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當時中國方面的軍隊,不能以今日的觀點來類比

 

當時中國的軍隊素質參差不齊,除了極少數部分是各軍閥的嫡系部隊,由歸國的軍校畢業生或自辦的軍校培養出來的外,一般來說分為三大來源。其一就是由割據的地區徵召而來、或是以金錢招募失業的工人、地痞流氓、無業遊民。其二就是招降敵方的部隊或是擊潰其它軍閥後,收編其遊兵散勇。而最後一個來源則是最糟的,根本就是由土匪召安而來,換身制服,給個番號就成了軍隊。有時甚至連正式的基層編組都沒有,就是一群穿軍服的匪徒。這樣的情況常常出現在各地軍閥中,蔣介石的軍隊亦不例外。加上戰亂頻繁,各地軍閥就算有心想要重整部隊,加強訓練亦不可得。許多軍隊沒有戰鬥力外就算了,平日軍紀更是極差,越是規模小、越短命的軍閥政權,其軍紀就越差。平日強搶百姓糧食、隨意設置關卡抽稅、白吃白喝還算小事。一遇到戰事不利,兵敗潰散,敗兵所到之處,那更是荼毒地方,殺人搶掠。

 

在蔣介石的義兄黃郛於1933年5月間,受蔣介石之託北上收拾長城戰役結束後的爛攤子時,黃郛發回數封加急的電報,向蔣介石報告與日方談判的過稱。其中有一段非常耐人尋味,黃郛寫到「…兄(黃郛是蔣介石的義兄,故自稱兄)思平津一失,中央政局亦必動搖,財政無辦法,糧餉之源絕。平漢、平綏、北寧、津浦各線之交通樞紐,盡落敵手,國土變色,地方糜爛,潰軍且恐將波及豫魯...」(註四)。請注意其最後一句。黃郛在當時擔心的事竟然包括如果戰敗,己方的軍隊潰散後退入河南(豫)、山東(魯)一帶,將會波及這些地方。就可以知道當時軍隊的軍紀有多壞,特別是戰敗後的遊行散勇,姦淫擄掠無所不幹,上位者在謀策計畫時,還要擔心這些己方潰散的軍隊會對地方造成嚴重的傷害。而黃郛的擔心也不是杞人憂天,因為就在三年前中原大戰時,潰敗的軍隊才狠狠地蹂躪過河南一帶,造成十室九空。

 

在中原大戰中,戰敗方的軍隊一開始潰逃,上級就對這些四處逃命流竄的小股的武裝士兵失去控制。好一點的,如被徵召來的農村壯丁把槍丟了想辦法回家,壞一點的為了活下去,拿槍去向百姓討糧食亦所在多有。但是更多的是地痞流氓在沒有了軍紀約束下,武裝搶劫,姦淫擄掠。召安而來的土匪軍隊,更是脫下軍裝再變回土匪,直接佔領村莊,魚肉百姓,佔山為王,繼續落草為寇。這樣的情事,在中原大戰中最為令人髮指,比之以前的小型軍閥混戰,荼毒地方還要嚴重數倍。當時整個華北戰區幾乎成了匪兵橫行的無政府狀態。而就算是仍然有軍紀管制,指揮系統的勝方部隊,有時在戰場上軍需接濟不及時,亦放任下屬直接去各城市、鄉鎮「借」糧食。然後寫張借據聲明「某年某日戰事結束後,將折算利息後奉還」,俗稱打白條。但是鬼才相信靠這樣的借據真有歸還的一天。不借者動輒被安個通敵的罪名被關押,甚至被威脅要槍斃,在這樣的情況下誰敢不借?後來這招共產黨學得最淋漓盡致。「二萬五千里長逃」(註五)時,四處拿著槍打白條,然後在這幾年的電視劇裡演到這一段歷史時,還能搞個漂亮小姑娘自願把家中糧食全部送給紅軍英勇戰士的橋段,然後英勇戰士感動之餘,立下借據,聲明建立新中國後一定加倍奉還,不會辜負漂亮小姑娘的一片好意。看了實在令人噁心。有趣的是很多中國青年還真的相信當時的情況是這樣。

