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台灣觀察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說絕大多數台灣人應該都搞不清楚「一中各表」、「同屬一中」、「不獨不統不武」、「一中一台」這幾個名詞之間有什麼不同。而這絕對不是你的錯,因為這本來就是政客們故意要講到讓你搞不清楚,這且還有個專有的名詞叫「創造性模糊」,意思就是在講不清楚中可以混水摸魚,創造自己的利益。在這樣子的情況下,我們想到利用圖解的方式來說明,也許會比較簡單易懂,就目前多數民意最支持的所謂「維持現狀」,闡明一些我們的看法,因為我們認為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對於「維持現狀」是有錯誤認知的,多數人所認為的「獨立、統一、與維持現狀」是如下圖的狀態

001

但是事實上,所謂的「維持現狀」,並不是一個維持不變的情況,相反的,現狀其實一直變來變去,這比較類似一個連續的光譜,就如下圖的狀態

002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hj
(原始圖面來自g0v零時政府,並已略作文字說明,g0v致力於開放政府計畫,相關介紹請點這裡)

是說有時候一個國家的制度與力量,是需要長時間建立的,但是要毀棄,卻只要一瞬間而已。舉個例子,在台灣走出獨裁時代後,司法系統花了很多時間來擺脫過去「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個污名。許多司法人員勤勉任事,抓了許多過去根本不可能抓的貪污官員,打破官商勾結的黑幕。但是這些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信任,在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夜奔總統府,讓司法系統成為馬英九進行政治鬥爭的工具時,就已經喪失殆盡。不論過去二十年,台灣的司法系統作了多少改革,正直的司法人員進行多少努力,一夕之間化為流水。「司法甘為當權者鷹犬」的印象已深植人心。再加上太陽花學運時,惡警用警棍爆頭,幾乎致人於死,在行政院裡驅離記者後暴力毆打學生,然後這些脫序失控的警察到目前為止,警政署都沒有抓出來嚴懲。反而是年底大選將至,各種奇怪司法動作又一一出籠,毫不避諱介入大選,MG149案沒有傷到柯文哲,倒是又重傷司法威信,讓人再次想起之前檢調是如何炮製宇昌案來影響總統大選。以上總總,早已經將台灣司法系統的尊嚴糟蹋殆盡,這二十年來所累積的一點點信任已完全失去,馬英九政府已摧毀了這個國家的司法檢調系統。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是說「太陽花學運」已經結束一段時間了,媒體與網路上討論的聲音也已經逐漸退去,這時候再來檢視這場運動,反而會比較有空間。關於這場運動的成因、意義、影響、對錯、得失,已經有太多的文章討論了,各有其精彩論點,因此不再贅言,我們有興趣討論的是,這場「太陽花學動」是開始還是結束?為什麼我們會有這樣的疑問,這要從「1985」這場公民運動談起。說洪仲丘案引發台灣第一次大規模的網路公民串聯示威,應該不為過,過去雖然有「大埔反拆遷」、「文林苑」、「反媒體壟斷」等示威抗議,但是發起與參與者都是以長期關注社會問題的社運團體居多,凱道前的大型政治性遊行則多半是由政黨所發起,全部靠一般公民自主到場,人數能破萬的活動非常的少,「1985」大概是第一次,而且是完全透過網路成功動員的第一次。雖然最後以「和平理性」收場,而政府果然也不理會「和平理性」的示威活動,讓許多人覺得「1985」雖然成功動員,但是並沒有成功達到訴求。但是放在大尺度的時間軸來看,我們會發現「1985」可以看作是一場練習,是為了後來的「太陽花學運」累積經驗。沒有之前「1985」的教召動員,我們相信後面的「太陽花學運」不會如此一呼百應,在短短時間內能號召這麼多人到場,成功以優勢人數讓警方在前幾天不敢強力驅離。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我相信警方是有在監視網路的,畢竟在網路越來越興盛的年代,許多犯罪活動已經轉移到網路上面,合法且合理的監視有其必要性。但是也因此,不知道警察大人們有沒有發現,從學運一開始,網路上充斥著示威者互相提醒要體恤警察辛勞的聲音,到現在幾乎一面倒的視警察為政府打手,互相警告要小心不要落單,以免被警察圍毆。這一個多月的動盪,整個國家受傷甚深,而人民對檢警的不信任感,大概也上升到了極點。不信的話去 Youtube看一下,警察用警棍毆打遊行民眾的影片比比皆是,而且點閱率都很高,警察的形象在短短一個月間,從人民的保母變成違法施暴者,孰令致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是說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個人以為非常值得一讀,而且這大概是民進黨的華山會議裡唯一值得關注的結果,非常有趣的民調數字,值得深思。

