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大概就是中日十五年戰爭(國民黨教科書稱"八年抗戰")進入尾聲的時侯。當時還在所謂的「第二次國共合作」抗日的時代。新華日報是共產黨的機關報,也就是俗稱的「黨的喉舌」。當時新華日報的社論會讓你今天看了啞然失笑。原來當時的共產黨是這樣獲得民意支持的。衡諸歷史,共產黨是非常重視宣傳的,特別是會無所不用其極的收買媒體,製造對自己有利的輿論。在國民黨於1945開始與共產黨全面展開血腥內戰後,幾乎各家媒體都一面倒的替共產黨說話。這個歷史場景相信目前的台灣人看來會有很深的感觸。不過有趣的是,共產黨最不放心的也是這些媒體人,在他們建政後,每一次殘殺鬥爭、勞改整肅的首號對象也是這批投共的媒體人與知識份子,下場之慘只能用全家獲罪、死無全屍來形容(註一),有機會我們再來談談這段歷史。且讓我們先來看看1944年11月15號那一天的新華日報社論。



=======以下為全文轉載=======

民主主義是生命的活力

   
  羅斯福總統在這一次再度當選後,發表聲明說:“我們已在戰爭中舉行大選,這是八十年來的第一次。”他這樣說,是因為恰恰在八十年前,美國有過一次在戰爭中舉行大選的先例。
  
  那是在一八六四年。美國的“南北戰爭”已經繼續了三年多。正在戰事十分緊張的時候,舉行了總統的改選。大家都知道,那次改選的結果是林肯大總統再度當選。林肯在那時是美國人民的民主力量團結的中心,他所領導的戰爭是為保衛民主制度的一個戰爭,所以在戰時的大選中,他再度受到人民的擁戴。
  
  這相距八十年的前後兩次大選交相輝映,其意義,正如羅斯福總統所說的,“是向舉世證明民主主義是生命的活力”,而這種偉大的活力是經得起戰爭的考驗的。
  
  在八十年前,美國的民主主義正在風雨飄搖之中,林肯大總統在那時未嘗不可以用戰爭的名義,憑藉他政治上的既成勢力來拒絕或者拖延改選。但他不這樣做。他知道他不該這樣做,因為戰爭和國家是否還需要他領導應該由人民公意來決定;而且他知道他不必這樣做,因為他對於民主和進步的事業的忠誠和貢獻,已經為大多數人民所公認了。由不拒絕改選這一件事上,也就證明了林肯對民主制度的信心和對民主主義的忠誠了。試設想一下,假如那時林肯竟拒絕改選,其結果會如何呢?那麼他就成了民主的叛徒,縱然還想戀棧不去,但人民是一定會遠遠地背離開他的了。
  
  林肯的先例光輝地照耀著美國民主政治的歷史。在八十年後的這又一次戰時大選中,不僅總統要重新選舉,又不僅參眾議院中都有許多議席要改選,而且在四十八個州中間有三十二個州的州長要改選。像這樣的大事大更動發生在戰時,似乎是非常不利的。但是因為這是有民主制度的保障,以人民的公意為基礎的,所以整個改選過程是非常順利迅速地進行著。四五千萬人同時靜靜地寫下了他們的選舉票,決定把整個國事交給為他們所信賴的人。(註二)
  
  由這樣的改選的結果,我們已經看到,不僅沒有擾亂美國國內的政治生活,妨礙反法西斯戰爭的進行,恰恰相反,是更加鞏固了國內的民主的團結,使戰爭的勝利更加有了保障,——正如同八十年前林肯的再度當選所發生的作用一樣,使民主進步力量在戰爭中的最後勝利加速地來到了。
  
  那些一口咬定民主制度絕不能適用于戰時的先生應該虛心看看這種事實(註三)!在這次戰爭中,各個真正的民主國家,議會中照常有著公開的辯論和對政府的責問,輿論上照常有著各種對於政府的人事機構政策尖銳的批評,人民照常有集會結社、選舉罷免的自由,而象可以影響一國元首的那樣的大選也仍照常舉行。這一切都說明了,民主制度不僅是在戰時完全可以適用,而且在戰時運用得更加靈活,範圍更加擴大了。
  
  像林肯總統和羅斯福總統那樣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產生的領袖,是雖在戰時也一點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們不害怕民主的批評和指責,他們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們也不害怕足以影響他們的地位的全民的選舉(註四)。他們不僅不害怕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們堅決地維護支持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們才被人民選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只有忠於民主制度,堅決地依靠著民主主義這“生命的活力”的人,才能夠在民主制度下繼續存在;反之,害怕民主制度的人就是背離了這偉大的生命的活力,而終於會陷於死亡的絕境!