 

(三)中國方面的戰史記載,有非常大的問題:

 

首先要說的一個概念是,在中日十五年戰爭時,日本部隊的編制與中國部隊的編制是不一樣的。日本的陸軍「師團」與中國的陸軍「師」組成非常不同。日本的「師團」編制承習於普魯士陸軍,平日滿編人數高達1.2萬至1.5萬。在戰時真正上戰場時,還會配有所謂的「軍團拆分」,也就是軍團直屬單位如炮兵與裝甲部隊一起協同作戰,或是後備役士兵加入後備聯隊。整個師團可能在戰場上的可能之兵高達2萬人。但是中國部隊的陸軍「師」編制則非常紊亂,各軍閥轄下的陸軍「師」編制都略有不同,而且常常缺編嚴重,就算滿編的情況下,一個師的人數常常只有7千至8千人,有時甚至一些雜牌部隊整師人數還不到5千人。所以就算在戰場上只是比人頭,一個日本師團也抵得上中國的3至4個陸軍師。如果再算上雙方重型火力與裝甲部隊的差距,常常有10個中國陸軍師敵不過一個日本陸軍師團的現象。

 

但是最為雪上加霜的是,中國軍隊由於素質非常差參不齊,加上許多部隊是收編戰敗軍閥所留下的雜牌軍。除了戰力極差外,人員的缺編問題嚴重,在上戰場時陣前逃亡的情況更為普遍(註六)。人員的缺編主要有兩種原因,一種稱為「吃空缺」,也就是需報基層部隊的人數以騙取軍餉,由於當時軍人的待遇極低,許多軍官都靠貪污這些多餘的軍餉為主要收入來源。許多軍隊平日領取整師的軍餉,但是真要上戰場了,才發現其實人數根本不足編制人數的七成。基層部隊的辦法就是與敵人開戰後,大量虛報陣亡人數,如此在撒退下來整編清點人數時,才能自圓其說為什麼人數剩下這麼少。再加上陣前逃亡、一接敵就潰散四散的游兵散勇等。常常會發現中國軍隊的作戰報告中,傷亡比高的不合理,時常有整師投入並非激戰區的側翼戰線,結果後撒時竟然只剩不到一千人,上報陣亡數人報高達七、八成,戰線亦失守。

 

另外一個缺編的原因,就在於沒有兵源。這種情況在收編其它戰敗軍閥的雜牌軍中特別明顯。因為常常在經費吃緊下,軍閥將領們都有私心,糧餉會優先撥發給自己親手培養,較忠心且有戰鬥力的嫡系部隊。雜牌軍在得到不到足夠糧餉支援下,無從補充兵源。欠餉更容易造成軍心不穩,輕則士兵攜械跳亡,重則整個建制的部隊全部投敵或嘩變潰散。最後造成這些雜牌軍極不穩定。在上位者也不敢使用這些雜牌軍去防守重要戰線,有時甚至直接拿來這些雜牌軍當砲灰使用,借敵之手屠戳這些累贅。此事幹的最絕的,就是共產黨將大量國民黨投降的部隊送去打韓戰當砲灰,被押上激烈火線的部隊要靠人海戰術抵擋火力強大的美軍,當然犧牲慘重。共產黨輕易借美軍之手滿就解決了這一大批令共產黨不放心的國民黨降兵。

 

綜觀整個中日十五年戰爭,幾大軍閥的精銳部隊在中原大戰時就已經嚴重消耗,蔣介石在前七年實施不抵抗政策時,也是有點借刀殺人的意味,推西北軍與東北軍去面對日本的精銳關東軍,在長城戰役一戰,西北軍與東北軍精銳再度重挫。等到蔣介石在西安事變後打算全面抗日,日軍聰明的不在華北與這些外圍軍閥鏖戰,幫蔣介石掃除政敵。反而直接渡海,以鉗型攻勢直擊蔣介石的資金來源上海,並且進逼蔣介石政權的首都南京,可說是打蛇打七寸的典範之作。蔣介石為了要使幾年前才與蔣介石打過中原大戰的軍閥加入他主持的抗戰,不惜在南京保衛戰中,投入所有手上的嫡系部隊,包括剛剛組建的少量精銳德式裝備師,以證明他抗日的誠意,結果這些少量的精銳亦無能扭轉戰局,側翼的雜牌軍一接戰就潰散嘩變,讓日軍可以藉快速機動的戰術優勢,繞到側翼圍而殲之。(未完待續)

