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天安門事件是一個導火線,更是美國藉此全面中斷「聯中制蘇」政策的著力點。前蘇聯的瓦解,造成前蘇聯勢力控制地區的權力真空。在歐洲是由美國主導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加以擴張填補,但是在西太平洋卻沒有相對應的組織。美國在西太平洋的代理人日本,由於受到二戰原罪的影響,並無法名正言順的成為西太平洋秩序的維持者。而韓國受制於北韓的威脅。東協諸國的軍事、經濟實力孱弱,本無力對東北亞這些經濟發展較好的國家說三道四,更無力將東協組織轉化為一個區域穩定的力量。而讓東北亞的問題更加棘手萬分的是,台灣與南韓五十年來長期受到戰爭的威脅,各自擁有一支實力不差的軍隊,雖然稱不上區域霸權,但是軍備武裝遠在那些承平國家擺擺門面的小型軍隊之上。日本更一直希望走向正常國家,加上身為經濟大國、科技強國,自衛隊的實力在東亞絕對是屬一屬二的先進。

在東北亞這樣的情況下,中國自認為是區域裡唯一的核武大國,積極試圖填補前蘇聯退出後的西太平洋權力真空。一向視太平洋為自家內海的美國,在贏得冷戰的勝利後更不可能坐視這樣的發展。但是中國身為核武大國,直接的美中衝突是為下下策。但是放任中國的堀起坐大,台灣、南韓、日本都將坐立難安。特別是台灣控有台灣海峽這一要道,不只台灣本身重要城市都在緊鄰台灣海峽的西部沿岸,日本、南韓的原油來源亦多數通過台灣海峽而北上。若中國的坐大最後併吞了台灣,則日、韓兩國都將從此受制於人。更何況在冷戰結束後,台灣獨立運動亦剛好進入風起雲湧的階段。中國的野心,讓台灣、南韓、日本這些在大陸周圍的島群、半島國家,馬上體認到另一波來自大陸的威脅。

美國的態度之所以曖昧,在於如果美國放任不管,讓中國勢力不斷坐大,不止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利益受到感脅。不安的台灣、南韓、日本一但認為美國無力保護自己,勢必開始尋求自保之道。以台灣、南韓、日本的國家實力與之前紀錄,要加入核武俱樂部並不是難事,一但情勢緊急到已經開始進入小規模武裝衝突,這三國任一國決定啟動國家機器發展核武,慢則數年,快則一年內,這三國勢必相繼成為核武國家。如此一來東北亞情勢將直轉急下。擁有核武的台灣、南韓、日本不止可以對抗中國的威脅,亦都將脫離美國的控制。但是相反而言,若中國因為專制的瓦解,走向新一波的動亂,東北亞最後的共產體系一瓦解,台灣、南韓的外部壓力消失。南韓與台灣亦將不需要受到美國的保護,甚至連日本都將脫離美國的軍事掌握。三國與美國可能只與美國維持表面上的經濟合作關係,不會因為美國為實質的安全保護者而再乖乖聽話。美國除了要應付失序的中國,可能有的各種問題,還要對面各自有利益盤算的台灣、南韓、日本。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的策略就如知名智庫蘭德公司所提供出的兩軌觀念。採圍堵與交往的兩手策略。
Congagement的新觀念被譯為「圍交」,因為這個字是由containment「圍堵」與engagement「交往」兩個字合併而來。圍堵以團結大陸周圍國家如台灣、南韓、日本、印度。交往以避免中國因為經濟孤立而邁入動亂或挺而走險。也就是美國在冷戰後採這種的戰略觀,才會讓今日的東亞局勢變成一種有點緊張但是又沒有那麼緊張的僵局。美國努力在西太平洋擔任平衡者的角色,雖然這樣的政策讓台灣、南韓、日本都對美國時表不滿。但是卻成功的讓西太平洋在前蘇聯勢力退出後,沒有因為陳年宿怨或利益衝突大打出手。中國共產黨也利用美國的這種圍堵又交往的政策,一方面對內宣傳美國圍堵的可惡,以煽動青年學子反美情緒,一方面並利用與美國的經貿交往以發展經濟,並以此兩點為主要論述,鞏固自身的政權。美國亦利用「中國威脅論」繼續成為西太平洋民主國家的領導者。

中國軍力的發展亦反應了這個情勢。在天安門事件後,美國與歐盟都對中國展開了武器禁運,但是其實美國亦睜隻眼閉隻眼地放任歐洲的一些武器次系統與技術流入中國。同時中國亦因為經濟的發展,而有了向俄羅斯購買新型戰機的機會。如殲八乙型系列,雖然美國中止了原先的技術合作,但是可以知道的是中國亦從歐洲的軍火供應商獲得了部份夜視技術。中國的潛艦從德國獲得了部份柴油發動機的技術與零組件。法國提供了部份夜視、雷射標定的戰機技術供中國改良殲十原型機。義大利則積極向梟龍戰機推銷新的雷達。更不用說大舉向中國出售蘇愷戰機、各種地對空防空飛彈、機載雷達、艦用垂直飛彈發射系統等的俄羅斯了。事實上除了俄羅斯以外,在全球化經濟與併購潮下,許多歐洲國家裡向中國出售這些技術的軍火供應商或科技公司都有美國資金的影子,更別說美國對這些國家的強大影響力,若真的美國意圖杯葛這些軍售,則中國恐怕連一根軍用螺絲釘都買不到。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ubertYu
  • sophist4ever,修伯特幫您補充個概念,圍和(Congagement,不好意思我偏愛這譯名)是當時蘭德公司(Rand)的戰略部門主管Zalmay Khalilzad所主導。Khalilzad是美國重要的戰略制定者,曾在1990-2就任布希政府主管政策規劃的副國防部部長,1999年出版的The United States and a Rising China: Strategic and Military Implications不斷討論圍和。

    另外,自後冷戰開始,美利堅的太平洋國度勢力不斷地往東亞大陸霸權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逼近,從這10餘年的軍事部署而言,泛美勢力與泛中勢力的絕對差距越來越大。Robert Ross(2004)的Bipolarity and Balancing in East Asia一文提出這樣的看法,而我也非常支持。

    sophist4ever是戰略本科生嗎?小弟畢業自淡江戰略所,後到中山跟隨張錫模老師(但老師真的很可惜),對軍事、戰略與國際事務非常有興趣。看到sophist4ever如此優異的文章,真是高興!也讓我想在網路上放些類似sophist4ever的長篇專文。我以前都擔心不會有多少人願意看,但看到你的人氣非常高,我想之前是我多慮。加油吧!
  • 感激修伯特大的補充,又長了一下見識。

    個人所學並不是戰略相關的,只是平日有在關注這些事。能夠看到修伯特大專業的文章亦是樂事,我在之前上媒抗時就常看您的文章,後來才連上您的部落格。我覺得您的文章很有深度,如果也能以專業的角度,解析國際戰略情勢,一定會是萬分精采的文章,小弟等著拜讀喔!

    sophist4ever 於 2008/09/02 09: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