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澎湖的防務移交給海軍陸戰隊,倒是將五十年來只流於口號的防衛計畫第一次落實。過去一直說澎湖與台灣本島在戰略上是互為犄角,可以互相支援掩護,但是過去這一直流於口號,駐守澎湖的陸軍根本就沒有能力快速跨海增援本島,而如果陸戰隊真能接防澎湖,這倒不失為真正讓澎湖守軍有能力在本島受到登陸攻擊時,發起從海上逆襲回本島的攻勢,由敵方登陸地點的側背展開登陸作戰,與本島守軍一同夾擊敵方的登陸部隊。國防部這樣的規畫,也的確為海軍陸戰隊找到了新的定位。畢竟在台灣久不談反攻大陸後,保有陸戰隊的必要性一直受到質疑,每次裁軍都成為被開刀的頭號對像,結果有戰力的部隊越裁越少,只會聊天打屁的政戰官科越裁越多。但是這樣的規畫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目前陸戰隊的兵力已經非常少,這次精粹案又傳出將要裁掉基地警衛旅,而剩下的兩個旅擔任南北兩個戰區的戰略預備隊,各有各的任務,那最後該不會是要派陸戰隊的軍犬班去守澎湖吧(註二)。

講句不好聽的,有當過兵的都知道,部隊裡沒路用的政戰廢材一堆。有在台灣上過中學與大學的,更會每天看到一堆不該出現在校園裡的軍人在泡茶閒晃。台灣已經民主化很久了,這些軍人早就應退出校園了。每次談到這個問題,都會有人鬼扯這些教官對學生的輔導工作多麼有用處,不可以輕易裁撤。當然,不能否認也有各別的教官真的盡心盡力,但是畢竟這就是專制時代留下來的畸型制度,軍職教官如果真的那麼重要,那把全台灣各師範大學的學生輔導相關學系全部裁撤好不好,併給軍校去就可以了嘛!說到底就是決策者不肯得罪龐大的軍職教官與其家屬,畢竟這些就是選票。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政戰系統上,政戰系統就是學共產黨軍隊過去特有的軍中黨委書記制度,等到民主化了以後,政戰系統角色變的尷尬,也開始轉型成為軍中心理輔導與保防、軍紀維護的角色。但是幹的如何其實大家心裡都有數,從過去專制時代到今天,國軍的軍紀問題都層出不窮,軍心渙散,政戰系統又曾經何時拿出過對策。再說了,個人在服役時,最打擊基層弟兄士氣的,就是看到廢材政戰官一整天不知道在幹什麼,基層弟兄們幹的要死要活,這個廢材什麼也不會的就站在旁邊看。而這個廢材竟然一個月領近六萬塊新台幣的薪水,裁了他可以多養二個有戰力的志願役專業士官,或是七、八個義務役的士兵。

由海軍陸戰隊來接防澎湖的防務,是個好規劃沒有錯,但是這樣的規劃建立在充足的駐軍兵力上,因為這樣的規劃妙就妙在海軍陸戰隊這步活棋擺在台灣海峽中間,進可以隨時增援金門、馬祖或東引,退可以支援本島防務,就算不動如山,將戰力較強的海軍陸戰隊放在澎湖,也可以避免歷史上攻台軍隊都是先取澎湖作為進攻跳板的舊事重演,特別是海軍陸戰隊的作戰特性適合浮海攻擊(註三),對於由多個離島組成的澎湖群島防務也有實質的助益。但是這一切都建立在接手澎湖防務的海軍陸戰隊要擁有充份的兵力,否則防衛澎湖本島都不夠,還奢談什麼機動支援各離島的規劃。但是令人憂心的是,軍方長期以來都是規劃一百分,但是執行零分,最令人擔心的發展就是新的裁軍方案仍然大量裁減海軍陸戰隊的規模,基地警衛旅消失後,各海軍基地的安全出現很大的漏洞,且接手澎湖防務後因為兵力不足,連守衛澎湖本島都捉襟肘,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能量去發動登陸作戰,一切再度流於紙上規劃。或是更慘的是,因為兵力不足,最後抽調在本島的二個陸戰旅兵力,甚至將整個旅移防到澎湖去,再使本島防務出現嚴重的漏洞。

其實從「金馬改設訓練基地」與「海軍陸戰隊接防澎湖」這兩個規劃一起出籠,看得出來這是互為配套的戰略規劃,因為金門與馬祖改設訓練基地後,其實就戰力規劃上來說,已經與實質撤軍沒有多大的差別。這個規劃雖然沒有錯,但是也要慎防中國沒有對台灣發動大規模作戰,而僅僅以包圍外島來向台灣政府施壓的可能。事實上在九六年的台海危機時,包圍攻擊烏坵島就是中國解放軍的一個選項,因為此舉可以避免大規模的決戰,但是又能對台灣政府施加極大的壓力。這種較低度的作戰威逼模式是非常有可能在未來出現,以作為中國對台軟硬二手策略中硬的這一手。試想當外有解放軍圍攻金馬,內有已經淪為中國傳聲筒的電子媒體配合宣傳,其實將是台灣政府的重大考驗,到時候本來有的應變選項就已經不多,如果最後手上連一個可以快速機動增援金馬的戰略預備隊都沒有,那就真的是坐困愁城,無計可施了。因此這二個規劃是彼此相關的,如果海軍陸戰隊移防澎湖的計畫失敗,或是因為海軍陸戰隊的兵力不足,讓澎湖守軍機動增援金馬的構想淪為紙上作業,那其實將金馬改為訓練基地的良好構想,也將一併成為半吊子的計畫,反而示敵以弱。

 

註二:聽說好像也裁撤很久了。

註三:這裡是指真的有好好練訓的情況下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