 

註四:黃仁宇著,「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的日記」,第134頁。

 

註五:中共自稱「二萬五千里長征」,但是不要太白痴的人都知道,那是被蔣介石的圍剿打得四處流竄的長途逃難。

 

註六:由國民黨軍隊中退伍的作家張拓蕪,在其作品「代馬輸卒手記」中,對於當時軍隊吃空缺、開小差、陣前逃亡的普遍現象有大量且生動的第一手描寫。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史卡夫曼
  • 真是精采,就像在看小說一樣,期待下一篇的內容。
  • 謝謝您的支持^___^

    sophist4ever 於 2008/09/27 01:15 回覆

  • tacchang
  • 突然想起在部隊裡面教唱的軍紀歌...>"<

    真是好文,期待期待!
  • 老蔣在丟了中國後,逃到台灣痛定思痛,對於台灣軍隊的軍記還是十分要求的。一般在路上不會看到軍人敢隨便亂來。在中國,軍車只能用橫衝直撞來形容,軍人在街上橫行罷道,公安是不敢管的,有些酒店、賭場甚至直接找武警圍事,當地公安查都不敢查。

    sophist4ever 於 2008/09/27 01:19 回覆

  • Richard
  • 精彩啦, 對這段歷史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 謝謝您的支持^___^

    sophist4ever 於 2008/09/27 00:38 回覆

  • hp
  • 版主,以下僅供參考:

    1.經濟方面, 1937年七月英國經濟學人雜誌 “The Far Eastern Imbroglio”

    “all observers seem to be agreed that China has been pulling round with remarkable success during the last year or two.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authority has been becoming rapidly more effective over an ever wider area […] The financial and economic condition of the country has been distinctly improving.”

    2. 軍事方面,蔣的顧問法肯豪森(General Alexander von Falkenhausen)說,再給他一兩年,日軍根本無法打進內地. (蔣介石與希特勒,東華圖書,p.329) 專研中德問題的哈佛大學歷史教授William Kirby 也說”if the Sino-Japanese War were delayed for a couple more years, the Japanese would have met a far different foe.” (Germany and Republican China, .p. 230)
  • 感謝您提供不同面向的資料,讓歷史的補完計畫更加完整。敝人之前未讀過這些文件,經您分享,Google了一下,又長了見識。

    但是敝人的觀點當然與以上兩個「經濟」與「軍事」的看法是呈南轅北轍,首先就經濟上來說。1937年也就是民國26年,那算是所謂「黃金十年」的最後一年,也是蔣介石自謂八年抗戰的開始。事實上所謂的黃金十年指的是1928年末到1937年中之間,在這十年間華北經歷中原大戰,元氣大傷,短短十年幾無恢復,加上華北特殊化(分離運動)愈來愈急,華北早幾乎快脫離南京政府的掌握,實難說有什麼發展可言。但是如我前文所言,當時中國應該要視為好幾個國家。在蔣介石掌握上海、南京等長江中下游的地區後,蔣介石積極與財力雄厚的江浙財團建立密切的關係,江浙財團在有了蔣介石的保護下,在承平的上海一帶,的確開始了許多壟斷的生意。在那幾年間,多數地區仍然危疑不安時,江浙財團迅速壯大、更形壟斷。同時也慢慢出現蔣介石政權與財團、黑道一起形成上層統治組織的現象,更在後來成為了蔣介石政權貪污腐化的根源。北伐結束時,蔣介石雖然就是一個軍閥,但是至少指揮中樞尚未如此腐化,但是進入抗戰時,蔣介石的政權已經成了受人垢病的貪婪政權。這也是後來共產黨能在輿論上佔優勢的原因。

