一律平等!!---這是肥了歹徒,瘦了百姓,因為,你談「生命權」,歹徒根本不跟你玩這一套!!國際犯罪組織、國際販毒組織更能夠遊走在沒有死刑的國家,豪無顧忌的販毒給年青人、搶地盤、殺人滅屍再搞個失蹤人口。由此可知,「廢死人士」談這種「齊頭式」的假平等,實際上是在「迫害善良、犧牲善良」,這種「自以為是」的人人平等,並不是正義,也不是修復式正義,它是一種禍害人類的假平等。


    《義務》和《權利》相互對等,才是真正的「生命權」

    一個社會運作的維持來自「既享受權利,也克盡義務」,這是最基本的道理。任何人不能開車上馬路,卻連一塊錢,都不繳稅吧! 由此可知,當我們談到:「人人享有生命權」,其完整的精神與內涵就是---人人享有「生命權」,同時也克盡「尊重生命」與「奉公守法」的--義務--。這樣的道理才算是完整,沒有殘缺。這樣完整的內涵才能夠被大多數的人民所接受。任何人不克盡義務,其行為既不尊重生命也不奉公守法,他還能夠要求「享受權利」嗎?由此可知,不談「義務」只談生命權,那是缺乏「正當性」與「正義感」一種跛腳的生命權。這樣的「生命權」當然無法說服大多數「尊重生命」與「奉公守法」善良的老百姓。我覺得「廢死人士」應該以「良知良能」全面重新思考以下幾點:

    1、主張「善惡不分」、「只談權利不談義務」的生命權,這種價值觀的錯亂,如何說服社會大眾。

    2、面對「廢除死刑」的國際潮流,請不要陷入「只要存在就是合理」的窠臼!

    3、基於尊重生命,請重新思考「人道」與「人權」的分際和差異,「齊頭式」生命權的主張,
    是否淪為變相的「道德迷湯」和「精神奴役」,無形之中混淆社會大眾的價值觀,以及再度
    打擊受害人與受害家屬,無形之中使得自己淪為(精神)劊子手。

    4、主張「高道德」的同時,是否也是一種看不見的「道德暴力」呢?(傷害到最弱勢的一群人)


    ※廢死人士(說法一):如果人不應該殺人,為何我們同意國家殺人?

    (破除迷思1)
    試問,我們能不能要求那些與槍擊犯搏鬥的執勤警察,絕對不能「殺人」呢?當你面對的是殺人現行犯,卻完全無視於「武力」與「暴力」的分野,這簡直就是一種「善惡不分」的顛倒和精神錯亂!! 當我們『武暴不明、善惡不分』,不允許國家有武力、不允許武力殺人,其結果就是「迫害善良、犧牲善良、打擊善良」。「無法止暴」最終受害的是弱勢和善良的人。(請見下文的真實案例)

    ※廢死人士(說法二):冤案不能避免,死刑不能回復,任何一個司法體系都不能夠確認司法百分之百的不出錯,但死刑一旦執行,就沒有回復的可能性。
    (破除迷思2)
    車輛肇事撞死人,任何亡者都死得很冤枉,且人命無法回復。任何一家車輛製造廠,都不能夠確認出廠車輛百分之百的不出事、保證不會剎車失靈、不會暴衝、不會失控。試問讀者,我們要不要開始討論「廢除車輛」呢?況且,每年藥物致死的人數有多少? 那些用藥、打針、開刀的人,都是為了治病,結果反而致死,那不是很冤枉嗎?而我們要不要討論「廢除藥物」呢?

    ※廢死人士(說法三):廢除死刑是國際人權不可逆的趨勢

    (破除迷思3)
    請廢死人士不要陷入「只要存在就是合理」的窠臼! (參見本文中段,廢死人士的迷思與錯亂)

    ※廢死人士(說法四):死刑是最危險的刑罰。從事審判的是「人」,而不是「神」

    (破除迷思4)
    我們很慶幸,審判的是「人」而不是神。因為「神」是不講道理的,你看一場地震死傷數千人眾,完全不分青紅皂白、也不分好人、壞人、大人、小孩,如果審判的是「神」,會和你溝通、作筆錄、求證據、找陪審、講講一些道理嗎?

