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缺期待可能性」是一個法律用語,白話的意思是指「社會不能期待正常人在那種情境下不會犯罪,因此免除其刑。」最典型的例子為刑法第167條規定「配偶、五親等內之血親或三親等內之姻親圖利犯人或依法逮捕拘禁之脫逃人,而犯第164(:藏匿人犯)或第165(:湮滅刑事證據)之罪者,減輕或免除其刑」。白話的意思就是說,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的五親等內的血親或三親等內的姻親犯罪了,來找你幫忙,你因為念在親情上幫了他。就算到時候東窗事發,你雖然犯了藏匿犯人或毀滅證據的罪,但是還是可以減輕或免除其刑的。特別是直系血親或手足,如父親幫犯罪的兒子、兒子幫犯罪哥哥之類的,實務上都是一天也不用關的。因為我們社會無法期待一個正常人在那種情境下能夠遵守法律。
 
同樣的情況「欠缺期待可能性」的類似觀念也會用一些小奸小惡上。這叫「微罪不舉」原則(註一),也叫「職權不起訴」。也就是一般人犯些稍高於道德譴責但又剛好進入法律懲戒範圍內的細小罪行,國家實在懶得動用訴訟程序來處理你,檢察官就能決定不起訴處分。那講這麼多法律名詞要說什麼,其實就是要問一句,我們對於部落客有什麼期待?要期待部落客們每個都是不欺暗室的君子?還是要期待部落客們每一個都有悲天憫人、「不以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的高尚人格?老實講,我就承認我做不到,不止在匿名的網路世界裡做不到,在現實社會中我也做不到。但是幸好這個社會知道我只是個在滾滾紅塵中討生活的平頭百姓,對於我極為寬容,平日也沒有期待過高。前年漏稅被國稅局抓到,趕緊去補繳,國稅局也寬宏大量地放了我一馬。而且我相信這個社會上多數的人,他們的道德標準都與我相差不遠。那我想要請問的就是「我們這樣要期待部落客們什麼東西?
要期待部落客們寫文章要像新聞媒體一樣公正無私、誠實無袒???恐怕自我標榜的「某報紙與電子傳媒集團」還大買別人的黨產,自己都有一筆說不清的道德爛帳。出事時,旗下的記者沒見到一個有種寫文章批評一下這種行為。後來該集團介入政爭之深,在網上韃伐文章如排山倒海而來,隨便一搜都一大把,當時網上部落客們基於大是大非,扮演起了這個社會最後的一絲良知時,我還是沒有看到這個集團旗下員工能反省自己。只看到這個集體旗下的員工還在各種管道,寫文章攻擊立場不同的媒體,抓別人的小辮子搞群毆,我真的覺得這種行為不叫媒體自我反省。我記得新聞媒體人都愛說自己是「社會的良心」,但是這個良心是專門用來反省別人的過錯、批評政治立場不同者的行為嗎?部落客們寫些小小的置入性行銷,賺點蠅頭小利,小奸小惡的行為比之於集團與政黨勾結,該集團新聞媒體人員幾年來集體裝死,干心為這家報紙的打手,後來有的還飛黃騰達,護主有功的當官去了。那我就想問,這些人有資格批評誰啊?
 
最為嚴格的國家法律系統都知道「微罪不舉」、「比例原則」的道理。那追殺平日就是專寫美食、民宿、遊記、心情故事的部落客們,批評他們搞點日用品置入性行銷的小奸小惡有什麼意思?這些部落客平日就不是自我標榜,自許專業的人,不過在網上分享自我生活心得、遊行見聞,成員來自五湖四海,你要是期待他們什麼東西。但是新聞工作者你們受過專業的訓練,你們是專業者,平日唱高調裝清流,擁有民主社會特許你們的新聞自由,我們對你們有較高的期望是正常又合理的。但是你們的表現又如何??真正的惡棍集團在那裡,大家心裡都雪亮。還是對於新聞媒體工作者而言,希望他們能打這樣的惡棍集團是否也「欠缺期待可能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只能說我們這些小民,也早就應該對台灣的新聞媒體工作者欠缺期待了。那就更別板起臉孔,去打那些賺點蠅頭小利的人了。還是會這樣批評他們,只是笑話他們只會賺這種不傷別人,弄點小錢的行當。竊喜自己身為無冕王,能上下勾結,護主賤買黨產,黨同伐異,看來遲早扶搖直上,穩坐官位,或是到國營企業裡搞份肥差。我看不少人已經得逞,實在是可喜可賀。
 