想想論壇  林濁水 【華山論劍】顛覆天龍國論述—誰蓋高尚? 華山記要(二)

(以下空白)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是說台灣一直有個很奇特的現象,就是社會大眾對於某些小事會窮追猛打,但是卻對大惡視而不見。比如說最近很紅的南一中事件,其實就是四個十七、八歲青少年幹的蠢事。誰十七、八歲時沒有幹過蠢事?而且這件事並沒有危害到任何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就是學生們血氣方剛又沒禮貌而已,要處罰頂多就是叫到訓導處訓誡一頓,了不起再記個警告,寫個悔過書,師長帶去向店家道歉這樣。結果竟然會演變成社會公審,舉國關注,實在令人莞爾。相較之下,美河市弊案疑點重重,恐怕圖利財團百億以上;違法監聽風暴,至今真相不明;電子大廠違法排放污水,疑受污染農地範圍廣大,每一件都是嚴重百倍、千倍,傷害台灣的重大事件,但是卻不見社會大眾以百倍、千倍的標準,要求嚴懲涉案官員或財團。甚至有網友串連要求南一中事件中的四名當事人出面道歉,卻不見這社會有人串連起來要求電子大廠的老闆出面道歉,負起責任?南一中四名學生與店家的衝突與這些重大事件比起來,真是微不足道到了極點,但是台灣社會卻嚴厲對待前者而對輕輕放過後者,令人實在無法理解。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是說長期以來,每當社會出現因法令問題而引發的重大爭議時,一定會有一股檢討的聲音,批評都是因為執政黨與在野黨的政客沆瀣一氣,私心自用,一起通過了有問題的法案,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比如這幾天台北市政府強行拆除士林文林苑王家的事,也是如此。在個人財產權與都市更新孰輕孰重的爭議以外,中間選民們已經開始義正詞嚴的痛罵都是因為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合作,才讓這個極不合理的都市更新法出現。這樣的說法乍看之下非常有道理,也可以顯示出中間選民的清高,兩黨各打五十大板,更標榜出中間選民的中立理性。只是中間選民似乎忘了,一直以來泛國民黨勢力一直在立法院握有多數席次,即使是執政時期的民進黨,在立法院也無法主導議事,要杯葛爭議性法案只能靠癱瘓議事的暴力手段。但是一旦民進黨在立法院發動肢體抗爭,中間選民又會把民進黨冠上暴力黨的帽子。這些所謂的中間選民,長期以來對國民黨的呵護與偏袒,實在蔚為世界奇觀,真的可以考慮去申請金氏世界紀錄了。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2) 人氣()

換句話說,台灣人的政治立場是生活上很私密的一部份,恐怕有很多人敢在職場公開談論自己晚上的風流韻事,但是不願意說出這次總統大選自己心中真正想要投給誰。往好處看,這是為什麼台灣社會有嚴重的藍綠分歧,但是卻鮮少聽見因為政治立場歧異而爆發的嚴重流血衝突。因為許多台灣人不對外人表達自己政治立場的特殊習慣,讓發生這種衝突的可能性減到最低。但是往壞處看,台灣其實還不是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社會,台灣人從未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過去害怕蔣家的白色恐怖,今天害怕中國的紅色恐怖,說來也是很悲可的一件事。特別是現任的總統還挾此點,沾沾自喜的以外部的恐嚇威脅來作自己的政治籌碼,更顯台灣民主的危險與脆弱。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2) 人氣()

