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這幾天一篇「一個救災官兵的心聲」,在網路上被大量轉載。內容是一個參與了救災行動的官兵,為前線救災官兵抱不平的聲音。對於這篇文章其實個人其實有幾點不同的看法,想提出來討論一下。首先我想國人絕對沒有指責前線辛勞官兵的意思,批評的聲浪主要是在質疑為什麼軍方的指揮系統沒有警覺到事態的嚴重性,在一開始災害發生時,就投入足夠的兵力。而要等到社會輿論的批評如排山倒海而來時,才開始感受到壓力,增派兵力進駐。事實上如果沒有這些輿論的批評與壓力,說不定從災害發生到現在,每日派往災區的官兵還是只有千餘人,那真是不敢想像,這些被派往災區的少數官兵,要如何對抗那麼大的天災。前線救災官兵應該感謝整個社會施予國防部的壓力,讓國防部最後真的動起來,增派更多的兵力進入災區,結果卻有人將「不是指責自己的聲浪往自己身上攬」,這樣的前線官兵,也實在令人莞爾。

這又讓我想到當兵時的往事。記得當時下部隊時,只是個什麼都不會的預官,在一個官比兵多的單位裡,菜鳥少尉真是不如一個自願役的專業技術士官。不過幸好因為在就學時,就已經有過許多工作經驗,至少在業務上還算上手的快,特別是空軍重視的是專業能力,自己的業務能顧好後,通常也就不會有大麻煩。當時隊長與副隊長時常要去與聯隊長官開會。而已經進入狀況、不會亂惹麻煩、又懂點電腦的菜鳥打雜少尉,就成了提公事包與操作筆記型電腦的最佳人選。於是慢慢的,隊上長官要去開會時,總會習慣性的帶我一起去。由於官小位卑,除了偶而起來操作電腦外,就只能默默地坐在垃圾筒旁邊聽長官們討論事情。由於空軍的高階軍官都是飛官出身,不然就是空軍官校或中正理工出來的專業技術軍官,素質遠比受訓時遇到過的那些陸軍OOXX軍官整齊。雖然偶而還是會遇到一些討人厭的傢伙,但是當時深深覺得聯隊裡的星星老闆、等到升星星的上校們,還真是挺精實的一群人。至少在個人服役的那個聯隊裡是如此。

而在這樣的會議裡,看到上層長官在看事情的角度,往往遠非一般基層小兵所能夠理解。有很多次,在去開會前,對於今天會議可能談到的議題其實個人心中已經有定見,因為想說最清楚整件事情的當然就是我們在第一線的基層官兵。但是等到會議開始後,才發現長官的看法與我完全不一樣時。細細去探究長官們看問題的角度,才發現其實長官看到問題的深度與廣度,往往不是一個基層小單位裡的小兵所能理解的。因為很多時候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同時牽扯到許多單位,更得為了可能發生的特殊情況而預作各種考量。會議室裡的聯隊長要看的是全局,他不只要考慮到基地裡地面上地勤人員的作業,他腦中還要考量到戰機與飛行員在天上的情況,天空中戰管系統可能會有的問題,後勤保修上的重重複雜狀況,甚至是別的基地的配合,與其它軍種的協同作業。很多時候很多問題都是牽一髮動全身,沒有面面俱到的解決方案,更多是無比艱難的取捨。而這一切,都是我這個眼光只侷限於自己服役單位的無知菜鳥少尉小兵,在會議前所無法想到的。

若說個人在不願役的服役生涯中,最大的收獲,那大概就是無數次坐在垃圾筒旁邊,聽這些長官討論問題。如何管理一個那麼大的聯隊與空軍基地,如何讓繁雜的後勤系統運作流暢,戰機妥善率怎麼樣才能維持到規定的標準。後來在每一次會議前無聊的等待時間裡,我都會先就要討論的議題,設想如果我是聯隊長,我會如何作決定。結果常常聯隊長的看法與我完全不同,但是最後都發現聯隊長是對的,聯隊如果是由當時的我當家,大概沒有三個月就玩完了。後來順著長官的思路再把事情想清楚,總覺得收獲良多。那時候就深深覺得,一個好的指揮者,就要像大腦一樣,能看清楚全局,人家飛將軍與我這個菜鳥小兵的差別,也就在這裡了。後來也有機會跟著隊長到別的單位列席會議,看到那昏庸無能的高層、事事不敢作決定的主官,就深深覺得一個好的領導者,對於整個團隊的重要性。所謂「主帥無能累死三軍」,實在是說的非常好的一句話。而服役時得到這樣的經驗,可以說帶給我非常重要的影響,包括後來看事情的角度,工作時襄贊老闆作各種決策,都能跳脫過去的青澀與侷限,並且理解當有一天自己也身為領導者時,是應該作什麼事。

