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不會現在真的還有人相信「觀光是無污染的工業」這句鬼話吧。觀光產業怎麼可能會沒有污染,只是說不同形態的觀光產業對環境的衝擊影響有大小之分罷了。最輕微的莫過於知名城市的人文景點觀光,因為大城市本來就是人口稠密之處,觀光產業的影響大概就止於治安與大眾運輸系統的負載這一方面。而最嚴重的觀光產業污染種類,莫過於開發「地質年紀尚輕的崎峭景觀山區」與「水源涵養林地」觀光。而偏偏台灣的觀光資源多數就是屬於後者。再加上台灣特有神乎奇技的高冷蔬果栽培技術與高山茶園林立,整體觀光產業造成的環境衝擊與自然破壞,不必學者出具什麼報告書,只要颱風大雨來臨時,打開電視機裡的新聞台,就能看到大自然懲罰台灣人的各種驚悚畫面。

 

「土石流」這種東西不是這幾年才有的,那是台灣這種地型的必然產物。在明鄭與清領時代,山區林木的水土涵養還在最好的時期,就屢屢有記載土石流沖毀民房與奪走人命的事故。其中某位官員在大甲溪親眼看到土石流的威力後還寫了一首詩來記載這件事:崩山萬壑爭流潝,溪石團團馬蹄縶。大者如鼓小如拳,溪面誰填遞疏密。水挾沙流石動移,大石小石盪摩澀。海風橫刮入溪寒,故縱溪流作鬐鬣。水方沒脛已難行,水至攔腰命呼吸。夏秋之間勢益狂,瀰漫五里無舟楫。往來溺此不知誰?征魂夜夜溪旁泣。山崩巖壑深復深,此中定有蛟龍蟄。」可見得當時的大甲溪在大雨來襲、溪水暴漲時,就是如此的兇惡。台灣西部平原狹小,河流湍急,更窄小的山坡地涵養雨水的能力本來就差,加上中央山脈因為地層板塊擠壓的原因不斷長高,年經的山脈脆弱地質在大雨沖刷下每每挾帶大量土石向下游奔襲而來。試想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板塊每年的不斷的擠壓,但是玉山等山卻不見逐年穩定長高,那得是多少萬噸的土石每年被沖刷而下才能維持這樣的平衡。再加上每年的颱風季、偶有的地震天災,這本來就是台灣現實的宿命,但是台灣人卻嫌先天的問題還不夠嚴重似的,為了賺幾個觀光錢,再重重的在這脆弱的自然環境上踹上一腳。

 

今天台灣想要販賣這樣的崎峭景觀來發展觀光產業,無疑就是一種短視又自我毀滅式的政策。開路讓觀光客進入山區難道不會破壞環境?中橫、南橫這幾十年來的實例難道還不夠血淋淋??觀光客入了山,難道不用住旅館,大量的建築為了搶最好的景觀,合法或非法的在山坡地興建,甚至到了連水源地都不放過的地步。這難道不會對環境造成衝擊?更別說大型車輛入山的風險、觀光客本身製造的大量污水被任意排放、為了供給觀光客便利遊玩,提供的水、電、瓦斯等管線一一接管入山造成的破壞。「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為了活絡這些觀光景點所造成的破壞,最後肯定都還是由全民買單。而如果這些景點的開發還只於周末少數旅客的到訪那也就罷了,但是現在的政策何嘗不是由中央政府倡導,地方政府一頭熱的執行宣傳,努力的將旅客帶入山區觀光,列為必到景點。台灣的旅客量少,最好還能大量開放中國的旅客到來。更多的觀光路線的道路被開設、更多的旅館被蓋在本來就不該蓋房子的山坡地上,更多的觀光客在山上水源地裡遊玩拉屎拉尿,然後大家再來祈禱颱風來時,全島能國泰民安。下游的眾橋樑不會因為上游的濫墾濫伐,開路建築而造成土石流變本加厲地奔流而下,一舉被衝垮。

 

