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的紅旗演習中,空戰演練儀已經可以將空中參演戰機的動向以全3D場景即時呈現於螢幕上。)


說紅旗演習是世界上最大的例行性空中聯合實戰演習,大概不會有什麼人反對。這項每年由美國空軍舉辦的聯合空戰演習首次出現在1975年。美軍在越戰失敗後做了很多檢討,在空軍方面最大的教訓就是,空軍發現多數在越戰中被擊落的飛行員,都是還在菜鳥階段時,出前十次任務時犧牲的,一但熬過了前十次任務,那接下來存活率就的大大的提高。美國空軍深究其原因後發現,菜鳥飛行員在對上老練的北越米格機飛行員時,常常處於絕對的劣勢。老練的北越米格機飛行員可以利用自身卓越的飛行動作與純熟的戰場經驗,輕易的彌補戰機性能上與數量上的不足,並給予美軍菜鳥飛行員重擊。在美國空軍痛定思痛後,決心開辦了這個紅旗演習,以絕對真實的高強度戰場環境,高手級的假想敵中隊,讓菜鳥飛行員的頭十次任務「死」在自家人手上。等到真的讓這些飛行員都成了老手了,再讓他們上戰場了,出任務的存活性就大大的提升了。
 

也因為這個演習最開始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讓菜鳥飛行員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紅旗演習從第一次開始就是以嚴苛著稱,參演的菜鳥飛行員在與擔任假想敵中隊的教官級殺手對陣時通常就是被「擊落」一途,鮮有能全身而退的。第一個假想敵中隊的組建其實比第一次紅旗演習早了數年,組建的主要目的就是為開辦紅旗演習做準備,加入假想敵中隊的教官都是極為資深的飛行員,多數都擁有豐富的實戰經驗,在使用與米格機類似的小巧戰機如T-38教練機與F-5戰機後,再以蘇聯空戰準則進行空戰訓練後,這支假想敵中隊就成了參演菜鳥飛行員的超級夢靨。除了組建假想敵中隊外,美國空軍還投下大把的鈔票研發空戰演練儀(ACMI),這是一套可以進行假空戰的系統,飛行員的飛行姿態與軌跡會全部被地面的指揮站接收,並且據此判定勝負。後來這套系統不斷演進,不止達到能即時由電腦判定勝負,還能進行多達64機的大模規對抗,整個作戰狀態還能以線上電玩的即時視覺模式,呈現在螢幕上,讓所有地面上的參演人員觀摩學習。整個來說就是一個美國軍方主辦的超大、超貴、超真實、超多人參加的空戰線上遊戲。
 
在紅旗演習開辦次年,規模越玩越大,不止戰機上場廝殺,連地面與空中的指揮、預警、戰管部門都參與了演習,最後大型預警機、大型轟炸機也出現在紅旗演習中,使得這項原本單純只是戰機空中纏鬥訓練的演習變成空軍整體戰力的總體檢。不止美國各空軍司令部定期輪派所屬單位參加演訓,連海軍航空隊、空軍預備役、空中國民兵、海軍陸戰隊都慢慢加入這場超大型空中連線對打。美國內華達州廣大的荒漠空域成了這些戰機的空中樂園,沒有居民會抗議空軍夜航、也不用擔心失事會撞到人口稠密區,更沒有繁忙的民航航線經過,主辦紅旗演習的奈里斯空軍基地一年到頭不間斷的進行好幾梯次的紅旗演習。一年到頭都可以見到各軍種的戰機前來踢館。而天天上場擔任「紅軍」的該基地假想敵中隊成員也成了身經百戰的超強飛行員。
 
不久後,美軍更開始邀請北約盟邦的空軍單位參加紅旗演習,除了演練盟邦空軍的協同作戰能力外,更重要的是讓美軍的飛行員能有「異種機對抗」的經驗。因為與自己國家的空軍進行演習,習於同一套飛行教範與戰機的作戰模式後,飛行員總會開始找到熟悉的方式應付。但是問題在於幾乎所有的空戰裡,都是與飛行作戰準則完全不同的敵對國家空軍進行戰鬥。這時如何讓己方飛行員習於對抗完全陌生的敵人就是重要的課題。美國當時邀請操作法式幻象系列戰機、龍捲風戰機、鷹獅戰機的北約盟國空軍參加,就補足了這方面的不足。後來前蘇聯解體,許多擁有俄式戰機的國家也派出貨真價實的米格機參加,更讓紅旗演習成了最真實的戰機對抗。如當時東德擁有數量不少的MIG-29G(G代表東德專用版),在東西德統一後,MIG-29G成了德國空軍的一員。這也讓MIG-29G首次有機會踏上美國本土。更或是這一次邀請印度的Su-30MKI參加,也讓蘇愷系列第一次成為紅旗演習的座上賓。(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rk
  • 是捍衛戰士裡的情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