天災無法避免,而可惜的是這次的救災,有的是太多的小兵,卻看不到能縝密思考、明快決策的將軍。基層官兵是非常辛苦,曾經也是不願役阿兵哥的我,也有數不盡的次數要擔「塞聵」,下著大雨時跳到機場大排水溝裡的可憐經驗,相信也沒有幾個人比我多。但是也因此我更明白,指揮系統的重要性。否則前線小兵像無頭蒼蠅一樣的做到死,也往往是事倍功半。可能發生的危險,在後方押陣的將軍要事先想到,加強預防,作前線官兵背後的眼睛。而不是災區人力不足,將軍不知道。某災區分配不到國軍救援人力,將軍看報紙才大吃一驚。人人都知道災區疫情可能爆發,最後真的已經群聚感染了,將軍也還說不嚴重,能瞞就瞞。要知道戰爭打贏了,受勳列名史冊的,都是將軍,否則怎麼說一將功成萬骨枯。但是戰爭一敗塗地了,除了將軍身敗名裂外,更多的是無辜慘死沙場的士兵。沒有人會記得這些士兵,也沒有人會責怪這些士兵。身為將軍者若將失敗的理由歸結到士兵身上,除了下流以外,更是無恥。而若想將自己指揮失敗而出現的問題,轉移到「士兵已經很辛苦了,請大家不要再指責」上,那就更可笑了。因為大家罵的也都是愚蠢無能的將軍,不是前線辛苦的小兵啊。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8) 人氣()


留言列表 (48)

發表留言
  • cyber runner
  • 您這篇說的中肯...
    GJ
  • 悄悄話
  • Obiwan
  • 友人轉寄給我這篇文章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小兵怎麼會指責的聲浪轉移到自己身上.當我這樣回應給友人.引起朋友極大的不滿,認為小兵的不爽,辛苦,怎麼還有空分辨名嘴,媒體批判的是誰....心中一個感觸,難怪政治人物可以肆無忌憚的操作輿論...不需要辯明是非...因為大家都接受這種邏輯.想要討論清楚是非者,會被視為沒有同理心,不知體恤第一線的人...真是一種怪異的氣氛
  • VRC174
  • 以前敝人服役的經驗,第一線士兵最會想要幹叫的對象就是長官吧?尤其是笨長官。哪有時間跟力氣去看電視或報紙?過太爽喔?
  • 不同角度
  • 有網友質疑有人沒參與救災卻用「一位救災官兵的心聲」為標題來發表文章。

    我個人的看法是,除非質疑或指控者能證明發文者卻實沒參與救災,否則說「踢爆」,或是直接指控發文者沒有參與救災,似乎都言之過早。

    另外,如何定義「救災」行為,是只有第一線聞屍體還是清污泥的行為才算嗎?在基地幫直昇機加油的士官兵算不算?在基地幫在第一線救災官兵準備伙食的人員算不算?幫救災指揮官送執行公務的電話的算不算?在辦公室內進行救災幕僚作業的算不算?擔任救災任務後勤補給的人員算不算?
  • rock
  • 問題的核心在於CPU失去指揮功能.另發出異常指令(拒絕外援)

    救災官兵一文.是個合理拉民打民的影響輿論手法...
  • 章魚哥
  •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能成為一個領導者沒有是不聰明的,但聰明人不等於不會做笨蛋事,輕忽,自以為是,聽不進別人的建議,這是一般常犯的錯誤
    但孰能無過呢,認錯,反省,負責才是錯誤之後該有的態度
  • 不同角度
  • 樓主的說法顯然過於片面,誰不想好好救災?!但若災情資訊不清楚,如何調兵遣將?

    我不清楚軍方有關天然災害應變的預案裡,面臨此類狀況是該如何行動的,若有疏失就查辦,但是地方政府在此次風災上沒有做好傳遞災情資訊,與在第一時間請求支援,同樣也有疏失。

    另中央在看到地方無力處理時也沒第一時間給予適當的支援,也有很大的問題。

    反正救災初期就是一團亂,從台灣的921,日本的阪神,美國的卡崔娜,還是中國的汶川都差不多,現在的重點或許在於後續如何做好災民的安罝,並避免下一次災害來臨時別犯相同的錯誤。

  • whitefox4
  • 這篇文章的內容跟PTT和01裡頭那些幫政府消毒的藍丁沒什麼兩樣,掛個救災官兵的名頭並不會讓他講的話變得比較有道理!
  • 經常路過
  • 他強調當時只有亞太和泛亞手機稍有些訊號,當時女友受困在東港,10號才被救出,女友是林邊人,從8號凌晨東港開始淹水到10號我們與林邊親人的通訊皆正常,高雄的親友也都能以手機聯絡林邊的親人,我們門號皆是中華電信,女友的妹妹使用的是台灣大哥大也能聯絡到林邊。
  • abc
  • 沒人罵基層官兵, 這位基層人員卻把應該由他長官負的責任往身上攬. 而且其中用詞造句, 疑點頗多也不合實際,說是別有居心是指這些.

    君不見: 如果八七水災災情不大, 九劉政府豈不把救災人情作給中國? 怎能怪別人懷疑這篇文章造假?!