台灣每年颱風季節總要付出代價,說穿了除了天災,更是人禍。長期的濫墾濫伐那就不必說了,台灣的某商業鉅子就是靠大量合法與非法的伐木起家。以前的林業局更是代表政府坐莊,大肆進行砍伐作業的營利機關。台灣的自然環境本來就先天不良,後天在這些人的努力不懈下也終於病入膏盲。好不容易等到今天環保意識抬頭了,許多台灣人卻以為觀光產業不會衝擊環境,大賺這些旅客的錢不會付出代價。許多地方政府還猛推各種高山蔬果,每年總要辦個什麼水果節來推廣這些高山坡地上種出來的水果。但是如果這些水果每顆售價十元,其實在背後整個台灣未來要負出的代價,肯定遠比這十元還要高出許多。高山果園每年在地方政府的推廣下越來越多,下次颱風來臨所可能造成的災害也就越大。更別提水土保持能力比果園更差上許多的高山茶園了,已經開墾數十年的茶園早就對整個山區的山坡地造成巨大的破壞。當觀光客搭著巴士沿著不該被修築的道路進入山區,住在原本應該是山坡水土保護區的三星級旅館裡,晚餐吃著高山菜園種出來的青菜,飯後再來杯高山茶加香甜的高山水果,真是好不愜意啊,但是等他們假期結束拍拍屁股走人後,微薄的錢被少數觀光業者賺走,但是代價卻是要由全民拿生命安全來買單,面對一切的惡果。

 

目前「減碳抗暖化」的口號幾乎人人都知道,但是地球未來會不會因為暖化的問題而死人,我想最少五十年內我們無法看到確切的結果。可是台灣這種自毀式的觀光政策,我不是「半仙」就能鐵口直斷,明年颱風季節一來,肯定就會有死傷。當然我們都不樂見這樣的慘事發生,但是我們這個社會卻寧願去關心一個遙遠的問題也不願意去面對每年都會出現的危機。觀光產業不是不能發展,而是像台灣這樣先天不足、後天又失調的海島小國,是要周詳規畫,選擇衝擊性最小的城市人文觀光來發展。更要將台灣本身地理環境的困境,誠實的告知國人,而不是為了怕得罪某些產業的業者,怕流失選票而寧願鄉愿的去迎合遙不可及的環保高調,而不願面對迫切的危機。當許多人在電視新聞前面啃著高山水蜜桃而反對建蘇花高時,我國的環保教育與永續發展政策就是徹底的失敗!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
  • 給廬山居民一條生路
    誰又願意放過我們的大自然
  • 其實台灣很可能,因為以前的統治者都以為殖民者掠奪的心態來對待台灣。這樣的情況一直到國民黨潰敗來台,還是以「復興基地」看待台灣,也就是把台灣當成反攻的根據地而已,所有的資源全拿去供應給反攻準備之用,從來沒有永續經營的觀念。

    sophist4ever 於 2008/09/24 13:54 回覆

  • rdx
  • 古早台灣土石流的詩篇也弄的出來
    orz 膜拜中
  • 哈哈,這是我之前在某本台灣史讀物中讀到的。印象很深刻。

    sophist4ever 於 2008/09/24 13:56 回覆

  • 騜民
  • 不只山上,海邊也是
    君不見鄺空姐治下的杉原海岸開發案,就是赤裸裸的政治強暴環保,可惜從一開始就比不上打扁新聞(嘆)
  • 「全民亂講」那個節目這一年以來就只有這個主題,天天都一樣,實在挺佩服他們的。講都不會煩啊。

    以後有機會再來講講我知道的一些事,有些錯誤的環境政策實在無比可怕。

    sophist4ever 於 2008/09/24 13:58 回覆

  • zuyan
  • 真謂"觀光"

    真謂"觀光",實說台灣已沒有幾處值得去的地方了,觀的應該是自然的光,而不是人造的光...
    名產也不在是當地限定.那何必出門呢!!
  • 其實我認為台灣應該要發展人文的東西,畢竟台灣地小人稠,如果要壓榨台灣最後的一滴自然資源,那無疑是自取滅亡之道。

    再說一句不中聽的話,要看壯麗的風景,有太多國家比台灣還美麗。台灣之所以特別在於歷史人文的多元,某縣長在電視上大打「無碳旅遊」的廣告,同時大拆各種古建築,這種縣長才是整個文化觀光業最大的殺手。

    sophist4ever 於 2008/09/24 14:03 回覆

  • 老牛
  • 台灣人最愚蠢的念頭...拼經濟
    想到那句"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拼了經濟拿什麼來還?
  • zuu
  • 台灣經歷了這樣大的災害,事後來看這篇文章...哀...
  • xiamu40
  • 88水災事後的現在來看這篇文章...心有戚戚!!
  • 鹿人鉀
  • 假圖大

