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武昌起事並未採青天白日旗,就可以知道此次起事與孫中山無關。)

而事實上武昌起事的主事者是文學社與共進會。這兩個團體是兩湖地區的地下革命組織,主要成員為新軍裡的改革派。與宋教仁與黃興的華興會有聯絡。但是這些地下革命黨由於平日要躲避清廷的查緝追捕,事實上並無法公開活動並其它革命黨直接連繫,實在稱不上與華興會有直接關聯。直到在武昌起事後,黃興與華興會部份志士才輸運軍火到武漢三鎮助戰。由於這批人有一起賣命作戰的情誼,在受到孫中山與其興中會舊部所籌組的臨時政府排擠後。武昌起義派更不願意加入孫中山主持的臨時政府。當時袁世凱指揮的清軍與武漢三鎮的革命軍對峙,聰明的袁世凱怠步不前,不止挾革命軍以威脅清政府,也挾清軍的力量與革命黨人談判。當時的袁世凱其實在民間的聲望不低,一直同情立憲派的袁世凱也素有開明的形象。在武昌的革命黨人遂與袁世凱有直接的書信往來,力勸袁世凱襄贊共和,並許袁世凱當共和國的臨時大總統。這讓早看到清政府氣數已盡的袁世凱大為動心,最後雙方代表在租界密談多次後達成共識。


在武昌的革命黨人許袁世凱為臨時大總統以換得袁世凱逼清室退位。同時因為袁世凱掌有軍權,能確保中國在政權更替時維持統一,再加上袁世凱素與立憲派交好,許多省份在武昌起事後紛紛宣佈獨立,也是由當時各省的諮議局或新軍為主導,這其中又多以立憲派為主。在武昌革命黨人與袁世凱達成共識後,許多省份紛紛響應,更讓袁世凱的聲望如日中天。當時孫中山在上海的臨時政府受到極大的壓力,許多省份的領導者通電孫中山,請求孫中山以大局為重。加上立憲派素與孫中山的革命黨,本來就道不同不相為謀。許多人更是惡言相向,在租界報紙大發議論,逼孫中山交出臨時大總統一職。其中還打著「同盟會中部總會」旗號的華興會,支持武昌革命黨人而不支持孫中山,更是壓垮孫中山臨時政府的最後一根稻草。孫中山至此對華興會、武昌革命黨人也充滿不滿。

 

共和肇建後,孫中山狼狽被趕下台,失去了臨時大總統一職。孫中山只撈到了個全國鐵路總督辦的閒差。而在走向共和後,亦開始了自由組黨。各政黨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其中與孫中山素來不睦的章太炎,就以一句傳頌一時「革命軍起,革命黨消」,拒絕與舊時同盟會的成員共組政黨。而先與張譽組成「中華民國聯合會」,後來更名為統一黨,再與民社合併為共和黨。不止與袁世凱交好,還處處與孫中山為敵。此外還有民主黨、也由同盟會中分裂出來的統一共和黨、共和建設討論會等政黨。而舊同盟會中,只剩下興中會的舊部與華興會。雖然兩方因為孫中山被趕下臨時大總統一職而有嫌隙,但是為了希望在未來的議會選舉中獲得最多的席次,仍然一起組成了政黨,一開始仍稱同盟會。但是由於華興會裡的黃興參與武昌戰事有功,且宋教仁平日素孚人望,華興會成員又遠較於興中會剩餘會眾為多。整個同盟會實為被華興會把持。孫中山雖然仍然被選為理事長,但是只是安撫興中會舊部的虛銜,實權盡在宋教仁手上。孫中山憤而出國,名義上是考查日本鐵道系統。其實是再到日本尋求極右翼組織的金援,準備再回國參加第一屆正式總統大選。孫中山出國後,宋教仁因此順理成章成為「代理理事長」,實則為同盟會這個政黨的實質領袖。這也是為什麼第一屆國會大選後,與袁世凱會面的國民黨領袖會是宋教仁。

 