    上面有人說, 救災早期就是一團亂. 個人不以為. 然這次八七水災的救災動作明顯比十年前要退步, 想要幫九劉政府開脫救災遲緩不力的責任, 才是居心叵測.
  • 救災
  • 這整篇文章,這不是跟這個小兵說的名嘴一樣嗎??都只是臆測與猜測.消息與資訊都是從媒體或是網路來的.然後加上自己的想像狀況評論.這不是跟這個小兵說的名嘴一樣嗎?? 現在的台灣需要的是正面與正確的訊息...
  • 逆惡劍僧
  • 阿彌陀佛
    這篇文章的重點在最後的黑粗體字上
    吾以前在成為劍僧之前
    跟版大一樣的階級
    也當過小兵
    軍官沒有資格將領導無能的焦點轉移至「小兵都很辛苦」的角度上
    來企圖博取社會的同情心
    若社會大眾不察
    這種爛招將會一直被惡用
    反而一個領導人不會從事件中得到教訓
    最明顯的就是騜神
    騜神在八年前幹過台北市長
    象神與納莉颱風捷運淹大水
    馬神調了幾部抽水機就當成政績
    八年後
    面對八八水災更是無能
    這種領導人不會從事件得到經驗
    台灣有這種領導人
    只能說極為可悲
  • redpig
  • 這件事的重點就是"緊急命令沒發>國軍沒命令不能動>國軍救災被海罵>造成有心人事炒作".之前說啥救災法說不用緊急命令.可笑.這不是救災法的"區域處理"能應付的.這需要全國軍方比照921進行災區接管和緊急處置的.
    說到小兵這.這邊受災的也有小兵幫災戶清理.還被災戶罵說清不乾淨.
    我剛好經過聽到不爽了.嗆他說"你家兒子女兒叫出來給我罵要不要.人家好心幫你清理.還幫運垃圾.你還罵人家.你家兒子當兵去幫清理受災戶被罵你爽不爽."
    今天我們比其他人好.只失去財物.沒失去親人.要好好感謝祖先德澤.感謝天.

    你受災也是沒人願意見到.還嫌人家志工煮菜難吃.有的吃就好了.挾著"受災戶"的身分在吆喝.真是讓人看不下去.

    這種人越來越多了.
  • 國民黨很高竿
  • 這件事件一看就知道要進行分化與分裂
    想想看吧
    現在政府被幹翻
    現在政府為了脫責
    減輕壓力
    只好將責罵的焦點轉移軍方
    讓軍方承受被罵的壓力
    降低政府被罵的焦點

    版大相當聰明
    最後用黑粗體字寫到這些字
    深思之後
    覺得中國國民黨這個黨派操控焦點有夠厲害
    這點民進黨是玩輸他們的
    看看八年就知道了

    很多事情大家解讀不同
    但中央政府救災無能已成為事實
    讓外交部與軍方揹黑鍋
    這是極為無能的行為
    馬政府的停損點大家已經看清
    可是呢
    問題沒這麼簡單
    我覺得不只外交部而已
    最大的問題在國X會的XX長
    這個藏鏡人城府極深
    亦將雄二E抹黑成扁的保命彈
    這個藏鏡人比馬先生還要危險
    僅次於金先生
    若不下台
    台灣相當危險

    也希望版大可以寫這個藏鏡人
    讓大家知道這個人的「問題」
  • 再補充一點
  • 之前曾看過這個藏鏡人在國防上的所作所為以及面對媒體的談吐
    先前這個藏鏡人在台美軍購期間就表示沒接到美方電話
    也反對潛艦案
    希望大家仔細去觀察這個藏鏡人
    他應該是馬先生的王牌之一
  • Sean
  • 說得真中肯
    與論大眾現在在罵的是那些下達錯誤指令的人
    並沒有人否定前線官兵的辛勞
    但就是會有人大打模糊戰...
  • 逆惡劍僧
  • 阿彌陀佛
    只要對日本救災有瞭解的就可明白
    日本有所謂的「救災對策基本法」
    一個縣可以直接對自衛隊提出「派遣要請」
    若災害擴大
    甚至亦可對其他都道府縣申請「應援要請」
    將救災能量投入災害救援
    台灣不像日本這麼先進
    但面對這種八八水災
    災害隨時間一直擴大
    直到地方政府根本無法承擔國家級的災害
    這時負責調派軍隊的三軍統帥
    應該要像日本的「救災對策基本法」命令軍隊投入救災
    而不是在那邊卸責
    打口水戰
    演變到現在這種處境
    不只對照九二一事件
    過去的水災
    甚至是對照日本救災
    吾發現中央政府掌控救災資源
    但卻錯過救災時間點
    這根本不是國軍的錯誤
    而是三軍將帥無能

    但三軍將帥無能
    我們要更深入去想
    一個領導者後面都有幕僚
    這些幕僚分成很多意見
    像在是拔河
    某幕僚一方拔河拔贏了
    領導者就會聽信勝利者的建議
    吾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這些鬼藏在哪裡?
    大家心知肚明
    (幸好已經有媒體、泛藍跟泛綠報導跟開始指責了)
  • hoamon
  • 沒有打敗仗的兵,只有打敗仗的將軍。
  • yutsuba
  • 官就是"官"
    兵就是"兵"

    那來的官兵.(是要捉強盜嗎??)
  • 不同角度
  • 上面有人說日本的縣就可以請自衛隊協助救災,再說台灣因為中央將權力收回去了所以不行,顯然是沒看過台灣的災害防救法與其施行細則,也不了解台灣的救災體系,誰說台灣的地方政府不能直接請國防部支援的?