    經濟學人的報導,在1937年,那正是蔣介石一生第二高峰的時候,因為借刀殺人之計得售,西北軍與東北軍的精銳已經被日本人消耗其元氣了。而紅軍在老蔣的圍剿下也開始二萬五千里跑路,蔣似乎利用了這十年,鞏固了自己的權勢,而江浙財團也與老蔣形成穩定的同盟。經濟學人認為中國幾乎有了一個穩定的中央政府、與經濟的萌芽是表面的事實沒有錯,但是首先這僅止於以老蔣南京政權的觀點。出了老蔣的根據地。老蔣對西北軍、東北軍的無情,一大部份成了怨氣,最後釀成西安事變,讓老蔣被迫全面開戰。華北的殘破,東北的丟失,讓日本可說不費力氣就煽動華北自治。另外兩廣地區軍閥對老蔣的不信任,四川的繼續混戰,都在後來成了糜爛不可收拾的問題。

    另外就軍事上來說,法肯豪森是德國的軍事顧問,最後在德國與日本同盟下,被迫回國,他本來就沒有多一、二年的時間。法肯豪森身為蔣介石精銳德式裝備師的籌建者,當然在他腦袋裡的計畫夢想中,未來將組建一支勁旅。但是事實上有兩點要說,其一就是當時中國的經濟國力其實沒有辦法支撐法肯豪森的大陸軍計畫,根本沒有錢去組建更多的德式裝備師。而後來這些德式裝備師在戰場上的表現亦沒有令人驚豔之處。概我談到的當時軍中陋習,這些部隊一樣有之。蔣介石不是不知道這樣的情況,亦想出了籌組「中央教導團」從新培養新的幹部來扭轉軍中的惡劣風氣,但是已時不我予。

    此外當時日本精銳關東軍在1937年全線與蔣介石與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開戰之時,並沒有傾其精銳南下。說難聽一點,南下的甚至不到十之三、四而已,因為日本一直防著蘇聯進入東北,關東軍的大半裝甲精銳一直駐留在長城之北,防範的前蘇聯。若開戰的時間拖過1940年。德國已經展開巴巴羅莎計畫入侵蘇聯,前蘇聯一開始被打的一路敗逃,那日本關東軍的壓力就大減,入關參戰的勢必是關東軍的多數精銳,只留少數治安師團在東北。則情勢就大大改變。事實上日本的精銳在二戰中多數時間都沒有在中國戰場。二戰的前半段時期駐屯在東北防範前蘇聯,後半段的時間到了南洋打仗。

    不過當然,歷史不能重複,亦無「如果」。個人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在網上與人切磋讀史的心得。一點拙見,供您參考。

    sophist4ever 於 2008/09/27 00:37 回覆

  • = =
  • 創建民國 北伐統一中國 黃金十年 抗日...這些都是國民黨很自豪的歷史 經嚴格檢視後 還剩多少是真的呢 其實他們不需要靠謊言維生 就像我投藍綠跟蔣介石功過無關 可是每當提起這些歷史 就會有人感到不愉快 例如 好像不承認南京大屠殺有30萬人遇難 就是漢奸一樣...
  • 是北京政府沒有錯,文章該段講的是北洋政府,當時定都北京。

    工科訓練一個人的邏輯能力,文科培養一個人的意識形態。如果讓文科的重點之一歷史,成了訴說真相的地方,那之前滿天扯謊的人就破功了。去問問現在的台灣人,十之八九都會告訴你,當時他們讀到中國近代史時有多麼痛不欲生,現在聽到這些西就頭痛,這證明當時國民黨的教育目的是十二萬分成功。從此沒有人會想去質問他們什麼。

    sophist4ever 於 2008/09/30 10:10 回覆

  • illfe
  • 也就是需報基層部隊的人數以騙取軍餉...應該是虛報
    的確...歷史沒有如果
  • 這種情況在後來國民黨來到台灣後極力改革,這也是為什麼去當兵第一次發軍餉時,財務官會坐在那裡,看著每一個人才蓋章發錢。

