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121790c5098g213

一九二六年唐生智的求援,對蔣介石來說,可謂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唐生智是出身於保定陸軍學校第一期的軍人,在民國初年參加過多場戰爭,算是湖南軍閥系統中的杰出人物。當時湖南是在趙恒愓的手中,他在陸續接連逐走譚延闓與程潛後,可以說是在湖南自立為王。而唐生智領有第四師,算是趙恒愓手上最兵強馬壯的精銳,平日唐生智亦有取趙自代的盤算。湖南省內軍閥混戰的歷史,可說是一筆超級爛帳,非幾千字可以說的清楚,由於並非本文的重點,因此且先略而不提,簡而言之就是也算外圍直系軍閥的趙恒愓先後逐走譚延闓與程潛,而這兩個人先後被迫離開湖南後,都率自己所部的軍隊南下,投靠孫中山在廣州的國民政府,其中譚延闓的部隊後來成了國民革命軍的第二軍,程潛的部隊則成了國民革命軍的第六軍。趙恒愓會對南方的國民政府心懷戒心,採取敵視態度,很重要的原因就在過去的死對頭目前正與國民政府結盟。孫中山時代的北伐其實就有進攻湖南的計畫,只是因為情勢的改變,大規模的攻湘計畫在最後取消作罷,但是趙恒愓還是非常防範南方的國民黨國民政府。部署在湖南南方,防範國民黨軍隊的就是唐生智的第四師。

唐生智一心打算取代趙恒愓獨佔湖南,而趙恒愓因為有直系軍閥撐腰,想要下手一定需要外援,因此唐生智以地利之便,早就偷偷與廣州的國民政府有聯絡,特別是左派共黨的勢力。因為在直系背後支持的國際勢力就是英國,而共產黨黨人反英國帝國主義反軍閥的口號,正符合唐生智的需要。唐生智一直默許極多地下共產黨黨人在湖南一帶活動。因為反英國帝國主義反軍閥,所以就反受到英國支持的直系軍閥,而反直系軍閥那就是反直系軍閥支持的趙恒愓。共產黨黨史自稱這叫「反英討吳驅趙運動」。唐生智巧妙的利用這種輿論,開始威逼趙恒愓。趙恒愓當然也不笨,知道唐生智已有異心,於是設局打算捕殺唐生智,但是唐生智因為作賊心虛,所以不會傻到赴長沙犯險,於是雙方的矛盾完全檯面化,另一場軍閥爭地盤的混戰開始展開。趙恒愓找上因為第二次直奉戰爭失敗的吳佩孚當外援,而當時急欲東山再起的吳佩孚也急需要一場勝仗,因此出兵湖南,挫敗唐生智的部隊,並迎回被逐走的趙恒愓。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心想要獨有湖南的唐生智也不得不向廣州的國民政府求援,正中蔣介石的下懷。

蔣介石積極說服共產國際與中共黨人的理由,在於湖南地近兩廣,如果過去數年一直處於中立自主的湖南,落入急欲東山再起的吳佩孚手中,那甫於第二次直奉戰爭中落敗的吳佩孚,難保不會進窺兩廣這塊地盤。再加上最支持直系軍閥的外國勢力就是英國,更讓蔣介石得以說服代表蘇俄勢力的共產國際代表,這場戰爭就是英國勢力與蘇俄勢力在中國的正面對決。當時蘇俄在結束國內的共產革命內戰後,正開始積極對世界輸出共產主義,並且展開併吞赤化中國的野心,在中國培植一南一北的兩股親俄勢力。在南方的代表就是已經聯俄容共的國民黨,而在北方的代表就是西北軍的馮玉祥。正當蔣介石正在全力說服蘇俄的共產國際代表時,馮玉祥亦正在訪問蘇俄,積極商談合作事宜(註二)。在馮玉祥回到中國時,已經得到蘇俄的大力支持,除了獲得高達一千多萬盧布的軍費借款外,還獲得援援不斷的大批軍火接濟,包括步槍三萬一千五百枝、子彈五千一百萬發、機關槍二百七十二挺、大炮六十尊、砲彈五萬八千發、飛機十架。同時蔣介石的國民革命軍也繼續獲得蘇俄的大批軍援,光是在七月一個月間,就有兩批大量軍火運送到廣州(註三),南北兩大親俄的軍閥在蘇俄的大力支持下,瞬間實力大增。