也因此,同盟會並不等同於興中會,民國成立後組成政黨的「同盟會」與革命黨時代的「同盟會」也不相同。政黨形式的同盟會後來又與統一共和黨合併,改稱國民黨。而這個「國民黨」與後來孫中山發動號稱「二次革命」的武裝叛亂失敗後,逃到日本,再依附廣東軍閥成立的「中國國民黨」也完全不同。台灣的中國近代史課本以「興中會->同盟會->建立中華民國->改組成國民黨->蔣介石接替孫中山領導國民黨統一全國」其實基本上都是謊言。而謊言的根基就是被神話了的同盟會。如果我們真實的面對歷史,我們就是能知道同盟會在武昌起事前就名存實亡。而真正發動武昌起事的是「共進會」與「文學社」兩個組織。勉強地說,這兩個組織與華興會為主的同盟會中部總會有連絡。但是要說由同盟會領導革命,實在是彌天大謊。武昌起事與當時遠在美國的孫中山毫無關係。孫中山自始不知道武昌新軍密謀起事的事。

 

在華興會中,黃興擅長於軍事作戰。而政治領導這一方面的領袖,實為力主議會內閣制的宋教仁。在趕下主張大總統制的孫中山後,宋教仁主張建立一個內閣制的政府。並主張這個內閣制的政府由總理為實權領袖,總統為虛位元首。當時舉國都認為如果第一次國會大選國民黨能夠過半,那宋教仁勢必將出任第一任的實權中華民國總理。而宋教仁也當仁不讓的四處演說,宣傳理念。更在大選前就與黎元洪達成共識,將推黎元洪為中華民國第一任總統(註三)。這個主張更獲得當時處處與孫中山作對的章太炎支持。而如果當時國民黨真的大勝取得過半的國會席次,那「黎宋體制」就將成形。不止袁世凱的大總統落空,還有一個人也勢必與未來的大位無緣,那個人就是掌握革命黨暗殺機構「支那暗殺團」的孫中山。宋教仁的鋒芒畢露也為自己種下了重重殺機。那至於袁世凱與孫中山誰下手的可能性大些。請期待「誰殺了宋教仁系列()」。()

 

 

 

 

(註三:)前揭書433頁,「章炳麟主推黎元洪(為總統),宋教仁同此意見,與黎已有成言」。郭廷以所著之書,以此為袁世凱決心除去宋教仁之主因。但是個人認為疑點重重,這將在稍後再詳細論述。



創作者介紹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ABC
  • 有機會可以看看日本的明治維新史~那也是亂成一團的!只要牽扯到革命這兩個字~就沒有光明正大的!
  • 嗯,謝謝您的建議。

    sophist4ever 於 2008/07/23 09:14 回覆

  • claudialiu
  • 好精采的一篇文章。我就是你口中說的"一綱一本"下教出來的呆學生。不過,幾年前我開始讀台灣史,才看到許多不同面向的論述。現在讀你的文章,更對中國創立初期的歷史有了大概的了解 ^^

    還有,我訂閱你的部落格了~~
  • 謝謝您的支持。(偷偷跟大家講,點上面claudialiu美美的頭像進入部落格,有很多美食介紹喔,還有電鍋密技)

    sophist4ever 於 2008/07/23 09:17 回覆

  • SILVERMARMOT
  • 深得我心的文章

    可以問一下你的資料來源是哪裡嗎?
  • 資料來源啊。

    主要是市面上幾本有關中國近代史的書我有,還有上網翻資料,查關鍵字。

    台灣的中國近代史書籍其實講的多是同一套,但是我還是推薦郭廷以的中國近代史綱與丁中江北洋軍閥史話。關於老蔣的部份推薦黃仁宇的從大歷史的角度看蔣介石日記。大概這幾本我有買。剩下的多是在圖書館看完,印了我有興趣的部份帶走。現在還有許多簡體文的書都有網路電子版,可以直接下載,更方便。

    不過話又說回來,盡信書不如無書。中國近代史離現代太近,還有太多的事不能寫。(如最近一本張學良的訪談錄,還不是拖到張學良過逝了,才出版。裡面張學良首度痛罵老蔣,可見以前史書說張學良受老蔣的感召而如何如何是謊言居多。)

    sophist4ever 於 2008/07/23 09:28 回覆

  • 飛行魚
  • 一點看法:

    孫中山並沒有參與武昌起義,這固然是對的,但若說對武昌起義沒貢獻,那又太過嚴苛,至少他的信徒蔣中正,是有回國參加杭州上海的響應起義,也因為蔣中正成功的拿下了上海,影響了國際視聽,使得海外華僑紛紛表態響應共和,也才使得共和能成,不然,在黃河一帶的革命其實都已被壓下

    革命的過程本來就會很混亂,一定是誰也不服誰,本人,也有參與過1次的學運,是2004年抗議兩顆子彈的那一次..當時學運有個初步的關注後,就會分裂,意見一大堆,於是就被扁政府個個擊破...在革命的過程當中更是如此,難看的畫面一大堆,我不認為過度去講孫中山如何糟糕是好的..


