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連結)
【歷史懸案】是誰殺了宋教仁(一)
【歷史懸案】是誰殺了宋教仁(二)

(番外篇)
【秘密結社】孫中山的暗殺組織(上)
【秘密結社】孫中山的暗殺組織(中)
【秘密結社】孫中山的暗殺組織(下)
 

 

在宋教仁遇刺身亡後,原本早已經遠離國民黨決策中心並遠渡日本的孫中山,果然馬上回國,並再次於歷史舞台上閃亮登場。孫中山一回到中國,除了還是搞發電報通電全國那套,表明一定要緝拿兇手繩之以法外,最令國民黨內部感到不安的是孫中山又再一次鼓吹全面武力對抗,並且糾集興中會舊部,開始籌購軍火。而事實上這也不是武昌起事成功後,孫中山第一次主張武力對抗了。在孫中山被趕下臨時大總統一職後,孫中山當時眼見大勢已去,就已經力主武力對抗袁世凱政府。當時甚至連第一次國會大選都還尚未開始舉辦,孫中山就準備毀棄共和,並積極聯絡昔日支持他推動起事的日本右翼團體,準備進行全面武裝叛亂。這樣的圖謀不止國民黨內的華興會系統裡人盡皆知,甚至連當時的共和黨人都指證孫中山赴日,就是打算連絡日本右翼團體籌購軍火,圖謀顛覆共和(註一)。  

 

孫中山第一次主張武力對抗之所以沒能成功,輿論的不支持與國民黨內部華興會系統的反對是其關鍵。社會上普遍認為共和肇建不易,未來的發展如何尚未可知,一但打破和平之局,國勢恐將糜爛不可收拾。加上當時的武昌起事雖然是由文學社與共進會所屬的革命黨人所發動,但是隨後的各省獨立,靠的大都是屬立憲派的開明之士來主掌大局(註二),社會上的知識份子普遍認為共和肇建是全體之功,由同盟會改組而來的國民黨卻老是自居為共和元勳,已經令人不滿,只因大位不可得而走向武裝對抗,實在是以一己之私禍國的惡劣行徑,社會觀感極差,更無支持的可能。而國民黨中的華興會系統人士,亦公開反對孫中山的主張,特別是醉心於內閣制的宋教仁更是主張積極投入第一屆的國會大選,以爭取國會席次多數的民主方式制衡袁世凱。兩方路線與立場的不合,亦為後來孫中山權力被華興會架空,成了空銜的理事長,實權盡在素有人望的代理理事長宋教仁手中。

 

孫中山第一次主張武力叛亂失敗,加上隨後成為全國鐵路總督辦一職後,乘火車至全中國考查,屢傳出私德上的新聞(註三)。不止令國民黨內許多同志憤忿不平,更成為當時國民黨的政敵們攻擊的口實(註四)。孫中山最後只能以考查日本鐵路發展為藉口,選擇東渡到日本尋求再起之機。但是宋教仁的遇刺不止讓孫中山可以回國爭奪國民黨未來路線的主導權,更成為孫中山千載萬逢的再起之機。而孫中山一回國就立即主張全面武力對抗,讓國民黨內的華興會系統極為驚懼,並期期以為不可。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以宋教仁遇刺而起兵只不過是個藉口。當時國民黨內的華興會系統對於到底是誰刺殺了宋教仁並沒有定論,黃興一派認為不宜驟下定論,同時也認為袁世凱還是有嫌疑的。但是與宋教仁交好的一派則認為孫中山涉有重嫌。其中宋教仁的親密革命夥伴、後來成為宋教仁貼身秘書的日籍人士北一輝更直言指控宋教仁遇刺一案,孫中山一黨絕對脫不了關係。

 

北一輝,日本人,生於1883年,是日本現代化時期中,極右派國家主義思想的推手,一生醉心於革命,亦喪命於革命之中。不止參加中國與日本的革命運動,更矢志改造當時的日本社會。著作「日本改造法案大綱」成為日本極右派法西斯主義份子的重要啟蒙,並為日後日本走向軍國主義路線的濫殤(註五)。由於當時孫中山一黨的革命路線首要是爭取日本的支持,更許以日後讓日本「領有蒙滿」,因為獲得日本極右派份子的大力支持。其中所謂的「大陸野心派」更成為支助孫中山最重要的力量,同盟會的成立亦起源於日本極右翼團體「黑龍會」的積極整合。所謂的「大陸野心派」就是主張日本如果要尋求未來的發展,就勢必要積極參與中原大陸的事務,並利用軍事、經濟、政治的力量在大陸事務上取得一定的主導控制權。其中承諾在革命後組成親日政權並將蒙古、滿洲主權交予日本的孫中山就在日本朝野極右派份子的大力支持下,順利整合同盟會並出任第一任的領導人。

 

由於同盟會與日本右派勢力千絲萬縷的關係,同盟會歷次發動的武裝起事或政治活動都可見大量日本人參與,或給予情報幫助、經濟支援、武裝訓練、軍械籌購、戰術指導,甚至最後親身參與起事作戰最後戰死,可說沒有這些日本人的支持,同盟會可能無力發動歷次的武裝起事(註六)。當然這些醉心於中國革命起事運動的日本人,出發點很大一部份來自於對大陸的野心。參與者除了有類似浪人的退伍軍人、冒險家、投機份子外,更有受到日本政府秘密指派或委託監控並支持同盟會起事的工作人員或民間人士。與宋教仁交好的北一輝、黃興的身邊的萱野長知、孫中山最倚重的宮崎兄弟,都有這方面的色彩。其中北一輝不只為宋教仁的摯友,在革命初期一起出生入死,更在宋教仁成為國民黨的實質領導者後出宋教仁的貼身秘書,提供各種政治建議,並且為宋教仁與日本政府的私下溝通管道。宋教仁的遇刺令北一輝極為悲痛,並且指控刺殺主謀為孫中山,袁世凱若是知情亦只是從犯。宋教仁的貼身秘書北一輝如此堅決的認定宋教仁死於國民黨內的政爭,無疑是讓當時國民黨內部的情勢陷入極度混亂之中。(未完待續)

 

註一:郭廷以著「中國近代史綱」,第432頁上半「袁世凱就任總統不久,即有二次革命之說」。同書第432頁中段「共和黨亦稱國民黨向日本借款購械,謀割據東南。」

 

註二:前揭書,第457頁中段「辛亥革命為革命黨與立憲派的初次聯合行動,此次倒袁,可說是再度攜手」。許多中國近代史書籍在談到武昌起事至共和肇建的這一段歷史時,均故意不提或淡化立憲派在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註三: 當時同行的澳大利亞記者端納有這樣的記載「隨行的有端納和王寵惠博士,此外尚有一大批人員,包括他的元配夫人,美麗迷人的秘書宋靄齡,衛隊及參謀人員,以及許多不知來源的美女。一路上發現許多臥舖上,在夜晚傳出男歡女愛的聲音,或纖纖玉手垂下。」另外張譽則寫到「及見所謂志士,所謂偉人者,風雲滌乎,榮悴頓殊。宮室車馬,子女玉帛之奉,過於昔日之王侯。」

 

註四:前揭書,第431頁,「他(指梁啟超)詆國民黨為極行驕蹇的新貴族」。

 

註五:關於北一輝的生平與研究,推薦閱讀由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之「北一輝的革命情結-在中日兩國從事革命的歷程」,作者為黃自進。

 

註六:關於這段歷史,詳見黃文雄所著「日本如何締造中華民國」,前衛出版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