    「災害防救法」第三十四條   鄉(鎮、市)公所無法因應災害處理時,縣(市)政府應主動派員協助,或依鄉(鎮、市)公所之請求,指派協調人員提供支援協助。
    直轄市、縣(市)政府無法因應災害處理時,該災害之中央災害防救業務主管機關應主動派員協助,或依直轄市、縣(市)政府之請求,指派協調人員提供支援協助。
    前二項支援協助項目及程序,分由各中央災害防救業務主管機關、縣(市)政府定之。
    直轄市、縣(市)政府及中央災害防救業務主管機關,無法因應災害處理時,得申請國軍支援,其辦法由內政部會同有關部會定之。

    「申請國軍支援災害處理辦法」第 三 條 申請國軍支援災害處理,在中央由災害防救業務主管機關向國防部申請;在地方 由直轄市、縣(市)政府向所在地團管部司令部申請。 前項申請以書面為之,緊急時得以電話、傳真或其他方式先行聯繫。

    以政治的角度由中央負最大的責任也沒錯,但我個人認為地方與軍方的失職才是救災不力的關鍵。

    地方政府的災害應變中心都有軍方的聯絡官,災情資訊不明時,軍方就可以主動比照921時派出兩人一組的偵察與通訊兵進入失聯的災區,並即時回報災情狀況,若發現災情嚴重時,地方政府就可直接請求中央與軍方提供相關的資源協助救災。

    一味的指責中央政府與軍方的無能與不主動作為,卻不檢討地方政府才是第一線救災單位的責任,也說不過去,若要追究,我個人認為地方政府的責任甚至大於中央政府的責任。

    討論問題時,若總是用帶有政治立場的角度來看問題,甚至提出不正確的資訊來誤導,實在不值得再討論下去,且若確實不知情隨便說說就算了,但若是故意製造不實訊息,這種言論和造謠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最後,中央救災不力且無能是事實!但還是希望討論事件時,儘量少一些政治立場,而多一些理性,或許這樣的討論才更有意義。
  • 經常路過
  • 直轄市、縣(市)政府無法因應災害處理時,該災害之中央災害防救業務主管機關應主動派員協助,或依直轄市、縣(市)政府之請求,指派協調人員提供支援協助。

    上面提到的「災害防救法」內容絕對不是中央卸責給地方的靈丹,下面幾點都提到了中央災害防救業務主管。

    提到地方與軍方的失職才是救災不力的關鍵,根本就是幫中央卸責,光是我們林邊這裡的災情地方根本沒有能力應付,現在林邊後續清理到現在還遙遙無期還要說地方救災不力,淹水時中央還在吃喜酒喝粥~拜託!

    中央政府與軍方的無能與不主動作為就是這次讓人看破馬劉無能的關鍵。

    我想曹啟鴻應該八月七號去電話亭換裝直接把那個被鐵路局挖開的堤防補起來才算是救災有夠努力。

    上面貼「災害防救法」的才是最沒意義的。
  • cafachi
  • 你這篇文說得中肯

    "國人絕對沒有指責前線辛勞官兵的意思,批評的聲浪主要是在質疑為什麼軍方的指揮系統沒有警覺到事態的嚴重性"

    我非常同意
  • 給23樓的人
  • 給23樓的人
    所以囉
    你也看到了馬神在螢光幕前的舉動了吧
    為什麼馬神會在螢光幕前打電話給泛藍縣市首長調機具與救災資源?
    (看起來活像作秀)
    這種行為你覺得跟災害防救法有關聯?
    難怪有人就罵馬神不懂災害防救法
    跑到現場去當「小兵」去指揮其他縣市來救災
    卻還說災害防救法(他還念錯法律名稱)就夠用了
    面對這種快速擴大的國家級災害
    總算有人故意提出日本的救災對策基本法去對馬神的所作所為來質疑了吧
    馬神這麼懂災害防救法
    那怎麼不做好中央支援的角色呢
    軍方不是失能
    而是三軍統帥失能
    我不會去罵軍方
    但國防部長跟三軍統帥面對八八水災無能的一切
    大家都看在螢幕上跟他們說的鳥話都看的出來
    這不是各說各話可以解釋的
  • 聯絡官幾時派遣?
  • 聯絡官幾時派遣
    大家知道嗎?
    上次那個陳錦煌先生就提到救災經驗就寫的很好
    但中央真的是很......
  • 當時中央的官僚們在幹什麼?
  • 23樓的意見怪怪的
    八月八日屏東縣消防局向軍方後指部申請悍馬車及兵力支援車城四重溪淹水
    後續地方政府也持續向軍方申請救援
    當地警消也投入救災
    這些在中國時報(救援黃金24小時 援兵僅740)跟台灣茶黨都有貼出八月八日的救災過程
    但八八水災災害開始擴大
    不是地方政府的救災資源可以負荷的
    反而中央的「中央災害應變中心」還在狀況襪
    並無法發揮效果
    (不然民眾幹麻透過網路跟打給新聞台去救災)
    而當時官僚們在做什麼呢?
    講難聽一點是變成僵屍嗎?
    一想到就火大起來
    你說"地方與軍方失職"
    失職的問題在那方面
    應該提出來說明才對

    有時候我很不想將問題怪在中央
    等等又被扣上泛綠
    但八八水災期間
    看到眾多災民受創
    失去親人與財產
    但中央官僚卻這副嘴臉
    說的話又機車
    救災速度像僵屍
    即使我不是災民
    也會覺得相當火大
  • 那篇小兵的文章什麼是"天頻電話"?
  • 那篇小兵的文章什麼是"天頻電話"?
  • abc
  • 有不少大大說23樓的發言怪怪的.
    可以請各位從這個討論串從頭review一次, 就會發現23樓的發言已經出現過好幾次... 立場如何, 請各位評斷, 此非小可能妄加評語.
  • 恰好入過
  • 沒救災的罵就災的速度慢,賺錢賺比別人少的,罵賺錢多的人捐太少,捐錢是心意的問題,是不是?

