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主線前文
【昨天的陰謀政變】蔣介石的奪權之路(上)
【昨天的陰謀政變】蔣介石的奪權之路(中)
【昨天的陰謀政變】蔣介石的奪權之路(下)
評論前文
【昨天的正統之爭】蔣介石的奪權之路-番外篇
【昨天的正統之爭】蔣介石的奪權之路-歷史教育篇(上)
【昨天的正統之爭】蔣介石的奪權之路-歷史教育篇(下)
【昨天的正統之爭】蔣介石的奪權之路-汪精衛篇(上)
【昨天的正統之爭】蔣介石的奪權之路-汪精衛篇(中)
【昨天的正統之爭】蔣介石的奪權之路-汪精衛篇(下)
本系列前文
【昨天的大戰前夕】孫中山的「北伐遺志」篇(上)
【昨天的大戰前夕】孫中山的「北伐遺志」篇(下)

在續談蔣介石的「北伐」之前,前文已經先介紹了孫中山時代所主導的兩次「北伐」。而孫中山的「北伐」其實也不脫軍閥混戰的色彩,若將孫中山的兩次「北伐」,獨立於「直奉戰爭」與「江浙戰爭」之外,就無法看清整個作戰決策的思維。孫子說「兵者國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這闡明了發動戰爭是非常很嚴肅的事,永遠有其戰略上的目的,戰術上的目標。偽造歷史者扭曲歷史的方法,除了抹去歷史事實、分割歷史事件,讓後來讀史者在支離破碎的史料中無法拚湊出真相全貌,更高竿的手法,就是閉口不談「動機」,而「動機」又往往是探究真相的最重要線索。試想如果一部推理偵探劇,劇中從來不交待犯案者的動機,偵探也從來不追問犯案者的動機,那這樣的偵探劇還演的下去嗎??但是偏偏台灣的歷史教科書從來不談動機,他們只要學生背事件的發生年代,只要學生去背什麼事發生在什麼地點。但是你隨便抓一個學生來問一下,為什麼這件事發生,其背後的動機是什麼,十個有九個大概都會茫然以對。不信的話找個高中生來問一下,蔣介石為什麼要發動北伐,動機是什麼??大概有五個會說不知道,四個會說是要統一中國,剩下的一個學生可能已經完全被統戰,平日只看三中媒體,會說這是因為蔣匪反革命反人民,背離孫中山聯俄容共的偉大志向。而事實上,的確不敢說蔣介石在那個一歷史瞬間中,會沒有想過要逐鹿中原,成為整個中國的統治者,畢竟在亂世中,有軍事實力的軍閥肯定都作過這樣的夢。但是其實在那個當下,蔣介石要應付的還有更多內外交逼的壓力,而選擇北伐是一個渲洩政治壓力、牢牢掌握軍權的最好方法,也許在他午夜夢迴時,真的有想要統一中國,但是在那一個時間點上,這樣的夢想是遠遠不如當下殘酷的政爭來的真實的。若說蔣介石的北伐就是要為自己內外交逼的困境先殺出一條血路,雖不中亦不遠矣。

蔣介石當時受到的壓力,一則來自內部,就是國民黨左派、中國共產黨與共產國際的反蔣聲浪,一則來自外部,就是列強的壓力,特別是英國對廣州市國民黨政權的敵視,由僅一水之隔的香港直接威脅到國民黨在廣州市的政權。在敝人的拙作中,可以詳細讀到蔣介石在1925~1926年間是如何剷除政敵,成為新的軍事強人,特別是最後一役發動中山艦事件時,可謂直接對國民黨左派動手,與共產國際的代表直接翻臉,在以中山艦事件進行奪權的同時,亦派兵監視控制共產國際顧問團成員與重要的中共黨人,引起了左派勢力的極端不滿,待到蔣介石逐走汪精衛,亦要求撤換共產國際的代表時,雙方的合作關係,已經算是快走到決裂邊緣。當時包括共產國際顧問團、中共黨人、與國民黨左派人士對於如何面對蔣介石這個新的軍事強人,有完全兩派不同的意見。一是認為蔣介石不可信任,左派勢力應該馬上與之全面決裂,若無法打倒蔣介石,那就應該另立一個完全由左派控制的新國民黨。另一派人認為要打倒蔣介石是既定的目標,但是目前蔣介石仍然有利用的價值,辜且繼續與之合作,等到中國共產黨吸飽了血,壯大了,再將老國民黨與蔣介石一腳踢開,而目前蔣介石在軍事上與政治上都還要靠蘇俄的幫助,萬萬不敢先與在中國的左派共產勢力翻臉。兩方的論述都言之成理,激辯不下,但是偏偏蔣介石在中山艦事件後,馬上對左派共黨採取懷柔政策,除了不斷聲明與汪精衛的矛盾只是國民黨內的事務,不涉及對左派共產的合作態度,同時更釋放幾位在政爭中被控制行動的共產黨黨人。這樣的情況讓左派共產裡支持暫且與蔣介石合作的那一派佔了上風,於是一場風波暫時平歇,只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馬上就要因為這個錯誤決定,慘死於蔣介石稍後所發動的血腥清黨了。