    sophist4ever 於 2008/09/30 10:06 回覆

  • HP
  • 首先,謝謝您花了這麼多時間回我信. 但最重要的是,我的 “露點照” 呢!? 我等了好幾天了…………

    其次,我喜歡您的筆風和學術味,僅想指出忽略蔣介石的努力對您大文略有缺憾. 和蔣作對一輩子的費正清( John King Fairbank)過逝前終於在 “中國新史”中承認 “Without the devastating Japanese invasion, the Nanjing government might gradually have led the way in China’s modernization.” (英文版p311, 台灣正中書局中文版p 356) 國民黨軍的確是有許多腐敗情形,但要選擇那一部份去記憶呢? 強調國民黨腐敗無能及分裂中國已經有點過時,頂多只能對我們中學的教科書做一點反抗,加強原已朗朗上口的印象,在您的部落格中貢獻及精采程度遠比不上您檢視孫中山來得大.

    您註四那本書開頭介紹部份就說了,分析中國近代史,十之八九的人都是用腐敗去解釋,這也就是作者寫該書的原因 (我猜您是看台灣1994年出版,不是中國拖了14年的2008版). 至於不該把當時的中國視為一個統一的國家,也是一個很普遍的觀念,連不是搞中國的人都會來參一腳. 比方說大名鼎鼎而且肯定不懂中文的國際政治學家 Kenneth Waltz 在他三十年前的書中就形容您大文中那個時代的中國 “a number of separate states existing alongside one another.” (Theory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116)

    您註六所提的張拓蕪是在1943年15歲時參軍 (一開始是從油行學徒到游擊隊,更後來才到中央軍),看到的是國民黨在戰爭後期的景像. 也就是您註四中的作者所強調的,國民黨軍在1939年失去所有海口及工商業之後就產生質變了. 因為沒有稅收,還要支撐行政支出及龐大軍費,各部隊只好 “就地補給” ,貪污腐敗隨即應運而生.

    這不是說之前沒有腐敗,而是解釋為何對國民黨軍腐敗的紀綠—例如以少報多—多出自對日全面作戰中後期,因此剛好在趕來參戰的美國人那兒留下大量紀錄,也給打混摸魚的很久的共軍利用. 您說的 “進入抗戰時,蔣介石的政權已經成了受人垢病的貪婪政權。這也是後來共產黨能在輿論上佔優勢的原因。” 我想可以算一下時間點較為公允. 全面作戰前期國民黨軍補給較為充裕,其紀律和更早期北伐完後的散兵游勇,及中後期被日軍K到 “就地補給” 的老弱殘兵,是不能混為一談的.

    戰爭前期國民黨所謂德式師,就是想藉此訓練出基礎幹部,將來能撒到各部隊去改良地球上最大的中國陸軍—2-3百萬軍閥混合部隊. 當那批種子—大約20到30萬—為了您大文中的原因在上海打完,後來的兵品質也就更難改變.

    法肯豪森只是來往眾多德國顧問中一個比較有名的,中德合作的規模也不是受財力限制,因為中國不是用錢償付,而是用鎢礦 (好像是穿甲彈的原料?). 我上面提的那本費正清教科書,往前翻幾頁就有專章談這項合作. 至於那些德式師打得有沒有驚豔之處,用八百壯士或是一些孫元良等的回憶都有可能點偏頗,台北最近可購買到日本二戰時期拍的國內電影,其中有一部1939年的 “上海陸戰隊”,就是形容日軍在上海被德式師毒打.

    軍事和經濟是合在一起的. 您的大文前後都提到中原大戰,所以您一定很清楚當時就是由於裁軍與財政問題爆發戰爭. 我用一個簡單的表格,向您解釋軍費在中央政府總預算中所占的比例. 國民黨政府財政被地球上最大的陸軍壓得喘不過氣,非得裁軍,目標是軍費不能超過百分之四十總預算. (劉維開,編遣會議的實施與影響,台北商務,頁89) 老實說,到了現在,我還想不出除了 “借刀殺人”,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能減少這些水準不一又擁槍自重的兵爺 (包括在搞兩個中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共產黨). 而待共產黨被剷到長征去,軍費比例也就終於壓下了.

