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_Melancholy_of_Haruhi_Suzumiya_Novel

涼宮春日是誰,相信多數年齡在25歲以上的人不認識。同樣的,涼宮春日背後所代表的「輕小說」文體,對於傳統的主力閱讀族群而言也是極其陌生的一環。當然,這與「輕小說」這樣的出版模式,是面向青少年為主要訴求市場有關。但是在全球因為網路化、影像娛樂化,而造成大規模傳統出版f業衰退潮之下。輕小說的堀起,也許意味著的是「並不是閱讀的人口少了,而是閱讀的取向改變了」。否則實在無以解釋這一系列輕小說何以造成如此的流行風潮,與其背後附加的龐大商業利益。也許我們已經不能再用過去的眼光去看待文體的演變,畢竟網路化與視覺影像化是人類在發明文字、發明印刷術後,知識傳播模式的第三次重大改變。而當這樣的改變發生,勢必會全面衝擊舊有產業與傳播載體。這無以說好與不好,因為它已經發生,無以接受與拒絕接受者,注定會被時代汱淘。

 在人類文明裡,第一次發生重大的知識傳播變革,那就是文字的發明,這不止全面消滅史詩吟唱詩人這種職業,更進一步讓知識得以被隔代傳播與累積儲存,奠定了人類的發展會不斷向前,區域文明除了遇上大規模的天災人禍外,不然不會突然中斷。拒絕文字的文明,注定停留在酋邦的階段,無法成為一個永續的文明帝國。停留在口耳相傳的敘事記史詩歌,也慢慢散佚失傳。而第二次重大知識傳播變化,當然就是印刷術的發明,除了讓舊有的手抄本抄寫員也全部失業外,全面性的知識廉價化、普及化,更形成人類史上第一次的知識爆炸。當知識不再被少數人掌控,文字的讀寫成為多數人必備的技能後,直接或間接的促成了文藝復興、工業化的興起、民主制度的成形。而這也是為什麼採用方塊字與文言文的中國,會在文明發展的後期快速衰退。因為難讀難寫又難懂的文言文一直被少數知識份子所掌握,而他們也是既得利益的官僚組織,不止拒絕文體系統的改革,更拒絕其它社會體制的進步。最後發展到極致而出現八股文,當二十世紀初期,老舊文體與其負載的官僚科舉體制實在已經無法繼續,而使清政府被迫改革時,還有許多所謂的博學鴻儒強力反對,並集體在宮牆外號啕大哭。

「輕小說」這種文體在1970年代中期於日本出現,應該與影像傳播化是脫不了關係的。概而言之,漫畫、電視、電影都屬於視覺影像範疇的傳播,而當這幾種以視覺為主的傳播模式,反饋到傳統閱讀文體上時。輕薄短小,更加口語化,充滿插畫與多元生活題材或幻想、戀愛故事,極富視覺描述魅力的文體會大行其道,也就不令人意外了。畢竟新一代的閱讀者是看電視、電影、漫畫長大的,甚至可以說這一代的小孩是在還讀不懂繪本時,就已經先看了數年的卡通動畫。當然,所謂「有識之士」難免也會在某些場合大聲疾呼「青少年閱讀能力大幅下降」、「語文教育的補強刻不容緩」。但是事實上就如第一段所言,也許新一代的閱讀者其閱讀量並沒有顯著的下降,只是除了被電視、電影、漫畫所瓜分時間外,閱讀文體的改變也是重點。沒有人去買去讀又臭又長的純文學著作,這大概也是讓那些著作等身的「有識之士」大為光火跳腳的另一個主因吧。

只是我們知道很殘酷的真相是,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就像白話文運動後,全面使用白話文已經是大勢所趨,即使再找一萬個歷史、文化、政治、他媽的什麼屁的理由,文言文依然是個早就死去的語文。沒有人會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唯一繼續讓學子去背誦的主因。只剩下考試要考。如果今天文言文改列不考的選讀教材,恐怕沒有幾個學子會有興趣去唸。相較於「涼宮春日的憂鬱」系列能一出九冊,銷售長紅,其實不得不說新舊文體的勝負其實已定,講句難聽的,就等那些「有識之士」全死光,學子就能得到真正的解脫。當然我完全知道「涼宮春日的憂鬱」的故事是如何的荒誕,甚至動畫版還有點色色的取向。但是無可否認的,想與外星人、未來人、超能力者作朋友並一起玩的涼宮春日,其故事大膽且恣意幻想,不止跳脫框架且輕鬆有趣,結合影像化的插畫、甚至周邊動畫,實在是富有魅力的作品。且若論荒誕不實,實在沒有「西遊記」可為文學作品,而「涼宮春日的憂鬱」就要被家長老師們視為洪水猛獸的理由。再說就在二百年前,中國人還在搞八股文與科舉時,「西遊記」一樣被當時的家長老師視為無益小說,洪水猛獸。更別說以當時的標準而言,一樣色色的「西廂記」與「金瓶梅」了。