=======以上為全文轉載=======

當年的共產黨媒體寫的漂亮文章,在今天看來真是萬分的諷刺。就借用在中國網路上流行的一段順口溜來總結:「千萬不要低估中國百姓的無知愚昧,千萬不要低估中國知識份子的無恥,千萬不要低估中國共黨的不擇手段!」。

共產黨其實不是在建政後才開始箝制言論自由與新聞報導。典型的作法就是共產黨用殺人的方式讓自己控制下的紅區新聞媒體不敢說共產黨壞話,然後用權位與金錢收買外面的媒體報紙。而這一招是極為有用的。一直延用到今天還是百試百靈。共產黨對中國的媒體控制之深,讓負面的消息極難傳出中國,而對境外媒體收買之慷慨,讓許多媒體人自甘為共產黨宣傳之馬前卒。目前台灣的困境實在不是特例,從共產黨還在延安時就是如此。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之前,香港傳媒同樣有一樣的困境,只是至少長期受到西方影響的香港媒體還常常公開反省「香港新聞媒體為了不想得罪中共而進行自我新聞審查」的議題。雖然後來香港媒體在大環境下還是紛紛淪陷,但是相較於明明就有,但是卻連提不敢提的「台灣新聞自由審查現象」,香港媒體還是有道德良知多了。


(註一:用全家獲罪、死無全屍來形容並不過份,有興趣的可以查查關鍵字"林昭"、"王實味"、"張自新"等人的下場。)

(註二:看共產黨未掌權時如何主張美式民主的優越性,現在卻利用手中的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中國社會有其特殊性,不適用西方民主。)

(註三:這裡明顯是說蔣介石!)

(註四:看到當時的共產黨媒體如此支持言論自由與全民普選,真是令人感動!)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杜白雲
  • 當年的共產黨員很多是相信這個話的。不然怎麼大家都說國民黨是爛法西斯,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呢?

    當年很多中國鄉民也是相信共產黨的。當時共軍的軍紀比國軍好,也是爭取民心的原因。

    共產黨在鄉村打地主的時候,很多佃戶都爽的咧!

    然而,或許只能說,當年無知的中國人,真的不知道後來共產黨會變得那麼可怕吧!
  • 共軍的軍紀比國軍好,這一點我不苟同。要說的話是「共軍殺記者比國民黨兇殘」,這讓共軍有了宣傳上的優勢。共軍自己都不諱言在戰爭中打白條的惡行。還美化成打白條是「百姓心甘情願自動支援共軍」。腦子不進水的人稍微想一下,在戰亂中,家中已無餘糧,你是先顧自己與家人還是先把糧食給共軍??

    所以共軍說的打白條其實與國民黨軍的明搶是同一回事。只是國民黨軍很多是土匪出身,綠林規矩就是搶了東西不傷人(見當時川軍的部份自述)。但是共軍把不給糧食的百姓當成漢奸鬥死。在手法上又更高明了一些。

    sophist4ever 於 2008/08/01 02:17 回覆

  • Benjamin
  • 以前看過一句話
    "國民黨壞,但我可以應付,共民黨壞,我不會應付"
    說這句話的人,後來跑來台灣,躲過了之後的劫難

    我已經忘了從哪看來的了

    看看現在政府,看看媒體,我已經不知該說什麼了
  • 人家名嘴們還在西湖畔與王毅有了約定呢。有機會真的要請誰Call-in到2100問一下,到底是什麼樣的約定。

    sophist4ever 於 2008/08/01 02:19 回覆

  • Benjamin
  • "共民黨"-->"共產黨"

    改一下XDDD
  • 小杜白雲
  • 共軍在毛的指導下,在民眾工作上作的比國民黨成功。他們會拉小眾打小眾,讓大眾在旁邊看,一點一點侵蝕整個鄉村結構。

    這種作法很奸,但在一般民眾的風評來說,就是軍紀比較好!

    至於國民黨軍隊不殺人之說,恐怕不是事實。

    我有一個很要好的同學,福建惠安人,他的阿爸、阿伯當年上街,剛好遇到「國軍過境」,當街架起機槍「清道」,打玩之後沒死的年輕男性,全部拉伕從軍,帶到澎湖。

    這也是我同學為何會在台灣變成我同學,而他的外婆家會是在澎湖的原因。

    這種軍隊,怎麼可能會有民心?
  • 我想杜兄你誤會我之前回覆的意思了,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國民黨軍比共軍的軍記有好到那裡,我也十分清楚當時國民黨軍控制的外圍軍隊很多是土匪出身的。只是我想強調的是當時共產黨軍獲得好形象,靠的不是他們真的有良好的軍紀,而是他們在幹壞事之餘,更懂得共產國際指導員教他們的善後宣傳,不像國民黨軍的軍服土匪們,搶了就搶了,也不怕別人報導。

    一直到今天,解放軍的軍紀依然很糟,但是看看中共控制下的輿論,還稱解放軍是「最可愛的人」呢?真是夠噁心。

    sophist4ever 於 2008/08/02 22: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