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於陸軍部隊陸續的收攏到本島的西部地區,以應付未來中國解放軍直接登陸本島的威脅,海、空軍則規劃開始疏散到台灣的東部地區,以躲避中國的第一波攻擊。其實戰術彈道飛彈攻擊機場跑道的問題並沒有媒體所描述的那麼誇大,但是隨著中國慢慢擁有了陸攻巡弋飛彈,這整個問題就開始變的複雜。因為與戰術彈道飛彈不同的是,陸攻巡弋飛彈可以攜帶的彈種很多,對於機場跑道的破壞其實遠比戰術彈道飛彈的高爆彈頭來的嚴重與不易修復。再者台灣都會研發如萬箭彈這樣的跑道殺手,希望利用空射飛彈擁有高空高速的特性,讓萬箭彈可以在海峽中線上空就發射,飛入中國沿海內陸攻擊敵方的機場。未來中國也擁有同等武器只是早晚的問題。因此台灣空軍面臨的機場防衛問題其實來自很多方面。但是幸運的是很多都可以靠中央山脈來解決。就連難處理的巡弋飛彈,在攻擊背山面海的東部機場時,都明顯處於劣勢,因為還要多繞一大圈避過中央山脈到太平洋上,先浪費大量燃料。而且由於背山面海的地型加上東部的花東縱谷極為狹小,巡弋飛彈只能選擇由海洋飛向陸地尋找攻擊目標,因此空軍基地防砲部隊只需要防守半邊空域即可(註四)。加上戰時初期海軍疏散到東部海域的基隆級艦,其長程的標準二型為空飛彈更可以掩護東部的空軍基地,在敵方巡弋飛彈還在太平洋上空時,就被海軍艦隊偵測到並加以反制。

特別是因為中央山脈的關係,還讓在東部地區的空軍基地有個極大的優勢,就是中國的雷達或預警機都無法第一時間偵測到台灣東部空軍基地的戰機起降,對於東部地區空軍戰機的演訓部署情況極難有效掌握。不像中國東南沿海地區,地型是東低西高的平原與低緩丘陵,台灣在西部山區高處部署長程預警雷達後,中國解放軍的戰機一起飛,幾乎都能立即掌握。平日演訓的時間,飛行路線,轉場部署都可以一目瞭然。在同時配合衛星影像下,其實敵方要不知不覺的集結大量戰機發起大規模突擊,是有其難度。而同樣的道理,若台灣的主要戰機機場都遷移到東部,在中央山脈的天然阻絕下,中國軍方的雷達無法長期監控台灣的戰機活動與起降,也就較無法掌握台灣戰機的動態,在台灣空軍基地都有山洞棚庫與混凝土機庫下,敵方的衛星偵照也不易掌握機場戰機的數量,若要發動突擊,也較難精確捕捉到主力作戰機群的即時位置(註五)。除此之外,東部空軍機場還有幾個重大的優勢,有開闊的太平洋訓練空域可供戰機訓練,居民較少,不會因為戰機頻繁的起降或夜航讓百姓抗議,而且不會像在西部的戰機基地一樣,一起飛就幾乎是在敵方防空飛彈的最大射程邊緣。雖然說防空飛彈的有效射程與最大射程有所不同,但是隨著防空飛彈日新月異的進步,這樣的困境與可能的危機,空軍還是真的必需提早考慮因應。

只是國防部這次提出的三個大方向的計畫,包括「金馬改為訓練基地」、「海軍陸戰隊接防澎湖」、「空軍基地移到東部地區」,都是需要慎密而又完善的配套措施,但是偏偏這又是台灣軍方與今日台灣政府團隊最弱的一個環節。最怕的是就是金門改為訓練基地後戰力大減,但是因為各種壓力而變成冗員養老地,常駐的官兵數量不減反增,而應該有的訓練任務又成效不彰。而海軍陸戰隊移防澎湖後,缺少如陸軍的重武器鞏固防務,又缺少足夠兵力發動兩棲登陸,最後高不成低不就,一切的計畫流於書面作業。空軍基地移防東部,沒有完善的規畫,又遇到徵收民地的問題,最後被迫與地方政府妥協,結果缺少地下化機庫,也無法進行抗炸多跑道的興建計畫,西部的基地也無法保留舊有的跑道當備降場或戰備跑道,結果空軍能使用的地面基地更形窘迫,加上東部地區在夏季颱風頻繁,沒有完善設備的空軍基地可能連保護戰機不受風災之苦就疲於奔命,更奢談基地移到東部說能得到什麼新的戰略優勢。結果有再好的規畫,沒有好的執行力,否則仍然是一場空。

 

註四:也有部份的人指出,巡弋飛彈有可能利用橫貫公路,以飛躍山口的方式,蛇行穿過中央山脈,發動攻擊。但是這似乎難度頗高。

註五:當然若基地內外有間諜,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