    去幫災民加油打氣的反被罵愛作秀,沒去幫忙的也被批,人家受到天災的影響需要的是幫忙,而不是聽到現在是誰的不是!

    人在做,天在看,有時間費那些唇舌去說誰的錯,誰的不是,還不如多拿那些時間幫助需要幫助的,不管說什麼都會有爭議,能夠公公正正去看待一件事情的人又能夠有幾個,最討厭搧風點火的人,總是能拿出時間辯論,卻看不到他們能夠不管自己的利益作真正能幫忙的事情!
  • 謎
  • 其實在颱風天哪天~
    國軍所有能用的裝備
    都在哪天晚上測試完畢
    準備送往個各災區
    在大風大雨下測試裝備
    旁邊就是海
    船搖來要去的情況下測試裝備
    每個人都在努力的把裝備弄好
    就等卡車一到送往災區
    只能說國軍不是大家看到的不作事
    早年國軍幫忙收農作物
    到現在一些能作的事情
    國軍一直在作
    每個國軍只是想努力送出自己的最大的愛心
    而確受到名嘴的抹黑
    國軍真的也是人
  • Sheets
  • 國軍在颱風天那天確實有許多單位都做好準備,只待命令一到就可以立即出發,過去的桃芝颱風是這樣,這次的莫拉克颱風也是這樣

    問題只在,這次國軍遲遲等不到命令,許多部隊被關在營區中待命

    畢竟行政院災害防救委員會掌握到的一直都是「無重大災情」阿

    就算各縣市政府救災指揮中心的聯絡官有發揮作用,軍團司令手上的情報跟行政院手上的一樣,一個正常的指揮官都會要部隊待命的
  • 逆惡劍僧
  • 阿彌陀佛
    就是不記取教訓!
    才會重蹈覆轍

    倒楣的不是政客
    而是民眾!
    很多事情大家若不指出錯誤在那
    釐清責任並趕緊改正
    運用全民持續指責的輿論來要求政府改進
    反而卻只會企圖模糊焦點
    或是找個墊背的
    甚至是放出假訊息或搞個口水戰去轉移錯誤
    問題就永遠都在那邊

    救過災的人都知道
    以前國軍每次救水災都是穿雨鞋
    現在又出現這類新聞
    國軍沒有Gore Tex軍靴
    這根本是爛梗新聞
    問題一樣存在
    也是吾提到典型的「問題就永遠都在那邊」的例子

    還有
    有些人就是喜歡模糊焦點
    常常找一些「有時間怪誰怪誰,還不如趕快去幫忙」
    這種模糊焦點的迷思已經看爛看煩
    跟這類人說吧
    我們納稅人辛苦工作繳稅給政府
    希望這些稅金可以用在刀口上
    也包括國家遇到災難的救助上
    重點在於
    總統跟官僚握著龐大的資源
    面對八八水災應該適時運用
    現在中央失能
    跟網友說的殭屍一樣!

    看看這堆官僚在這幾天的所作所為
    反而你說那些「有時間怪誰怪誰,還不如趕快去幫忙」的話
    你以為我們要求得溫飽的平民就不用工作賺錢去養家活口喔!
    你以為大家就沒有捐錢去幫助災民嗎?
    你以為我們可以拋下工作業務再向公司請個長假一起跟軍人救災嗎?
    若要我們救災
    就請馬神發佈動員令!
    讓我們請公假去救災
    吾認為大家都很願意去救災!
    至少也可以用公假去參加救災而不至於失去謀得溫飽的工作

    大家身分不同
    投入救災的方式也都不同
    有人捐錢
    有人出力
    有人希望政府官員能記取教訓
    用持續監督政府的方式不要再讓問題一直出現
    偏偏就有些人喜性分化
    將問題從中央轉移到辛苦救災的軍人身上
    這是相當惡質的行為

    跟這些人善於模糊焦點的人說吧
    這招在大家都會使用網路的時代已經沒用了
    洗腦的爛招已經對一些人免疫
    反而會讓一些明理的人更加反感與厭惡

    還有一點
    這篇「一個第一線官兵的心聲」已經被抓包
    什麼「膠舟」與「天頻電話」
    這些名稱無疑露了餡
    大家用google查詢「天頻電話」就知道了
    中國人為了無能的馬戲團政府用電子郵件發出這篇文章
    活像南海血書的翻版
    又放出一枚煙霧彈
    真不知台灣人還要再笨多久?
    還要再繼續被洗腦多久呢?
    版大寫這篇文章很好
    也請版大持續筆耕
    以饗讀者
  • crimson
  • 「少批評多做事」
    是無能官員的護身符
    也是通往下一個災難的康莊大道

    每次因災難事件而起的討論
    總會有人要大家說好話別批評
    真不知是何種心態
    「不然換你作總統」
    「不然你又多厲害」
    這種無賴又無恥的大絕
    也從來不會退流行地一講再講