隨著時代推移,來到網路新聞媒體。我看也是一樣。某大入口網站與丁丁大站的合併,嚴格上來說雖然不能算是嚴重壟斷(註二),但是看著兩大的勾肩搭背,回應新聞的蹣頇跋扈,網上對這事的一片幹樵之聲,我實在要苦口婆心的勸勸這些網友,人家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之前美國國會才開了聽證會,調查數家網路公司協助邪惡政府迫害人權的事。其中這隻大老虎的創辦人在國會作證時,師濤的妻子坐在後面掩面哭泣(如附圖)。師濤用了「美國老虎」提供的電子郵件服務,但是該大老虎為了討好邪惡政權,硬是把師濤電子郵件中的所有資料提供給邪惡政權,讓師濤這個主張人權與民主運動的異議份子被重判十年。今天你們用了大老虎的服務,還穩坐家中吹冷氣上網搞置入性行銷賺小錢,算是人在福中不知福了。而我也沒有看到自以為很高尚,端著新聞價值、誠實透明大劍揮舞的人,為這件事說過什麼話。如果我們期待新聞媒體工作者,特別是跨足網路傳媒的人有點道德勇氣,那是不是要換我們要被笑「好傻好天真」,因為這樣的事,就算搬到了網路上,對於新聞工作者來說還是欠缺期待可能性。
 
我實在是不願意去說有些新聞媒體工作者甘心為「虎」作倀。出來社會走跳這幾年了,我也知道討生活不容易。有些高層幹的壞事,實在不是下面的人能阻止或多說什麼的。但是這個世界不公不義的事那麼多,全部裝聾作啞的只選擇弱小者與犯小惡者出手,實在不是什麼光采的事。如昨天又有人心臟病發作,暫時不用進去關了。我一早就看到很多人在自己的部落格裡對這則新聞開幹了。我倒想問問新聞媒體工作者們,你們的看法如何?是覺得孰可忍,孰不可忍,覺得要嚴詞痛批,形塑輿論壓力,維護正義與公理。還是覺得不要得罪這樣的人物為好,繼續追殺弱小的部落客們比較好玩??抑或我對你們的期望值真的太高了,在你們眼中,有權有勢就是真理,就是代表正義。有能力付你們薪水的人就是王道,得罪不起。而內心良知的尺是可以游移的。對於弱小部落客絕對要道德規範,嚴加批評。對於那些真正大奸大惡之人,輿論網開一面又何妨?
 
那我想請問一下,我在未來能對你們有期待嗎??你們的行為能讓我們對你們有期待嗎??還是你們今天就老實告訴我們,新聞媒體工作者更是「欠缺期待可能性」?

(註一:我知道在法理學上,「欠缺期待可能性」與「微罪不舉」是不同的概念,不能這樣類比,但是這不是專業法學文章,辜且權用之。尚請法律專業者見諒。)
(註二:有人與我有不同的意見。重灌狂人寫的文章: Yahoo!奇摩資訊壟斷」的後續回應)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lavin
  • 抱歉 吹毛求疵ㄧ下
    飭回是指檢察官訊問後
    認無羈押、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等必要
    直接讓受訊問人回家去
    與不起訴處分並非相同
    供版大參考
  • 謝謝你對法律名詞使用的指正,已經修正。有空多來玩喔。

    sophist4ever 於 2008/11/21 17: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