    另外,張學良痛罵老蔣是一回事,受到老蔣的日記感召又是另一回事,這2事並不衝突..
  • 333
  • 版主你好

    版主在另一篇中有提到

    袁世凱已經跟梁啟超的進步黨合作

    總統大位勝卷在握

    何以此處說袁世凱有可能落空?


  • 講借食
  • 請問您的文章所言是否有所根據?
    本人也真希望知道歷史真相.
    但絕不容許任何人揑造與事實不附之言論.
  • 申
  • 讀誰的書都難免會有偏見,
    當年上海申報一定有詳細記載1911前後的每日進展,
    但不能像[1949存亡關頭]中一樣跳著看,
    這樣會斷章取義,
    堅持[國有國格,人有人格,報有報格]的
    申報發行人史量才最後被蔣派人當街擊斃,
    近年來上海書局重印了400冊的[申報],
    中研院應該要有,要不就是不敢買,
    報紙即便有立場也無法回頭修改,
    更不可能預知未來,
    讀者從事情發生的順序,自己判斷最公平了.
  • 阿呆
  • 原來以前讀的歷史,都是......屁
  • nihilist
  • 民國成立的時候,汪精衛應該是在牢裡,我看的一篇文章說在當時他的聲望也不低,但是他老闆孫文那時處境這麼糟糕的話,那像他這樣一個刺殺失敗的人物在當時的狀況又是如何?
  • 國民黨是暗殺黨
  • 看完就知道狗民黨被中國人民唾棄
    像流寇一樣被趕到台灣來
    美國還發表塵埃落定書等著看台灣被統一
    理由就是狗民黨貪污腐敗極權法西斯你自己等死吧
    因為韓戰茍延殘喘活到今天
    還在篡改歷史



  • Candice
  • 初來乍到就被此一分類吸引的半頁兩點還捨不得睡呀

    對於孫文這臨時大總統的位置究竟是自願給袁 (以換取袁對共和的支持) 還是當時各方壓力之下不得不為的舉措, 好像一直以來都是兩方說法並陳. 我個人是比較偏向被迫辭職, 但偏偏唐德剛的<袁氏當國>跟一些"課本"都是相反的說法..想請教版主的立論參考哪些著作得來的呢? 因為民初的史料紛陳, 小妹腦波又挺弱, 如何能完全做到盡信書不如無書好困難呀....只好多看各家之言, 希望能拼湊出較為接近史實的面貌
  • 質疑
  • 質疑格主的說法。格主在《孫中山與黑龍會》文中說國民黨雖為第一大黨但並未過半數,且立憲派聯合抵制國民黨,所以國民黨無法推出自己的總統人選。但現在又說國民黨將推出總統、總理人選,明顯前後矛盾!而且當時孫中山一開始被袁世凱邀請去做副總統的,但是被孫中山推辭,而且全國鐵路總督辦是孫中山主動要求去當的,並不是“只撈到了個全國鐵路總督辦的閒差”。
  • 謝謝您的質疑,您談到的這一點的確是一個很難解釋的謎團,所以我才會在引用郭廷以書中所說「黎元洪與宋教仁將搭檔競選總統、總理」時,寫下了註解(三),聲明這與我的論點有出入。

    不過這雖然與我的論點有出入,我仍然想要試著站在郭廷以先生為什麼會這麼說的角度,跟您解釋這其中矛盾之處的關鍵。

    在民國建立的初期,除了沒有正式的總統、總理一職,連憲法也沒有。在臨時大總統的體制下,未來中華民國是採總統制還是內閣制仍然還在未定之天。袁世凱當然想要總統制,而且是要超級大總統制,南方的國民黨就是看到了這樣的情況,才會在臨時約法時,採內閣制,希望能制衡袁世凱。但是袁世凱這個臨時大總統可不是沒有實權的,在手握兵權下,他當時那個臨時大總統幹的比真的大總統還要像大總統。國民黨在國會未過半下,根本沒有辦法挑戰袁世凱。(特別是當時設計的總統選舉的門檻奇高無比。)