馮玉祥在西北地區的「國民軍」與蔣介石在廣州的「國民革命軍」大批接受蘇聯的軍事援助,其它軍閥與社會各界當然也都看在眼裡,在社會輿論中呼籲兩人不要做俄國共產勢力走狗的聲浪其實不小,特別是直系與奉系軍閥們因深感芒剌在背,其文膽與謀士更藉機接連鼓動反共反俄。而直系軍閥長期較受英國與美國的支持,根據地在東北的奉系張作霖部則長期受到日本勢力的扶植,兩者其實都對於蘇俄勢力積極進軍中國的舉動深感不安,因此促成了兩者的短暫合作,決心一起先除掉馮玉祥的西北軍。馮玉祥雖然直系軍閥出身,但是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陣前倒戈,讓直系的吳佩孚兵敗如山倒,吳佩孚當然懷恨在心。而馮玉祥與奉系的聯合政權因為奉系一心想要獨大而不斷排擠馮玉祥,也讓馮玉祥知道兩者衝突不可避免,加上在反奉戰爭中支持奉系叛將郭松齡,更讓張作霖抓狂。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就在這些原因下,一九二六年夏天,展開了直奉合作,其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圍攻幹掉馮玉祥。而湖南的戰事也在蠢蠢欲動,吳佩孚所部的直系軍閥部隊開始南北部署,北方準備聯合奉系圍攻馮玉祥,而南方則出兵支援湖南的趙恒愓。由於之前吳佩孚是敗於馮玉祥的陣前倒戈,加上西北軍一向善戰又剛得到蘇俄大批軍火,也怕一起聯手的奉系大軍,在戰後全吃了馮玉祥的地盤,因此馮玉祥不敢調以輕心,吳部的重兵幾乎全數部署在北方,直奉聯軍與馮玉祥將展開了長達三個月的南口大戰,雙方精銳盡出,吳佩孚亦在戰事一開始就親身到北方督戰。

但是吳佩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將是他生平最大的戰略錯誤,因為這樣的戰略錯誤,在接下來的軍閥大混戰中,吳佩孚將兵敗如山倒。而兩大軍閥集團對決形的態勢形成後,讓蘇俄也開始相信這是列強勢力在中國的直接攤牌,蘇俄已經扶植了南北兩個勢力,不能再缺席,於是終於同意蔣介石的「北伐」建議。兩大軍閥集團磨刀霍霍準備火拚已經無可避免,在一九二六年中旬,直奉聯合後所打的旗號就叫「討赤聯軍」,準備在北方圍攻親俄的馮玉祥國民軍,而戰火未起,輿論戰先行,譴責馮玉祥赤化投共的輿論文章已經滿天飛。南方戰場則因為湖南問題,讓廣州的蔣介石準備北上增援唐生智,以對抗直系來援的南方軍團。打算坐收魚翁之利的孫傳芳將通電大罵蔣介石的國民革命軍為親俄「赤孽」。可以說是「直奉軍閥集團」將對抗「赤色軍閥集團」,大戰一觸即發。

敬請期待下一篇【昨天的北伐幻夢】兩大軍閥集團的殊死對決!