    或許你像其他人ㄧ樣,都覺得當年林務局的伐木作業是非常錯誤的,有損水土保持的。
    其實當年林務局在伐木時並不是亂砍一氣,而是有計畫性的補植,當時是叫作法正林經營模式,有所謂的輪伐期,只是法正林的經營偏重材積生產而較忽略生態系平衡,這是技術上的問題,當年世界的經濟林經營模式也大多如此,也才有後來的多目標經營與森林生態系經營,況且當時國民政府方向如此,林務局也沒辦法反對什麼,反倒是許多對外大小賽事都會找林務局贊助,畢竟當時有在伐木賺不少。
    至於觀光產業個人是認為缺乏總量管制,造成有資本有意願的人就大肆開發,遊客也無限制的湧入,阿里山就是一個例子。

    這邊跟大家補充ㄧ下

    森林不砍伐不見得是最好,如果ㄧ片森林長的太過茂密不適當疏伐的話,會導致整片森林大多數的樹木生長變差,這樣反而沒好處,如果可以適當的將生長成熟的大樹與生長狀況較差的樹與以砍伐,反到有助於整片森林的發展。
    另外新聞常常出現的所謂砍大樹種小樹,實際上本該如此(我是指經濟林,而非保育林),木材的需求一直都存在,如果放著自己的森林不利用而去東南亞等國大肆搜購,然後在高喊森林保育那都是偽善的,整座森林要看的是他的更新率(也就是有多少後代)
    更新率高那適當的砍伐是非常合理的。



    身為某科大森林系的學生在這邊幫林務局說一下。
  • attile
  • 〉〉當年林務局在伐木時並不是亂砍一氣,而是有計畫性的補植,

    真有補植嗎?如有補植那如何解釋台灣林地在國民黨統治下大幅減少的現象?

    日本當年在台灣是有大規模伐林,但也按規矩造林,現在溪頭就是人造的林區;而國民黨統治時政商集團聯手使林地大幅縮水,某位人稱經營之神便以此發跡。
  • 鹿人鉀
  • 回attile

    難道林務局裡的造林生產組是假的嗎?
    台灣目前林地面積約百分之58.53這樣算很高了吧?
    老實說全台灣能造林的都造了,現在還進一步到都市造林去了(都市造林計畫),而林地大幅減少是當時政府的問題,上面的政策下來,底下的人能不照辦嗎?
    況且台灣小小的島卻住了2千4百多萬的人口(日治時期後這幾十年下來人口暴增不少),居住及經濟問題要怎麼解決,本來人口密度不該這麼高但事實就是如此,這是現實。
    位於平地的森林(特別是經濟林)本來就有調節土地利用的功能,像台糖的土地許多都是位於城市近郊,如沒有安全及生態保育問題拿來開發又何訪,只要顧慮到都市綠地的比率就好了,如果說牽扯到圖利企業那又是其他問題了,在這邊不多說。
    還有台灣許多土地有長樹的也不一定歸林務局管喔,要先釐清土地所有權,像是國家公園是歸營建署管而不是林務局。
  • 鹿人鉀
  • 所以說

    林務局他今天在某ㄧ土地上造林,但是該林地所有權卻可能是當地縣政府或其他單位所有的。

    所以常常林地開發或被破壞,林務局總是倒大楣,很多地方根本不歸林務局管,要變怎麼樣也不是林務局說了算。
  • attile
  • 若帳面上的林地面積屬實,那台灣河川毎年挾帶的大量土石又從何而來?