    ※廢死人士(說法五):「廢除死刑」後,犯罪率反而逐年降低,從2000年政府提出逐步廢死政策到2006年停止死刑執行以來,台灣犯罪率並未上升,反而有下降的趨勢。以加拿大為例,他們廢除死刑後,犯罪率反而逐年降低。

    (破除迷思5)
    犯罪率逐年降低與「廢除死刑」一事,豪無關聯性。犯罪率能夠逐年降低,依我所見最主要的原因是科學辦案使得破案率越高,犯罪率就越低,犯案的人都是心存僥幸,以為抓不到自己。同時,環境富裕與警政革新也有功榮和貢獻。

    --------【實際案例解析】----------

    鍾德樹,是台灣史上唯一批准了死刑執行令,卻未被執行的案件,他僅國中畢業,教育程度、政經地位都低,還有吸毒前科,世俗眼中的「不良份子」!2001年 鍾德樹借新台幣一百萬給黃姓被害人,但多次討債都無法要回這些欠款,在屢催無效下,到警察局請教,警察告訴他,沒有借據肯定要不回來。他絕望地走出警察局,路上看到加油站,買了汽油用塑膠袋裝著,到欠債者開的安親班威脅同歸於盡,潑灑汽油火勢燃起,黃姓被害人與2名學童走避不及當場燒死、18人輕重傷,定讞判決書的認定是出於「間接故意」,判決書上認定鍾德樹手段殘酷,犯後又無悔意,有與社會永久隔離必要,訪談中,他一直對於警方當時未理會他的求助耿耿於懷,他說:『(原音) 我們的政府一直在教導我們,有什麼事要求助,不要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但是結果又怎樣呢?我一直走來就是被害人,他們講他們是被害人,其實我更是被害人。』
    (上文載自)http://www.taedp.org.tw/index.php?load=read&id=463

    上述的真實案例,對我們而言是一篇文章,但是對那3名亡者的家屬呢?另有18人輕重傷,日後是否還有工作能力呢?其中有多少人一輩子都是一張被燒成變形的醜臉,安親班內都是一群小朋友,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兇手完全無視於這些無辜的小朋友,只因為100萬元追討不到手,就去買汽油現場縱火殺人,如此的殘忍暴行,兇手至今還在怪警察當初為什麼不教他如何討回金錢,依兇手的心理反射面,認定自己是受害者,這樣的人日後假釋出獄,又是一場報復社會的暴行,下一次遇害的人不知其數。廢死人士疲於奔命槍下留人所救出來的簡直就是一頭惡魔,廢死團體到底是在保護誰? 廢死人士倒底是在做什麼?把毒蛇、兔子、羊群、野狼、獅子、牛羚、、、統統圈在一起生活,大聲喊著:人人享有生命權!然後,死得都是善良的老百姓!

    人性善良不能被濫用!殺人兇手是<殺死身體>的劊子手,而我所見到「廢死人士」的作為與角色,卻是不折不扣<殺死精神>的劊子手,而其兇器一把是「寬恕」的刀,另一把是「理解」的刀,這種種慈悲善意的外表,於現實生活中卻包裏了「輕視生命」、「精神奴役」的真相,「廢死人士」正一刀一刀割向受害家屬們,同時置善良百姓的生命安危於不顧,期望本文能夠破除「廢死人士」的迷思和錯亂,讓我們台灣面對「死刑存廢」的議題,共同做出一個超越國際觀點,一個「不一樣的決策」,引領國際潮流,走向正確的「價值觀」,清清楚楚「人道」與「人權」的分際與差異,同時「以武止暴」伸張正義,保障大多數善良的人民,不受惡人犯行重覆的侵害和剝奪生命,滿足人民生活的最低要求:一個「安居樂業」的社會。

    【註1】我是在發抖的情形下,一面讀報紙、讀網路,一面打出這篇文章,祈望此篇文章能夠安慰受害家屬與死者在天之靈。願我們擁有一個平安的社會生活,走夜路回家不用心驚膽跳。祈願那些善惡不分的「廢死人士」能夠早日清醒,痛改前非,不再做個"無形的劊子手"。早日停止犧牲善良、打擊善良百姓的作為。

    【註2】本文不立著作權,歡迎轉寄,傳播給需要的人。2010/4/6 同步寄給:白曉燕基金會、
    朱學恆blog、法務部「逐步廢除死刑研究推動小組」

    (文德/台北 自由業)敬請指教!感恩! wfj2006gmail .com
  • RL
  • 由受害者決定是否執行死刑的說法很混蛋!
    因為加害者威脅受害者不得簽死刑令是一定會經常出現!
    想廢死刑就明說,這樣反而比較容易獲得尊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