    Year Yearly Expenditure Military Expense Ratio (Military Expense to Yearly Expenditure)
    1927 150.8 131.2 87.0%
    1928 412.6 209.5 50.8%
    1929 539.0 245.4 45.5%
    1930 714.4 311.6 43.6%
    1931 683.0 303.8 44.5%
    1932 644.8 320.7 49.7%
    1933 769.1 372.9 48.5%
    1934 1203.6 386.6 32.2%
    1935 1336.9 362.0 27.1%
    1936 1894.0 555.2 29.3%
    (楊蔭溥,民國財政史,北京中國財政出版社, 1985,p70)

    然而,所謂 “比例壓下” 同時也是建立在收入增加的基礎上,這也間接暗示國民黨搞經濟沒有這麼差. WM在您大文(一)中提到基礎建設只是其中一部份(散見於國民黨時代出版品,在此不贅述以免被誤認有特殊偏好),惟將所有成就歸於民間活力多少有些昧於事實,因為那無法解釋該時期最重要的關稅自主和貨幣改革. 此外,當三十年代世界經濟大恐慌各大國賴債惟恐不及,國民黨政府仍能令人驚訝地正常償付 (石柏林,淒風苦雨中的民國經濟,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p123, 161 及Arthur Young, China’s Nation-Building Effort,Stanford, CA: Hoover Institution Press, 1971,412). 匹茲堡大學經濟學教授Thomas Rawski如此形容 “despite the heavy burden of domestic political strife, period warfare, and chronic instability, China’s prewar economy mustered enough entrepreneurship and flexibility to attain a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average living standards, placing China within the ranks of the economically progressive low-income nations. (Economic Growth in Prewar China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9, p351) 就算是後來給人罵最兇的通膨問題,以其戰時的特性來看,國民黨對抗通膨的表現的完全超過俄,德,甚至不輸英, 法 (Arthur Young, China’s Wartime Finance and Inflation, 1937-1945, p. 64, 310.).

    您覆文中提到日軍的實力分佈,我認為完全正確. 您在大文(一)不就說了,”現在是幾個中古時期的農業國家要對抗一個完全現代化的工業國家”. 殺雞又何必用牛刀呢?
  • 謝謝您的補充與指正,也希望我的文章能有拋磚引玉之功。

    關於蔣介石的貢獻,我當然不會將之與共產黨紅軍這種幾無寸尺之功的貨色相比。但是有一點必需要強調的是,蔣介石的功過罪孽本就是相互參雜。他的獨裁、私心、手段兇殘、為私利而逐走政敵、為奪權而出賣國家利益,都是蔣介石最後成為爭議人物的原因。但是如果今日要談蔣介石之功,則街上書店的出版品俯拾即是,甚至今日台灣的教科書仍然神化其歷史地位。鄙人一小小部落客,添之無增泰山之威。但是持平去揭開歷史在獨裁時代被淹蓋的一面,這卻是後獨裁時代該作的事。在讀史的過程中,總覺得有些人掩蓋了太多的事實,歷史的真相在獨裁時代被抺去太多了。我們試圖去還原的,是本來應該被持平討論的歷史問題與其功過。也因此個人著重於中國近代史中較少被提及的一塊,提供已受蔣介石神化教育的人作另一方面的思考。

    另外不止張拓蕪的書,在史學家黃仁宇的自傳與「從大歷史角度看蔣介石日記」兩書中,都可以看到曾經參與中國軍隊的軍人談到當時軍隊腐敗的現象。特別是黃仁宇所著的大歷史看蔣介石日記一書,相關頁幅太多,恕不一一列舉。貪污腐化絕對是蔣介石政權最後丟失中國的最根本關鍵。有太多的史料證明當時蔣氏政權的腐化不止令中下階層不滿,甚至統治集團中稍有良心者都無法接受,最後投入擅於宣傳,自許清廉的共產黨陣營。這是扭轉整個歷史進程的關鍵,論史者若故意視而不見,未免有見樹不見林之感。

    最後關於德式師的戰力問題,是個很大的題目,個人亦深感興趣,想於過幾日工作稍暇之餘,再作詳細討論,也期待您的指教。

    sophist4ever 於 2008/09/30 10:04 回覆

  • 悄悄話
  • 路人
  • 黃金十年?