 

註二:馮玉祥於一九二六年五月,經蒙古到莫斯科訪問,達成合作協議。

註三:西北軍與廣州國民黨軍隊受蘇俄大批軍援之資料來源,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第570頁下方註解。第566頁下方註解七。

 

『版務公告』:因噗友的建議,已經新增噗浪(Plurk)與推特(Twitter)的推文按鈕,位於每篇文章的最下方,歡迎使用,若有任何問題請於回覆中回報,謝謝。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RL
  • 唐生智的故事應該很精彩。
  • 這傢伙後來還混的不錯,留在中國得以善終。老天爺不一定會懲惡賞善,不是嗎??

    sophist4ever 於 2009/12/03 00:36 回覆

  • Ice Man
  • 說道唐生智,有感而發

    原來唐生智首鼠兩端的歷史,從北伐前就開始了~
    這個傢伙應該算是南京大屠殺的罪人之一吧:
    南京開戰之前,他力主死守南京,“誓與南京共存亡”,下令銷毀長江一切船隻,射殺一切逃跑軍民,破釜沉舟,決一死戰;結果南京保衛戰開打沒幾天,這廝就乘偷偷準備的小汽艇跑了,任由群龍無首的中國軍隊瞬間崩潰……
    更惡劣的是,一部份士兵和市民聽到當官的都跑完了,也決定逃跑,可是當這麼一大堆難民跑到江邊燕子磯一看,哪裡還有什麽船隻。甚至江邊憲兵隊由於沒有收到新的命令,竟然按照原計畫朝難民開槍,瞬間長江被染紅……
    最惡劣的是,由於大批中國軍隊失去了指揮,無法組織突圍、無法組織抵抗、甚至無法組織投降(更多的士兵是不願意投降),於是就地開展零星抵抗,甚至化裝成老百姓打冷槍,到最後民宅學校醫院難民營裏面全部都是中國軍隊,把日本人逼得都要抓狂了,於是“堅壁清野”,南京大屠殺就此開始,無數無辜中國人死於日本兵的殘暴和唐生智的無恥……
    可歎的是,這樣一個傢伙南京之後竟然沒有收到軍法處置,老蔣嫡系就是不一樣啊~
    更可歎的是,老蔣把他當嫡系,他也沒有什麽忠心的想法,國共內戰時率領部隊倒戈,再次首鼠兩端。由於他是“起義將領”,所以共產黨也沒拿他怎麼樣,居然還當上了政協委員……

    前一陣子去湖南南嶽衡山,衡山大廟里有一個柱子是唐生智當年捐的,至今他的大名還刻在上面,看來佛祖也是有奶就是娘,管你什麽人。
    不由得感歎歷史往往是最無恥的活得最滋潤哪~~~
    有感而發,如果樓主覺得影響版面,請刪之。
  • 謝謝您的補充,"南京事件"的確有很多討論的空間。在中國當時的內戰中,軍隊潰散後成為穿著便服的兵匪,這並不少見,而或有小股脫下軍服繼續作戰的軍人,也都成為引爆混亂戰場裡日軍攻擊平民的主因。事實上,日軍在戰後的宣傳,也都是稱他們殺的人是兵匪或是便服的軍人。(當然這是日方的宣傳,可信度有多少,我們無法真的知道。)

    sophist4ever 於 2009/12/03 00:35 回覆

  • Ice Man
  • 剛才有感而發跳針了一下,結果忘了說正經的。
    樓主這個系列的國民黨發迹史真是贊極了,行文與見解已不能用“深度”來形容,簡直就是充滿了光環與氣場。
    強烈支持樓主就這段歷史出書。
  • 這樣冷硬的書,不會有市場的啊。

    sophist4ever 於 2009/12/03 00:37 回覆

  • ffffffffff543
  • 國民黨的歷史就是充滿著踒齪與骯髒
  • rock
  • 感謝Ice Man 大大提供的弦外之音,清楚揭示了不為人知的歷史真實面,讓人大開眼界。
  • abc
  • 所以八方風與會中州的吳佩孚, 即使相片登上時代週刊封面, 不到兩年就被打垮.而以往國民黨史家都說這是蔣介石英明神武, 黃埔軍將士用命.

    但是這就怪了.既然是偏師附驥尾的馮玉祥閻錫山之流, 在北伐後怎又能掀起中原大戰, 搞得華北一塌糊塗. 關外張學良(有幸還跟他握過手) 首鼠兩端, 直等到大局差不多底定, 才宣佈擁蔣. 如果北伐真是蔣一手打出來的江山, 北伐後軍閥怎敢蠢動, 張自是早早效忠, 看來蔣是鑽了空子.