    若是土石淤積的原因來自林地不足,則可由復育來強化,若成因無關於此,那就表示林地復育無法解決這個問題,那台灣倫就只能卡撐夾緊一點.....>''<..
  • 鹿人鉀
  • 回attile

    只能說台灣先天地質就很脆弱,而且高山動不動就是海拔1000~2000m 甚至破2000m ,那種沖刷力下來不是鬧著玩的,再加上颱風夾帶的暴雨一個晚上雨量是非常嚇人,如果是中度以上颱風雨量要破千都不是難事。
    至於土石的來源有像山壁剝落、大小型走山滑落的土石、河道兩旁的土石、河流沉積的土石等,都是來源。
    土石流這算是台灣無法去避免的問題了,森林不是萬靈丹,它可以減輕土石流災害,但要不發生土石流是不可能的,就像你說的~~屁股夾緊點。
  • 鹿人鉀
  • 說到這邊也讓我想到
    電視上常常見到風災後各大出海口淤積大量漂流木,然後新聞媒體開始炒作說是因為山老鼠猖獗,將樹木砍伐後利用大雨時將樹木沖到出海口,再加以撿拾等,其實這跟導彈打航母ㄧ樣,是非常意淫的說法,。
    樹木砍伐後就會面臨到造材問題,好比鑽石的車工,車工好可以提高鑽石的淨度,造材也很類似,整棵樹要怎麼切割利用率最好,造材不好原本ㄧ顆10萬元的樹木可能只剩5萬不到,造材好了接下來是新聞常說的運用河水搬運,這在河道面積廣、流速及深度穩定的河流是可以辦得到的,但是颱風時的河流其瘋狂程度是難以想像的,木材在與土石的碰撞過程中也會碎裂不堪,所以出海口的漂流木大多是奇形怪狀或殘缺不全的,至於有人說那些被噴漆的漂流木是怎麼回事,在這邊我要說那是有人趁颱風剛過境後,去現場勘查有沒有高價值木材,有的話就加以噴漆,隔天調機具搬運。
  • attile
  • 所謂將木頭運下山,至少偶從小時候就從大人口中聽聞;

    當然故老的口耳相傳未必爲實,是否有可行性實證一下就知道勒,若是行不通便可認定屬長期以來的誤傳;

    另有一說為環剝…
  • 鹿人鉀
  • 回attile

    如果說想從木材上獲取利益,那勢必要具ㄧ定規模的砍伐才能有經濟價值,而具規模的砍伐不是山老鼠可以辦得到的,山老鼠大多是對單一顆具高單價的木材進行伐採,而且也不ㄧ定有能力伐採,如果是一些具價值的倒木也是他們下手的目標,或是其林下副產物,像是菌類、動物、藥材、種源等,總之規模大到會影響水土保持的砍伐,山老鼠也不ㄧ定辦得到。

    這邊我不是在幫山老鼠說話,只是把他們小偷的行徑上綱到像是竊取國家機密般的重罪,我是覺得沒必要。

    台灣河流曲折且深淺不ㄧ(大多都很淺),流速較平緩的時期又是枯水期,運不了什麼太重的物品,豐水期又常常是暴雨氾濫,要拿來運木頭光想都有點困難,而且又怎麼知道上游砍的木頭ㄧ定會流到下游呢,搞不好半途就卡住了。
    說到環剝,其實要看樹種,有些樹環剝寬度20公分都還不ㄧ定死亡,況且環剝後整株樹木枯死還要好幾個月的時間,有些樹種還會在傷口長出新芽還死不了,但與其大動作搞這些不如直接去出海口撿漂流木還比較省事。
  • 鹿人鉀
  • 另外
    那些數量龐大的漂流木也開始有人推測,會不會是該疏伐而沒疏伐,該伐採的沒伐採,是大自然開始進行這項工作也說不定(台灣已經很久都沒有進行有系統的伐木了),利用大雨將森林中不好的林木沖出,但這也沒證據,只是一種推論罷了。
  • attile
  • 顯然此說非空穴來風
    http://n.yam.com/news_photo/ttn/images/201011/O20101127264797.jpg
    http://showbiz.chinatimes.com/society/0,5247,110503x112010112700234,00.html

     雪管處、國家公園警察隊及大湖分局廿五日傍晚查獲楊光等六名涉嫌盜獵、盜伐嫌犯,昨天偵訊後依違反森林法及野生動物保育法等罪嫌,將他們移送檢方偵辦。

     專案人員從大安溪急流中,打撈珍貴樹種台灣梢楠段木,分別有一尺、二尺、三尺及八尺長的段木共十截,段木的直徑有五、六十公分,估計市價逾二百萬元;同時查獲一隻一級保育類動物台灣長鬃山羊,並在嫌犯乘坐吉普車內查扣三把獵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