    大英百科 中國-歷史
    1928∼1937年的國民政府
      新政府面臨的最嚴重、最急待解決的問題是軍事割據局面依然存在。政府對中國西部的廣大地區無法行使權力,即使在東部,部分地區也為不久前同國民黨結盟的獨立政權所統治。在談判失敗後,蔣介石進行了一連串針對他以前盟友的內戰。到1930年時,一個個軍事政權被壓縮到省的地區內,南京的影響在擴大。在談到物質條件時,蔣介石取得的成功歸之於他的根據地江蘇和浙江的龐大經濟力量和外國的軍火。外國列強的迅速承認使國民政府得到了高效率的海關稅務司徵收的稅款;當列強同意中國有權制定自己的關稅辦法後,國家的收入增加了。



      雖然立憲的代議制政體這個目標早已確定,但南京國民政府實際上由蔣介石個人控制。軍隊和文職官僚分成若干派系,蔣謹慎地使他們保持均勢,而最終的決定權則掌握在自己手中。國民黨本應深入到一切政府機構中並承擔領導責任,但是,軍隊卻成了政府中最強有力的部分。蔣的政權帶有明顯的軍事傾向,而且這種傾向由於外部形勢得到了加強。



      不過,國民黨人在建立一個現代化政府和協調一致的貨幣、銀行體系及改進稅制等方面做了許多工作。他們擴大了公共教育系統,發展了交通運輸及通訊網路,鼓勵了工商業的經營。然而,這一切的受益者仍然是中國城市;在使農業現代化及在全國農村和小城鎮消滅疾病、掃除文盲和解決就業不足等方面,幾乎沒有什麼作為。為支持內戰而實施的徵兵和沉重稅收,以及農產品出口市場的瓦解,使農村的經濟狀況在國民黨統治的這10年中也許更惡化了。



      國民政府在掌權的最初幾年中,在重申中國主權方面取得了若干成績。一些租界交還給中國,外國列強同意中國恢復關稅自主。然而這僅僅是象徵性進展,幾乎沒涉及到不平等條約。這個國家正沉浸在民族主義情緒中,決心反擊外國的經濟和政治侵略。東北是中國一塊遼闊富饒的地方,日本在那裡有著廣泛的經濟特權,遼東半島的部分地區是它的租借地,並透過南滿鐵路控制著南滿的大部分經濟。中國人開始發展遼西的葫蘆島,作為同大連(現稱旅大)對抗的港口,並且設計一條同日本鐵路競爭的鐵路。張作霖的兒子張學良繼任東北的統治者後,極力向南京靠攏,支持國民黨廢除外國在中國的特權。



      日本則認為東北是它的生命線。許多日本人有一種使命感,覺得日本應領導亞洲反對西方。世界經濟大蕭條損害了日本的商業,同時還出現嚴重的社會不安。這些因素影響了許多陸軍軍官,他們認為日本在東北的力量必須加強,那些保衛日本在遼東半島的租借地及南滿鐵路的關東軍軍官身上,這種情緒尤其強烈。



      (1)日本的侵略。1931年9月,一些關東軍軍官進行密謀,迫使日本政府擴大在東北的勢力。日本政府一步步地被拖進征服東北及建立滿洲國政權的計畫中。中國沒有能力防止日本占領這個極其重要的地區。1934年在經過長時間的談判後,日本得到了蘇聯在中東鐵路的利益,從而消除了蘇聯勢力範圍在這裡最後的合法痕跡。在1932∼1935年間,日本占領了沿東北邊界的更多領土。1935年它企圖使河北和察哈爾脫離南京的控制,並威脅到山西、綏遠及山東。國民政府的政策是以空間換取時間,為的是加強軍事力量和統一國家。它的口號是「攘外必先安內」,這主要是為了反對中國共產黨。