蔣介石當然不是白痴,怎麼會不知道左派共產的打算,特別是共產國際的俄籍顧問們對蔣介石極有疑慮,目前暫時繼續採取合作策略,當然只是權宜之計。蔣介石認為若再繼續留在廣州,不另謀出路,那只是遲早在左派共黨的反撲中被拉下馬,而且共產國際與中共黨人在廣州市這個地方經營活動已久,許多人都是地下共產黨員,耳目極廣,而且左派工人武裝糾察隊、農民自衛隊等都是受共產黨控制,雖然戰力比不上正規軍,但是真要全面翻臉,亦盤根錯節不好對付。而另謀出路的好處在於,一來發動戰爭,勢必由自己蔣介石來主掌多數兵權,一但將部隊帶離廣州後,就方便於戰事中一一處理「軍中的左派叛徒」,而且兵權在握,那「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況留在廣州,被左派共產把持的國民政府到時肯定鞭長莫及,任何命令還不是如同廢紙一張。二來新打下的地盤,肯定是比較「乾淨」的,縱然會有同情共產黨的人與少數在活動的地下共產黨員,但是畢竟不會有已經長時間在當地公開活動的較大型共產組織,這樣就能獲得一個與共產黨全面決裂的根據地。從當時的情勢來說,蔣介石積極主張發動北伐,就個人的政治野心算計上來說,是極正確的戰略考量。而左派共產就萬萬不同意蔣介石的軍事主張了。當時左派大將陳獨秀就在報紙上公開投書,發表一篇名為「論國民政府之北伐」的文章,大力反對蔣介石的軍事計畫。(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ax
  • 其實還有幾個問題深深困擾我,
    史懷哲是德國人還是法國人?(他出生時出生地被德國佔領,後來法國戰勝又拿回來了)
    蔣介石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
    中國國民黨是為了謀求中國國民福利的政黨嗎?
    怎麼沒有謀求台灣國民福利的政黨呢?
    對了,我雖然住在台灣,但是我依然不知道我是哪國人。
    相較之下,老蔣還是比較幸福,可以活在他的幻覺之中。
  • SNOOPY
  • 身為哪國人其實不重要
    重要的是個人的信念
    而我的信念就是不要被幻覺所欺要看清事物真相
  • max
  • 怎麼辦我竟然點擊了上面的藍X黨廣告,沒想到現在網路廣告打這麼兇!
  • 已經封鎖,如果再有發現,請再通知我。謝謝。

    sophist4ever 於 2009/11/27 12:03 回覆

  • playford
  • 剛才中國黨的廣告我只瞄了一眼,只能說版主鎖真快...
    不過小綠綠的廣告要不要也順便鎖一下...免的又惹來憤憤們的閒話。
  • NYT
  • 其實國共都特意地淡化1911.10.10之前的保路起義, 以及當時大清帝國的無數動亂,
    因為這些許多都與日本扶植的同盟會無關, 更與孫逸仙無關,
    所以刻意營造武昌起義是推倒大清帝國的第一張骨牌的印象
    但當年各國的報章雜誌都有詳實記載事件始末
    New York Times報紙的原文掃瞄都可免費上網閱覽