    但是問題在於,當時沒有正式憲法(超棒的),先選總統還是先制定憲法都還是一個吵個沒完的政治話題。醉心於內閣制的宋教仁,希望讓正式憲法採內閣制,而這頗有可之機會,因為國會中另一個重大勢力進步黨就是主張採內閣制的。武昌起義的元勳黎元洪並非如大家所想的,是國民黨籍的,相反的,他超討厭孫中山,他是進步黨的創黨元老之一。宋教仁找他搭檔,原因就很清楚了吧。支持宋教仁的國民黨票加上進步黨支持黎元洪的票,就可以形成國會中的穩定多數,實現他的內閣制美夢。

    所以兩個說法都沒有錯,關鍵原因在於當時還沒有正式憲法,中華民國會採什麼樣的政府體制還在未定之天。

    而孫中山,他當然是想選總統,大家都知道。呵呵。史料太多,就不一一引用了。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國立編譯館的課本教大家,當時的國民黨是由孫中山所領導,所以孫中山的意志等於國民黨的意志,這也很有問題,因為當時國民黨內不服孫中山的,很多啊。遠的不說,國民黨是同盟會併了很多小黨進來後,才改稱國民黨的,這些小黨的議員可是不買孫中山的帳的。裡面很多以前是立憲派的人馬,視孫中山為亂黨。整併他們成功的是宋教仁,他們跟宋教仁才是麻吉。

    sophist4ever 於 2011/06/07 10:26 回覆

  • nihi
  •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45995832 這個blog看到了以下文字:

    ========================================
    孫中山在民國13年應段祺瑞之邀請北上共商國是時,其實身體已經身患癌症虛弱不堪,但他認為這是南北和平統一的最後機會,所以還是勉強前往。北上不久後便病逝,棺木暫置在西山碧雲寺。

    在一連串的黨內外挑戰之下,蔣介石誓師北伐。1929年7月6日,他率領閻錫山、馮玉祥、白崇禧等人進入碧雲寺,親自抬棺將孫中山之靈柩迎回南京。根據記載,當時蔣介石放聲大哭,淚流滿面,
    做為一個獨裁者,蔣介石固執、陰沈且自負,但又害羞且感情豐富。做為一個中國男人,他太過容易流淚,他曾努力試圖改過這個習慣,不過想必當時蔣介石的心情難以抑制:今天站在這裡,宣誓壯志已酬,事業已竟,得以告慰總理在天之靈,不禁淚從中來;陳水扁當總統隔天探訪黃信介之墓,馬英九居高位隔天也去父親靈前宣誓也紅了眼眶,都有一樣的道理,

    勇者會死,英雄終逝,但遺志不滅,精神永懷。一代傳承一代所延續的堅強意志,一世接著一世所繼承的勇敢靈魂,

    在歷史之中,也在你的手中。
    ===========================================

    博主寫遊戲分析很有條理,也自稱是學歷史的,
    我的blog列表裡偏藍丁的大概就只有他和宅神了,
    只是好像他學的歷史蠻偏殯儀館版的=.=?

    是說我個人因為喜歡汪精衛所以連帶對孫文沒太大的反感,
    個人以為孫文應該也是有各種面向,才能讓汪死心踏地的跟隨,
    只是中國傳染過來的近代黨史總是百分之百的聖人與漢奸........

    人物塑造得比網路yy小說還假=.=
  • NYT
  • 電影[1911-辛亥革命]主推[鐵血十八軍旗],這當然犯了大忌。
    這面旗是共進會總會在日本東京設計的,紅底黑星代表鐵血,象徵暴力革命,十八星代表中國十八個省。1911年由武昌共進會的劉姓領導人在起義前,交代武昌中等工業學校的趙師梅、陳磊、與趙學詩三人按照設計進行繪圖並請人製作了20面。
    有人考證[辛亥革命]一詞,最早是剛從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畢業的毛澤東,於1919年8月在 [湘江評論]中的[民眾的大聯合]一文中開始使用。1921年則有梁啟超在國慶日以[辛亥革命之意義與十年雙十節之樂觀]為題演講,講文中沒有提孫逸仙也沒有國民黨,只有[…武昌一聲炮響,各省諮議局先後十日間,各自開一場會議,發一篇宣言,那二百多年霸佔舖產的掌櫃,便乖乖的把全盤交出,我們永遠托命的中華民國,便頭角崢嶸的誕生出來了。這是誰的功勞呢?可以說誰也沒有功勞,可以說誰也有功勞。老實說一句,這是全國人的自覺心,到時一齊迸現的結果]…。
    而孫逸仙則還要兩個月後的12月25日才會[去]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