    有這種自暴自棄的國民
    難怪,政府永遠有不必改進的理由
  • 宗一郎
  • 看了前面各位大大的留言
    我個人沒什麼太大的意見
    只是...還是要請各位考量一下
    當你走到便當店買便當
    然後跟老闆講"我要一個便當"
    那您覺得老闆會給你什麼便當呢?
    國防部也是在行政院底下的一個單位
    那...當行政院像買便當的路人甲
    就告訴你要買一個便當時
    你如果是國防部...那你要怎麼做呢?
    沒有明確的命令...誰?到哪?做什麼?
    就算你有百萬大軍
    也不知道怎麼用
    我沒有什麼別的意思
    當軍人被政客利用時...也就只有打斷嘴齒含血吞的份了
    <例子很多...可以自己上網找>
    以上是小弟小小的意見...感恩
  • crimson
  • 好一個叫跑堂小弟吞牙齒的老闆
  • Sparky
  • 32樓
    換劇本啦! 沒名嘴抹黑國軍吧.只有名嘴對達賴來台數十種理由的反對...
    只看到有國際媒體報導台灣總統忘了有自己有指揮三軍的權利.....
    也還好總統有看到國際媒體報導 才知道自己是三軍統帥....

    他馬的當總統 真是朝反民主走 新聞資訊居然變靠外電時代
    真是X..
  • Sheets
  • 36樓,確實是這樣,在第一天中央的災害防救委員會還在「無重大災情」時,地方政府還能申請到兩個營的兵力不覺得其實已經很多了嗎

    當時行政院副院長可是認為沒有嚴重到要出動國軍喔

    所以我覺得當時地方政府已經調動到他們叫得動的最大兵力,畢竟八軍團還是得保留多數兵力直到中央掌握到重大災情阿
  • 賣便當的
  • 關於36樓買便當

    因應莫拉克颱風可能湧入的便當訂單,台灣便當成立緊急便當中心,台灣便當國防物流部也準備好應付大量訂單的出貨,忽然間台灣便當屏東分店湧入大量便當訂單,光是單子就把整間店給塞滿,於是緊急向總公司緊急訂便當中心要求支援。

    這時中央便當馬總裁去喝喜酒了,他說他有問過各地大家都有飯吃也吃得很飽沒什麼人買便當,分店便當庫存足夠。
    劉總回老家過88節,薛秘書長去喝粥,
    國際各大便當中心發現台灣便當供應可能會不足,主動協助可以提供便當以及物流支援但是被公關部余副理X號回絕了,國防物流部地方出貨中心因為沒有指示只能出少量便當支援,由於屏東分店便當需求太大又叫不到便當只好上媒體哭訴,總經理由於趕著要去理髮所以指示以後要叫便當直接跟媒體聯絡就好...!

    中間省略...

    颱風離開後...

    訂戶甲:馬總裁為什麼我們要訂個便當這麼難阿~我們平時都是跟你訂的ㄝ~
    馬總裁:我不知道你要吃便當ㄚ~我這不是來了嗎?你現在要訂幾個仔?
    訂戶甲:求你馬總裁!總裁!總裁!這個地區,不是只有我爸訂便當失蹤很多人都不見了
    馬總裁:你爸爸訂不到便當死了心情我能了解,我老爸也死了~他是去幹女兒家送便當!

    法務王經理:來領便當喔~我帶了200個便當喔
    訂戶乙:你來發什麼便當阿
    法務王經理:我不只來發便當也是來給你們發脾氣的~

    中國便當:我們可以提供便當給中國台灣便當。
    台灣便當大股東kmt:歡迎總公司中國便當人道支援便當,珍惜善意。
    台灣便當外交余文x號副理:不接受美國便當、日本便當及其他便當。

    記者:請問這次大家質疑送便當速度緩慢吃不到便當。
    劉總經理:我的評價是很快,所有人都覺得我們的動作真的是很快,十分鐘就染好頭髮了,自我感覺良好。

    名嘴:薛秘書長你88節還跑去吃大餐
    薛秘書長:那天訂不到便當~父親節耶~吃完馬上走耶~拜託...我爸愛吃蕃薯稀飯~還過份嗎?神仙來都不會做得比現在好...

    訂戶丙:趕快救人!
    馬總裁說:噓~~安靜等等就有便當吃了。

    記者:有沒有琬具國際其他便當公司的援助?
    馬總裁說:絕對沒有~
    記者:那這份公文是?
    馬總裁說:怎麼會外流?應該是余文發的,余文會說明,這我什麼都不知道不便回應。

    外媒:這次便當事件是誰該負責?
    馬總裁說:我是總裁我會負責,都是THAY不撤離到安全等便當的地方,這次THAY都學到教訓了,下次THAY要記得準備好筷子撤離到安全的地方等便當省得麻煩!
    外媒:你要如何負責?
    馬總裁說:我一定會追究余文的責任,不管需要幾個余文我都會要他們負責。

    小女孩:我為了等吃便當憋氣了兩分鐘。
    馬總裁:你好棒~你一定可以憋氣兩分鐘內把便當吃完,一定破世界紀錄。

    媒體:這次發便當的速度真的很緩慢。
    劉總經理:你外行啦~

    馬總裁:把所有余文通通找出來...
  • crimson
  • 便當文,看了只有哭哭...