    原來吳佩孚身邊還有大患啊. 援助馮玉祥的一千多萬盧布, 若依照個人粗略的匯率估算, 相當當時三百萬美金或是八百萬銀元以上. 三萬支步槍, 至少足可裝備現在滿編三個師. 吳佩孚把主力對付馮玉祥不能說他錯, 應該是以往國民黨史家無視於馮, 就真的太過分.

    等到國共內戰, 毛潤之縱然天縱英明, 但是國民政府二戰後兵敗如山倒, 毛都曾經驚訝怎麼這麼快...何以故?蔣乘勢而起,雖有才華,但到底難堪開國英主.

    期待版主"兩大軍閥集團的殊死對決". 這應該才是當年國民政府"北伐"的真相.

  • pkpk
  • 好一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道盡了權力爭奪中爾虞我詐的必然。
  • bib420
  • Ice man的留言突然讓我想到某個帶假髮的衝ㄚ
  • 柯達
  • 吳佩孚在第二次直奉就已將主力部隊輸光,東山再起的吳佩孚號稱20萬,但事實上他嫡系兵力卻只有幾個殘破的旅,戰力早已大不如前了。
    其次,國民革命軍真正的大戰也不過在兩湖、江西,此外能說嘴的也只有龍潭之戰。其他軍閥大多是被拉攏過來的,比如陳儀就是一例。
    ㄜ~~我會不會太早點破了?
  • 柯達
  • 唐生智向南聯合,最初的目標只是要與廣西的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等人聯手,結成保定系大團結的湘桂同盟,但在李、黃、白等人的安排下,卻讓代表唐失智的葉琪前往廣州,促成了兩廣與唐生智的合作。
    不過說實在的,國民革命軍的北伐,在當時的廣州並沒有太大的市場,真正熱心於推動北伐的只有李濟琛的第四軍(粵軍)與遠在廣西的李宗仁。李宗仁甚至在廣州未有動作前,就已經派遣尹承綱團進入湖南參戰,此後廣州才有國民革命軍誓師北伐。
  • ccc
  • 補 #2 Ice Man

    這就是武裝衝突法(戰時國際法)有相關規定
    以免誤傷平民的原因
  • cob
  • 關於南京屠殺
    個人覺得失去軍紀的混亂逃兵
    拿著武器幹掉百姓搶錢搶女人的可能性
    不輸於有組織有命令的軍隊
    日本右派對大戰的傷亡人數爭論
    也源於這地方
    中國一直都在混亂中
    殖民地反而有比較完整的居住人民民生紀錄
    虎濫成性的國民黨(最後集於大成的當然是馬虎濫皇上)
    相較之下從沒詳實紀錄人民食衣住行等民生行為
    連人口數都提不出來
    怎能讓人服氣呢?
    中國一直都不是一個統一國家
    除了國民黨板的虎濫教科書之外
    割據的軍閥國家才是真實情況

  • 喵啦
  • 這樣冷硬的書,不會有市場的啊。

    如果版大您願意出書...應該會很多人願意買...畢竟這是之前的著作沒有的觀點與敘述...合情合理,立論詳述
  • Mark
  • 我倒是認為老蔣的作法無可厚非,共產黨想的是借殼上市,而英、法等列強勢希望維持一個分裂的中國,除去為國為民正統的言論,任何手握大權之人都不希望受制於人老蔣也不例外!
  • marker
  • 老蔣在這時還年輕得很,一點都不老,而且也還不是主角,上面應該換成:
    我倒是認為老吳的作法無可厚非,國民軍想的是借殼上市,而英、法等列強勢希望維持一個分裂的中國,除去為國為民正統的言論,任何手握大權之人都不希望受制於人老吳也不例外!
  • YL
  • "【昨天的北伐幻夢】兩大軍閥集團的殊死對決" 在哪里?期待中。。。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