      (2)國共戰爭。在此期間,共產黨已在中國中部建立了15個農村根據地,並於1931年11月7日建立了蘇維埃政府——江西蘇維埃。在蘇維埃地區,共產黨領導對土地進行了沒收和重新分配,以另一種方式謀求貧苦階級的支持。日本占領東北及1932年在上海爆發的一場與之有關的局部戰爭,分散了國民黨的注意力,並給了共產黨進行擴充和鞏固的短暫機會。但在1934年末,國民黨逼迫紅軍放棄了他們的根據地並全線撤退。大多數共產黨後來的領袖,包括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劉少奇以及林彪,都參加了跨越中國西部的長征。到1936年中,幾支紅軍的殘餘部隊集攏到陝北的一個貧困地區,首腦機關駐紮在延安縣城。延安這個名字就成了隨之而來的中共發展階段(1936∼1945)的代名詞。



      在長征期間,毛澤東在中共領導層內爬到高位。30年代初,他捲入了同黨的其他領袖的激烈權力鬥爭中,而且在長征初期,他明白自己的地位相當脆弱;但到了1935年1月,在中共政治局一個人數不齊的會議上,毛被批准擔任新設立的主席職務。也是在長征途中,中共開始制定一個新的政治戰略——反日統一戰線。這是第一次認識到需要有一個愛國力量聯盟以反對日本及國民政府;但是當日本對中國的壓力及國民黨軍對變弱的紅軍的壓力增大時,共產黨領袖開始呼籲建立只反對日本的全體中國人的統一戰線。幾乎各個階層的人士及各種地方勢力都支持這一呼籲,而且共產黨也在他們的控制區內緩和了自己的革命綱領並停止了階級鬥爭。



      然而,蔣介石卻決心繼續他的剿共活動。他命令駐紮在西安的張學良的東北軍和楊虎城的西北軍進攻陝北的共軍。這兩支軍隊中的許多軍官贊同共產黨提出的「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口號;在無家可歸的東北軍內部,一種特別強烈的寧願去打日本人的情緒在蔓延。張學良同共產黨進行祕密談判,決定暫停內戰。1936年12月蔣介石飛赴西安,命令張、楊繼續剿共。在部下的壓力下,張學良於12月12日早晨扣押了蔣(此即聞名的西安事變)。



      (3)抗日統一戰線。由於擔心蔣介石一旦遇害,中國將再次陷入混亂,全國各界紛紛要求釋放他。蘇聯立即譴責扣蔣的人,堅決要求釋放蔣(蘇聯需要一個統一的中國以對抗它在東方的潛在敵人日本)。中共領袖也決定,如果蔣接受他們的抗日政策,釋放蔣既對中國有利,也對他們有利。周恩來及其他幾位共產黨領袖也飛赴西安,試圖達到這個目的。張學良在獲悉蔣介石將會停止內戰並團結全國抵抗入侵者後,終於同意釋放他。12月25日,蔣獲得自由。



      國共兩黨開始了曠日持久的祕密談判,為了合作,每一方都需要作出讓步。但是直到1937年9月,在中日戰爭開始以後,國民政府才正式同意了和中共合作的政策。在中共方面,公開宣布擁護實行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放棄和國民黨的武裝對抗及強迫沒收地主財產,以民主政權取代蘇維埃政權,將紅軍改編為中央政府領導下的國民軍的一部分。

  • 粗魯氏
  • 日本是主動進軍上海打第二次淞滬戰役的嗎?
  • attile
  • 〉〉在中國,軍車只能用橫衝直撞來形容,軍人在街上橫行罷道,

    這點是有帶到台灣來,
    我老爸說:當年軍車肇事後往往置之不理,後來在陳誠任內有下令肇事者一律槍決

    但這件事在我眷村出身的室友口中反成為「過苛法令冤殺,肇事者因此橫衝直撞…」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