    繳這麼多錢還訂不到便當
    總裁,發你200個便當,領了快滾!
  • 宗一郎
  • 記得當天(就是88)
    有耳聞要調派車輛到東港結果進不去
    後來在凌晨時又聽到隆隆的聲響
    原來是大型拖車正在大風雨中帶AAV7要過去屏東
    其實雨下得太多太大
    真的也不在任何人(氣象局除外)的意料中
    (從1300到2900修了五次)
    然後隔天媒體就開始公幹國軍了
    當然...這些去救災的小兵們都一定會被家人朋友親戚問
    "為什麼你們這麼慢?"
    當然要幹譙
    在36樓我有說過...
    有明確的命令,就可以果斷的執行

    大家也在幹譙國軍的將領,領導無能啦...OOXX啦什麼的

    我倒不是幫他們講話...就像樓上形容的
    國防部充其量也就像當店裡負責外送便當的小弟
    當訂便當的人覺得便當晚到了
    或是送錯了
    只能被幹譙而已
    其實探究原因是什麼

    便當店的老闆因為第一次當老闆沒經驗
    還是什麼更生動的理由

    這些都彌補不了高雄縣,屏東縣,台東縣那些痴痴在等著便當能送到,期待菜色很好的鄉民們

    RAP歌手大支的新歌說
    我們不要貪污的,但是也不要無能的

    在此向災區救災的軍士官兵員生們致敬
    更要向無能的便當店老闆和各部門主管吐口水
  • vondatw
  • 轉貼

    轉貼一個第一線官兵的心聲
    這篇文章出來之後,一堆某黨「吱」持者拼命叫這是假的,有人說他是八軍團戰情中心的人,也有人說這是又一篇南海血書。
    文章是不是軍方寫出來的大概不太容易查證,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看看所謂的「踢爆」到底是真的踢爆,還是踢到自己的LP而不自覺。

    踢爆1.疑似阿共用語的「力回饋」、「天頻電話」、「膠舟」?
    但海軍官校「兵器系統原理知識圖最底層文字說明填列表格」(DOC檔)裡面卻清楚提到:「成功級 系統名稱 無線電工程 HF、V/UHF收發機、天頻電話、MCS-9120衛星電話、RT-7000高頻數據通信網」。(有趣的是,估狗裡面查「天頻電話」這個完整的詞,沒有大陸網頁--除非轉引這篇心聲)
    橡膠艇(比較像幾隻香腸綁起來的那種?)叫做膠舟,其實在八號新聞裡面到林邊鄉支援的軍人就這麼說了。
    力回饋也是如此,在工研院的網頁上就提到「高爾夫球力回饋平台」,還解釋說「利用影像偵測運動軌跡估算力回饋時間與力道,整合高爾夫球桿與遊戲content之間的互動連結,而創新非固定式具方向性的力回饋裝置,突破傳統固定式力回饋的限制並改善偏心振動馬達的單調感受......」,而羅技更有推出類似「力回饋無線天駒方向盤」的力回饋方向盤搖桿,力回饋真的是大陸名詞嗎?
    或許普通人不知道,但有玩賽車遊戲或玩車的人應該是知道的。

    踢爆2.台灣沒人說東港鎮?
    那這是什麼:維基東港鎮
    看到這個的時候我楞了一下,想說「東港不是鎮...那是東港鄉?」
    我反而開始懷疑這踢爆的人到底住哪裡就是了...
    也有人豪洨「那麼喜歡用全名為什麼不用旗山鎮?」...別人愛用不用干你屁事啊?
    要不要去路上靠北那些講「台北」的傢伙不說台北市還台北縣?

    踢爆3.林邊到旗山,繞經台南?
    從林邊到旗山...這敘述其實有點問題,這個兵其實是「到了旗山」,也就是說他被卡在旗山外,而從林邊到旗山,根據估狗地圖,平時可以走國道3號轉高雄支線(國道10號),再轉(省道?)台21線,而台21線進旗山的路是旗南二路,若他老兄被卡在旗山鎮外,那他可以從中寮一路繞到台28線,這條路會繞進田寮鄉,還有另一條是回國道3號,一直走到關廟交流道,從關廟走182縣道轉台3線旗文路進旗山,這條路會繞到台南關廟。
    第二條路的優點是它和之前的台21線剛好是相反方向進入旗山,不過很遠是真的。
    因此還是可能繞經台南。
    質疑道路是頗詭異的點,除非他寫的是從林邊到旗山是繞經花蓮,不然條條大路亂亂通,誰知道他走的是哪一條?

    踢爆4.林邊申請膠舟,而不是水陸兩用車
    其實這方面兩者都錯,林邊一開始申請的是V-150甲車,這種甲車底盤有防水設計,可在150公分深的水中移動,但並不是水陸兩用車,所以當時林邊某些地方的水太高(2~3公尺),V-150無用武之地,這時候才改調動膠舟。(之後左營海軍陸戰隊帶來的AAV-7才是正宗的水陸兩用車)
    因此V-150輪式甲車確實是去救災的,而不是去勘災的,只是沒辦法開進去而已。

    如果這是八軍團寫出來的護航文,不至於連這個都會寫錯,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作者沒看到V-150甲車先到支援的樣子,只在電視上看到某大立委展現他莫名其妙軍武知識、靠北為什麼出動悍馬車(V150甲車算悍馬車?)的說辭。

    踢爆5.八日八軍團司令有到林邊救災嗎?
    有。
    八八水災/八軍團投入救災  指揮官坐鎮林邊
    八日中午,八軍團指揮官嚴德發中將就到林邊去泡水了。(屏東縣長曹啟鴻也一起去泡了)
    原則上這也是八號的電視新聞,寫這踢爆的人真的不看新聞的嗎?或者我們也可以「合理懷疑」踢爆者是......