是說眾說皆知,過去台灣的大選民調中,有一部份泛綠選民往往不表態,而造成民調的嚴重誤差。過去許多政論家與民調專家都曾經深入分析過這種現象的形成原因,解釋雖然眾說紛云,但是泛綠選民會選擇隱藏自己的政治傾向,的確是台灣走向民主化以來最為特殊的現象。不過,最近有一種很流行的說法,認為台灣經歷多次政權輪替與大大小小不同的選舉後,民主制度已經逐漸深入民心,對於舊有白色恐怖的集體記憶也著年輕選民越來越多而淡化。過去會隱藏自己投票意願的泛綠選民已經慢慢減少,再加上各民調中心累積越來越多的經驗後,對原始樣本會進行各種加權調整,已經讓大選民調越來越準確。只是這個理論的預設前題,似乎有其根本矛盾的地方,恐怕是這些政治觀察家的另一個重大盲點。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7) 人氣()

是說從很久以前,就一直覺得台灣的文化部門一直是政客拿來進行政治酬庸的工具。從南到北,從中央到各縣市政府,文化部門幾乎很少是由專業的文化工作者出任。相反的你卻常常會看到政治新聞裡的政客,在抬轎勝選後搖身一變成為文化局局長。甚至是將這個位子酬庸給某些政治人物的小孩,讓他在未滿三十歲時就可以當上文化局局長,政客們對文化工作的輕賤,實在莫此為甚。對這些政客來說,想必是覺得文化工作是最不需要專業,也最不容易出錯的職位,因此最適合拿來當作政治酬庸,好安插自己的選戰幹部,地方樁腳,或是某些政治人物的第二代接班人。這樣的酬庸文化在台灣實在屢見不鮮,甚至已經成為常態。放眼望去,在中央的文建會主委,是專業的文化工作者嗎??在首善之都的台北市,之前的文化局局長是專業的文化工作者嗎??那就更不用說南部那個未滿三十歲的文化局局長了。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所謂的基本教義派,指的就是堅持一個理想,絕不妥協,而且對於達成這個理想的方法、達成的程度、達成的路線也都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這才叫做基本教義派。在目前的台灣社會裡,數量最大、最純粹、也最有行動力基本教義派,當然首推政治方面的深綠「台獨基本教義派」。而深藍這邊的支持者,不是已經變成紅色,就是正與昔日死敵共產黨把酒言歡,或認為中華民國的國旗偶爾被鬼隱也沒有關係,不會抓狂到跳起來抗議,這種轉變或妥協的態度完全稱不上是基本教義派。至於淺藍與淺綠的版塊,代表的則是對政治沒有那麼熱衷的選民,更不可能是基本教義派。因此台灣社會的獨特現象就是只有其中一端的光譜裡擁有基本教義派的存在,而且還不在少數,並擁有極充沛的動員能量。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長期以來,想要「化獨漸統」的人都一直認為兩岸是因為長期的隔閡,對彼此不瞭解,因此才會齟語不斷。在這樣的思維底下,「化獨漸統」派強力主張應該積極開放兩岸交流,不論是觀光旅遊、交換學生、學術互訪或宗教交流,都被視為是可以拉近兩岸距離的一種手段。但是問題是兩岸逐漸開放十餘年來,陸委會的長期民調追蹤,卻發現支持兩岸統一的比例一直在往下掉。「化獨漸統」派與其媒體反覆思考的結果,結論除了八年遺毒的老梗以外,普遍就是認為開放的還不夠多、不夠廣,才會使得兩岸交流的結果無法達到「化獨漸統」的效果。於是一切繼續加碼,中國的觀光團進一步變成自由行,短期交換學生變成中國學生長期來台就讀,學術互訪變的更密集更頻繁,宗教交流甚至變成台灣依附在中國底下向聯合國申請成為無形文化遺產。只是這樣的思維其實完全取決一個似乎並不存在的假設,那就是「中國無比美好」,只要兩岸擴大交流,台灣人就會漸漸感受到中國的善意。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4) 人氣()