    1911.9.6 瓷納的水災,饑荒,叛亂. 遼河與揚子江的溢流將造成饑荒. 軍隊在圖博被擊敗,據報損失600人. 甘肅回教徒叛亂. 蒙古反抗殖民的發展 (Flood, Famines, Revolts in China. Liao River, as Well as the Yang-tse, Overflows Its Banks – Famines Will Result. Troops Defeated in Tibet. Reported Loss of 600 men. Mohammedans in Kan-Su Rebelling. Mongols Oppose Development Schemes.)
    1911.9.8 由於當地居民的動亂, 在四川外圍的傳教士被都督命令集中到大城 (Missionaries in the outlying districts of Sze-Chuen have been ordered by the Viceroy to concentrate in the larger towns, in consequence of the general unrest among the natives.)
    1911.9.8 瓷納的新危機 (A New Crisis in China)
    1911.9.10 成都張貼排外海報 (Anti-Foreigner placards are being posted in Chengtu)
    1911.9.11 外國人逃離瓷納暴民 (Foreigners Fleeing Chinese Rioters)
    1911.9.12 美國海軍表示有必要盡量接近瓷納嚴重失序的地區進行關切 (The American naval strength deemed necessary as a precaution is being concentrated as near as possible to the scence of serious disorder in China )
    1911.9.13 瓷納恐怕全面暴動,四川的動亂若無法很快平息,可能會擴散 (General Rebellion is Feared in China. Revolt in Sze-Chuen Province Likely to Spread if It Is Not Quickly Suppressed.)
    1911.9.14 據說整個四川都已動亂 (Whole of Sze-Chuen Said to Have Risen.)
    1911.9.15 成都依然對外失去聯繫 (Cheng-Tu Remains Isolated)
    1911.9.15 瓷納動亂迅速擴散 (CHINESE REBELLION IS SPREADING FAST)
    1911.9.16 瓷納察覺動亂嚴重 (China Realizes Revolt is Serious)
    1911.9.16 政府軍所面對的並非沒組織的民眾而是訓練有素的軍隊 (The Government troops were confronted not by an unorganized mob of civilians, but by trained soldiers)
    1911.9.17 被圍困的成都尚未解圍; 超過500名的效忠滿族戊守著衙門 (BESIEGED CHENG-TU NOT YET RELIEVED; Loyal Manchus, 500 Strong, Guard Yamen -- Couriers Fail to Get Through Rebel Lines.)
    1911.9.17 富州市已暴發革命起事 (Revolutionary disturbances have broken out at Fuchow-Sze)
    1911.9.18 騎兵由成都脫困 (Cavalry Opens Way out of Cheng-Tu)
    1911.9.19 在成都的外國人平安 (Aliens in Cheng-Tu safe)
    1911.9.20 瓷納衙門被叛軍摧毀 (Yamens destroyed by rebels in China)
    1911.9.22 成都已解圍; 1500名軍隊由圖博抵達, 外國人平安 (CHENG-TU Relieved. Fifteen Hundred Troops from Tibet Arrive. The Foreigners Safe.)
    1911.9.24 瓷納人饒過外國人 四川叛軍並未攻擊他們 (Chinese Spared Foreigners. No Attacks on Them by Rebels in Sze-Chuen Province)
    1911.9.27 成都的戰鬥, 軍隊與叛軍都損失殘慘重, 蒙古恐怕也有麻煩 (Battle Near CHENG-TU. Troops and Rebels Lose Heavily – Trouble in Mongolia Feared.)
    1911.9.29 10000名叛軍在該城市西邊三十英哩處集結,政府軍正向他們逼近 (10000 rebels are gathered thirty miles west of that city, and that Government troops are marching against them.)
    1911.10.1 葛里利將軍分析瓷納的大覺醒 (Gen. Greely Analyzes the Great Awakening of China.)
    1911.10.7 傳教士估計瓷納四川動亂死亡人數一萬人 (CHINA'S RISING KILLED 10,000; Missionaries So Estimate Casualties in Sze-Chuen Revolt -- Rebels Active.)
    1911.10.11 瓷納軍隊叛變, 兩名謀反者被斬首後武昌發生了叛亂 (CHINESE TROOPS REVOLT; Desert to Rebels at Wu Chang After Two Conspirators Are Beheaded).
    1911.10.28 孫逸仙不是盟友,叛軍領袖嘲笑孫與叛變有關的說法 (SUN YAT SEN NOT AN ALLY.; Rebel Leader Scouts Idea That He Is Connected with Rebellion.)
    倫敦, 10月27日 --- 本地收到一份由漢口傳來的特別電訊說,叛軍領袖黎元洪嘲笑孫逸仙醫生與叛變有關的說法。當被問到如果袁世凱加盟叛軍時,他們是否會推舉他為瓷納共和國總統? 黎回答說袁世凱太專橫並且反對政治改革,當被問到叛軍是否會推舉孫醫生為總統時,黎說孫的做法太不實際了。)
  • rainy
  • 文章前面貼的懶人包很讚!!
    大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