    踢爆6.該人沒救災、想回家、有私心
    報公假、開小差,當兵有機會就要混好像是天經地義了...

    踢爆7.膠舟11點多以後陸續到林邊交流道?
    這個踢爆的理由是國防部公佈的到達林邊鄉時間是十二點二十分,「十一點多陸續到達」這句話其實很模糊,十一點一分和十一點五十九分都是十一點多,而「陸續到達」更令人無法估計這時間點到底是第一架膠舟(一般說法)還是最後一架膠舟,
    同時,膠舟到達之處是林邊交流道,距離嚴中將和曹縣長所在的鄉公所還有兩公里,開著膠舟移動不需要時間嗎?

    豪洨8.災民太多,以膠舟和水陸車運輸也要好幾天,所以派出的人太少!
    在水淹一層樓的情況下,沒有水上載具,你要怎麼運輸人員?用游的嗎?
    膠舟和水陸兩用車是有固定數量的,就算派20萬大軍挺進林邊,你也頂多只能看到有19萬9千多個個鐵錚錚的漢子在林邊鄉練習蛙式而已。

    豪洨9.CNN預測比較準!
    這和文章其實沒關係,但既然看到了就順便來一下。
    實際上台灣在5號晚上就已經預測南部莫拉克的雨量是800公厘,7號早上再上修到1100公厘,和CNN這篇7號的新聞所估計最大值50英吋(1270公厘)其實是差不多的。
    當然,和現實數值2900相比,不管是CNN和氣象局都是槓龜的(日本也是),大哥不用笑二哥。
    要學人踢爆,就要學得像樣點。
  • 經常路過
  • 看了44樓的轉貼我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由於努力就災,大家可以快樂的喝喜酒、理髮喝粥,社會合諧。

    真正的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8月7日凌晨馬總統已經到達屏東林邊鄉公所坐鎮並出席當地一對新人的婚禮,當夜沒風沒雨。

    8月8日凌晨屏東林邊鄉開始淹大水,一直坐鎮林邊的馬總統親自指揮救災,由於每日馬總統有游泳跑步的習慣,隨即脫下外衣著泳褲跳入滾滾泥水中游遍林邊鄉各村巡視災情,並展現傲人身材安撫鄉民,隨後跑步幫鄉公所主秘送公文至縣政府,隨即跑步上二高直奔高雄縣就災,期間遭國道測速照相拍到多張時速高達299公里模糊身影,事後總統表示由於步鞋一直是破了又補、補了又破、縫縫補補所以無法突破300公里,因此他來晚了對災民很抱歉。

    8月8號屏東佳冬鄉開始淹大水,鄉親逃離的過程中親眼看見劉院長一手拿著奶精單手駕馭橡皮艇穿梭在佳冬海堤,佳冬一位九十多歲的阿公由於行動不便帶著三歲的孫子受困在頂樓,劉院長用嘴巴咬住奶精奮不顧身從橡皮艇縱身飛躍救人,但遭遇500公尺高的巨浪阻擋,劉院長施展失傳輕功"梯雲縱"翻越巨浪一手一個成功救起這對祖孫,並將他們安置到當地安全的理髮店,先幫阿公理頭髮再代替阿公不在家的兒子與他過88節。

    8月8日屏東東港鎮也遭大水淹沒,行政院薛秘書長第一時間趕到,坐著膠筏挨家挨戶送蕃薯粥,拜託~災民喝完蕃薯粥要馬上走。

    這次莫拉克颱風來襲,前三天因為風大雨大直升機無法升空,道路橋樑中斷土石流肆虐,國軍特種部隊無法挺進災區,馬總統苦民所苦心繫那瑪夏鄉他一直當人看的原住民,於是隻身深入那瑪夏災區,飛越斷橋、泳渡土石流。

    馬總統途中見到瑪夏鄉分別2歲與5個月大的李姓女童不幸遭土石流滅頂,馬總統奮力徒手在泥水中尋找,憋氣了兩分鐘救出姊妹倆。

    馬總統到達民族村無懼土石流,冒險穿梭土石流,救出深陷泥海的21位村民。

    馬總統是最先到達這次受災最嚴重的小林村,他迅速指揮村民疏散,成功救出491人,由於救出人數未達到500人所以決定婉拒各國援助以及不需要招開國家安全會議。

    這次風災過後馬總統英勇事蹟也被國際媒體大幅報導,CNN更是舉辦網路民調有高達84%的國家希望馬總統能過去擔任該國總統。


  • 給44樓的人
  • 你寫了一堆
    我還真是看不出重點在那裡
    這種第一線救災小兵的文章
    漏洞百出
    原來他是去送「手機」的
    看了差點笑出來了

    約有12,700,000項符合天頻電話的查詢結果,以下是第 1-10項。 需時 0.28 秒。

    你就慢慢洗腦吧
  • CC
  • 樓上那個天頻電話12700000項還包括
    北京「电话」诈骗5「天频」发68起
    奥巴马上任十「天频」展「电话」外交

    教你一個技巧,用""把你要的詞框起來,才能找到有完整關鍵字的網頁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