1

是說最近發生的廖小貓與鄭弘儀事件,看起來似乎緊張選戰中的小插曲,只是因為被另一個陣營刻意放大檢視追打,才成為社會的關注焦點。不過如果把這兩個突發事件放在較大的時間尺度上來看,卻可以看出這兩件其實正反映著藍綠光譜的微妙改變。直接來說,就是藍綠的版圖比例在這幾年並沒有大幅度的改變,就算綠營聲勢再差都一樣,但是綠營的支持者卻在短時間裡快速的深綠化。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人氣()

是說最近台北市議員塗消景福門上國民黨黨徽一案宣判了,三名市議員都獲判無罪,法官判無罪的理由是認為國民黨黨徽不是古蹟的一部份,由最早的歷史照片可以看出,當時的古城門上並沒有國民黨黨徽,因此三名議員塗消景福門上黨徽自然不算破壞古蹟。這個案例其實說明一件事,那就是台灣的古蹟要怎麼認定,其實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把不同的尺,古蹟這種歷史空間反映的,也是每個族群不同的記憶。對反對國民黨政權的人來說,國民黨來台後,在景福門漆上國民黨黨徽,還大幅改建,才是破壞古城門的行為,因為這個建於清領時代的古城門,原貌不可能會有國民黨黨徽。但是對支持國民黨政權的人來說,有著國民黨黨徽的景福門,是他們重要的歷史記憶,被民進黨議員塗去的黨徽,代表的也是國民黨失去政權時,所遭受的「迫害」之一,是另一個新興的政治勢力正在抹去國民黨統治歷史的粗暴行為。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因為這些中間選民並不在正常的政治動員管道中,甚至也很少看新聞台,對於重大政治的議題也漠不關心,因此台灣社會的藍綠兩大陣營也都不容易與這些中間選民有互動。在平日,中間選民好像完全消失一般,不管藍綠的對抗如何激烈,他們也從來不現身,這就往往造成藍綠兩大陣營的挫折,因為無法與之互動,溫和且希望討好中間選民的政策推出後往往石沉大海,沒有任何成效,當執政者的民調低迷時,就容易造成執政者改採比較激烈,但是會喚起傳統支持者熱情的政策,以求鞏固基本盤的支持度。這也往往讓台灣沒有中間選民這樣的論點非常有市場。但是似乎不存在的中間選民偏偏在某些時候又會出來投票,影響選情,在許多選戰中藍綠幾乎是五五盤的情況下,中間選民一出來攪局往往就左右了選戰的勝負。而且弔詭的是,在藍綠目前幾乎平盤的情況下,選戰竟然是由平日不關心任何政治議題的冷漠中間選民來決定勝負,這也讓台灣的選戰多了很多不理性的因素。政績好的也會落選,因為中間選民不管政績,沒有政績甚至留下一堆爛攤子的人也能繼續當選,只因為他是媒體寵兒,又常上綜藝節目。而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台灣政壇一直都將政治人物塑造成政治明星,因為這樣的方式才能吸引平日對政治議題冷漠、喜愛追星的中間選民。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8) 人氣()

一直以來,台灣社會裡是否有所謂的中間選民,一直是各方爭論不休的議題。正方認為,台灣是有一大塊無特定政治立場的中間選民,但是反方卻認為在藍綠高度動員下,雙方已經壁壘分明,無特定政治立場的中間選民根本不存在,不然就是少到可以忽略。而這兩種完全不同的看法,也影響了兩大政黨的政策走向,一般來說政黨聲勢看漲時,就會躍躍欲試,想要推出兩面討好的政策,希望開拓中間選民,增加勝選的機率,但是在政黨受到挫折時,就會回防基本盤,訴諸藍綠動員,以確保最後不會兩頭落空,在選戰中慘敗。但是傳說能左右選戰勝負的中間選民到底存不存在,的確是個非常有意思的議題。事實上,個人倒是認為正方反方的論點其實都沒有錯,因為中間選民是群彷彿存在又彷彿不存在的族群,有些時候他們會出現,但是多數時候他們消失不見,而這也是中間選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關鍵。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