網路時代結合影像化的作品,形成新的文體與傳播模式是全球化的潮流。從日本而來的輕小說,就如同從歐美而來的夾刊小報一樣,迎合傳統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文體無所謂好或不好,而作品越來越接近生活的口語用詞,是亙古不變的趨勢,這不是只有「輕小說」是如此。而輕小說的取材多元,舉凡神怪、愛情、科幻、推理、校園等,樣樣都有。更結合網路、動畫、漫畫、插畫、電玩、改編電影等各種平台,除了文體的演進,故事述事更常常因為漫畫或改編動畫而發展出獨立的章節與支線故事,形成不同領域者的集體創作。除了以文本述事外,更還加入腳本分鏡、動畫角色設定、電玩多線任務、多重不同結局的複合劇情。眾多周邊商品建構一個屬於故事自身,架空於現實的獨立世界觀。而網路的互動性或同人創作,更結合影音分享平台,形成原作者群與閱聽者互為新創作靈感來源的特殊書寫形態。當創作的形態被打散,所有的故事設定,不再定於原創作者一尊時,多重的可能性就跳脫了舊有的寫作模式。創作不在只侷限於文字,漫畫裡的角色外觀設定、配音聲優的感情詮釋、動畫裡的動作表情、背景配樂與片頭片尾曲,甚至網友粉絲在維基百科裡替喜愛作品編寫的作品介紹、故事發展歷程,都共同成為一個作品永續存在發展的全新模式。

當然,一個世代的巨大改變,不是短短幾十年內就能看到最終的結果,影像化時代的來臨不過短短數十年,而網路化時代發展的歷史更短。這個號稱人類學會使用火以來最重大的發明,到底會如何徹底改變未來,目前仍然無法預測。「輕小說」會是開始,但是不一定會是結束,說不定網路的結合,最後真的會如「涼宮春日的憂鬱」所言,搞出「資訊統合思想體(Data Integration Thought Entity)」也說不定啊。不過我們今日就可以確定的是,「文言文」這種老舊的文體會慢慢消失,最後遲早會變成像八股文這樣只單純應付考試所用的無用糟粕,然後在未來的有一天,終於承載不住社會要求改革的聲浪,被迫退出歷史舞台,然後還沒有死光的「有識之士」會在宮牆外(中正紀念堂圍牆外?)抱頭痛哭。最後一起被掃入歷史的餘灰中。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千羽宗次郎
  • 頭香!!^^

    有奇怪的新細明體的夾在文章中間...
    似乎是網頁出了問題!!
  • 啊,我最近改用部落格寫作軟體,有時會怪怪的,謝謝你的告知,有問題記得說啊 >__<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36 回覆

  • 個別的11人
  • 是阿,語文本來就是溝通工具,一直隨時代改變,沒有對錯,堅持何種方式才是正統並把別人打成邪魔歪道真的是很無聊的一件事.
  • 我主要是想說,語文不是死的,會不斷演進,當一個社會教育硬性規定多數人必需花50%去唸一個已經被淘汱,而且已經幾乎完全不使用的古文時,不是很有問題嗎?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38 回覆

  • Sam
  • 至少十年內的莘莘學子們還是會在文言文的課本中度過....話說版主竟會拿涼宮這經典來當文章題材,這還真是讓人耳目一新XD
  • 其實我也....是宅男....(淚奔)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39 回覆

  • ssbn9999
  • 我還以為文言文早就已經是純粹應付考試用的東西了呢!連我國中的國文老師都覺得文言文對學生沒有什麼幫助.
  • 有時候還真要感謝一些有良心的老師,記得我唸高中時,國文課老是心不在焉,幸好我校學風自由,國文老師也知道我聯考時國文成績非常好,月考國文科從沒有敗下陣過,對我特別放任,特別介紹了我一系列本土作家與中國近代作家的白話文作品,並准許我上國文課時自由閱讀,我在高中課堂上讀完了「棋王、樹王、孩子王」這本書,深受感動,此後就十二萬分的懷疑台灣的語文教育為什麼要停在「之乎者也」打轉,而不讓學子真正接受文學作品。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45 回覆

  • 飛行魚
  • 用不著拿日本為例子

    即使是日本,對於語文程度低落也同樣是大感憂心,輕小說倒還不是最令文學專家撻伐的目標,真正生氣的是口語不清和2ch文,在台灣的類比,就是裝可愛用語和火星文.

    文言不文言,並不是那麼容易就界定的,古代的文書就真叫文言?那還真不見得!"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這段孫子兵法始計篇,有很文言嗎?並沒有吧?稍微學過國文課的都看的出來在說什麼,而且言簡易該,真要用現代口語來講,還真是浪費篇幅.

    古代的說故事筆法同樣以引人入勝又淺明易懂,比如項羽本紀

    當此時,彭越數反梁地,絕楚糧食。項王患之,為高俎,置太公其上,告漢王曰:“今不急下,吾烹太公。”漢王曰:“吾与項羽俱北面受命怀王,曰‘約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則幸分我一杯羹。”項王怒,欲殺之。項伯曰:“天下事未可知,且為天下者不顧家,雖殺之無益,只益禍耳。”項王從之。

    在所有楚漢爭霸的戲劇都會演到這段精彩的情節,這段描寫,有很難懂嗎?沒有啊,非常的淺白,項羽的急躁,劉邦的無賴,都如躍出紙上一般的生動.

    要寫出好的小說故事,基本的文學教育是一定要受過的,別以為谷川流是隨隨便便就能寫小說,去看他的簡歷,人家也是有用功唸過許多書.也別以為他想寫什麼,出版社就肯
    出版什麼...涼宮春日的驚諤遲遲未出版,就是因為角川不滿意他的續篇,將其退稿要求重寫..日本的編輯權威其實比台灣還嚴格

    同樣的,在台灣,好玩好笑的小說,不能不講到的,是人稱文學頑童的張大春,在十多年前所寫的"少年大頭春週記",看起來好像隨便亂寫,很不正經,但是張大春可是
    在喜愛文學,在大學聯招時所有的志願都填中文系的文學熱愛者,他是熱愛古代文學的現代文學者

    有空聽聽他的節目吧.

  • 想問一下日本有50%都採用古文教育嗎??我想沒有吧。文言文的問題,在白話文運動時就已經吵完了,當時的結論非常明顯,否則今日我們還在之乎者也....

    另外問一句,現在有人用文言文寫小說嗎?呵呵。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34 回覆

  • 飛行魚
  • 西廂記不是色色的小說

    格主在講話時,最好對有把握的東西才講,我喜歡格主對軍事的評論,因為內容是有根有據,也能和時事進行對照,但在其他的部分,格主常會犯想當然耳的錯誤..

    西廂記並不是色色的小說,既不色,也不是小說,而是雜劇,既然是公演出來給大眾看的作品,又怎麼會有色色的段落呢?
  • 那是因為你活在這個時代,「想當然耳」了。

    我在想一定很多人在打長文回覆罵我時,電腦同時也在下一些「愛情動作片」,因此以現代的標準來看過去的時代,就難免失之於「想當然耳」了

    在清朝那個保守的年代,西廂記絕對是流傳最廣的頭號淫穢小說,史料信手拈來一大推。舉一個在網上大家都搜得到的文章「明清豔情小說的創作與傳播」為例,其中就有言「在清代朝廷與地方的戲曲禁毀令中,提到最多的是西廂記,幾乎成為豔情淫穢的代稱」。

    (附上連結,免得還要找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9&ID=30005&page=3

    在片子看完後可以研究一下這方面的歷史,可以讀讀看,也挺有趣的^_^)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29 回覆

  • 335
  • 支持文言文教育的理由

    簡直讓人噴飯

    試問美國人 歐洲人

    有把古英文 古拉丁文 古北歐文加到50%必修給中學生嗎?

    西方人都語文能力低落了嗎?

    西方人都沒文化了嗎?

    在台灣去學英文的人

    有人學中世紀英文的嗎?

    太好笑了
  • 同意!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45 回覆

  • FreeMan
  • 對呆過公家單位的人而言, 文言文確有其價值, 在製作公文書時, 可言簡意賅(哀! 這就是文言文)
    相對而言, 今之企劃人員也是如此.
    諸君看本文是文言還是白話.
  • 我當兵時也寫過公文一陣子,全本白話加圖解,長官也沒有找過我麻煩。倒是參謀長有次遇見我,問我為什麼喜歡搞圖解公文,是不是漫畫看太多。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48 回覆

  • 個別的11人
  • 樓上的應該是白話文吧,
    因為從10多年前大學聯考國文只考50分之後就沒接觸國文的我還看的懂得都是白話文XD
    就在下的職業而言,可能是從事IT相關職務之故,文言文程度對我還真的是很不重要.必須看的懂英文文件倒是真的,會寫文章大概是上簽呈時吧,但是公司簽呈上的語法雖然要嚴謹且簡明,倒是不至於到文言文的程度.
  • 唉,英文很重要滴....小朋友要聽勸,好好學英文,國文不好沒關系,不會影響你的人生。但是英文爛....求職之路就處處碰壁。

    sophist4ever 於 2009/01/30 21:49 回覆

  • ricebug
  • 至少西廂記並不會被當成是一本正經的書:紅樓夢裡面,代表世俗理想女性的薛寶釵,就把林黛玉看西廂記這件事拿來酸了一頓。

    倒是聽說西遊記在明代被禁:因為車遲國皇帝好道,被指為影射整天修道的嘉靖皇帝,所以…
  • 飛行魚
  • 10樓講的沒錯,西遊記被禁,是因為政治影射的很明顯的關係

    在西遊記裡還會出現"錦衣衛"咧
  • JLB
  • >也別以為他想寫什麼,出版社就肯
    出版什麼...涼宮春日的驚諤遲遲未出版,就是因為角川不滿意他的續篇,將其退稿要求重寫..日本的編輯權威其實比台灣還嚴格

    以上說的有證據嗎?驚愕為何遲遲沒出,我在網路上已經看過一大堆理由,但是沒有一個經過確認....唉
  • sde2006
  • 版主是新聞傳播學者嗎

    寫得很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